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结果就在孙翊刚上去没一会儿,城下就掉落两人,不是张辽,而是曹真和牛金他们俩。孙翊虽说已经上了云梯,不过却还是看了两人的方向一眼,他是想笑也没笑出来。不管怎么说,毕竟他和两人关xi 还都可以,不是张辽所能比的,因为张辽是他们江东军的人,所以孙翊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当着兖州军人的面儿去笑他。至于说曹真和牛金,那也是一样儿的,他自

    然不会笑话两人,只能是在心里憋着了。没办法,要不然的话,还能怎么样儿?对孙翊来说,此时肯定还是攻城最重要,其他方面,真就不那么重要了,哪怕是自己想笑,其实忍一下也就是了。还别说,真就是这么回事儿,当孙翊把精力都转移到攻城战事来了之后,他就

    基本上没有笑意了,主要是他不去想之前曹真和牛金那样儿了,所以自然是……而这个时候的曹真和牛金,两人倒是真可以说是难兄难弟了。此时他们彼此是对视了一眼,然hou 是都苦笑了一下。对他们来说,这虽然都是自己所料之中的,但是如今这被人家给打退,依旧是

    让他们心里不爽。张辽这次登城,是再次受阻,毕竟张飞尽管之前在城头和张辽战了一场,可说实话,更累的人绝对不是他,而是张辽。所以张飞自然是比张辽占优,因此,他还能不被打退吗?还是那话,怎么也不可能每一次都是最好的状态,发挥出最好的水平,所以没上去,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儿啊。至于说另一边儿的孙翊,和张辽一样儿,被城头的黄忠给打退

    了。不过他早看到了张辽,和自己一样儿,所以孙翊心里就平衡多了。毕竟嘴上他可能不会,不,就是不会承认,但是心里,他都清楚,自己那武艺,可不如人家,所以……对孙翊来说,这张辽没上去,自己也没有,双方是大哥别笑话二哥,都是彼此彼此了,所以他是心

    里平衡。至于说刚登上云梯还没多久的曹真和牛金,他们就更不用说了。连比他们厉害的张辽孙翊都如此,那么自己两人要是也没上去,其实更是情有可原的。毕竟他们两人可比自己两人要强,两人嘴上不承认,可心里都是清楚的,因此,他们也觉得自己要是上不去,那

    也没什。说实话,这个心理,其实是要不得的,但是……不过他们都已经习惯了,还好是联军占优,所以也不会影响太多太大,如果不是这样儿的话,那么就会有其他的影响了。曹真和牛金和张辽他们两个一样儿,也是被城头的武安国逼退,不过他们倒是平衡多了,这个都不用多说了。其实不管是孙翊也好,是曹真和牛金也罢,他们自然都清楚,知道如此想法

    并不积极,反而是有点儿消极,可即便如此,对他们来说,也不算是什么大事儿,至少不管是孙翊他们,还是说曹真牛金,可都没认为如何如何。当然如果要是张辽知道他们心里是这么个想法的话,肯定会鄙视他们。本来他和孙翊关xi 也不好,连带着和曹真他们也没什么

    太深的交往。毕竟在张辽看来,曹真和牛金,都是偏向孙翊的,要不然的话,怎么和其人走得近呢。当然他是不清楚,曹真他们有自己的想法,哪怕张辽算是受孙策的看重,哪怕其人本事高超,但是他的身份,决定了他们两人自然而然回合孙翊走得近,而不是他张文远。毕竟如果说张辽是孙策的亲兄弟的话,孙翊不是,那么自然这个情况就会反过来了,这倒绝

    对不是说两人就势力什么的,而是和孙翊走得近,对他们,对兖州军来说,都是好处更多,就是这样儿。最后张辽他们是各自上去了一次,不过没一会儿,应该说比上一次的他们在城头的时间都短,他们就被打退了。这次孙策是果断鸣金,难得之前还看了曹仁一眼,曹仁自然是都明白,他连忙点头,表示同意,于是孙策便让士卒鸣金了。此时曹仁心里寻思这,虽

    然己方表现够好,但是人家凉州军却还是能坚守住城池,所以在自己看来,真要是破城,指日可待,不是没有可能,但是如今看更大的可能,是再过个很多日,估计才能破了西陵。当然这个事儿确实,曹仁也不能确定,因此战场上就是这样儿,转眼就可能瞬息万变,今日

    还是他们凉州军能守住城池,可明日,己方就没准破了西陵。当然也不是说就没可能,今日己方人马还比人家多,可明日一来己方就出现什么变故,一下就人少了,或者必须退兵什么的,那都不是什么不可能发生的事儿,反而还是有可能,哪怕几率只是微乎其微,如此而

    已。樊城,刘备知道如今的战事,对己方来说,可谓是越来越不利。是,马岱甘宁上来,依旧会被太史慈几人打退,但是虽说他们退是退了,不过城头的凉州军士卒,上来的却是越来越多,这确实不是他想看到的。因为一旦城头己方的损失比他们凉州军损失还大的时候,估计这个城就要被破了,所以刘备也是给太史慈他们说了自己的态度,无比是死守樊城,可

    不是吗,不死守,最后城破了,他刘备就得第一个被咔嚓。刘备倒不是说就怕死,但就这么死了,对他来说,真觉得不值得。可以说自己还有不少事儿没有完成,刘备确实是不甘心啊。而且自己手底下这些人,谁都能投降,可自己能吗?还是那话,别说马超同意不同意,

    反正就是自己,都不想那样儿。刘备很清楚,他曹操要是最后兵败的话,穷途末路了,他会投降马超吗?显然,以刘备对其人的了解来说,是不会的。哪怕曹操以前和马超关xi 莫逆,但刘备觉得更是因为这样儿,所以曹操是不会在这样儿的事儿上,向马超低头的,因此……

    最后的结果,刘备已经想到了。所以自认为不比曹操差的他,自然是有自己的打算,他曹孟德能做到的,自己当然也一样儿可以!不过如果能选zé 的话,刘备自然是不希望自己最后兵败自刎,如果真要落到这么个下场,实在是没办法了,那么自己也只能是走那么一条路了。他倒是不怕什么,毕竟那话有道理,没有不怕死的人,只有不怕死的时候,至少在此时,都

    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这个时候,刘备就是不怕死。可就是因为他还有很多想法,所以是心有不甘,不过如果他觉得事情真到了那个地步,那却也不是自己所能改biàn 得了的。从自己走这条路开始,就已经预料到,也许有朝一日,会这样儿,毕竟自己早都下决心走了,那么就

    注定,没有回头。其实他很明白,不光是自己,就是马超、曹操、乃至是孙策,他们都有自己的想法,胜了如何,最后的兵败,穷如陌路了,自己看又当如何。如果说没有这么几个想法的话,那么也不是一路合格的诸侯。毕竟天底下的事儿,你怎么可能永yuǎn 都清楚,你觉得你的一方实力强,可最后未必就一定是你能问鼎。当然实力强肯定是有优势,不过哪怕没

    那么大优势,也未必就不能笑到最后。抛开自己不说,如今来看,是曹操马超强,而孙策弱,可谁能说,最后一定就是曹操兖州军或者马超凉州军能问鼎天xià ,而不是孙策的江东军呢?至少刘备觉得,孙策在他们两方强势人马的夹缝中,还是能生存的,也许能翻盘也不一定。当然更大的可能,是他最后也会被两人给灭,这倒是非常可能。不过意外确实,也并非

    没有,哪怕刘备不认为几率很大,但是哪怕就那微乎其微的几率,他却觉得已经就算是不错了。毕竟有点儿几率,总比什么希望都没有强,不是吗?反正对刘备来说,他要是有孙策江东军那个实力,没准如今比孙策还能强点儿。他倒是不认为自己就一定比孙策能强多少,

    可多多少少,他认为是能强点儿。说起来自己是白手起家,完全都是靠着自己一个人,然hou 慢慢到了如今这个地步。可他孙伯符,多少是靠了他父亲的家底儿,所以才有了如今的地步。其实刘备不清楚,要说孙策能发展到如今这样儿,可不单单是孙坚的事儿,还有马超的

    推波助澜呢,不过他不清楚。那些事儿,说起来也就只有马超他们还有江东军的那些人知道,至于说刘备,他能知道吗?毕竟连江东军普通士卒都不清楚,所以刘备还能知道什么?所以要是真让他知道的话,估计就得羡慕嫉妒恨了,为什么马超能帮孙策,却是没有帮自己呢?如果说刘备要真有这样儿想法的话,那么真就得说,那绝对是因为马超确实是看不上他。

    孙策不用多说,可说起来,哪怕是对曹操,马超也觉得不错,两人以前的关xi 也挺好,唯独是刘备,说实话,马超看他确实是不爽,不过却不能把他给怎么样儿,所以也就尽量少去和其人接触了。如果刘备要知道马超的那些想法的话,肯定会为自己叫屈,不过他自己什么

    样儿,其实他自己最清楚,至于说别人为什么有这样儿那样儿的看法,那自然了,想想,其实都是很正常的。如果说他刘备要知道了马超和孙策的事儿的话,没有什么想法,那才不是他刘玄德了。当然,刘备肯定也不会说就怨天尤人,至少他心里也清楚,马超和自己,没

    什么太深的关xi ,反倒是和曹操,关xi 都不错。所以最后他如果有想法,那么最后肯定是想,自己还能有什么更多的想法呢,都是奢求吧。反正求人不如求己,这是肯定没错的,毕竟人还得是要靠自己啊,靠别人,有几个能靠住的呢。在刘备还在想着战事的时候,那边儿,城外凉州军再一次的进攻已经是打响了。他作为主公,而且可以说战事和他,也确实是息息

    相关。因此,别看刘备是不会到城头上去,可他却是万分关注。当然不管心里如何着急,如何想法,他都不会在脸上表露出来什么。对刘备来说,本来如今这战事就紧张,而这要被己方士卒给看到了自己又这有那的话,那绝对是对己方的战事有影响。别看这在自己身边儿

    的士卒,他们不会在城头,去守城。但是刘备军旅那么多年,他还能不知道,不清楚,什么话传得最快,就是自己这地方的事儿,这是绝对禁止不了的。而且你要真说不能把自己如何如何给传出去,那么很可能会给手下人,手下士卒,造成一些不太好的东西。而那,却绝

    对不是他想看到的。所以刘备也真是,他确实是知道,自己什么该做,而什么不该做,甚至干cui 就一点儿都不能有那个苗头什么的。此时凉州军已经开始了激烈进攻,带兵的依旧是马岱和甘宁,两人对樊城,早已是轻车熟路,不过对这个城池,他们真可谓是望城兴叹啊。对他们两个来说,这樊城绝对是比江陵还要难攻下,就因为有太史慈他们三个,还有城头上

    那么多士卒,他们觉得要是再多的话,估计可能都装不下了,毕竟那地方有限啊。而太史慈三个,加一起那可比霍峻厉害,所以……自己主公是不可能让人再进樊城去刺杀太史慈几人的,不说这个事儿可能不可能,至少自己主公是不会再干那样儿的事儿了。真就是,一次

    就足够了,再多的话,肯定是要出问题。毕竟那事儿本来就不属于什么正路,因此,这以后谁跟己方作战的时候,不都人人自危啊,这凉州军是有前科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