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周瑜三人一听,觉得这个事儿有点儿蹊跷,并且可不是什么小事儿。     可以说这是三人的第一反应,第一反应,是三人的知觉,真可以这么说。而第二反应,就是三人的分析了。第一个开口说话的,当然是周瑜,就听周瑜说道:“主公,此事是不得不防!”鲁肃这个时候也是说道:“不错,主公,公瑾之言甚为有理,我军确实是不得不防!”庞统最后一个说道:“这

    次带兵来的人,探马都没有探听清楚,显然,这其中还有我们所不知道的事儿,所以主公,确实是要小心凉州军!”三人的话,是有长有短,但是其中一点,却是一模一样,那就是不可不防凉州军。孙策一听,他是微微点头,虽然他也知道,这里面的事儿,确实是蹊跷,可

    知道是一事儿,这到底是什么事儿,显然探马也都不清楚,所以看到己方三大谋士,他们也猜不到,孙策也就不强求了,所以最后说道:“三位之言,我是牢记在心!如今马超虽然是派人来了,可居然就只有百人,这其中确实是让人忧心,不过所谓是‘兵来将挡,水

    来土掩’,我也不相信,在我军严密防守下,真会吃亏!”三人闻言,也是微微点头。显然周瑜他们看到自己主公真是非常重视,他们也就放心多了。不过凉州军的用意,他们终究是不知道,这个确实,也是让他们心里不爽。但是有一点,三人觉得都没错,那就是凉州军肯定是有他们自己的打算,或者说,是马超的意思。显然,那派兵,只有马超那个凉州军之主

    能从其他地方调兵来这儿,别人都不行啊。而且要说马超除了派王平来这儿之外,他就没有后手了?显然,这事儿自己几人都是不怎么相信的,所以之前探马所看到的,凉州军来了近百人,确实是蹊跷无比,这其中绝对还有己方所不知道的,不过能不能探听到,那可就不

    好说了。毕竟如今他们可都到了凉州军的大营,所以这个三人都认为,之前在外面,探马都没看清,所以如今到了大营,这更是看不清楚了。这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实在是这个事儿,三人也对己方的探马没什么信心。     他们认为己方探马所不知道的,应该就

    是凉州军所隐藏起来的东西,可他们到底是隐藏了什么,那谁知道了。如果真知道的话,他们觉得那才是真正的料敌先机,而不是如今这样儿,靠着猜测,说凉州军一定是有什么后手,可这个后手是什么啊,却是没有人知道。孙策一看三人这样儿,再听了他们所说,也知道,三人也不清楚凉州军后手是什么,但是确实,肯定有啊,所以这个之后孙策和周瑜

    他们闲聊了几句,然后三人就告退了。说实话,对他们来说,这不知道凉州军到底要怎么做,他们也都不想多说。因为与其那样儿,还不如多想想,凉州军到底是要做什么。他们才来了不到百人,那么显然,这百人不可能是援军。毕竟就算凉州军那百人厉害能以一当十,

    可那才能顶多少人马?要说能以一当百,这个他们可真不相信。毕竟那样儿的人,可不是士卒了,而是将领。毕竟己方和兖州军的人马,可都不是废物,凉州军再精锐的士卒,也做不到以一顶百的,他们能做到以一当十,那就算是不错了,而且还是他们精锐中的精锐才行。所以那来的不到百人,显然不是援军,他们也许是精锐,但不是最主要的,那么更重要的是

    什么,这才是问题!周瑜他们三个可没认为,那凉州军就随随便便跑这儿来百人的队伍,那可能吗?就是孙策也没那么认为,周瑜他们三人离开了,孙策看到三人走后,他是微微叹气。说起来孙策是不怕什么,但是如今在这儿,耽误的时日越久,这对己方就越没什么好处,所以确实不是他想看到的。而且他也不得不担心,这己方人马越来越少,真到了最后,就算

    是去樊城赶上了战事,试问真就一定能起到决定性作用?说起来孙策还是没有看到本质上的东西,如今最为重要的,并不是他还有多少人马,这个绝对不是最大的问题,而是到底能不能赶上樊城的战事,这才是最大的问题。因为只有赶上了樊城的战事,那么曹操才会改变

    主意,让兖州军在樊城外的人马和凉州军死磕。哪怕江东军人马少了,但是就不能再调兵来樊城?所以江东军的人马多寡,绝对不是最大的问题,人再少,终究怎么也得有个近万人吧,而曹操所看重的,绝对不是江东军来多少人,而是孙策他到底还能不能赶上樊城的战事。   要看

    这才是最为重要的,不过这个孙策没看到,可却不代表周瑜他们都没看到,显然,他们都明白,如今什么才是最重要的那个。曹仁那边儿基本上和孙策这边儿一样儿,当然他可没有什么谋士,但是不管是郭淮,还是说曹真,都是比较有头脑的将领,唯独就是牛金,他确实和两人不能比。至于说后带兵来江夏的,他则是带兵去攻取江夏其他的县城了,而没在

    这儿。所以如今跟着曹仁北上的,就只有郭淮他们三个,不过哪怕少个李典,那三个臭皮匠还赛过诸葛亮呢,所以就更别说是有曹仁、郭淮还有曹真了,至于说牛金,这事儿忽略他也没关系。在郭淮看来,凉州军肯定是有动作,至于说是什么,他确实是不知道,所以己方

    要小心,这事儿不小心不行啊。而曹真也是这么个想法,牛金倒是没说什么,就是在那儿一个劲儿点头,显然他是很赞同郭淮和曹真的话了。最后曹仁说道:“伯济和子丹所说不错,如今正值多事之秋,我军确实,不得不防啊!”然后几人又说了几句,郭淮他们就告辞了。

    至于说晚上大营的营防,是比以前更加严了,显然,曹仁还是比较谨慎小心的,毕竟他可不想看到己方损失多啊。而孙策那边儿呢,自然是更严加防范,就怕凉州军有什么动作,比如说来个夜袭什么的。其实王平他们真就没有那个想法,毕竟这他们才来没多久,所以还没休息呢,这显然是不会来进攻,如果说是来好几日了,那么确实,就没准了。凉州军大营,

    王平是设宴招待木马,说起来王平的人,加上木马,真就没有几个,所以别说如今才黑天没有太久,就算是晚点儿,都无所谓了。毕竟才那么几个人,所以摆酒宴也没有多久就搞定了,确实,真是很快。木马一看,王平对自己这么客气,他当然是更加尊敬王平,确实是把

    自己的姿态放到很低。要说他本来就没认为自己在凉州军中有什么地位,而且平时凉州军不少将领,都是怎么对他的,他实在是感触太深了,所以如今王平对他这么客气,他还真是有些不太习惯。哪怕木马也清楚,这可不是因为自己如何如何,是因为自己主公,但是王平做到了这样儿,那就足够了。不管他是看在谁的面儿上,至少是对自己这样儿,那就够了。

    王平是和木马两人吃好喝好了,主要是木马,王平对这个没什么想法。而木马呢,虽然凉州军的伙食还可以,但是毕竟是急行军,谁都想着能早点儿到达目的地,所以自然是不会把精力放在吃上,所以自然是风餐露宿,也吃不到什么好吃的。但是到了大营这儿,那就不一样儿了,而且王平可是从汉中来,那汉中,不单单是个大郡那么简单,更是钱粮充足的地方。

    而且马超每个月都给汉中多少物资,那都不用说了,所以王平从那么一个地方来,还能缺东西?说起来汉中就是缺人,缺少真正的大才,其他的,真是,都不缺。毕竟除了张既之外,其他的不管是王伉庞柔,还是说王平,他们可都不能说是什么大才,至于说以前张鲁手底下

    的那几个,后来投靠了凉州军,如今也还在汉中做事儿的,哪有什么大才?有本事的都让马超带走了,要不就是去了别的方,像是阎圃,如今在荆州跟着别人守城,杨任在司隶不过对马超来说,其实汉中有张既他们,如今来看,是足够了。当然了,像是之前曹操带兵

    去进攻汉中的事儿,马超认为基本上是不会发生了。当然了,退一万步说,就算是再次发生,又能如何?除非曹操投入很多兵力,而且还得带不少将领,要不然的话,马超认为就像上次一样儿,哪怕县城被他们占几个,最后己方也一样儿是能夺来的。毕竟汉中除了将领没几个之外,其他的,真就不缺什么,这是一点儿都没错的。王平大帐中,一顿晚宴,他和

    木马都是宾主尽欢,算是都吃好喝好了,完事儿后,王平让士卒撤下残羹冷炙,最后和木马聊上了,当然他肯定是问了,这主公都有什么指示。说起来王平确实是没收到自己主公给他的什么信之类的,只有他给马超,却没有马超给他。所以最开始他知道木马来的时候,

    也确实是惊讶了一下,他也不可能不如此,毕竟木马这绝对算得上是奇兵了,所以真用好了,还有什么太多担心的呢。虽说王平不认为能一下就给联军逼退,那估计还不可能,但是就这么一下,却是能让己方再在这儿多拖住联军个五七八日,而这还是没有问题的,不是吗。

    所以对此,王平可以说是满意了,毕竟比他之前所预想的,还要好。这个人其实就是这样儿,如果说现实比他所预想的还要坏的话,那么他心里多少都是会有不满的。可要是相反的情况,如果现实比他所预想的要好,那么他怎么都是有满意的地方的,不是吗。而如今的王平,其实就算是后者。毕竟他根本就不知道木马要来,所以马超派他来这儿,让王平觉得是

    意外之喜,那么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至于说自己主公没告诉自己,那还算个事儿吗?毕竟王平很清楚,自己主公每日那么忙,要处理那么多事儿,他可能什么事儿都告诉自己?显然是不会,所以这事儿自己比知道,那还是很正常的。当然了,王平还是希望这事儿自己早

    知道,可惜结果不是这样儿。王平在大帐和木马聊着,等他把想了解的都了解完了之后,他便让士卒带着木马他们去了早给他们安排好了的大帐去休息。木马也知道,王平这是送客了,所以是赶紧和王平告辞,王平是亲自给木马送出了大帐。要说他不用那么客气,可显然

    ,王平还是看在自己主公的面子上,这么做了。而如此做法,最大的好处,那绝对是莫过于此时木马的心情,还是那话,哪怕他心里都清楚,王平不是给自己面子,是自己主公的。可对于王平能如此做,他还是心里感激,毕竟这他在凉州军的地位,就不用多说了。之前在马超身边儿,他还算好,毕竟郭嘉崔安他们都不是一般人,所以自然也没那么多歧视什么的。

    可了长安后,就一下掉到地狱中去了,可以说要是没有陆逊在的话,他木马真得给在长安的那些人给欺负死。不过还好,有陆逊的帮衬,木马是没什么,但是他的心里,是非常不爽。可即便如此,他也清楚,自己是什么都做不了啊。要说自己主公是,给自己官职了,但

    是自己对整个凉州军没有什么功劳,而且还是个异族,所以不知道有多少人是心里对自己不满。有人没表现出来太多,更多是放在心里,可有人呢,确实是直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