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庞统毕竟是顶级谋士,所以有些东西,他还是很清楚的。就说自己在江东军中,在自己主公帐下,别说是刚加入没多久,就算是江东军的元老,可自己也未必能比得上周瑜鲁肃他们。别和周瑜比,就说和鲁肃比较而言,自己也未必真就能及得上其人在孙策心中的地位。当然了,这个只是一种可能,谁说自己就真一定是比不上鲁肃呢,反正有可能比不上,当然也是

    有可能会超过他。不过如今这个情况,是不太可能了,庞统看得都很清楚。所以孙策一说,他就马上给曹仁几人比了个请的手势,跟着他们一起离开了中军大帐。依旧是在江东军大营门口,曹仁也对庞统说道:“士元先生,不必远送了,就到这儿吧!”庞统闻言一笑,对曹仁

    五人说道:“曹将军慢走,就不远送了!”说着对几人一拱手,几人也是赶紧还礼。虽然庞统这个人,长相不怎么样儿,甚至可以说是很难看了,但是即便如如此,几人的心里也是没有对其人有什么厌恶。毕竟都清楚“凤雏”的本事,而且像这样儿的顶级谋士,对自己几人

    如此有礼,这还能说出来什么?毕竟这也是“礼多人不怪”,更何况是曹仁他们了。虽说和庞统,他们确实是没太多接触,可怎么说呢,尽管如此,对其人该有的一点儿了解,他们却还是有的。是,你要说那么多了解,肯定没有,但是基本上的,那还是没有问题了。众人算是分道扬镳,庞统了大帐,而曹仁他们自然是了自己大营。说起来曹仁他们对庞统的

    印象,确实是比周瑜鲁肃他们要好点儿。毕竟哪怕周瑜和鲁肃,对他们也是,比较客气,但是谁都知道,周瑜那样儿,多半还是装出来的,他是没办法。不是说周瑜就看不起己方兖州军的人,实在是人家有本事,江东美周郎吗,而且还是天下顶级的谋士,确实不是自己几

    人就能比得上的。至于说鲁肃,这个人表面儿上看,好像是个老实人,忠厚老实,可实际上,接触这么久了,兖州军的众将还不知道他鲁肃真是面目是什么吗?而且几人多少都是听曹纯说过,他和鲁肃其人的过节,所以跟曹纯交好的,自然是不会和鲁肃走得那么近。至于

    说曹仁,他倒是没什么顾虑,毕竟自己之前和鲁肃,也算是接触那么多时日,而且交情确实是不错。不管怎么说,他都清楚,鲁肃其人是有真本事,有大本事,而且还有大局观,因此,这样儿的人,自己交好,当然是好处更多。毕竟不管是己方,还是他们江东军,如今可都还有着共同的敌人,而且还是大敌,那就是凉州军!凉州军才是双方的心腹大患,是第一

    大敌,所以哪怕两军的本质上,确实是敌对,但是有凉州军的存在,两军双方就有合作的基础,就是这样儿。有联合的基础,有联盟的条件,那刘备都要被灭了,所以两军自然是要更加加强合作了。所以曹仁知道,自己都如此想法了,那么孙策他们,显然也不可能什么都

    不懂,所以关键的时候,他们江东军的人,也还是都有大局观的。就说那个孙翊,他能妥协,是因为孙策说了他什么,但是也必须承认,如今大敌当前,没有什么精力还内斗,自然是先对付凉州军,再说其他的了。如果说凉州军要是不能打败他们的话,这自己人内斗,有什么意思?显然曹仁是认为,孙翊有他自己的想法,他是给了他主公给了他大兄面子,可同

    样儿,他也并非不是个明白人,他也有着大局观。别看曹仁和孙翊确实是没什么太多的接触,可怎么说呢,毕竟也算是认识那么多时日了,所以基本上的了解,那肯定是有的,这个必然。就像是孙翊,他和曹仁确实没太多接触,而且其人那个头脑还不怎么好使,可即便如此,你说他就不了解曹仁?当然,肯定不是说有多么多么了解,但是基本的东西,他孙叔弻

    依旧是知道的。所以曹仁和孙翊,也就是彼此彼此了。毕竟该了解的东西,基本上都清楚,哪怕就是孙翊那样儿的,也确实,该知道的东西,自然是都知道。毕竟曹仁作为兖州军的主要人物,他可能不去了解一下吗,显然是不可能了。如果说曹仁是兖州军中不怎么重要的,

    或者说无足轻重,三流武将的话,那么显然,也不足以让孙翊如何去了解他。不过曹仁在兖州军中是个什么身份地位,都不用多说了。 说来,就像曹仁对他孙翊了解一下,他孙翊在江东军的身份地位,也是足以让曹仁对他有所了解,换成一个三流武将,那就基本没这事

    儿了。庞统到大营,坐下后,孙策又对众人说了几句,无非就是如今樊城鏖战的情况。他和众将说了,争取能赶上樊城的战事。虽然自己主公将军确实,没多说,但是孙策的意思,可以说帐中众人都很清楚,他就是想要救援刘备。如果不是因为如今江夏当着,这自己主公将军是早就带兵去了。可不管是周瑜鲁肃庞统他们,还是说那些个武将,其实对

    己方能不能救援上刘备,他们心里都没底儿。本来孙策也没多大信心了,但是看到刘备如今还在坚持着,他就觉得,自己哪怕还有意思希望,那么就得努力,加把劲儿啊。说起来他何尝是不清楚,只要自己出手,曹操就绝对不会在一边儿看着,所以最后的结果,吃亏最大

    的是他们凉州军,哪怕己方会损失,兖州军也一样儿,但是能让凉州军退却,那么一切就是值得的,不是吗。因此,孙策觉得如今樊城的战事,在于自己能不能赶上。赶上的话,战事情况就有了变化,而赶不上的话,那最后他刘备的汉军,也只能是被人家凉州军给灭了。

    到了晚上,孙策是让人去请曹仁他们来自己大帐,当然肯定不是要吃饭,那都完事儿了,是有事儿要商量。曹仁几人是一起来到了孙策江东军大营,在孙策的中军大帐中,孙策对曹仁一笑,“曹将军,今我让人请将军来此,是为了夜战!”曹仁一听,心说果然。之前他就已经想到了,这个时候孙策找自己,显然不是吃饭什么的,因为平时这个时候都早就吃上了。

    所以说不是为了赴宴,那么就应该是为了战事,其他的,可没有了吧。而夜战,也是曹仁想到的最可能的事儿,至于说其他情况,那并不是说就没有,可实在是,几率太小了,都没这个夜战多。结果这么一看,果然是和自己所想一样儿,而曹仁没直接表态,毕竟自己也不

    用那么快说什么,这大晚上好不容易来江东军大营一趟,自己可还不着急走呢,而且这个看孙策的意思,要是今夜决定了,他这个时候就想出兵?当然这个只是曹仁心里所想,至于说孙策到底是什么想法,那只能是猜测,具体的,是谁也不知道,不管是周瑜鲁肃庞统,还

    是说其他人,都是猜测,而不清楚自己主公将军的意思。所以曹仁此时没直接表态,却

    是先问道:“那么孙将军之意,不知?”他是直接问了孙策,实际那意思也就是说,不知道你们江东军的意思?当然这话,曹仁肯定不能明说啊,所以只能是这样儿了。其实他心里何尝是不知道呢,之所以自己在今日攻城战事后,到孙策中军大帐这儿来,他孙伯符没和自己说这个事儿,显然,他孙伯符是临时决定的。当然,这个八成是他和手底下的谋士和武将,

    一致商讨后,决定如此的。要不然的话,怎么解释这个事儿?如果以曹仁对孙策的了解来说,就说其人那个性格,他要是一早就有那个打算的话,肯定是,必然早早和自己说,是不用等到现在啊。曹仁可以说对孙策其人的性格,还是有的了解,所以说他的想法,那确实是

    没错,孙策可不就是这样儿吗。而他如今这个时候让士卒去请曹仁他们,就是因为他不过和手底下的人才商量完没多久,所以就赶紧让曹仁他们来了。而其不得不说,他确实是有那个心思,就是赶紧让曹仁他们过来,他同意之后,马上就出兵,来夜战西陵城,这就是孙策

    的打算。而他认为,自己所想,曹仁多少都应该知道,不过其人到底能不能马上就同意自己,这个倒是不太好说啊。但是如果他曹子孝是明白人,并且也有这个意愿的话,他就该马上答应自己,然后赶紧跟着自己出兵去夜战西陵。对此,孙策认为自己有八成的把握。当然了,这个也不是绝对的,毕竟曹仁到底今晚他是个什么想法,自己自然也是不可能十成把握

    确定。不过听到曹仁问到了自己,所以孙策还是说道:“曹将军,如今我军已经慢慢扭转颓势,相信不久将来,我军定能够破得西陵城,不知将军以为然否?”曹仁闻言,他是微微点头,然后跟着说道:“孙将军之言不错,我亦是如此想法!”对此,曹仁他自然是没有什么

    隐瞒,毕竟自己的一些想法,他不认为孙策就一点儿不知道,那不可能,所以该说什么,还是要说的。不过他还是说道:“那么孙将军所说的意思是”孙策此时一笑,“曹将军,那么如今对我联军来说,自然是越战,对我联军好处越多。毕竟西陵城内凉州军士卒再多,

    也是有限,并且没有我联军人马多,所以我意自然”一听孙策是这个意思,曹仁此时

    点了点头,“好!既然孙将军都如此说了,我自然是无不应允,我看此事就这么定下来吧!”对曹仁来说,他可不知道很清楚吗,自己是必须答应,确实是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那也

    得答应啊。不过怎么说呢,自己也是有这个意思,虽说只是一点儿想法,谁也没去和谁说,

    但是自己的心里,确实是有这个意愿。而如今他孙策先提出来了,那么自己也是顺水推舟了,所以何乐而不为呢?毕竟这确实,就像他孙伯符所说那样儿,是对己方联军有好处的,那么自己还有什么不同意的呢。所以自己自然是马上,很快就答应下来了,而孙策此时笑道:

    “那么依将军来看,是否今夜出兵更好?”曹仁一听,心说你孙策就是这么个想法,还用问我?你那哪是问我啊,分明就是逼我同意你!不过这话曹仁是半个字都不会说出来,因此,还是说道:“好!如此,就依孙将军了,即刻出兵!”孙策一听曹仁所说,他是露出了满意的

    笑容。对他来说,这如今的事儿,自己已经是圆满解决了。毕竟自己让士卒请曹仁他们来此,还不就是为了这个吗,如今曹仁已经同意,或者说他是不得不妥协,所以自己的目的,都已经达到,就等着自己下令出兵了。所以孙策又和曹仁说了一下,曹仁是都点头同意,然后他带着几人告辞,了兖州军大营,他也自然是要自己大营点兵派将了。实际上除了留

    守的一点儿人马之外,大营之内的人,曹仁是肯定都要派出去的。和孙策江东军一样儿,他们自然也都是如此。反正在攻城的战事上,他们没有什么区别,无非就是双方的人马,肯定是不同,唯独就是这样儿。其他的,哪怕江东军的将领多,也不是和兖州军一样儿吗,都

    是上了两个将领带兵,兖州军也是如此。而孙策曹仁,不管什么时候,谁让他们都在江夏,因此,自然是场场都不会落下,他们不会带兵攻城,可却要在后面观战。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