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毕竟他们武艺差距是有,可不是说相差悬殊,更何况,不过就是第一合,真就看不出什么来。那一合就被秒了的,哪个对上的不是一流武将,甚至是吕布那样儿超一流武将,更为关键的是,他们之间的差距。可没听说哪个一流上等武将,能秒杀一个一流下等武将,一合可能吗?就算是吕布那样儿的,他也不可能一合秒杀一个一流下等武艺的武将啊。这

    事儿除非是天大的意外,可那得多少的条件碰到一起了,最后才可能变成那样儿?概率是微乎其微,基本上是不可能。至少在吕布还活着的时候,真就没有一件这样儿的事儿。至于说吕布时候,没有超一流的武将了,最高的也不过就是崔安他们,可也没见他们一下就能秒

    一个二流上等武艺的武将。真没有,别说是二流上等,就是二流下等,也没有!除非是三流的,那倒是确实是有,这个很正常,毕竟真正一个三流武艺和一流上等的,那相差确实是悬殊了,这个已经不能说是差距多大的问题,实在说是应该不能比。真的,要不然的话,也

    没听说有几个三流武艺的将领就出名儿了,就是一个霍峻,还有其他人吗?所以这一合秒不了人家,也是不能一下就分胜负,主要就是他们的武艺是有差距,可差距并不悬殊,就是这个原因。要不然的话,肯定就不是这样儿了,那一合就分胜负什么的,那实在是太正

    常了,可如今这个情况嘛一个合,怎么样儿也没有,一般般的情况,双方斗了个平手。

    这个对于太史慈他们来说,自然是不满意的,毕竟自己武艺可比那马岱甘宁高啊,所以他们是有想法,就是要早打退他们两个。不过显然,事情绝对没那么简单。想一下就打退两人,如今来看,是不成了。毕竟是夜晚,可凉州军经验丰富,而城头的汉军他们不如凉州军,因

    此,这自然是让马岱和甘宁找到了机会。毕竟不得不说,这确实是武将对武将,两个武将在斗,可其中却也没少了己方的士卒,所以这个也不得不说,士卒在其中起到的作用了。因此,马岱甘宁他们,今夜如果是比之前还要多支持几合的话,那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儿。

    结果不是太史慈他们想要的,但是却没有办法,谁让人家凉州军抓到机会了呢。如果说他们汉军荆州军和兖州军抓到机会的话,夜战比他们凉州军还强,那么占便宜的就是他们了,不是吗。不过虽然夜战算是凉州军占到了点儿便宜,但是马岱和甘宁终究不是人家太史慈和文丑的对手,所以没一会儿,还是下去了。当然了,这个倒是比他们白日多支持了两三个

    合,也算是一点儿小进步吧。对于太史慈他们来说,这是耻辱,可对马超来说,这是己方的进步。至于说能不能保持,那另说,但是至少如今来看,还是不错的。对他来说,是满意了,不过即便如此,在马岱甘宁他们被打退之后,他也暂时没让士卒鸣金收兵。马超不是没

    有这个想法,而是觉得,再等他们上去一次之后再说吧。对此他还特意看了郭嘉一眼,郭嘉看到自己主公看自己,他就是一笑,微微点头,什么都没说,不过一切都尽在不言中了。毕竟有些话,真就不用说太多,甚至干脆就不用说出来,而马超和郭嘉,显然就属于后者那一类的。马超一看,这如今心里更有底儿了,既然郭嘉都同意,那么显然,是要再给马岱甘

    宁他们一个机会的。当然这个也是说己方夜战,别那么简单就退了,毕竟己方可占优呢。不过马岱和甘宁再想上去,确实是费劲了,毕竟太史慈他们有了之前的教训,这他们是真不会让两人轻易就上来的。毕竟只有城头的汉军荆州军和兖州军士卒他们,他们是不如凉州军的人马,但是太史慈他们几个,可绝对不会不如马岱和甘宁。毕竟他们也许夜战的经验不

    多,可对于夜战,马岱甘宁,确实未必就比人家强。不过凉州军士卒,那确实是比城头人马有经验了。但是这个时候,可以说城头的士卒,已经是开始慢慢适应了,因此,凉州军的优势,一直都是在逐渐变小,这个是肯定的。要是凉州军这在夜战这儿,优势越来越大的话,

    那就要出事儿了,那绝对不是城头众人想要的。当然了,那肯定是马超他们想要看到的,不过如今来看,显然这个时候是不可能了。而对于再一次的进攻,马岱他们没上去,马超是早想到了,对他来说,这确实是没什么,自己之前就预料到了,真就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是马岱和甘宁,再次被打退后,是马上调整好了心态,再一次登上了云梯。这一次却是上去了,当然了,肯定也不容易,哪有那么简单呢,不过上去总比没上去好啊。至少在凉州军众人的眼里,可不就是这样儿吗?至于说在太史慈他们的眼中,那确实,上来不上来,都没太大关系,当然了,他们一方的人损失少点儿,他们自然还是希望如此的。所以肯定,不

    上来的好处更多更大,这个是他们想要的。而太史慈和马岱,文丑与甘宁,他们是两两厮杀在了一起,魏延还是,只能把情绪发泄到凉州军普通士卒的身上,要不然的话,他也没办法啊。而且这个时候,魏延所想更多的,不是和凉州军战事如何如何去给他们打退,而是想

    着凉州军能早点儿收兵,这自己也好去休息了,就是这样儿。说起来他这个时候还真是不想带兵在城头夜战,没意思,都是太史慈文丑他们出彩,和自己都没啥关系啊。所以魏延这个时候所想的是凉州军早点儿鸣金收兵,自己也好早点儿去休息,这他娘的太没有意思了。

    结果没出意外,马岱和甘宁自然是再一次被逼退,马超看到后,他也果断让士卒鸣金收兵了。对他来说,这就已经够了。当然,这毕竟是一个夜战,而不是什么白日重要的战斗,所以马超是这么个态度。本来他也没说指望着夜战破城什么的,那只是天方夜谭,就是这样儿。一听己方鸣金收兵了,马岱和甘宁是赶紧带兵撤退,其实他们这个时候,也觉得是该收兵了,

    毕竟这只是夜战,不能算是特别正规的攻城战。而且自己两人倒是没什么太多说的,可己方士卒呢,有人可真是,未必就愿意如此啊。毕竟马岱和甘宁是他们的主将,所以对于己方士卒的心思,他们自然还是知道一些的。所以说对于自己主公的收兵,他们自然是赞成的。

    而且他们确实,也觉得该收兵了。城头太史慈他们倒是轻松了,尤其是魏延,心情更是不错。他知道,这自己终于是能好好休息一会儿了,可不用再在这儿带着士卒在城头厮杀了。关键不是说他就一点儿不愿意带兵,实在是这带兵和凉州军厮杀,确实没有人家太史慈文丑他们对付敌将有意思啊。一直以来,魏延都希望那样儿,可真是,没有一点儿办法啊。

    对于今夜自己的表现,马岱甘宁他们是满意的。当然他们也知道,其实这个和己方士卒,也有着很大的关系,毕竟他们是比城头的士卒占优,所以而马超这边儿撤退,樊城外的曹操,还有城内的刘备,他们是早就收到了消息,两人也算是松了口气。当然他们的想法,未必就都一模一样儿,可有一点,那确实是没错的,那便是两人都是不希望樊城被马超破,

    这就是他们两人绝对一致的想法。不过曹操虽说对于今夜的战事,他没有去过多评价什么,但他还是说道:“各位,如今的情况,你们也已知晓,如果孙伯符赶不上在樊城城破之前到这儿的话,那么后果”曹操确实,他不想樊城被破,可也不会因为这个,就改变自己想

    法。可如果孙策来了,那么就是另一种情况了。所以在曹操的眼里,其实他是有点儿期待孙策到来的,当然他不是那种就把希望寄托在其他人身上的那种人,可如今这个形势,却是让曹操不得不如此。想让曹操改变主意?除非孙策带兵来,要不然的话,没大意外,是不可

    能了。而对此,至少曹操手下两大谋士,他们是知道的,毕竟自己主公什么想法,他们自然了解。所以当然清楚,这个时候,那确实是没人能改变得了自己主公的想法,除非是形势。要不就是刘备一直占优,能给凉州军逼退,不过这个事儿,可能吗?要不然就是孙策带兵来援,比起前者,他们显然是更相信后者,哪怕后者的几率,还是微乎其微,但是怎么说也比

    前者发生的可能性要大啊。虽然他们也认为,这个可能几乎还是不会发生,但是几乎不会,还是有可能,只是大多是不可能罢了。而在刘备那儿,自然是表扬了太史慈他们一番,也没有忘了表扬众将,最后因为时辰太晚了,所以刘备是让众人都去休息,众人是应诺告退。

    看到众人离开,刘备心说,这自己也算是终于能好好休息一下了。当然这个不过就是相对来说,从凉州军来进攻开始,刘备就没怎么休息好。毕竟他是当主公的,什么事儿,基本上他都得过问一下,所以还能有好吗。不过相对来说,之前因为战事的情况,他是肯定不会休

    息,但是这个时候,倒是没问题。至于说马超那边儿,和刘备那儿也差不多。当然他没多说什么,直接就是让众人去睡觉了。本来他也是累了,马超认为自己比起刘备曹操他们来,自己确实是年轻,所以按理说不应该这样儿。可怎么说呢,这进攻樊城,对于己方来说,确实不能算是什么小事儿,所以自己也不可能就说没有什么压力,这不可能。你说自己是不怕

    什么,但是也不可能一点儿顾虑担忧都没有。要说马超是绝对不喜欢攻城的,尤其还是这样儿久攻不下的情况,那是他绝对不愿意看到的。可两军交锋,不就是这样儿吗,你要不就是攻城战,要不就是在外面对垒厮杀,要是水战的话,倒是转移到了其他地方,不过那也属

    于在外对垒的一种。而马超可以说己方除了水战没什么经验优势之外,其他方面,确实是经验丰富,毕竟大大小小的战役战斗,都经历多少场了。说起来马超尽管不喜欢,可己方的经验,那确实是在那儿摆着呢,这个毋庸置疑。不过在灭刘备的这些战斗,确实是让马超感

    到不容易,比之前的战斗要困难多了。所以也让他想到了,这一个刘备都那么难对付,要是换成了孙策江东军,曹操兖州军的话,这己方还能灭了他们?马超并不是说就一点儿信心都没有,实在是因为刘备汉军这边儿,要给马超整的都没有多少信心了。所以他有时候也不得不想,这自己是选择了一条困难艰苦的路,不过自己怎么也得走下去,这是一定的,自己

    也从来都没后悔过。身为一个非这个时代的人,既然来到了这儿,那么不走这条路,那才是最大的遗憾。至少对马超来说,他不后悔,也没有遗憾。如果他选择了一生都默默无闻,那么以他的性格来说,那才是最大的后悔和遗憾。毕竟有些东西,他认为是注定的,要不然

    的话,自己为什么来到了这儿?为什么结果不是最重要的,当然马超也没认为过程是最重要的,他觉得最重要的是让自己不后悔,这才是最重要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