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毕竟哪个地方守城的主将,也不都是废物,所以你想早日破了城池,可人家也想守住,或者说要把你一方给逼退。当然后者的情况,实在是太少了,就算是如霍峻之强的守城大将,也没说给凉州军逼退了,所以这个基本上就不用多想了。有几个将领带着己方的人马就硬生生给敌军逼退了,反正在张辽的印象中,不是说没了,但确实,太少了,比凤毛麟角都少啊。

    所以他也没觉得张飞就能逼退己方,不是说他们没那么大本事,实在是如今的联军势大,哪怕凉州军士卒也不少。而张飞几人强则强矣,就像在樊城,那太史慈三人也强,不过没有几个人认为他们能一直守住樊城,永远都不被凉州军攻破。那么如今己方在西陵这儿,其实

    和樊城也差不多。虽然张飞他们不是太史慈几人,不过整体的实力,那都差不多的,甚至可能张飞这边儿要强点儿?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张辽认为,张飞他们强是强了,可己方这阵容也不弱啊,毕竟自己四个人,可比马岱和甘宁要强,这个不用多说了,是不是。

    张辽几人带兵退,不过谁都看得出来,几人虽说没把情绪就直接写在脸上,可也差不多了。反正对他们来说,这今日虽然是没进攻几日,可这让张飞他们看了笑话,终究是让他们不爽的。不过几人也清楚,有些事儿,确实是急不得啊,这要是能那么轻易就上了城头的话,那张飞他们也不用在这儿守着了,都早早家种田去吧。显然张飞黄忠,可是比武安国厉害,

    甚至其实比张任也厉害,不过看是哪个方面。如果说对凉州军士卒的狠,那么张飞和黄忠倒是没有,不过那个张任有,所以他在守城这上面,因为这么一点,张飞和黄忠就比不上他。当然了,要是张飞和黄忠也那么狠了,那也不是他们了,就是只有张任那样儿的,才会如此。

    看到联军退了,张飞在城头上一笑,当然他肯定不是嘲笑联军,毕竟他也清楚,自己这都没那样儿,那张辽他们几个情绪都不正常。所以说自己要真如此的话,只能是增加怨恨,当然了,张飞是不怕什么,可如今己方这守城关键,确实是不好让联军的将领有什么过激的情

    绪。毕竟那样儿的话,对他们联军也许是更不好,可同样儿,对己方也没有什么好处,所以那不是张飞想要看到的。因此,他确实是不会去故意激怒兖州军和江东军的将领,其实这个时候他都感觉出来,几人还是心里有怨的,不过这也没办法,自己总不可能扔下城池,让他们随便占吧。这如今是各为其主,本来就是敌对,所以也谈不上什么留情不留情,给面子

    不给面子的问题了。反正对张飞来说,自然就是尽力守城,实在要是守不住的话,那么还得带兵跑,这就是重中之重。而且也是要尽力拖着联军,守不住城池的话,那么也得尽量多守住些时日,然后让联军,不说是伤筋动骨,可肯定也不会让他们好过,这就是张飞的想法,

    或者说其实黄忠他们都是这么个想法。看到联军撤,张飞他们知道,这己方是又守住了一日。当然到底能不能守住西陵,谁也没底,毕竟这事儿谁说都清呢。不过张飞他们确实是有信心,尽量拖住联军,不让他们好过。可以说每日,当然不可能是每时每刻,可确实,每一日,张飞几人都提醒自己,一定要尽力拖住联军,不让他们好。反正他们都不让己方好了,

    这自己等人当然也不会让他们好。所以这每日张飞他们几个都已经习惯了,是肯定要给自己加油打气,是必须不能让联军好过。毕竟这是他们先不让自己好过的,所以自己等人能放过他们?尤其是三爷黄忠武安国他们几个,可都是有仇必报的,能当场报了,自然是早报复,不行的话,再说其他的。说起来三人这点倒是比较像马超,因为马超就是这么个人啊。当然,

    三人肯定不是和马超学的,是,有的东西,可能他们是被马超影响了一点儿,不过这个事儿,那确实,真没有。看到联军营,三人也都下了城头。这确实可以说算是一日的战事结束,至于说联军会来夜战?这个不管是张飞黄忠还是说武安国,都没觉得可能。不是说就永

    远不可能,主要是这他们才进攻没几日,所以他们认为是不太可能。再说了,这夜战,己方还能怕他们?只有他们怕了己方,可没有己方怕他们的说法。毕竟要说到夜战,己方的经验应该说是最丰富的,也是比较擅长的,而不是他们兖州军,更不会是他们江东军。所以张

    飞三个对夜战,他们倒是期待,不过显然,一般的情况下,联军是不会那样儿的。在孙策中军大帐中,孙策就简单说了几句,然后曹仁他们就告辞了。当然,他们也算是看出来了,这孙策根本就是想早打发自己这几个人走,所以曹仁他们也不准备做那讨人厌的事儿,因此,自然是早离开了,孙策让周瑜鲁肃代自己送了一下。却说曹仁他们几个了自己大营,在中

    军大帐内,牛金有点儿不爽地对自己将军说道:“将军,那孙策就是想早打发咱们走!要是我的话,就赖着不走,看他们能怎样儿?”牛金这所说的,自然是气话,他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在人家大帐那么做。再说了,还有曹仁在呢,可以说他还是比较怕自己将军的。毕竟

    其人在曹仁手下也那么多年了,可以说对于自己将军什么性格,牛金还是有所了解,所以怕是一方面,而另一方面,他也清楚,自己这么去说,而没做什么,自己将军都不会说自己什么。果然,曹仁听了牛金的话后,就是一笑,然后说道:“他孙伯符如何,咱们也算是都

    了解。再说了,这又不是第一次这样儿了,所以”曹仁自然是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这个地点,面对着己方的将领,他去向着孙策说话,那不开玩笑吗。作为兖州军的主帅,他是无论如何,都是偏向己方人了,这都不用多说。而曹仁本来也是对孙策有点儿意见,所以自然也说了他几句不好,而对牛金说的那意思,这咱们和他孙伯符接触也不是一日两日了,他是

    个什么样儿的人,咱们不都是心里有数吗,所以他这么做,是很正常,咱们都了解了。曹仁就是这个意思,说起来他也知道,牛金在孙策那中军大帐的时候,就已经是对其人有点儿意见,不过他是半个字都不能说啊,所以也只能是跟着自己营之后,在自己这儿发发牢骚,

    这己方的人也只能这样儿,要不然你还想什么?想让他孙伯符如何吗?或者让牛金去当面和孙策说?都不用扯了,如今就只能是这样儿啊,别的什么都没有。而此时听了自己将军这么说,牛金也不再多言语了。本来就是,他是对孙策有意见不假,不过却也只能是发发牢骚,就和曹仁所想一样儿。牛金他也不可能在人家那儿去说什么,别说是他了,就是曹仁,他也

    不可能在孙策那儿说孙策什么啊,不想活了?所以只能是在背后,在自己人面前说,没其他的。而这个时候牛金的事儿算是解决了,当然了,谁都知道,他就是发发牢骚而已,对,就是这样儿。本来这之前因为攻城的事儿,牛金心里就不爽,可不是吗,可不单单是张辽心里不爽,其实四人在这上都是一样儿的。而情绪最严重的,那肯定不是牛金,而是江东军的

    孙翊。对,就是他那个脾气,要不是因为是在战场上,还有那么多士卒看着,他早就发作了。不过还好,孙翊不是说就什么都不懂,那可能吗?更不是说他就没什么自制力,至少在这上,他还是能控制住自己的。毕竟那么大人了,是,有些事儿,孙翊是控制不住自己,可

    大多数的时候,他还是能克制住的。不过就因为那些控制不住,所以孙策没办法,就得带着自己这个兄弟来荆州,没其他办法啊。结果证明他是对的,不说是给己方增加了实力,更是因为自己这个弟弟,跟在自己身边儿都有问题呢,所以就更不用说,要是自己看不到他了

    所以孙翊那脾气,牛金还是不能和其人相比的,至少他没有一个天下诸侯的兄长啊,这是个问题。说白了,孙翊不管做什么,他背后都有个孙策给他撑腰,不管是好的坏的,人家看的不是他孙翊,而是他背后的孙策,对不对?所以说孙翊,他真都不用去和谁说这个说那个,他就往这儿一站,知道的自然是都了解,这是孙策的弟弟啊,这可不能得罪了,这

    所以事儿就是这样儿,有些东西真是,哪怕你不说,可不代表别人就不知道,而你的关系,哪怕你没有炫耀什么的,可别人却不能不去在乎,就是这样儿。事儿不就是这样儿吗,所以说别去提什么你不炫耀自己关系,低调做人做事儿,只要你身份地位在那儿摆着,你的那些

    关系什么的,别人都知道,那么你就想再低调,其实也低调不起来。因为你自己,那你说可以不在乎,可别人可能就不在乎吗?不可能,毕竟人都是为了自己利益着想的,所以说有几个傻乎乎就真天不怕地不怕的,也许是有,但是有几个?而孙翊和孙策的关系,应该说有

    多少人知道,所以有几个能不在乎的?而且孙翊这个他也是,虽然没把我大兄是孙策给写在脸上,可其人那样儿,无不就是在说明,我有我大兄撑腰,你们能把我怎么样儿?所以说其实真是有不少人看着他都不爽,但是却也没有办法啊。你要是有本事,也能有个兄长是天下诸侯之一,那就能像孙翊那样儿,基本上到哪儿都是横着走了。而且谁都知道,在江东,

    说话第一的不是孙策,毕竟孙策还得听他母亲吴国太的,所以吴国太虽说没什么官职,但是在江东,那却绝对是说话第一的那个,而且她就最喜欢孙翊,所以孙翊在江东,他可不就是变成螃蟹了吗,而且他这可算是有双层的保护啊,那这还有谁能管得了他?

    曹仁中军大帐这边儿大家聊着,而孙策那边儿呢,也是一样儿,当然肯定比他那儿还要热闹,毕竟孙策这人多,曹仁那儿满打满算,加上他就五个,没多了。可人家孙策这儿呢,那都多少人了。所以曹仁那边儿自然是不能和孙策比,所以这个时候就看孙策这边儿,众人是

    闲聊着,当然也少不了说着如今的战事。可别看众人是有兴致说这个,但是在战事上,己方没什么建树,这也是让他们不太好意思说这说那。是,兖州军也这样儿,不过对江东军的众将来讲,这有些事儿,你可以和他们比,但是有些事儿,还是别和他们比好。毕竟这如今都是联军,所以说己方没登上城头,他曹真和牛金还不如张辽和孙翊呢,所以他们自然是更

    不会上去了,众人都懂,所以自然是不去拿这个事儿和兖州军比较了,因为本来己方就比他们强嘛。孙策最后对众人说道:“各位,明日战事,望能竭尽全力,争取早日夺取西陵!”

    “诺!”众人是齐声应诺,然后孙策是给他们打发走了,帐中就留下了周瑜鲁肃和庞统。庞

    统是从临湘赶来了,孙策自然是高兴,哪怕周瑜和鲁肃都是顶级谋士不假,但是谁还能嫌人才多呢?所以庞统来,孙策自然是知道,这己方的实力又增加了。

    《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