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而张飞他们那边儿,他们当然没有孙策曹仁的那些想法,不过却也是想到了,己方守不住,不过什么时候,这个不定。 不过如今也是过一日算一日,不是张飞几人消极,而是如今这攻城战,还不就是靠着人吗?这己方没人家人多,所以显然就是不占优。那么如今己方是从刚开始比较占优,到了如今这占了极小的优势,最后必然是要转变成不占优,而优势变成人家

    联军的了,张飞他们都懂。所以可不就是能守住一日算一日,联军只比预想的要强,可没弱了,这就是张飞的想法。毕竟是黄忠也好,是武安国也罢,他们都是之前和联军打过交道的,至于说张飞,反正在江夏,他是第一次和联军打交道,所以这,他对联军的印象不是说

    特别深,谈不上多少了解,确实,和黄忠武安国不能比。毕竟他们一个是和联军在长沙已经战了那么久,另一个更是刚败退来,所以说他们都比张飞更了解联军。不过他们也清楚,张飞这个人不是听不进别人说,就像自己两人也不是没和他说过联军的情况,但是说起来他

    张益德更相信自己所看见的,至少在他看来,这自己看到的,确实是更有说服力。哪怕张飞也很清楚,眼见不一定为实,但是他自认为大多数的情况,他自己是能分得清的。毕竟自己看到了什么,自己不单单是见到了,而且还会去分析,实在是上当什么的,那也没办法不是。毕竟张飞有自知之明,自己不是那顶级谋士,充其量就只知道用点儿脑子,如此而已。

    但是在攻城方面,他也不认为联军会有什么计策出来,毕竟他们真要是有的话,估计早就出来了,还用等到现在?所以三爷确实,他并不怕什么,哪怕他明知道,最后己方要守不住,但是这又如何?自己和黄忠他们尽力了,那就足够了,至于说其他的,真是,不是能像自己

    所想那样儿发生发展。真要是那样儿的话,天下真就是,太平了,不会是如今的乱世啊。孙策是在帐中表扬众将,同时在西陵城的太守府会客厅中,张飞也是给众人加油鼓劲儿。别看是,他也没认为联军表现不好,反而他们表现不错。但是黄忠和武安国,还有己方的士卒,

    那表现也不赖,所以己方并不比他们差什么。唯独就是己方没人家人多,就是这一点,所以形势都慢慢往人家那儿偏了,所以这他们联军不管是气势还是说士气,都慢慢压过了己方,这确实是张飞不想不愿看到的,可没办法,他改变不了,除非己方人马比联军多,或者说己方都是精锐,不说是以一当十,但是至少以一当五的话,己方都能守住城池,可如今

    不能说张飞对己方士卒就没一点儿信心,关键是,实在这信心到底是从何而来?所以如今除了尽力守城之外,张飞也没办法,毕竟联军势大,已经不是己方这点儿人所能抗衡得了的了。而且人家是越战越勇,但是己方可没那样儿。这不是说己方士卒就不如联军,张飞他可

    从来都没那个想法。但是却也不得不说,在攻城战上,这己方别看一直都占优,可人家联军的气势和士气,这却已经是压过了己方,这是张飞顾虑的。因为他知道,很清楚,只要联军差距过大的话,那么城池就要被攻破了。本来就是,联军如果说一个个都悍不畏死,而己方人马要是兵无战心,那么破城也就是一会儿的事儿。不过如今还算好的就是,己方士卒还

    没到没有战心的时候,这是张飞觉得己方可以和联军一战的基础。哪怕后果基本上已经确定,可也改变不了张飞要和联军一战的信心。不过不是死战,至少张飞不会让己方全军覆没,实在是打不过人家,他也只能是带兵撤退了,那没有办法。而且黄忠武安国他们,和张飞所想一样儿,毕竟他们真就不是张任,做不出来他那样儿的事儿。还是那话,整个凉州军中,

    应该说就只有张任,他能做出来那样儿的事儿,其他人,基本上是不会。毕竟有几个张任那样儿,对凉州军都没什么归属感,显然张飞不是,黄忠武安国黄叙糜芳他们,可都不是。又过了五日,这五次进攻说起来确实是不如之前的三日联军进攻得激烈,可谓是在城头大战,

    但是即便如此,张飞他们确实是觉得,这距离城被破的日子,是越来越近了。他们是不想这样儿,但是没有办法阻止联军,对此还是,他们也只能是尽力守城,就只能做到这样儿了。而和张飞他们心理不一样儿的,那自然是联军的人了,他们也清楚,破城,确实是指日可待。

    确实是几家欢喜几家愁,显然前者就是联军的人,而后者自然是张飞他们了。对张飞他们来说,是多希望这己方城头的人马,能超过联军,那样儿的话,他们就真破不了西陵城了。不过张飞也只是想了那么一下而已,他对此,确实,并不是真去奢求什么。其实以张飞在凉州军中的地位,和与马超的关系来说,他要真求马超调兵到江夏,真就不是什么困难事儿,

    可三爷同样儿也很清楚,自己主公既然是让这么多人马守着城池,那么就这么多了,是有他自己打算的。那么自己要真是去让他调兵什么的,那可不是自己的性格。确实,三爷要那么做的话,就不是三爷了。真是,话说就在演义里,三爷和刘备什么关系,可他好像也没说

    过,我这儿人马不够了,大哥你再多给我点儿人,真没这事儿,那明显不是三爷的作风啊。三爷的性格,他的作风,那是用最少的人马,然后起到更大的作用,那才是他张飞张益德。说起来只有用少的人马,然后能胜了对方,在三爷看来,那才是一个武将应该做到的,而不

    是说去求援什么的。守城的张飞黄忠武安国他们,看着城下马上就要发起进攻的联军士卒,他们心里也是做到了心中有数。毕竟大体上的东西,他们还是很清楚的,怎么说该知道的,也是都知道了。对此,不管什么时候城池会被破,这个张飞他们确实是不多想了,反正真是,就是守好城池,才是第一,其他的,都不重要。城下联军,在孙策下令攻城后,开始了又一

    日的攻城。张辽他们带着人马来到了西陵城下,孙翊此时是大喊着,“弟兄们,快,登城作战,争取早日拿下西陵啊!”城头的张飞他们,虽然没有对此不屑,但是张飞也是心里暗笑,尽管自己并不认为,己方就能守住城池,但是守个几日,自己自认为还是没有问题的。

    所以,这孙翊他们,有信心破城,对他们联军来说,是好事儿。可如果说太过自信的话,张飞可不认为那是什么好事儿。当然了,这个时候的联军,在张飞看来,还不至于说太过自信,因为还没有什么事儿让他们自信心过于膨胀。不过比起他们来说,己方这士气也不是很

    高,虽然战力还是不错,可这依旧是让自己不太满意,不过张飞没太好的办法,就至只能这

    样儿。至于说黄忠武安国,自然也都听到孙翊的喊声了,但是对他们来说,也是没什么说的,至少和联军,他们也没什么对话。反正他们是来攻,要占己方的城池,己方是守,争取能打退他们,至少也得多守住几日啊。所以别说是这个时候了,就是他们到城头上的时候,双方也是没什么话说,无非就是第一次对战的时候,双方通报一下自己的姓名,这就算完事

    了。当然这个基本上是在战斗中说的,毕竟战事紧张,基本上都是你上城头来了,我就攻过去,至于说介绍自己,那都是放后边儿了,毕竟这和在马上不同,两将相遇,还有缓冲的时间,可这攻城战的战事紧急,这还真没有那么多时间浪费啊。基本上都是,你上城头,我

    就过来打你,不就是这样儿吗。至于说两军对垒的时候,那两将相遇之后,第一是先自报姓名,然后开战,这也是江湖规矩,不过在攻城战的时候,可没有那么多规矩。你是愿意说就说,不愿意就拉倒,就是这样儿。毕竟也确实,并不是所有人在城头都通报自己姓名的,

    再说了,这谁不知道谁啊,不管是来进攻的,还是说守城的,都知道对方的姓名,是哪路诸侯的人马,这必然了。所以通报不通报自己的姓名,那其实都是随便了,毕竟攻城战和两军对垒确实是不一样儿,这个是肯定的。此时张辽他们已经开始了进攻,第一次,张飞他们带兵表现不错,没有让张辽几人上来,全给打落云梯。要说张飞他们心里也是有气儿,毕竟

    他们也想了,不可能每一次都让张辽他们上到城头来,那样儿的话,也太给己方丢人了。是,他们也都承认联军将领和士卒的本事,但是哪怕如此,现在还没到己方穷途末路的时候了,所以自然而然,该给他们打下去,几人还是一点儿情面都不讲的。其实他们心里都是有

    那一个想法,那就是,不让联军上来,可如今这个形势,是和最开始的时候不同了,现在早就已经挡不住他们了。因此,张飞他们也只能是说,能挡住几次,就阻挡几了。可张辽他们强势登上城头,几人也是拦不住的。是,别看他们能逼退张辽几人,可要是一直都不让

    几人上来,那哪怕是张飞他们几个联手,也是不好使。毕竟在攻城一方,你说是靠主将,是带兵的将领自然是有他们自己的作用,可更为主要的,其实还是士卒,他们才是主角。毕竟你没有士卒的慷慨赴死,你就算是主将逆天,那又有什么用呢?一个士卒没有,就算是吕布复生,他也不可能破一个城啊。当然了,你要非说来几千上万个吕布那样儿,那就抬杠了。

    毕竟吕布那样儿的,能有几个?所以说有那么一个,也就是了。多了的话,那不管是攻城还是作战,直接就派上去,那不都天下无敌了?早就没乱世了?可能吗,所以还是接受现实吧,这就是士卒才是根本,将领是有将领的用途,要不然的话,都不用将领带兵,直接让士

    卒去作战得了,可那事儿可能吗?兵是将胆,将是兵魂,这个话,其实是很有道理的。而第二次的进攻,张飞他们就没顶住,张辽是带兵上来了。说起来每一次面对张飞的时候,张辽从根本上来说,他是愿意面对如此武艺的将领,如此本事的将领。但是如果是对己方士卒

    所考虑的话,他倒是不希望面对如此强敌。毕竟以张飞那个本事来说,己方士卒碰到他,那就是倒霉,没说的,毕竟不管是己方,还是说兖州军,包括他们凉州军,像张飞那样儿的大将,终究是有限的。在张辽的眼中,张飞这样儿武艺高超,而且本事又不小的将领,反正己方是没几个,兖州军和凉州军,人家倒是有不少个,就算是刘备的汉军那儿,也比己方比。

    别管什么,哪怕张辽也看不上刘备太多,可他确实,是承认刘备的本事,而且忽悠人的本事也不小,要不然怎么有好几个大将给他卖命,足以说明问题了。和他们那几路诸侯相比,己方就差了,张辽清楚,江东军不是没有人才,可是真要说起来,综合实力,将领的整体水

    平,那确实,是没有人家高,主要就是在这武艺上,至于说领兵作战什么的,己方也不差,唯独是武艺不高。就说人家凉州军兖州军还有汉军,武艺一流的都有好几个,就是己方最少。

    《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