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如果说如此,己方还不能胜利的话,那么王平也真没觉得联军有那么强悍的战力。话说当初在南蛮,自己主公都败在木鹿大王的手里了,是,这个时候的木马还不能和其父相比,可这如今的联军也没有当初自己主公进南蛮的人马多,战力强啊?所以双方早已是激烈交战着,而木马虽然是没在战场这儿,和敌军一战,但是他却是在己方大军的最后方观战。对

    他来说,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己方作战,可怎么说呢,也算是第一次作为一军中的主要将领,在这儿观战。毕竟之前的木马,最多就是个跑龙套的,所以自然是和今日的身份地位都不一样儿。因此,哪怕那个时候是跟着自己主公,但是木马都没觉得有什么太好的,所以他是宁

    可选择如今这样儿,也不很希望之前在自己主公身边儿,没什么事儿做。更是不想在长安那样儿,基本上就是被欺负的料。如果不是陆逊的话,只能是让人欺负更惨,那都不是他想要的,只有跟着大军去建功立业,证明自己,那才是木马想要的东西。异族之人,确实是比

    汉人更加现实。至少在木马这儿来说,自己主公说得再好,再如何,他只要不用自己,那么什么用都没有。所以他是希望能得到马超的重用,可惜一直都没有什么机会,而如今终于是有了这么个机会,木马自然是不惜一切的代价,他都要抓住不放手。因为他知道。只有这样儿,自己才能在凉州军中建功立业,才能不被人家欺负,才能说起来如今的木马,他

    并非有那么多想往上爬的心思。毕竟他在长安的遭遇,让他差点儿都心灰意冷了,结果峰路转,自己主公还有用得着自己的地方,这确实是让他高兴无比。他不求能当什么大官,那对他来说,并没有更大作用。反而立功大,能得到自己主公的认可保护什么的,这他认为

    才是最为重要的。当然了,能往上爬的话,他还是会那么做的,毕竟自己官职真高了的话,那么还有比自己官职低的人敢欺负自己吗?所以他都清楚,这人都是欺软怕硬,不管是谁,基本上都一样儿,无非就是程度的深浅的问题。木马自认为自己也是如此,但是还不至于说

    太那什么,所以而木马是边看边想事儿的时候,此时的战斗已经到了尾声了。并不是说这个时候孙策曹仁还有王平,他们认为就该结束,实在是此时双方的士卒都没有什么战意,不管是联军也好,是凉州军也罢,他们这个时候是没多大战心了,所以不管是孙策曹仁他们,还是说王平,此时都已果断收兵了。对他们来说,既然这个时候己方士卒都不想战了,那么

    这自己当主公将军的,肯定也不好让士卒在这儿再拼死拼活的,那样儿肯定是不成。所以说虽然无奈,但是孙策他们和王平,几乎是在同时,让己方士卒撤退了。这个时候不退也不行,所以木马一看这己方都退兵了,或者更准确来说,是双方都退兵了,那么自己

    也不用多看什么了,还是赶紧营吧,比什么都强。要说他可并不是对看战事有什么兴趣儿,木马可没那个。主要是因为他第一次来这儿,所以多少地看看在此地的兖州军和江东军,究竟都如何,他好做到心里有数不是,所以就算是王平不让他出来,他都得来,更何况王平也是那个意思,让他在后面看呢。所以此时木马也算是心里有数了,别看之前他又想这个,

    又想那个的,不过对于联军如何,他是有谱了。联军和凉州军都退兵了,就等着晚上,和王平一起夜袭联军大营了。对此,木马可以说是跃跃欲试,对他来说,今夜就是自己的机会,能不能把握住,就看今夜的了。王平带兵营,孙策他们自然也是一样儿,不过就是兖州军自行去,而曹仁几人跟着孙策去了江东军大营,这基本上每日都是一样儿的,几乎是没有

    说曹仁在战事结束不跟着孙策去他们那儿的。当然了,除非他曹仁比孙策更有身份和地位,要不然的话,还改变不了这个。所以说曹仁不是曹操,他也知道,有些事儿,终究是无法改变。自己主公能做的事儿,不代表自己就能做到,所以而王平这次到大营,进了自己

    大帐后,可和平日不同了。因为昨夜木马来了,之前他没什么人说话,可如今,虽然木马是个异族,但是他好歹是个己方的将军,是个将领。虽然身份地位还不能和自己比,可终究比那些副将什么的强太多了,那些人和自己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吗,但是木马确实,是。

    两人此时都在帐中坐下了,然后就听木马说道:“将军今日与联军一战,确实是辛苦非常,也让在下是佩服不已啊!”王平微微一笑,然后摆了摆手说道:“这都是为主公做事儿,没什么辛苦不辛苦!倒是晚上木马将军要一起夜袭联军,这却是要仰仗将军了!”这就是大红花轿人抬人,既然对方这么一个异族都如此客气,王平自然也不会摆谱什么的。对他来说,这

    今夜的战事,确实是要仰仗木马,毕竟自己可不会什么御兽,所以这事儿还得人家来做,自己倒是想,那些猛兽能听自己的?木马一听,就是一笑,对王平说道:“那是自然,王将军放心就是!要说逼退联军,也许未必能成,可今夜我军胜利,却是没有什么太大问题!”

    王平一听,用手一拍桌案,“好!有木马将军如此之言,只等我军胜利,我必禀报主公,为将军请功!”木马这个身份地位,在这儿的话,可以说他立功了,也许马超会很早知道,可真正要说到请功,还得是王平这个当主帅的去做,总不可能他自己给自己请功吧?那可

    真是太扯了。而且必须要说的是,木马可不会写汉字,所以他不可能给马超写信什么的,除非是用他们异族的文字,但是显然,那事儿他是不会去做的。木马当然不认为自己用异族文字写信,自己主公就没有办法弄懂。不过这事儿,他确实是不会做的,没什么大意外的话,他不会那么做,所以请功的事儿,肯定都得靠着人家王平了,他都明白。所以是赶紧对王平

    说道:“多谢将军!”王平笑着摆了摆手,“木马将军不必客气,都是同为主公做事儿,理所应当互帮互助,应该的应该的!更何况,我如今是此地大军主帅,所以是义不容辞!”确实,王平这话都是真心话,他就是如此想法。而且也确实,不得不承认,这事儿就是这样儿,

    谁让他是此地凉州军的主帅呢,所以很多事儿,都得他去做,他去办,而不是木马去做。木马一听,他也就不多说了,他都清楚,这个事儿确实,就是这样儿。之后两人又商量了一下晚上夜袭的事儿,当然之前说的都比较简单,如今这个却是比较详细的,是更具体的,毕竟这晚上就要行动了,所以很多方面都要照顾到,更多的情况,也应该想到,不注意不行啊。

    时间到了晚上,这个时候戌时已过,到了王平和木马约定好的时间,两人是带着猛兽和人马出了凉州军大营。他们自然没认为这么大动静能瞒得过联军,不过他们这个时候知道,也躲不开了,毕竟那猛兽大军,他们没有什么准备,根本就防不住。话说当初在南蛮,自己主公不也是没准备,结果就败了吗,所以这都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们联军自然是要败。孙策和

    曹仁此时已经接到了探马禀报,知道了凉州军来夜袭。他们也清楚,这显然对方是有了什么把握,要不然的话,王平不会过来。而等他们从探马那儿得知有猛兽来进攻的时候,不管是孙策还是曹仁,都是惊讶了一下。他们也不得不如此,一想就知道,这便是凉州军的奇兵

    了。这他们也许是想来奇袭,不过对己方来说,奇袭是没有,不过他们这个奇兵,却也当得如此。两人心里都是担心,孙策忙问周瑜几人:“如今凉州军有猛兽来此,不知各位有何办法?”孙策是没什么想法,毕竟人再厉害,能对付多少猛兽?所以他是想到了,这己方要

    损失。周瑜此时赶紧说道:“主公,我军当退兵为上,赶紧舍弃营寨,后退三十里!”周瑜绝对是当机立断,如果说早知道凉州军如此的话,己方还能多准备一下,可如今这个时候,上哪儿准备去?关键是还准备什么?所以自然是赶紧弃了大营,马上就跑为上策。至于说要和凉州军死战,他没那个想法,周瑜可是知道,当初马超带凉州军去南蛮,也遭遇到了猛兽

    的进攻,他不也一样儿是败了,所以孙策再看鲁肃和庞统,两人都是点头,显然是赞成周瑜之言。没办法,孙策也只能是下令,赶紧弃营离开,能带走什么就带走,没什么用的,就扔下不要了。而和江东军一样儿的,就是兖州军,他们大营内的士卒这个时候也都开始往

    后撤了,没办法,将军都下令如此了,他们自然是只能这么做。士卒是不知道有什么猛兽来了,但是兖州军的将领,可一个个都是如临大敌,知道,这整不好,己方就要损失不少人马,真是棘手啊。不过他们的速度是挺快,不管是江东军还是说兖州军,都在得知凉州军出

    动了猛兽大军来进攻的时候,他们第一时间就下令退兵了,可惜这当出来大营一半的人马都不到,凉州军的大军就来了。因为江东军也兖州军的大营就是挨着,而且这个时候他们不少人马都刚从大营内出来,所以也用不着凉州军分兵对付他们,王平直接是一声令下,木马就下令他的猛兽大军,冲向了联军这江东军和兖州军的士卒可倒了大霉了,谁也没经

    历过这事儿啊?有几个能和猛兽对抗的?能那么干的,也不可能是一个普通士卒了,所以不少士卒小命儿都没了,可以说不少人真都是非死即伤。只有那些跑得快的,往后逃跑了,躲开了,猛兽没有进攻到,可那些倒霉了,真就是不死也重伤。孙策和曹仁一看己方这样儿,

    他们除了能带兵赶紧撤退之外,其他的是什么都做不了。两人也知道当初马超是用了什么能喷火的器械,给猛兽吓退的,不过这己方哪有那东西?就算是会做的话,也得好几日才行吧?而且也不得不承认,这火也许有用,可士卒用火把什么的,根本就起不到什么大作用,

    所以他们该死伤的,还是如此,没有什么改变。凉州军的士卒也没闲着,他们是趁机掩杀了过去,毕竟是趁你病,要你命,王平是不会放弃己方痛打落水狗的机会。而且也不得不说,看着猛兽能进攻联军,可对于凉州军,他们却没什么动作。所以还真别说,木马绝对是继承了他父亲木鹿大王的本事,甚至比他父亲本事还要高点儿。不过即便如此,凉州军士卒在战

    场上却还得注意。人倒是没事儿,他们虽说也是害怕,可那些猛兽就只顾着往前冲,而不会往后就是了,所以他们认为自己是安全的。但是战场上的战马,基本上都受惊了,己方的还差点儿,毕竟是凉州出产的好战马,不过联军的,就完了。所以凉州军士卒也得是注意联

    军那些像是发了疯的战马,躲不开的话,这被碰到了,也是非死即伤啊。至于说其他的,倒是都没什么了,木马既然是敢在这儿用他的猛兽大军,那么自然是心里有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