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说对木马的猛兽大军,马超真就是有信心。所以说如今要担心的不是王平那边儿,而是樊城这儿,到底什么时候破城,这才是最重要的。此时的凉州军,是再一次激烈进攻着樊城,马岱和甘宁自觉身上的压力越来越大,可惜这城池,就是不被攻破啊。不过攻城这个事儿,显然不是说你着急就有什么用的。哪怕你再急,也未必就能改变得了什么。就像如今的

    马岱和甘宁,可以说他们是很清楚当前的形势了。可以说己方破得了樊城,那么一切都好,要是一直就这么拖着的话,那么王平那边儿顶不住了,孙策曹仁他们来了的话,那己方就该退了。当然他们也知道,那个异族的木马要去那儿,是多少能起到些作用,可再厉害,所能

    取得的进展,那也终究是有限的。两人可不认为,就有了木马的二十多猛兽,就能给联军逼退江夏。显然,这事儿是不可能了,反正自己是不相信这个的。所以最后还是,加快破了樊城,就是最好的了,己方可都等着盼着这个事儿呢。所以马岱和甘宁,身上的压力大,

    也着急,可都知道,没太好办法,就只能是尽力。至于说城头的太史慈他们,也是各有各的想法,不过不管他们自己都如何想法,至少有一点,算是比较统一的,那就是己方如今虽说是慢慢不占优了,但是孙策和曹仁他们,只有来樊城这儿,那么基本上己方的危机也就解开了。当然,他们都从自己主公那儿知道了,马超早就派王平去阻截联军,所以这个事儿确

    实在后面观战的马超,明明心里也是想着能早点儿破了樊城,但是他却没表露出半点儿什么着急的心思来,毕竟这还有那么多士卒看着自己呢,自己能那么做吗?而他旁边儿的郭嘉几人,当然是知道自己主公的那些心思,不过他们谁都没说什么。就算是郭嘉,他都没

    对自己主公说什么,所以就更不用说是其他人了。崔安倒是和马超更熟,但是要真说起来劝人什么的,他肯定是不行,根本就不善言辞。你要是让他去打仗什么的,那都没有问题,可去说什么,那确实,问题大了去了。如今这还算是不错呢,要是以前的话,就更完了。

    连续三次,马岱和甘宁是上去了,然后又被打退,当然了,他们支持的时间,绝对是比以前强,这个是没错。要是没什么进步的话,那就都家种田去吧,真的。尤其是凉州军占优的情况下,他们不可能没什么进步。再说了,马岱和甘宁可都是大将,确实不一般。而当他们第五次上去,然后又被逼退的时候,马超是果断让士卒鸣金了,五次登城,他已经满意了。

    马超肯定不是个不知足的人,哪怕此时此刻,他比谁都想马上就破了樊城。凉州军鸣金收兵了,马岱和甘宁带兵撤退。他们虽说是连上五次,都被城头的太史慈他们给打退,但是总体来说的话,他们都是满意的。也知道,慢慢来的话,樊城当然就要被己方攻破。所以两人

    更是知道,必须要抓紧进攻才行。所以每一日,可以说马岱和甘宁都是特别努力,当然了,人家城头上太史慈他们也都如此,可如今大势在凉州军那儿,所以城头的三人也是无奈。别看还是,能打退马岱和甘宁他们,可他们心里都太清楚了,他们凉州军是一日比一日难对付了。就因为己方士卒不断减少,是,凉州军也一样儿,但是他们本来就比己方人马多,而且

    减少的数量,也没有己方多,所以吃亏的还不是己方?王平不知道木马已经从长安赶来了,结果他听说有人往他这边儿来,起初他还下了一跳。不过还好,木马是早派人通知了他,以致于没有发生什么大误会,王平反而还是很高兴,他认为这是主公的后手,自然是帮助自己抵御联军的。王平自然是心里高兴,要说他可听说过木马,所以其人的猛兽大军,就更不用

    说了。所以哪怕是都已经是天黑了,可王平却还是亲自带着人马,出去五里,迎接木马一行。可以说他和木马是半点儿交情都没有,但是就看其人是自己主公特意安排过来,对付联军的强有力帮手,王平就得这么去做。哪怕其人是异族,可就冲着自己主公的态度,王平心

    里清楚,什么是自己必须要去做的,什么是自己绝对不能做的。说起来他也不可能真就看得上一个异族之人,但是对于自己主公,可以说王平那还是很相信的。所以他清楚,既然自己主公让这个木马来了,那么必然就是自己主公有自己的用意在里,如果说没什么用的话,

    那可能吗?反正自己是不信的,因此,他是亲自带人,出了大营五里,去迎接木马。对王平来说,其他的都不重要,但是自己的态度,却是一定要摆正才行。别看自己是如今在这儿的主帅,什么事儿都自己做主,可他心里跟明镜似的,为什么自己能有今日,还不就是自己主公?所以,自己如何,都是主公一句话的事儿,因此,要真是因为一个木马的事儿,然后

    让自己主公有什么想法的话,那自己可就在主公那儿木马自然是早就从探马那儿得知了王平往他这边儿赶来的消息,说实话,他确实是有点儿受宠若惊。要说自己主公手底下,就自己这么一个异族的人,所以可以说是好,也是不好。好的话,是因为就自己这么一个异

    族,因此,怎么也有点儿照顾。当然这个照顾,是从自己主公那儿来的,木马可不傻,他自然是看得出来,那自己主公可没说歧视异族的意思,所以这照顾自己,也是有。而不好的话,就因为只有自己这么一个异族之人,所以木马就算是想和谁说点儿什么,那都没有。更

    何况也真是,没谁能帮他什么。也真就是陆逊,对他还不错,那确实是没说的。木马看到王平带兵过来,他是赶紧下了战马,他可不敢托大。哪怕王平一直都在汉中那地儿,可木马绝对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人,至少他也听陆逊说过,之前王平在抵御兖州军所立下的汗马功劳。确实,可以说其人也算是自己主公比较器重的一个了吧,其实一想也是,如果说自己

    主公不器重其人,可能是让他来荆州?是,更多都是张既的意思,不过张既的意思,那还不是自己主公的意思?所以这木马都明白,因此,他是半点儿都不敢怠慢。充其量,自己不过就是个异族之人,和王平这样儿的将领是没法比的。至少在这个上面,木马他是比较有自

    知之明的,别看自己主公能用到自己,可那还是因为自己有那个能力,要不然的话,谁知道你木马是哪根葱?所以木马可不敢在王平这样儿的人面前托大,你看对凉州军的普通士卒,他这个为将的,肯定是要有自己的威严。可面对王平这样儿的将领,他就只能是当孙子了,没办法,不当也不行。他可是知道,在凉州军中,真就没有几个人能看得上自己,所以人家

    这么来迎自己,不是给自己面子,而是自己主公的面子,他都懂。王平这个时候也已经下了战马,不可能木马都下来了,他还无动于衷,毕竟两人的官职,其实相差并不是那么特别大,如果说王平是马超,他自然是不用下来,但是他如今来做什么来了,所以两人一见面,王平是笑道:“阁下就是木马将军吧,真是幸会!”对于王平来说,一个异族都知道汉人

    的礼仪,所以自己也不能让人看扁了,让一个异族之人觉得自己还不懂礼。所以木马下了战马后,王平是赶紧也下了战马,而此时,他更是先开口和木马打招呼。说实话,这个事儿未必就非要这样儿,毕竟王平是给自己主公面子不假,但是他作为在这儿的凉州军主帅,他

    都带人来迎木马了,而且还都下了战马,至于说谁先说话,他不说话,让木马先说,都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因为王平不想让异族的人认为汉人不懂礼,所以他是先开了口,结果这么一说,让木马是更受宠若惊。可不是吗,之前可没有人这么对他,毕竟王平在凉州军也算

    是个人物,所以木马是用他那熟练的汉话说道:“是王平王子均将军吧,得见将军,真是三生有幸啊!”还别说,这木马知道的真是不少,都会用成语。要说异族的人,会说汉话就不错了,至于说会用成语,而且还比较合适的,确实,这个是不容易的。但是显然,木马就会,也算是他在汉人的地方待过,确实是不一般啊。王平闻言一笑,“此处不是讲话之

    所,木马将军,和我入营一叙!请!”“王将军请!”说完,两人是各自上了战马,然后他们两人在前,是奔向了凉州军大营。虽然在夜晚,这动静不小,不过就算是联军知道,也不过是看到了凉州军处有动静,至于说他们都是什么人,来做什么,那就不会知道了。毕竟就

    算是联军的探马,也不敢靠近太多,尤其是凉州军有所防范,他们是不会让敌军探马知道什么的,所以联军探马最多是知道有人来了,其他的,就都不清楚了。至于说什么猛兽,可以说凉州军隐藏得不错,至少联军探马是没发现,这就不得不说木马对它们是训练有素,

    确实是不错。王平和木马到了凉州军大营,而没多久,联军探马,实际就是兖州军和江东军各自的探马,都到了己方大营,向自己主公将军禀报了之前的情况。“报主公,有凉州军人马出现,此时已向凉州军大营行进!”孙策一听,他再一问,“有多少人马?”他认为是凉州军的援军,毕竟这个时候,还是凉州军比己方人少,所以马超再派人来,也并不

    算什么稀奇的事儿。结果探马说道:“只有百人左右!”孙策一听,只有百人?这个和自己所想怎么不一样儿呢,于是他摆了摆手,让探马下去了,“务必密切注意凉州军大营动向!”“诺!”探马自然是不敢怠慢,应诺后,就告辞离开了。而孙策则是叫是让士卒请来了周瑜

    、鲁肃和庞统三人。也就是如今这个时候才刚黑天没多久,要不然的话,太晚了,孙策肯定也不能这么做。当然了,如果说他都休息了的话,那么探马也不可能这个时候来找自己主公禀报。毕竟要真是什么紧急情况,不得不禀报的,那没办法,探马肯定要说。可如果不是

    的话,显然,他们就不会在自己主公都休息的时候,再去打扰他了。而在曹仁的中军大帐中,也是发生着相似的一幕。他听到探马禀报后,先让探马离开,务必注意凉州军大营动静,然后也是让士卒找来了郭淮他们。对曹仁来说,虽说自己也有点儿想法,但终究是一人智短,所以当然是人多力量大了,自己肯定是要找他们相商的,所以自然得叫郭淮他们过来了。

    孙策中军大帐内,周瑜他们三个谋士,此时都已经在座,就听孙策说道:“之前我军探马来报,说”他把之前探马所说,没有隐瞒,直接对三人讲了。毕竟这事儿还得听听他们什么想法,至少自己是没太多的想法,所以还得问这顶级谋士。可以说孙策确实,他对周瑜

    三人还是比较信任的。这个信任,可不单单说是他对三人的本事认可,还有其他很多方面,可以说孙策都是相信的,所以他是直接就让士卒找来了他们,而没有让人通知那些个武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