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而王平那个人,马超多少也是知道一些的,至少其人也算是雷厉风行的人,所以自己没什么担心的,他王子均必然是会以最快的速度去阻截联军,而且哪怕他带兵经过樊城,可却也不会来这儿,只能是绕路。还别说,马超想法是挺对的,哪怕他并不是说对王平有多么多么了解,可基本上的东西,他还是能猜到的。而此时他也想了,估计王平正在带兵阻截联

    军,他们这个时候应该都交上战了。还别说,马超不单单是能想到王平带兵去阻截联军的速度,这如今他认为两军都已经交上战了,还真是,可不就是如此吗。这个时候,两军是各自排开阵势,就等着自己主公将军一声令下,然后双方开始厮杀。这因为凉州军没人,

    所以孙策让人叫阵,这个没有人上,所以联军就不整了。但是孙策却还是没有忘了嘲笑王平一句,“看来你们凉州军这都已经没有人了!”这话在战场上,基本上前面儿的人,都能听见,王平虽说是心里不爽,可他却还是说道:“孙伯符,休逞口舌之利,今我军就我带兵来

    此,确实是没人出战!你要战,我军便战,休多言语!”孙策是冷哼了一声,反正自己早都让人下来了,这对方本来就没人,自己要是说太多,难免会让对方看扁了,所以他也没多言语。直接就喝道:“全军出击!冲锋!”“杀啊!”“冲啊!”“”孙策下令后,联军便对前方的凉州军发起了激烈进攻,当然了,凉州军也是不甘示弱,王平也几乎是同时下来,全

    军冲锋,和敌军死战!对,确实是没错,王平就是要在第一轮和联军死磕,他怎么也不会认为,这第一轮交锋,己方就能全军覆没。那样儿的话,未免也太高看了联军,而且也是看扁了己方啊。是,己方比他们人少,这个不错,但是己方战力可不低,比他们高,所以这最

    后到底如何,其实是尚难评说。不是说联军就一定会胜,己方一定败,当然了,己方拖住联军,王平自认为还是没问题的,问题是能拖住多久,这才是最大的问题。但是他有信心,有那个自信,自己尽量是拖着,所以这个此时两军是激烈厮杀,对联军来说,之前胜了

    张飞一局,还都不算什么,毕竟张飞才带来多少人马,而如今,王平带来了好几万人,也只有胜了他们,那才叫真正的胜利。对于孙策和曹仁他们来说,对联军的士卒来说,他们可都不认为胜了几千人,是己方十分之一的人,就算是什么大胜,那可真是玩笑了。所以也只有胜过如今王平所带领的这三万人马,他们认为这才是真正的胜利,而不是张飞那五千人。

    此时众人已经开始了厮杀,王平和孙翊对上了,毕竟联军也知道其人的武艺,所以他们认为一个孙翊,就足够了,再多人的话,那真是胜之不武啊。对方就这么一个将领,所以联军认为要是再多人来对付王平,那么对方肯定是不服,所以为了让凉州军心服口服,就只有孙

    翊一个人对上他。想想确实如此,像张飞那样儿的,一个人对付他,多少还是有点儿问题,不过基本上在马上,联军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多少人围殴他。但是对于王平,他们是绝对不会那么干的,毕竟他们这大将都有武将的骄傲,所以要是说对付一个王平都得上好几个人了,那么传出去的话,也实在是忒丢人了。所以那绝对不是张辽他们会去做的事儿,所以对上

    王平的,就只有孙翊一个。此时两军厮杀,看着整体上,是势均力敌。凉州军是强于单兵战力,而联军的优势自然是在于他们人多,所以刚开始的时候,双方自然是势均力敌了。对此,王平还算是满意的,毕竟他也清楚,这己方没人家人马多,所以能保持如今这样儿,就已经算是不错了,他是满意了。但是对孙策和曹仁他们来说,他们就是不满意了,毕竟凉州

    军单兵战力强是强,可他们终究是没有己方的人多,所以两军居然还是个势均力敌,这确实是让他们不那么好接受。而此时的王平和孙翊两人,已经走了七八个合,第一个合,两人兵器相碰,是平分秋色。这个王平的武艺虽然不是一流,但也是二流中的佼佼者,和孙

    翊相比的话,他确实是差了,但是孙翊想要赢他,至少几十个合,那肯定都是少的了,毕竟孙翊武艺可还没到一流,所以这个十个合一过,两人依旧是势均力敌,这是两人的首次交锋,之前从来没有过,虽然大体上都知道对方的武艺如何,可真正交上手了,才是

    比较惊讶。毕竟虽然王平也不是没听说过孙翊,但是其人具体什么武艺,他也是不清楚,不过如今这么一看,是骡子是马,都牵出来遛了,这他自然是清楚,对方武艺是要比自己高那么点儿。对,王平尽管是不想承认,可事实就是如此,摆在眼前啊,所以承认也好,是不承认也罢,这都是这么个情况。至于说孙翊,如果说王平还算是听说过他的话,那么他对于

    王平其人,最多也就是听说个名儿,那还是因为之前兖州军进兵汉中,他才知道的,要不然的话,他哪儿知道王平是哪根葱?而今日更是首次和其人对上,虽然也是听了自己主公,自己大兄说过,这个王平武艺也尚可,不过孙翊确实,没太当事儿。在他看来,凉州军有

    张飞、黄忠武安国那样儿的,自己都知道,怎么王平武艺也能那么高?当然事实的结果,确实其人肯定是不如张飞他们,这是半点儿不假,可却也不比自己差多少。至少孙翊就很清楚,自己想胜了其人,估计要一百合左右,稳胜吧,对这样儿的事儿,他孙叔弻还是比较

    有自知之明的。又十个合过去了,两人依旧是势均力敌,不过这个时候也是能看得出来,还是孙翊,看着是略微,能占那么点儿上风,毕竟他可是比王平武艺要高那么点儿。当然这个可不是说谁都能看出来的,还得是那些将领,或者是眼光不错的士卒,才能发现,要不然的,一般人去看,真就看不出什么来,所谓是“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就是这个道理。

    而作为当事人的王平和孙翊,他们两个可是最清楚不过了。所以说王平希望战事能早结束,而孙翊自然是希望自己能胜过王平,就是这样儿。所以两人是以不同的心思去对战的,不过他们的目的,其实都一样儿,那就是,当然要胜过对方最好。不过对王平来说,这个基本上

    是不可能,只有孙翊,他却是认为还有希望,就是时辰多少的问题。不过显然,形势不会给孙翊太多的时间了,因为这个时候孙策和曹仁他们已经准备收兵了,别看孙翊那儿还没完事儿,而且他是会赢,但是对孙策他们来说,那可真不是个什么大事儿。哪怕就是张飞在这

    儿,那么单挑胜过他,又有什么大用呢?至少在曹仁看来,他是追求军队的整体胜利,而不

    是某一个人如何如何。至于说孙策,他是希望己方有将领单挑获胜,可却也没觉得这个是必须要有的,毕竟他不单单是个武将,更是主公,江东之主,这才是最重要的。所以孙策这个时候已经是准备收兵了,当然了,他也是看了曹仁一眼。曹仁自然是知道孙策的那点儿意思,所以他是点了点头,确实,这都到时候了,也该差不多了,所以不收兵,还还等什么呢。

    所以此时孙策也不管如今都什么情况了,哪怕孙翊还和王平,两人鏖战,但是虽说是胜负未分,可是他也不准备等了,直接就下令收了兵,“全军,撤退!”自己主公都发话了,所以江东军和兖州军自然是慢慢退却了,至于说曹仁,他在孙策说完后,也下令了,毕竟在战场

    上,所以还得是他亲自说话,更好使。所以兖州军是和江东军一样儿,都是一起往后退的。至于说凉州军,当然也是趁机撤退,因为王平也是给了副将收兵的手势。至于说这个时候,孙翊和他正在说话,“王子均,今日不能尽兴,咱们来日再战!”王平一笑,“奉陪到底!”

    说完,孙翊是撤退了,王平也没什么动作,毕竟也留不下对方,说起来自己都不是人家对手呢,所以这个其实看到联军收兵,要说王平是绝对松了口气,并且他是一下就轻松了不少。这个不得不说,他是不怕什么,但是却不代表他就没有什么担心。至少王平就清楚,自己那武艺,十合的话,还是能和人家孙翊周旋,但是要一百合左右,自己肯定不

    是人家对手。不过孙策他们收兵这是快的,所以自己和孙翊就斗在一百合的一半而已,所以这自己倒是不用再担心了。对于自己的败,王平不是那么太看重,哪怕自己受伤,对个人来说都无所谓。但是自己带着好几万人呢,这自己就不得不多想了,如果说自己要真是受

    伤了,哪怕就只是败了,这己方的士气都得往下降,所以真是,于军不利啊,太不好了。对王平来说,这是要不得的。当然他绝对没认为,自己对上一个孙翊就会身死受重伤什么的,以前和其人确实是没有什么接触,但是从今日来看,谁都没留手,可以说对方武艺是比自己

    高点儿,但是胜败都要一百合开外了,就更不用说能让自己重伤身死的事儿了。所以说王平真就是没什么好怕的,可他不得不不去担心,这万一自己要是败了,己方士卒大降,这本来己方对上人家就没优势,这一下就要变劣势了。毕竟他是主帅,对此是不可能不去担心,要不然的话,他也不是个什么合格的统帅了。双方都退兵了,可以说虽然两军是敌对,但是

    居然还很有默契。那边儿孙策曹仁让退兵,王平也是几乎一起让副将下令的,结果这双方人马是直接都慢慢往后退,基本上是谁也不玩儿命了,毕竟这战场上,谁不希望保住自己条小命儿呢。所以在这么有默契的进行下,两方人马都是退去了,没有什么追杀之类的,显、

    然双方可都没那个意思。对孙策曹仁他们来说,以这个事实来讲,今日和凉州军一战,和张飞那次大不同。上次是己方一战胜利,给张飞逼走了,可今日,显然双方是势均力敌。说己方占便宜,那肯定是没有,但是说他们凉州军得到更多的好处了?显然也是没有啊,所

    以凉州军和联军都退兵了,各各营,孙策他们人多,自然在中军大帐该说什么,还得说,至于说王平那边儿没什么人,因此他是直接就带兵了大营,他也大帐休息了。至于说其他的东西,他除了给士卒说严加防守之外,别的,也真就是没什么了。当然也没有人来打扰他,毕竟都知道,自己将军既然都没什么话对自己这些手底下的人说,那么自己这些

    人还能说什么?毕竟自己这些人最多算也没多大的官职,如果说都是凉州军的将军,那么也不至于说这样儿了,所以王平手底下那些人,也都有自知之明,看王平没找他们说什么,他们自然也不会去主动找对方就是了。别的没有,主要是这个军中的等级观念,王平怎么说

    都是凉州军的将领,可以这么说,他是马超比较器重的这么一员大将。而王平手底下的几个人呢,说起来马超都不可能认识他们,都不知道他们谁是谁,所以这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