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孙策想法很简单,说起来他是相信庞统不假,可却对诸葛亮其人不怎么了解,就只是有个传言,所以他真是不知道其人到底如何。因此,他为了保险起见,他是走了刘备的路线。他知道刘备可不傻,如今己方联军在这儿受阻,可以说直接就耽误了他们樊城的事儿,他刘备要是不着急才怪了。而自己和他一说猛兽的事儿,哪怕诸葛亮没办法,他刘备都得让其人想

    出个办法来。孙策是不了解诸葛亮,但是却知道刘备,其人对于如今的救命稻草,他是没有理由不抓住的。至于说诸葛亮,别的不太清楚,可有一点,孙策他倒是知道,那就是其人是非常听刘备,也就是他主公的话,因此,这个事儿就不用再多担心了,没有问题。而周瑜

    他们三人可都知道自己主公的意思,所以他们三个自然是没有反对,反而其实是很支持。不过在庞统看来,就说以自己和诸葛亮的交情来说,只要他孔明有办法,就绝对不会吝啬的。更何况,这己方北上,可是为了对付凉州军,所以庞统觉得,就算自己是诸葛亮的话,也绝

    对会出力的。所以自己主公那么做,有点儿多此一举。当然了,这么一来,肯定是万无一失,一点儿问题都没有。除非是大意外,那就没有办法了。什么是大意外,比如说士卒送信被凉州军所截获,再或者樊城那边儿战事结束,刘备汉军被灭,或者虽然这种情况不是没有,但是庞统觉得,己方还不至于说那么倒霉。当然了,这最可能的,不过是己方等到了

    诸葛亮的图,也把器械做出来了,然后又胜了凉州军,可惜樊城却是没顶住,被破了。真要是那样儿的话,那也没有办法,这事儿显然,是改变不了的了,所以庞统也只能说是无奈。如果说刘备真是本事有那么大,直接能支持到己方到那儿,那么他们是命不该绝,如果不是,

    那也只能说是遗憾了。要说庞统对刘备的汉军,他确实是没什么感觉,也就是诸葛亮是他好友,徐庶也算是朋友,至于说其他人,什么和他都没有大关系。所以对他来说,刘备灭不灭,和他关系都不大,只要诸葛亮他们没事儿,那就一切都好。是,刘备不被灭,显然是对

    己方的好处更多。但是哪怕他被灭,对己方是弊大于利,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别忘了,还有他们兖州军和己方一样儿呢,能怎么的啊。之后孙策是让三人也去休息了,毕竟如今这个事儿也算是暂时解决了,所以都这么晚了,当然还是要去睡觉。至于说樊城那边儿,那没有办法,只能是等了。至于说要是凉州军再来攻,那么没办法,只能是再退,要不然的话,

    哪还有其他的应对?确实,这事儿让他们无奈,不是孙策他们害怕,实在是没办法去对付那些猛兽。猛兽是怕火,这个傻子都可能知道,不过你不能等着猛兽过来,你就放火吧。不说这个来不来得及,就算是可以,你说对付二十多头猛兽,那得放多大的火?小了肯定是不

    行,那么大了呢。好,大的话,直接也不用和敌军战了,就放火玩了,到时候也不知道是烧别人还是烧自己。哪怕是能挡住敌军,那么同样儿,也是挡住了己方不是。最为关键的是,人家让你有那个时间去放火?这才是最大的问题,你放火的时候,人家猛兽已经是都过来了,所以你还有什么办法,反正江东军他们几个谋士,这个时候除了求援之外,没有其他办法。

    凉州军再进攻,就只能是暂避其锋,退走了。结果就和他们所担心的一样儿,这江东军和兖州军都不希望凉州军来,可等到巳时过后,探马来报,说凉州军已经是兵进三十里,看样而是要准备进攻。虽说凉州军看那样儿,并不是说要马上就来进攻,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人家是真准备步步紧逼着己方,威胁己方啊。孙策和曹仁一商议,没办法,只能是带兵又退

    了,这次退的倒是远,直接是兵退五十里,直接是从南阳,退到了江夏的地界。在联军撤退的时候,王平木马他们是第一时间就收到了消息,不过他们是没什么准备,也不准备做什么。对于联军的撤退,他们都是在所料之中的,对于两人来说,他们就知道,这己方只要一

    进兵,他们就得退,这要是不退才怪了。不过他们这速度这么快,也确实,是让两人也挺佩服。而他们和联军不同,这己方才刚扎营没多久,所以不可能再次进兵,因此,两人虽说都有那个想法,可暂时却也不能去实施,只能是再等几个时辰再说了。王平和木马的想法很

    简单,怎么也给给联军逼退百里,甚至更多,如此才行,这样儿的话,才对得起己方的猛兽大军。又后退了三十里还多,让孙策和曹仁他们放心了点。至少两人很清楚,那凉州军一时半会儿,确实是不会过来了。他们所想是没错,可暂时不会来,却不代表凉州军就永远都不过来了,显然不是那样儿。对此,孙策和曹仁他们也不是不明白,但是怎么说呢,至少他

    们知道,对于己方来说,只要凉州军不追上来,那就可以了。至于说是多少个时辰之后,他们再来,那到时候另说。至少他们来了之后,不可能一下就来进攻,哪怕就算是真来,那么己方也不是说没有应对,还是赶紧跑呗,能怎么样儿?反正他们来了,己方就跑,他们要

    是再来追,己方再跑,反正他们不怕累的话,就一直这么追下去,不过这事儿显然是不可能的,而且己方可就等着诸葛亮来信呢,因此,这时日也是有限的,不可能无限等下去,让凉州军一直追着己方。结果也确实,凉州军是让他们休息了几个时辰,在还没黑天之前,他

    们是再一次在距离联军不到三里的地方,安营扎寨了。得知凉州军又来了,孙策曹仁他们自然是清楚,这凉州军算是跟上自己了。没办法,他们是再一次拔营,这是又退了三十里,这次他们认为凉州军应该不会来了,毕竟都已经很晚了。结果果然,凉州军没再来,但是虽然如此,可孙策和曹仁确实是不得不更加小心,因为这么晚,他们要是再过来,然后再来一

    次夜袭,己方可就得再次败退了,那绝对不是自己两人想要的。因此,他们扎营后,让探马是密切注意凉州军动向,只要他们往这边儿来了,就赶紧来禀报给自己所知。毕竟这都这么晚了,早该休息了,所以他们自然是能不动,尽量就不动了。而且孙策和曹仁他们也认为,

    这己方虽然是不退了,但是这个时辰,都已经是下半夜了,到第二日了,所以他们认为凉州军暂时也是不会再来了。哪怕退一万步说,他们又来了,那么己方早做准备,再退就是了,这有什么难的,不过就是麻烦了点儿,就是这样儿。还别说,这之后凉州军果然也是休息了,他们没再动兵,显然,大多数士卒是睡了。不过对孙策曹仁他们来说,这又是没太休息好。

    结果到了上午,这凉州军又来了,联军只能是再退,不过这次是直接就退了五十里。对于孙策和曹仁两人来说,之前是三十里三十里那么退,如今己方是一下就跑了五十多里,怎么你凉州军追上来也费劲啊。当然他们可不认为凉州军如此就放弃了,要是己方是他们的话,也不至于那样儿。樊城,马超收到了快马送来的王平亲笔书信,他一看,是眉开眼笑的,知

    道,一时半刻,联军是来不了了。召集了所有将领开会,所有人都陆续来到了大帐,知道自己主公是有事儿找自己等人。人都到齐之后,马超对众人笑道:“各位,王平和木马联军已经后退三十里,已经退了江夏!”众人一听,都是心里高兴,毕竟对己方有好处的

    事儿,他们还能不高兴吗。关键是那边儿的情况越好,就对己方这儿越有利。而且他们那边儿能顶住,能拖住联军的话,那么己方这儿,可以说就轻松多了。所以在樊城的凉州军众将知道了如此消息后,都是身感轻松,不过马超下一句就是一盆冷水泼过来了,就听他继续

    说道:“不过各位不能因为阻截联军一事,我军如今略占上风,就在樊城这儿懈怠,这是绝对不可取的!”“诺!主公所言极是!”众人此时听了马超说完后,是齐声应诺。而马超看到众人的态度后,他是满意地点了点头,显然他是很清楚,自己的话,他们是都听进去了。当然了,真正还得看他们都如何去做,这才是最重要的。要不然不管是说什么,那其实都没

    什么大用。确实,说的比唱的好,那就算是说的天花乱坠,也没有什么大用啊。你还真当你的话能顶十万雄兵?那也太扯了,不是没有那样儿的人,不过纵观历史上,能有几个?之后马超是再次说道:“各位,务必要尽快破了樊城,如今是多事之秋,更是夜长梦多,所以”

    众人是再一次齐声应诺,对于自己主公的意思,他们是再明白不过。哪怕如今看着己方是每日都在进步,一步步更占优,但就是破不了那个樊城。这不是己方不行,显然己方占着优呢,还能不行?而是城头的汉军、荆州军和兖州军,实在是太顽强了,而且更兼有太史慈他

    们三个那样儿的世之猛将,所以确实是不好破了樊城。这可以说是他们从第一日来樊城,直到现在,都没有改变的想法。也许在凉州军众人眼中,他们是想过,可能是己方会早破了樊城,但是却绝对没想过,能从太史慈他们三人手中,轻易夺取樊城!显然,那是不可能的。如果说这不是樊城,不是刘备要死守的最后一座城池,不是太史慈他们守御,不是只有

    那么多个不是合在一起,那样儿的话,己方才能真正轻松拿下城池。最后马超对众人说道:“今晚我设宴招待各位,务必准时前来!”“诺!”众人是再次齐声,他们也知道,显然自己主公的心情不错,之后他们也是陆续告辞了。等所有人离开后,马超是亲笔给王平了封信,

    信中无非就是表扬他和木马,当然也包括了己方士卒的功劳。然后也说到了,这个时候先记上一功,等什么时候荆州的战事结束了,到时候再一起论功行赏。写完信后,便让之前送信的信使,让他赶紧送去了。虽说这并不是什么紧急的信件,可是马超还是觉得,早到王

    平那儿,早好。当然虽说他是不怕这信落到曹操他们的手里,其实就算是信被毁,也绝对落不到他们的手中。但是马超却也不会说就一点儿都不担心,毕竟兖州军那探马很强,而己方士卒就那么一个,显然,他不会是兖州军探马的对手。所以真遭遇到了,身死就不用说了,这信就算是落不到他们手中,可王平就看不到了,马超显然是不希望看到那样儿的。所以之

    前他也是叮嘱了士卒几句,当然了,马超可没认为自己的几句话就能起到什么太大作用。可哪怕是有那么一丁点儿的作用,也没算自己白说。到了晚上,过了戌时,凉州军众将都是齐聚在自己主公的中军大帐。早有己方士卒端上来了吃食,当然酒也没少,不过就是定量了

    而已。毕竟马超算是对他们比较严格的,之后在马超一句“吃好喝好”下,众人是开动了,风卷残云,是吃得不亦乐乎啊。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