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稍微想了一下之后,三爷就不再合计了,对他来说,就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对于西陵城的战事,他总体来说,是满意的。不光是对自己,对黄忠武安国还有黄叙糜芳,他都是满意的。三爷可能嘴上不会说太多,但是却心里有数,知道如果没有他们那四个人,就光靠自己光杆儿一个,那是绝对顶不住人家联军那么久的,所以他是从心里,也是感谢四人的。

    不过三爷还是不愿意说那些什么感谢的话,真正了解他的人可都知道,张飞确实,不是那么善于表达的人。所以更多的,还是都被张飞给记到心里了,就是这样儿。张飞对于今日的廖化,他是没什么想法。他自然是清楚,廖化对自己有意见,不过自己没什么不公平的对他,

    自己是问心无愧,所以自然张飞也没多想什么。更何况,还是那话,想三爷能去多考虑他廖化如何吗,毕竟廖化和张飞又没什么关系,而且他也不是特别看得起对方。毕竟廖化本事平平,还出身黄巾,还真是,张飞可没觉得其人有什么才干之类的,也就是个三流武将吧。

    张飞自己屋中休息去了,毕竟对他来说,这也是马不停蹄地带着残兵跑了这么远的路,确实,应该说是很累了。孙策和曹仁两人带兵一起离开了西陵,北上去樊城。西陵自然是归了江东军,孙策自然是不会留下张辽孙翊他们,所以留下的是他叔父孙静,他带着几千人,留守西陵。对于孙策吃独的,曹仁要说没有意见,那是不可能。不过孙策为了安抚他,他已

    经让曹仁派兵去夺其他几个县了,就算是他给兖州军的。对此,曹仁就算有意见,他也不可能说什么了,毕竟孙策把该做到的都做了,自己还能说什么?他知道,自己是什么都不能说,什么都不能去做,就只能是带着曹真他们几个,和孙策一起上路,北上去樊城,其他的

    ,真是都做不了。不过曹仁也确实是想了,这孙策最后还是说到了,要把几个县城给己方,这其实已经就算是可以了。至少在曹仁看来,他孙伯符没说要再一次吃独的,所以还真是,这也不得不说,从李典带来两万人马之后,这己方也算是水涨船高,要不然的话,可不是这

    样儿了。确实,在曹仁看来,这要是没己方又多了这两万人马,你还指望着孙策把那几个县城给己方?那纯粹是做梦了,估计做梦也不一定能梦到吧。所以这么一想之后,曹仁也算是安慰了一下自己,至少他的不满少了,之后就不去多想了,因为想也没用。所以就只好跟着孙策他们一起北上樊城了,别的,曹仁就没多说。樊城,刘备又是从曹操兖州军那儿,其

    实是从夏侯渊那儿得知了西陵城别联军攻破的消息。他是精神一振,他认为自己要是守住樊城,直到孙策来的话,这己方就保住了。所以他是再一次召集了所有属下,告知了他们这一消息。说实话,这还真是有用,至少如今这个时候,还能听到什么好消息?所以这个,确

    实是算一个。最后刘备对所有人说道:“各位,只要坚守住城池,等到孙伯符来的那一刻,我们就算是胜利了!”“诺!”众人听了自己主公的话后,除开夏侯渊这个不是汉军的人之外,其他人都是齐声应诺。对他们来说,这如今终于是算上看到了希望,确实,联军拿下了西陵城,那么下一步,自己要是他孙策的话,自然是带兵北上,所以这个时候,他们联军是正在

    来樊城的路上。因此,众人想到这儿,还能不振奋一下吗,至少谁愿意被灭啊。之后刘备只是让众人是再接再厉,防范马超凉州军进攻,然后就让他们都散了。这个时候他确实也没太多话说,如果不是因为孙策他们已经夺取了西陵,往樊城这边儿来了的话,刘备他都不准备召集众人来。毕竟如今这个情况,他也不愿意多说什么,这个时候可不是说自己说什么就

    一定有用。要真是那样儿的话,自己多说几句不就完了?可显然,不是那么事儿啊。所以刘备他其实并不想多说,就算是一切都尽在不言中吧。而众人此时也都离开了会客厅,去做自己该去做的事儿了。守城的去守城,巡视的去巡视,就算是真没什么事儿做的,也是严

    阵以待,这万一凉州军要是破城了,直接杀进来了,这也算是有个准备不是。他们确实是不怕什么,毕竟和凉州军,只是双方各为其主而已,根本就没有什么私仇大恨的,所以不少人心里都清楚,实在不行,还能走投降这条路,所以说他们心里也真是,没什么担心的。

    比起刘备他们的希望来,对于马超来说,西陵城破,多少都是给了他和凉州军点儿压力。毕竟这事儿士卒是不知道,可己方将领都知道了,这是没什么隐瞒的。对马超来说,他不希望看到的,如今却是发生了。不过好在张飞他们也算是尽了力了,要不然的话,也不会拖住他们这么多时日,不是吗。这个马超都懂,所以真是,张飞他们可没有什么过,反而有功啊。

    所以归根结底来说,马超总体上是满意的,毕竟就算是把张飞他们换成自己,自己也未必能守这么久。马超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他可不认为,自己能比得上张飞加黄忠再加上武安国这个组合,这个自己还不至于那么逆天啊。除非自己也加上别人,那也许是能比得上了。

    马超不是学刘备,但是他也召集了手下,简单说了一下当前的形势。不过虽然他如今的情况都告诉了下面的人,但是他依旧是有信心的,毕竟马超不认为孙策这么快就到了。就凭自己对张飞他们的了解来说,他们自然是一定尽力去想办法拖住联军,是尽量不会让他们来樊

    城就是了。但是比起马超来,他手下一帮人,却不算是很乐观。毕竟如今这个形势,哪怕是对己方有利不假,可这怎么说呢,毕竟想马上就破了樊城,终究还是不现实的。所以要是众人都没什么顾虑,那绝对是假话,但就是不会说什么了。而马超自然是了解自己手下这些人的,所以直接说道:“各位,我知各位的想法,不过如今也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江东军来樊城与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定要灭了汉军!”众人一听,也是齐声说道:“灭了汉军!”马超一看,心说将心可用。说起来他是绝对没后悔把这事儿对众人讲的,对马超来说,这事儿早晚要说,不过是赶早不赶晚,他认为这个时候正好。至于说要隐瞒什么

    的,终究不是什么好事儿。他认为这也没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所以自己有什么不能说的。而且必须要承认的是,马超知道,自己说出来之后,会有什么后果,这也是必须要去面对的。但是仔细一想,其实这里面也有好的一方面,毕竟你看这自己说完后,是,让众人觉得压力又增加了,但是如今江东军,也是联军他们,终究是没来,所以还是己方有利,那么己方就

    多努力,争取早日破了樊城就好了。要是实在不行,再说其他的。最后马超对众人说道:“奉孝留下,其他人都下去吧!”“诺!”众人是齐声应诺,他们也都知道,自己主公留下奉孝先生,自然是有要是商量,这自己这些人头脑不行,自然也就不用去参与什么了。众人都相继告辞后,帐内就剩下了马超和郭嘉,此时就听他问郭嘉道:“奉孝,不知还有何办法能

    阻挡联军进兵樊城?”郭嘉一听,是苦笑了一笑,这虽然是早已在他预料之中,但是绝对,那也不是他想要的。不过却还是说道:“如今张将军他们新败,就算西阳城还有几千人马,可终究只能拖住联军一时,却拖不住一世!”马超闻言点头,他其实就是这么个想法,所以

    才出言问郭嘉,到底要如何才好,毕竟这自己的主意,必然是没有人家专业人士的多啊,也未必就有人家好。“那么想来奉孝是已经有了主意?”郭嘉闻言一笑,对马超说道:“主公,嘉以为,可以从此调兵阻截联军!”说着,郭嘉已经来到了马超旁边儿悬挂着的荆州和周边

    一些重要郡县的地图前,他指着一处地方,对马超如此说道。马超顺着郭嘉的手指一看,他眼睛微眯,心说,也好。于是嘴上说道:“好!既然奉孝如此想法,那么便如此吧!”郭嘉手指的地方,正是挨着荆州南阳郡和南郡的一处重要的军事重镇,益州汉中郡!要说汉中是什么地方,就不用再多说了,不管是马超,还是说曹操孙策,乃至于刘备他们,就没有一

    个认为这个地方不重要的。只是马超在汉中的人马太多,所以一般人哪怕是能攻进汉中,可最终的结果,就像当初曹操的兖州军一样儿,能夺了汉中的一两个县,就算是顶天了,最后还不是要被凉州军给打出来吗。而郭嘉选择从汉中出兵,他是有自己打算的。如果真以距

    离来说,那南阳宛城穰县那边儿,可比汉中近多了,不过那地方的人马,能那么轻易去动吗?所以汉中人马不少,并且主要是动了,也没有什么大影响,因为没有人这个时候会去进攻那地方,所以郭嘉自然是认为从那儿调兵最好。说完之后,马超是赶紧提笔写了封亲笔书

    信,让士卒快马送往汉中,面呈汉中太守张既。马超就只是在信中说让张既出兵去阻截联军,至于说其他的话,他都没说。所以说到底出兵多少,派谁来荆州,那都是张既一个人做主了。可以说马超是非常信任其人的,这个不光是张既的本事,还有其人确实,从来都是忠心耿耿,兢兢业业,一直都是如此。说起来还是那话,以张既的本事,就算是当个州牧,都

    绰绰有余,可显然,他没有那么多当官的心思,就想当个汉中太守,他就已经知足了,是,这个不是说张既就没有上进心什么的,实在他已经习惯在汉中了,所以你让他离开,他就是不想那样儿。而汉中在张既手里,马超也是放心,至少这个是经过了多方面去考证的,所以

    自己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士卒带着自己主公的亲笔书信离开了,对此,马超也没什么不放心的,毕竟往汉中去的方向,可没有汉军兖州军他们的人马阻截。如果说往宛城那边儿的话,那可真是,要小心了,就看兖州军,估计信都可能被人截取下来,那绝对不是马超想要看到

    的。其实马超也想过,要是他自己的话,他认为让陆逊带兵去阻截联军,自己最放心,不过他还得坐镇长安,肯定不能轻动。所以马超还不会为了这个事儿,就让陆逊出来。毕竟自己家人和刘备,谁更重要,都不用说了。对马超来说,只要自己家人没事儿,那么哪怕就不灭了他刘备汉军,也都无所谓了。毕竟他刘玄德如今就只剩下这么一块地盘了,真是“躲得

    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啊。哪怕自己如今放过他,可早晚,他还是要被灭,至于说是不是自己,这个倒是不一定。马超可不认为孙策曹操他们能帮他刘备一次,就能永远都帮他,那不可能。说白了,他们不是在帮刘备,而是为了他们自己的利益,在争取,就是这样儿。谁

    还不知道谁啊,他曹操,他孙策,都是什么人,自己还能不知道?所以,真是,就不用说什么了,就算这一次,他孙策曹操能和自己死磕一,可下次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