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西陵城终于是被破了,联军这么多时日的努力,终于是没有白费。,所以不光是孙策他们,曹仁他们,就算是普通士卒,也都差点儿哭了。而看着城内已经再也没有了活着的凉州军,这也预示着,联军终于是占据了城池。孙策曹仁的心情大好,此时他对曹仁说道:“子孝,各位,今晚戌时一定前来太守府赴宴啊!”曹仁一听,就知道孙策的心情大好,可以说是绝

    对不错。毕竟孙策一般都叫他曹将军,这能称呼表字,确实是不容易啊。毕竟孙策那个性格,你只有和他脾气对了,他才能看得上你,要不然的话别看是盟友,可终究还是敌对,所以曹仁知道自己在孙策心中的地位。是,也许其人赞同自己的本事,知道自己本事尚可,

    也算是个合格的主帅,但是其他方面。要说彼此确实,算是很熟了,这个一点儿不错,但是和鲁肃他们交往,都是相互称表字,可到了孙策这儿,显然是不行了。总不可能自己来一句,伯符那可真是玩笑了,自己这边儿人能同意,可他们江东军一众人呢?而从他孙伯

    符空中说出来自己的表字,曹仁认为也不容易,至少自己认识他这么久,这应该是第一次吧,好像是。曹仁赶紧道谢,“多谢伯符将军!”他当然不能直接就叫孙策伯符,那就是江东军的人也不能干啊,毕竟自己和对方的身份差距,还是不小。所以曹仁来了个伯符将军,这绝对是比孙将军要亲近多了。当然了,实际上这个绝对不会常用,这如今曹仁用了这么一次,

    估计也就差不多了。因为这个事儿完全取决于孙策,他如何对待曹仁的,曹仁自然就是怎么对他,所以显然这个时候孙策还在高兴当中,所以别说曹仁叫他一句伯符将军,就是叫孙伯符,他都未必能有什么意见。只见他是把手一摆,“子孝不必客气,到时候带着各位,

    务必赏光啊!”“是!伯符将军放心!”孙策闻言是微微点头,而曹仁呢,他想法很简单,那意思就是,只要你孙策管我叫曹将军,那么我就称呼你孙将军。不过你要叫表字的话,那么我这也得在将军前加上你的表字。对曹仁来说,肯定是别人敬我一尺,我就敬人一丈,面

    子肯定是相互的。对他来说,自然是你给我面子了,我就给你面子,那么你不给我面子,我还给你什么面子呢。毕竟曹仁如今他所代表的,可确实不单单是他自己,还是,他代表着整个兖州军和他主公曹操。所以有些事儿是他必须要去做的,而且要做到还得做好。看到曹仁的态度后,孙策是微微点头,然后就招呼他们一方的人和曹仁他们去了太守府。毕竟要说

    更多的话,肯定不能在外面说,所以之前在城外,是在帐中,而如今进了城,那自然就得在太守府了。这时候虽然是缺少张辽他们四个,不过该说的话,孙策肯定不会因为他们几个没在,所以就不说了。毕竟如今是已经拿下了城池,所以也确实,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儿,

    非要所有人都在场不可,所以他们几个没在,那也没有办法,等他们来之后,和他们说一下,也就是了。而孙策和曹仁,都不是在乎这个的人,毕竟张辽他们有自己的事儿,而如今在不在太守府中,真就不重要。这个时候,还真没什么事儿他们不在这儿就不能说的,因此,孙策是在会客厅中,和众人说着曹仁兖州军一方的,自然是没少了他们当听众,毕

    竟孙策可不光是给他们江东军一系的人说的,也同样儿是给他们兖州军的人说的。首先孙策是表扬了众人一番,当然别看张辽四个没在这儿,不过第一个表扬的,还是他们。然后又是众人没,都有份儿,不过孙策这次倒是没点名,直接就是几句话带过了。毕竟其他人,你说别人没出力吗?自然不是,但是和张辽四人相比,就相差太多了,而且四人还没在这儿,

    所以孙策对这个也就没多说。孙策可不是说谁在这儿,他就张口表扬谁,而谁没在,他就不去说。那可绝对不是,应该说事实和这个,其实是相反的。就是在座的人,孙策才是几句话一过,而张辽他们没在这儿的,他反而是表扬了不少句。当然了,这个也必须承认,孙策

    是公平的,毕竟到底谁出力最多最大,肯定不是在座的这些人,而除了双方的士卒,那就只有张辽他们了。所以在孙策看来,自己表扬他们,是再正常不过,而他们出力多,出大力了,所以自己是多说他们几句,那确实是应该的。而在座的这些个,说起来其实都不用自己

    多说。之后孙策是简单说了几句,然后最后说到今晚宴请众人,众人都应诺后,便都告辞离开了,所有人都走了。而孙策呢,他自然是等着张辽孙翊他们来。至于说曹真和牛金,他们肯定来也是去找曹仁,而不会来找他就是了。对此,孙策也没说要强制他们如何,毕竟归根结底,那曹真也好,是牛金也罢,可都是他们兖州军的人,而不是自己江东军的人。

    过了不到两个时辰,张辽和孙翊来了,当然曹真和牛金他们也是一同来的。不过确实,后面两个来可没去见孙策,而是直接去找了自己将军曹仁。至于说张辽和孙翊两人,孙策在会客厅见到他们后,一看两人表情就知道,是没能追上人家张飞。其实想想也是,张飞他

    们想着带士卒跑,那今日这么一看,绝对是早就打算好了的,所以己方的将领追不到,那真是,太正常了。对于孙策来说,这都是早就预料到的。如果说他们追上了的话,那才是要让他意外呢,不过显然,如今是没有什么意外。看到两人来后,孙策一笑,他没提张飞他

    们的事儿,而是先对张辽他们说道:“二位辛苦,快坐!”张辽对孙策一拱手,不过没多说什么,孙策也明白他那意思,不过这个时候,他心情不错,所以就装傻当张辽是累了,不爱多说。而孙翊则是谢过后,坐了下来。之后孙策问道:“不知二位去追击敌军,如何?”显然孙策是希望张辽说几句,至于说自己兄弟,就凭自己对他的了解,哪怕自己不问他,他最

    后也得和自己说点儿什么。张辽一听,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就不好沉默了,要不叫什么事儿啊。你看之前孙策没言语,那都是小事儿,不过如今可不是小事儿,所以自己还能不说吗?于是就对孙策说道:“将军,此事”张辽也没隐瞒,就给孙策简单讲了一下他们四个上

    马追击张飞的事儿。其实说起来很简单,没几句话就完事儿了,因为没追上。是啊,如果追上的话,那就不是这么几句话说了。孙策听着,他心里也是暗笑,心说你张文远出马,也是没办法,人家早就跑远了,你追了一个时辰,结果又如何了?之后孙翊又补充了几句,反正他们是没追上张飞不假,可是落后的凉州军士卒,倒是让他们杀了一批,夺取了一批战马,

    反正是聊胜于无,对此,孙策觉得就算不错了,毕竟江东军什么情况,可以说凉州军肯定是不缺战马,确实,谁缺那个,他们也绝对不会缺的。毕竟那大汉一共十三州,就三个州出产战马,凉幽并,那凉州军就占了两个,所以他们不光是不缺,而且把马匹还往外卖,当然更多的肯定不是战马,而是代步的马,销量也不错。至于说战马,也往外卖,但是肯定

    不是最好的就对了。而兖州军呢,还是那话,他们好歹有个幽州,能出产战马,所以就己方和汉军,是真缺战马,所以对孙策来说,每一匹战马,可以说都是很宝贵的。并且孙策也确实,马上大将,是个爱马的人,所以自然对战马的兴趣不小了。因此,他是又一次表扬了

    张辽孙翊一番,没追上张飞,那很正常,但是夺了一批战马,也算是小功劳一件了。可以说战马在江东,那绝对是贵重的物品,比什么粮食之类的,都贵的多。毕竟说起来战马在关键时候,你军中实在是缺粮了,还可以杀了吃肉。可没听说粮食能当马骑的,那也太扯了。

    所以说战马比粮食要贵很多,这太正常了。而且说起来马匹终究是肉,而粮食那不过就是素。因此,就这么个价钱,能买得起马的,哪怕不是战马,一般的代步马,能买起这个的人,肯定都是有点儿钱的。要不然的话,这乱世中,连吃饭都是问题,所以就别说是买马了。之后孙策让两人晚上来赴宴,然后张辽他们就告退了,有士卒领着他们去了孙策给他们安排好

    的房间,会客厅就剩下了孙策一人。他这个时候也想到了,自己应该是和曹仁商量一下,什么时候北上,去樊城。如今去樊城,可以说是势在必行,孙策本来是不想耽误太久,但是请客吃饭,宴请曹仁他们,还是必须的。至于说北上的事儿,他也知道,就在晚宴过后,和

    曹仁说一下吧。他清楚,曹仁肯定不会反对,刚开始,可以说他曹子孝是想去樊城,不过等曹操那边儿的消息传来,他的亲笔信给了他曹仁后,曹仁又偃旗息鼓了。可孙策还能不了解吗,如今又看到了希望,想来他曹仁是不会拒绝,无非就是什么时候去,这个才是最重要

    的。在曹仁的屋中,李典他们几人都在,屋不是特别大,但是装下七八个人,还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的,更何况他们不过才五个。曹仁也是简单问了一下曹真和牛金他们追击张飞的情况,显然他也是想到了,两人肯定是没追上啊。结果果然,曹真也说了,是没追上,但是和张辽他们一起杀了一些凉州军士卒。听了曹真的话,曹仁也是微微点头,说道:“如此,

    就算是可以了。毕竟张飞他们,确实是跑得快,以后来日方长,总会有机会的!”“是,将军!”曹真和牛金两人齐声道。之后曹仁是简单说了几句之后,众人便告辞了,曹仁没忘了提醒他们,晚上一起去会客厅赴宴。这个也算是孙策庆祝联军的胜利,当然也是他孙策爱面

    子,这是必然的。要不然怎么总是他孙策请客,而没曹仁什么事儿呢。如果真说起来,哪怕兖州军的粮草确实不那么充足,财物什么的,也不是说那么特别多,但是总体上绝对是比江东军强吧,所以这到了戌时,曹仁带着四人,是一起去了会客厅,参加孙策的晚宴。

    说起来确实是这样儿,孙策宴请曹仁他们,第一,自然是为了庆祝胜利,这是必须的,要是一定要做的。第二,自然也是在兖州军面前,显示一下己方的实力,毕竟他可清楚,兖州军没有己方这么多钱粮。不是说他们的钱粮少,而是人马多,而钱粮就显得不那么充足了,所以自然是不能和己方相比啊。因此,这么重要的两点,可以说曹仁都想对了,也就是这么

    事儿。看到曹仁他们准时到了,孙策站起来言道:“曹将军,各位,请坐!”“谢孙将军!”曹仁也算是代替自己一方的人说话,毕竟他才是兖州军在这儿的主帅,因此,是绝对有那个资格去代他们说话的。说完后,众人是按照顺序落座。看到人都到齐了之后,孙策一摆手,

    说道:“开宴!”然后就有士卒开始上菜,都上完后,孙策开始让众人是先喝了一爵,自然是庆祝胜利,然后他也没多说,直接说道:“各位吃好喝好,开始吧!不必客气!”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