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擒住了他张文远,那么他张辽真投靠己方的话,也确实,不好说啊。反正在三爷看来,张辽和自己主公有旧,而且还和孙策有过节,那么他投靠己方,未必就不可能啊,反而还很可能。所以他对这个,那还是有点儿希望的。不过他对己方能不能擒住张辽,这个他就没底儿了。如今情况不用多说,就是之后,那都不见得啊,所以对此,他倒是没什么太大希望。

    张飞这点儿念头,在城头不过就是一闪而过而已,并不耽误什么。毕竟他可不是那普通士卒,哪怕就是在战斗紧张的时候,多想点儿事儿,对三爷来讲,都不算什么大事儿。所以说更何况是在城头呢,那终究是步下。在马上,三爷都没事儿呢,就更不用说是在步下了。再

    说了,张辽可以说算是一个还可以,还不错的对手,张飞也承认。但是他张文远真就和那些一流上等武艺的武将相比,他还差着呢。所以也不能说就是三爷看不起他,实在是比他厉害的,三爷都没惧过,所以他张辽,呵呵不过三爷虽然是在城头想事儿,可他也知道,

    这就适可而止,自己还得是投入到和张辽的战斗中去。要不然的话,本来如今己方的优势就已经没有多少了,所以这个张飞和张辽早就已经战上了,对他们来说,这反正就是不是把对方打下去,就是把对方逼退,己方占据城头。反正对张飞来说,哪怕是到了如今这个地步,他依旧是对己方有信心,当然这个信心肯定不是说守住城,退敌什么的,而还是,能

    拖住联军,就是不知道多久罢了。在张飞看来,别看联军是越来越占优,这个没错,自己也相信。可仔细这么一看,己方还是能拖住对方的,也许是几日,也许更短,当然也许还能更久,这都不好说啊。就在这个时候,孙翊也是上来了,他对自己的表现,一次进攻就能上

    到城头上,确实是比较满意的。哪怕他前面还有个张辽,这已经是让他给自动忽略了。他发现自己是不能和张辽比,和他一比的话,自己什么时候都得丧气,自己什么都得不爽,自己都得反正在孙翊看来,张辽就算自己的克星了。虽说在自己主公,在自己大兄这儿,

    自己确实是不能说什么有他没我,有我没他,这样儿的话,还得和他一起带兵,但是反正这次孙翊是自动忽略了张辽,其实也算是他的一种逃避吧,毕竟这个时候,他除了带兵攻城之外,其他什么都做不了。如果说他比张辽强,那么孙翊怎么也不会这样儿的,但是人嘛,终究还得接受现实啊。如果说情况不是这样儿,那就好了,孙翊也不至于说这样儿啊。

    孙翊和黄忠碰上,两人与张飞那边儿一样儿,又是开始战在了一处。都老对手了,谁不知道谁啊。对于这个比自己年轻得多的孙翊,黄忠怎么说呢,要是以年纪来说,黄忠确实都可以称得上是他父亲那个年纪了。要是孙坚还活着的话,他和黄忠的年纪,其实也都差不多,、

    说起来可能孙坚还得小个几岁,也就是这样儿吧。可虽说如此,黄忠肯定不是那种倚老卖老的武将,尽管他是觉得,孙翊年纪不是太大,可武艺确实,真不错。就看自己那个不争气的儿子,真比不上人家啊。人家孙翊的武艺,都能甩自己儿子好几条街了。当然,自己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儿子从小就是个病秧子,所以说他还能有什么好武艺?还是,人总得现实点

    儿啊,黄忠当然也得接受现实。其实他还算是比较知足了,毕竟自己儿子,要是自己不遇到自己主公的话,如今自己儿子的身体,也不至于说还可以,至少领兵什么的,都没有问题。黄忠自然是忘不了当初马超都是如何帮他的,怎么帮他儿子,又带着两人去找张仲景,又送这个又送那个的。是,都知道张仲景是神医,名医,但是他能那么给自己儿子诊治,黄忠都

    清楚,很大程度上,其实都是自己主公的面子。而且还有之前自己主公救了自己儿子一命,这些点点滴滴,黄忠可都记得呢。因此,抛开报恩这些不多说,就说如今自己儿子就算是和正常人差不多了,这他就已经很知足了。要不然的话,自己也没那工夫,还带兵守城?那有

    那么好的事儿啊,自己还不是得给自己儿子看病吗。黄忠可是知道,单说自己主公给自己的财物,就已经多少了,都是之前用来给黄叙治病用的,黄忠确实是清楚。就说如今自己儿子的药都没断过,如果说自己什么都不做,那可真是,就光是吃药的钱,就难以为继,所以

    自己主公对自己什么恩惠,自己心里太清楚了。而自己儿子能有今日,真就是已经不错了。所以说黄忠是知足的,毕竟知足者常乐嘛。所以对于自己主公,那黄忠自然是死忠马超的,这个是必然了。至少他很清楚,没有自己主公,就绝对没有自己儿子的今日,也更没有自己家的今日就是了。所以对于自己主公的恩情,自己是无以为报,就只能是效死命以报恩情了。

    对于黄忠,可以说不少凉州军的将领,那是都知道,不光是知道其人的本事,也一样儿知道其人受过自己主公大恩,所以他肯定是要报的。不过凉州军的人知道,但是放到其他诸侯那儿,那可就不是所有人都清楚了。至少孙翊,他就不是很清楚。这个事儿孙策倒是知道,

    不过他这个兄弟,那确实是不知道了。所以孙翊了解其人的本事,可却也不太懂,怎么这么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将,就非得给马超效力呢,而且看样儿还是效死命啊。这个确实是让他不怎么能理解。但是怎么说呢,孙翊虽然不知道具体的,可他会猜啊,他就想了,也许这个

    是因为马超对其人有着知遇之恩吧,这个很重要,所以他黄忠就其实要说孙翊的想法,他所想的,不过就是其中之一的原因罢了。黄忠报效马超,给凉州军做事儿,自然是,有马超对他的知遇之恩,但是这个却绝对不是最为主要的那个。而最重要的,当然是他对黄忠和他儿子的大恩,这才是黄忠更看重的,而孙翊确实,不是那么了解。显然,孙策认为有些东

    西,了解不了解,那都不重要,所以他是不会把那些事儿和自己兄弟说的。所以有些东西,孙策这个当主公,他是不可能不知道,但是换成了孙翊,他就未必知道了。不过孙翊也是疑惑,他好像听谁说过那么一嘴,就是黄忠的儿子,好像有病,然后马超给他治好了?当然孙

    翊可没认为马超有那么大本事?还能只好别人的病,所以当初他也没怎么注意。其实在孙翊眼里看来,马超不管是马上还是步下,武艺都是非常高超,所以那时间都用来练武了,还有其他的时间用来学医?当然他确实是不太清楚,马超属于过目不忘,而且是从小就开始学

    了。所以马超武艺当然是学得最好,但是医术,自然也可以,反正比一般般的医者要强点。

    不过这事儿他孙翊孙叔弻却是不知道啊,要不然的话,他也不至于是这样儿的想法了。而此时的孙翊,他还是尽力去和黄忠战着,哪怕他很清楚,自己武艺不如人家。可不如归不如,这该战还得战啊。那张辽他也知道自己武艺不如那个张飞,可他张文远不还是顽强抵挡着张飞的进攻吗?所以孙翊觉得自己在这方面,那肯定不能比张辽再差了,所以他是更加紧对付

    黄忠了。当然更准确来说,不是他攻人家,是防守人家的进攻,对,这个才对。黄忠虽说是真不知道孙翊的想法,但是他也清楚,这之前对方看了张辽一眼,然后就变成这样儿了,那么显然,是和那个张文远有关。不过他没有什么工夫去想这个,他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

    早点儿打退孙翊,就比什么都好。别看如今都是对方联军占优,但是对黄忠来说,己方还有拖住他们的机会,也许不久,当然也许会很多时日,这个都不好说。如果自己真知道具体的话,那自己都神了,可显然,自己没那么大本事啊。其实别说是自己,就是换成己方的顶

    级谋士在这儿,那也预料不出来什么。是,大体上的东西,他们会知道,可这自己也明白,所以而第一个被打退的,果然不是孙翊,正是张辽。想想也是,他毕竟是第一个上来的,而且孙翊上来的时候,他都已经在城头上一会儿了,所以这张飞抓到了一个小机会,直接就给张辽逼退了下去。确实,不是张飞给他打下去的,毕竟张飞也没有碰到他,而是张辽他迫

    不得已,被三爷给逼退了下去。因为不下去,那么自己估计可能要伤,虽说不是什么重伤,但是绝对不是好事儿。张辽不怕受伤什么的,话说当武将的,有几个没伤的?没伤的,那还叫武将吗?以前自己在奉先帐下的时候,就是他吕奉先,不也一样儿是有伤吗,那都很正常

    了,张辽都不认为什么不对。但是如今这个时候,自己确实,是不好受伤,毕竟这那么多人呢,如果自己伤了,那么要影响到联军的士气,确实是于战不利啊。所以张辽宁可退下去,他也不会让自己受伤就是了。所以三爷算是得逞了,他本来也是这么个想法,就料定了张辽

    他宁可退下城去,也绝对不会让自己受伤,哪怕是一丁点儿的小伤。张飞看到了张辽果然和自己所想一样儿,下去了。他这个时候却是在城头冲着张辽是微微一笑,张辽正好看到了,他虽然不是看得那么清楚,可也确实,他是看到了,张飞是笑话自己,他心里是这个不爽啊。可也没办法,只能是再一次登上了云梯,准备再登上城头。他心说了,我再上去一次,看你

    张益德还能笑得出来?显然他确实,是真不怎么了解张飞,对于张飞来说,只有极其个别的时候,才不会去笑,要不然的话,只要他能笑,就一定是要去笑的。毕竟三爷绝对是性情中人,那么就绝对不会整那些虚情假意的东西,所以当然是想哭就哭,想笑就笑了,可不是

    吗。对三爷来说,要是什么都忍着,那活着可真累啊,那绝对不是自己要去做的,不是自己想去做的,不是自己要去做的。而这个时候,孙翊也步了张辽的后尘,被黄忠打退。不过曹真和牛金,他们却在张辽下去的时候,就上到城头上来了。武安国此时是和他们战在一起,

    三人是杀得不亦乐乎,当然肯定是少不了三方两军的士卒了。当武安国看到自己这儿终于是有事儿的时候,他这手痒的问题,也算是暂时给解决了。毕竟这联军的士卒,肯定还是不能和曹真牛金他们去比的话。如果说让武安国去选择的话,他是不希望曹真牛金上来,可抛开这个问题的话,他自然是希望对付两人,而不是联军的士卒。他就和魏延一样儿,魏延的

    心里,他就想对上马岱或者甘宁,而不是带着城头的士卒,去对付凉州军的人马。说起来那么多时日,他带兵对付凉州军士卒,没让他吐了,就算是不错了。你看要是他对上的是马岱或者甘宁,他就绝对没什么厌恶的感觉,毕竟他和甘宁武艺几乎就是不分上下,至于说马

    岱,不过也就比他低了那么一点儿,所以他们要是对上,自然是没问题。可是显然,他是没有机会啊。所以要是他知道武安国这样儿的话,肯定会羡慕嫉妒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