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孙策曹仁他们带兵营,张飞他们也都下了城头。还是那话,尽管今日和他们预想不一样儿,但是怎么说呢,这却是他们联军比之前强了,所以三人都认为,也就是这两日,估计是要大战。今日没能如此,对他们来说,也说不上到底是好坏。毕竟从己方的角度来看,没有什么大战,对方进攻就只是比前几日强了那么点儿,这说起来是好事儿。不过如果从几人自

    身的角度来说,没有强敌,终究是让他们觉得还是有点儿不过瘾,所以这个但是他们也知道,这个也许是不远了,也许是明日,也许是后日,也许反正联军只能是进攻越来越激烈,这个张飞他们是认可的,毕竟要是一日不如一日的话,那么他们就来不到西陵城了。

    可是到底他们什么时候能爆发一次,张飞他们当然是不清楚了,他们也说不上是期待还是不期望,毕竟这你说期待这个,那己方肯定要伤亡更多,可要是每日都这么平淡的话,那么几人也觉得没什么意思。不过相比之下,他们更是想要后者,哪怕每一日战事都没什么惊险

    的,可要是能守住城,其实就比什么都强。反而要是他们真就爆发了,那么己方可就要守不住了。在孙策中军大帐中,他自然是对己方将领不吝赞扬,毕竟不管是张辽也好,是孙翊也罢,都给己方争脸了,可以说这个事儿,绝对是除了破城之外,孙策最为看重的事儿。确实,对于攻城战,孙策自然是最在乎城池是否被己方攻破了,不过除此之外呢,尤其是跟着

    兖州军联合的时候,他就不得不在乎己方是否给自己争脸了,可别给自己丢人。毕竟这要是争脸,那是所有人的面子,而丢人呢,那自然也是己方全体的。而看着孙策那得意样儿,兖州军的几人自然是心里都不爽了,不过却也没办法,他们没什么说的,毕竟人家人可都在

    呢,而且还是在人家地盘上,所以他们也算是敢怒而不敢言吧。毕竟有些话要是说了,可能就要撕破脸了,这个不是说就要兵戎相见,但是肯定这个联盟要完,最好的结果,都是可能要破裂,所以这都不是他们想要的,因此,曹仁他们是都忍住了,没言语,没去说什么。

    不管怎么说,曹仁在心里都是承认,他是在心里认为,不管是张飞他们,还是说张辽、孙翊他们,可都是比己方的曹真和牛金强。这你不服不行,所谓是“钱压奴婢手,艺压当行人”,就是这么事儿。孙策说完之后,曹仁众人便告辞了,曹仁可不准备在江东军大营这儿说什么,尤其是孙策如今正是春风得意,他是更不想多在这儿了,所以是马上就带着兖州军众人

    和孙策告辞。孙策也知道曹仁的想法,他没多说什么,就只是让周瑜鲁肃代自己送送曹仁他们,也算是自己给他们大面子了。说起来曹仁没多说,孙策确实是知道他那意思,所以他也就没再出言挽留什么的,孙策清楚,曹仁他们是真不想在这儿了,要不然的话,也不至于

    说这么急着离开。要说自己的目的是已经达到了,所以也不是非要再向曹仁他们炫耀什么不可,但是看着他们执意要离开,孙策自然也不会死气白咧让他们再留下,所以自然是送客了。可以说曹仁他们几个都是心里带着不爽离开的江东军大营,曹仁李典还有郭淮他们还差点儿,不过带兵攻城的曹真和牛金却是比他们严重多了。毕竟两人是带兵的主将,所以这人

    家争脸了,就是自己两人丢人,再加上孙策说了几句,所以两人自然是心里更加不爽。于是就这样儿,五人到了己方大营。在曹仁的中军大帐中,牛金还是先忍不住爆发了。说起来他在江东军大营的时候,是克制再克制,幸好曹仁带着他早离开了,要不然的话,虽然他不会在江东军大营那儿爆发,不过肯定面儿上是更难看。“将军,这江东军实在是小人得志,

    以为今日张辽他们登上城头,就如何如何,要我看,这”看到牛金这样儿,曹仁还能说什么,他只能是先一笑,然后劝了几句。而后曹真也说了两句,不过他可没牛金那样儿。之后李典也说话了,唯独就是郭淮,可以说其人绝对是比较稳重的那种。所以曹仁为什么就

    那么看重其人,因为曹仁觉得,郭淮在有些地方确实是很像自己,绝对是能当得上大帅的人物。      你看他都没觉得李典能当十几万人的主帅,但是他认为郭淮可以,当然曹真也是行,不过曹仁认为他还年轻,还得锻炼。而郭淮呢,别看加入己方的时日肯定是不如李典牛金他

    们,可确实也不是曹真那年轻人所能比的,至少经验什么的,那还是不少的。所以在曹仁的眼里,一直都是郭淮能带兵十几万,但是曹真却还得练啊。当然这不代表他就不看重其人,不看重他的话,曹仁也不至于让自己主公把曹真调到自己这儿来。所以就冲这么一点,就足以证明其人对他的看重。要不然的话,曹仁看不上的人,以他那个性格,他根本就都不会搭

    理。所以说不管是郭淮也好,是曹真也罢,哪怕就是那个牛金,可都是曹仁比较看重的。至于说李典,那都是兖州军的元老了,那他根本就不用曹仁什么。而且也不得不说,如果说曹仁是曹系将领中,曹操比较器重的之一,那么李典也可以说是外系将领中,曹操还算是很

    看重的一个了。是,李典其人本事来说,他排不到前面,但是曹操却是看重了其人的稳重,这个倒是没错。说起来外系将领中,说起武艺的话,那么肯定是以关羽、许褚他们为首,而以本事来论,也是关羽,之后像是张郃、徐晃等人,也都不差,所以真是,李典排不上号啊,

    但是曹操却很清楚,关羽什么性格就不用说了,他知道,如果不是自己对他有恩的话,关羽都不一定真就给自己做事儿。曹操认为在很多地方,自己和关羽,其实就是两条路上的人,孔子都说了,那“道不同,不相与谋”,所以如今其人还能给己方做事儿,说起来就是因为他欠着自己的恩情,这就是曹操所认为的。因此,这关羽是这样儿,至于说张郃,那倒是曹

    操比较看重的一个外系的将领,武艺也不错,重要的是其人的本事。然后徐晃,也可以。但是真要说起来,在曹操看来,他们几个可都没有李典稳重。是,李典武艺不如他们,本事也不如,但是好歹是元老,忠诚足够,重要是人比较稳重,所以曹操自然是看重他这一点。

    要不然荀彧也不可能让他带兵来江夏,说起来留守许都的,比他本事大的当然还有,可荀彧都没让他们去,就让李典去了,就足以说明问题。如果说曹操不器重李典的话,荀彧也绝对不会让李典带兵去江夏,这个必然的。毕竟留守许都的人不少,让谁去不是去,非得是让他李典带兵呢,所以足以说明问题。毕竟荀彧的所作所为,可以说基本上很大程度,其实都

    可以说是曹操的意思,所以看到连李典都说话了,曹仁自然是清楚,他们对孙策等人,确实是不满。哪怕就是郭淮,别看他是没说什么,但是其人的意思,曹仁还都明白。所以这个时候,为了大局,也算是为了己方,他是不得不再劝众人一句,“各位,这如今的情况,咱们是不得不忍耐一下,毕竟至于说以后,总有机会找江东军算账的!”毕竟在曹仁看

    来,己方和江东军的本质是敌对,那么就算是凉州军永远不被灭,但是联盟可未必就永远都不会破裂,毕竟他们是江东军,可不是己方兖州军,所以要说谁能和谁是一条心,那傻子估计都不相信,至少己方和他们江东军,是怎么可能都不是一条心的。是,在凉州军的面前,

    双方确实是能一心对敌,基本上没什么太多的心思,可要是凉州军不在呢,这未必是凉州军被灭,但是如果在不一起对付凉州军的时候,这个就可能要发生其他的事件了。曹仁不是对己方没信心,不是对江东军没信心,实在是他对双方的联盟,他就真没什么信心了。毕竟,

    是三方,还有个刘备军,不过看这样儿,刘备要被灭,这之后变成了两方,也说不上好了是坏了,反正问题还是会有,也许会变得更多。而此时听了自己将军说完,李典他们也就不言语了,毕竟曹仁才是在江夏的兖州军主帅,所以他的话,他们肯定还是要听的。所以别说是曹真和牛金,就是李典也一样儿。看到众将终于是不言语了,当然曹仁也清楚,自己都这

    么劝说了,所以不管是曹真他们,还是说李典,其实都已经不会说什么了。毕竟己方将领,他们哪怕是对孙策对江东军再有意见,如果在己方大营这儿,在中军大帐这儿,在自己面前,他们也不过就是发发牢骚而已。真正自己说了,不是不去和江东军计较,只是时候没到,所

    以如今肯定还是要以大局为重,所以几人也都不是那种没有大局观的人,因此,他们这个时候不吭声了,曹仁都明白。所以此时他是一笑,“各位,晚上我设宴招待各位,还望各位不吝参加!”众人是齐声应诺,都清楚,自己将军这是因为自己等人心里不爽,所以是要给

    自己这些人放松一下。都知道曹仁良苦用心,所以都领情,也都答应下来了。毕竟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这个时候也不过就只是能在曹仁这儿发发牢骚而已,其他的,都没什么。而且曹仁的面子,那是一定要给的,就这样儿。并且曹仁不是说了吗,以后有机会,这个也是打动了众人。曹仁此时见众人都答应了晚上赴宴,他这算是松了口气,不得不承认,这队伍

    确实是不好带啊。如果说手底下人少的时候,那还没什么问题。可如今这李典加入进来,这一下不算自己还有四个人呢,所以这能没有压力吗?不过还好,那就是他们还算是能给自己面子。对曹仁来说,其实他是不怕什么,因为不管是郭淮还是说曹真牛金,都能给自己面

    子,唯独就是李典,他之前不能太确定。别看其人是稳重不假,可不代表他就没有脾气,至少他看到孙策还有江东军那些人的嘴脸,就是李典这样儿的,他心里也不爽。但是曹仁觉得还好,就是李典也给自己面子,这就比什么都强啊。曹仁肯定不怕他什么,但是毕竟同为

    兖州军的元老,如果自己两人以为这点儿小事儿就有了什么矛盾的话,那肯定是不值得的。至少曹仁就是如此认为,但是事情要真发生了,那么再弥补什么的,虽然未必就会晚,但是矛盾终究是有了,这却绝对不是他想看到的。所以如今这样儿,就是最好的结果了,曹仁如此想法。此时李典他们向曹仁告辞,四人退出了大帐,曹仁没忘了叮嘱他们,晚上前来赴宴,

    这事儿几人当然不会忘了。到了晚上,几人是聚到了一起,推杯换盏,当然喝酒肯定不多,毕竟如今还是在战斗阶段,曹仁虽说没在这个时候就禁酒,可也没让他们喝多少就是了。所以每个人都有一定量,超过了肯定是不行。不过不管是李典郭淮,还是说曹真和牛金,他们

    可都是没超。哪怕就是牛金这个比较爱喝的人,也知道控制自己。其实他们是不怕什么,但是在这关键时候,少喝终究是好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