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而在孙策的中军大帐,孙策对张辽四人说道:“四位今日带兵攻城,不知有何感想?”说白了,就是他问四个人,这今日一战,对张飞他们的印象如何?城内的防御能力怎么样儿,就是这样儿。79x79小說网张辽看不上孙策,所以他是没言语,不过孙翊却开了口,毕竟那不单单是自己主公,还是自己大兄,所以他是不可能不先说话的。至于说兖州军的曹真和牛金,他们毕竟

    是外人,哪怕是盟友,可也不顶什么用。如果说是曹仁问话,那么两人自然是当仁不让,肯定要先开口,但是换成了孙策,自然就不是那样儿了。所以就听孙翊说道:“主公,那个张飞厉害啊,黄忠也不弱,至于说那个武安国,不用多说了,一般般!”孙翊当然是有什么

    就说什么。对他来说,别看帐中还有曹仁他们那些兖州军的将领在,不过这个不是什么太主要的,毕竟双方都是盟友。更关键的是,这事儿又不是什么机密,当然没什么不能当他们面儿说的。孙翊别看他头脑不太好使,但确实不是傻子,所以自然是清楚,什么话该说,而

    什么话是绝对不能说的。对于自己兄弟的话,孙策还是相信的。而且其实也不得不说,他也是如此想法。毕竟真要说到打‘交’道,孙策和他们打‘交’道也不是一日两日了,所以有多少不清楚的呢。之后曹仁倒是没说什么,孙策和众人是聊了几句,然后最后说道:“各位,明日便是我联军全力攻城的第一战,所以各位都再接再厉,争取早日破了西陵!”“诺!”哪怕还

    有曹仁在这儿,不过兖州军的曹真和牛金也都是齐声应诺,毕竟孙策是如今在这儿最高官职的领袖人物,所以这点儿面子,还是要给他的。所以说帐中除了一个曹仁之外,哪怕就是李典,也跟着众人是齐声应诺。至于说曹仁,他毕竟是一军的主帅,他代表的不单单是他自

    己,还有曹‘操’以及整个的兖州军,所以要他在这么多人面前对着孙策应喏,那是不可能的。只有曹‘操’,在他的面前,曹仁才会如此,也就是这样儿。孙策也都明白,其实自己除了在身份地位上要超过曹仁之外,这如今在江夏这儿,真要说起来,其实自己和曹仁在军中,应该

    算是对等的。x79小說网毕竟自己是江东军在这儿的主帅,那么他曹子孝,也同样儿是在这儿兖州军的主帅,不过众人基本上都忽略了这个事实罢了。如果换成是曹‘操’亲自坐镇江夏的话,那么就没有一个人会忽视了这个。当然换成是曹仁,确实,有几个能想这个的?毕竟人还得接受现实,哪怕你曹仁就算能是几十万人马的主帅,终究在身份地位上是比不上孙策,谁让他不

    是曹‘操’呢。 毕竟只有曹‘操’,他的身份和地位,那才是和孙策对等,甚至还要比其人高那么一点儿reads;。毕竟不管是曹‘操’兖州军的势力还是实力,都要超过江东军,哪怕就是曹‘操’的官职,也是要比孙策高上那么一点儿,这个确实是没错。孙策看到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而该说的

    话,也都说完了。他就打发曹仁他们离开了。当然曹仁几人也都知道孙策的意思,无非就是送客而已,所以他们自然也不会在人家的中军大帐这儿逗留,所以是马上就和孙策还有江东军众将告辞了。明日还有明日的战事,这个谁都忘不了,而孙策也让周瑜和鲁肃代自己送送曹仁他们,毕竟这该有的客气,还是不能少了的。兖州军李典过来之后,又给他们增加了

    实力,这个孙策显然不可能视而不见啊,所以对兖州军众人,该有的礼数,他还是做到了。毕竟他也不能让曹仁他们在背后说自己不懂礼,那不是孙策想要的。就这样儿,一夜无话,到了兖州军和江东军来到西陵城的第三日,也是他们全力进攻的第一日。城头的张飞黄忠还有武安国他们是早已都严阵以待,就等着孙策下令,联军攻城呢。这不管是期待还是不期待,

    敌军来攻,这都是必须要经历的。不管己方最后能不能守住西陵城,这怎么都得和联军一战,结果不论,可己方却不会退缩半点儿的。这不管是张飞、黄忠,还是说武安国,其实都是这么个想法。要是因为什么就畏首畏尾,那不是凉州军的作风。更何况,张飞他们三个,

    也不是什么怕事儿的人。如果说还有什么能让他们害怕的,那基本上除了自己主公之外,好像是没有多少了。当然每个人都有自己所看重的,这个不假,所以当然肯定是有他们在意的,不用多说了。此时的联军已经开始了全力进攻,和昨日不同,张飞他们也拿出了全力,

    对付起了联军。张辽四人虽说今日和昨日不同,他们是带着己方的人马全力进攻,可人家城头张飞三人,也是尽全力来对付自己几个,所以一时半刻,他们确实是无法登上西陵城头。这就和最开始马岱甘宁他们进攻樊城一样儿,他们一开始能登上城头吗?所以哪怕就是张辽他们四个加一起,确实是超过马岱和甘宁,但是城头张飞三人和太史慈三人相比,确实是没

    弱,所以第一日还能顶不住张辽他们的全力进攻?而张飞他们显然有如此想法,更是信心十足。你要问他,这到底凉州军能不能抵挡得住联军的进攻,张飞也许还不一定就说能守住城池。但是这刚开始的这么两日,张飞要是再顶不住的话,他也别在凉州军中‘混’了。更何况,

    此时的城头,是他一个人吗?黄忠在守城方面,可并不比张飞差多少,而且胜在经验丰富,张飞在这个方面,那是比不上人家的。至于说武安国,倒是差了,他肯定是比不上人家张飞和黄忠,不过胜在武艺高超,所以自然是有用武之地啊。因此,这哪怕张辽他们是尽力了,

    但是这第一次的全力进攻,他们还是被‘逼’退,没有上得了城头。他们虽然是不知道樊城那儿的情况,可眼前,此情此景,确实是让张辽他们比较无奈reads;。毕竟这城头三个人守城,而且两个实力高超,那个也不是废物,确实不是之前就只有武安国守御的邾县,还有张任守御的蕲‘春’所能比的。哪怕就算是黄忠父子加上糜芳守御的临湘,也是不如如今的西陵。别看临湘

    和西陵的行政级别都一样儿,都是一郡的治所,而且城防什么的,基本上都没有太大的差别。可这守城的人,那差距可就大了。就算是黄忠能和张飞相比,那么黄叙加上糜芳,他们两个能和黄忠武安国相比?反正后者是超过前者一大块还要多,这个是不争的事实,没错了。

    真算起来,黄叙加上糜芳,连黄忠都比不上,所以就更别说还要多出来一个武安国了,是不是。如果黄叙和糜芳真有那么大本事,哪怕最后临湘也是被破了,但是联军的损失,肯定是要比之前多了多,这个没错。不过现实就是,他们俩还没那么大本事,要不然张飞也不至于说不用他们。如果两人比武安国厉害的话,那这个时候上城头的自然就是他们两个其中之

    一,而不是武安国了,不是吗。张辽四人此时心里都是不爽,可面对城头如铁桶般的防御,他们发现自己也没有办法。毕竟是第一次全力进攻,所以四人也清楚,都没指望着第一日就能突破张飞他们的防守,直接就登上城头,那是做梦。或者说也许做梦都梦不到啊,所以张辽他们还是接受现实的,他们是没指望着第一日就如何如何,但是想要如何如何,这个倒是

    没错。毕竟谁不希望往好了发展呢,他们是想早日拿下西陵城,这是一点儿不错。而张飞他们也是,希望能真正‘逼’退联军,这也是他们最大的希望。可显然,最后的结果只能是有一个,要不就是张辽他们达成愿望,占领西陵,要不就是张飞他们如愿以偿,能‘逼’退联军。

    不过从如今这个情况来看,是前者的几率更大,张飞他们终究是要守不住西陵城的。毕竟他们不是霍峻,没有那么强大的守御本事。当然就算是霍峻守御着的江陵,那最后还不是被马超带领的凉州军给攻破了。是马超用了非常手段,可打仗这东西,不管你用什么手段,只

    要能达成目的,其实就是正确的。张辽他们已经被城头的三人给‘逼’退三次了,又一次张辽是距离城头就一步之遥,可惜却是被张飞带着凉州军士卒给打了下来。没办法,张飞是什么水平,本来这攻城和守城,显然是后者更占优,而张飞本事要超过张辽,至少其人带兵攻城,是不如张飞带人守城。哪怕张辽算是比较喜欢带兵攻城,哪怕张飞其实不怎么喜欢带兵守城。

    可这个不重要,毕竟张飞他不是崔安。你要是把崔安放到守城主将的位置,那么一次可以,但是多了肯定不行。尤其是,要是换成如今西陵城这儿,那么他崔福达估计早就带兵和孙策的江东军还有曹仁的兖州军去厮杀了,他还能管多少?没办法,其人那个‘性’格就是如此。哪

    怕是三爷,他之前也不是没想过要让黄忠带兵守城,而自己会会联军。不过还是那话,在李典带兵进江夏之后,张飞基本上就不去多想了。没办法,这自己不是不能带兵出去迎战,可那是傻子行为,不是自己要做的就是了。如果说联军人马少,那张飞知道,自己可以那么

    去做,可人家人一下多了两万,这要让自己怎么去做?张飞是不怕什么,可他却不得不为己方去考虑,谁让他是江夏主将来着。就在张辽他们第四次发起对西陵城进攻的时候,后面鸣金声已经响起,显然孙策是收兵了。其实他之前是问过了周瑜和鲁肃,当然曹仁也算在内,三人都同意收兵,所以自然孙策就让士卒鸣金了。对他来说,这不过是第一日第一次的全力

    进攻,后面还有时日,所以自己不是那么着急。早就不想着什么去救援刘备的事儿了,所以孙策还着急什么啊,张辽他们是无奈带兵退了下来,而城头的张飞三人,听到鸣金声,他们也是心里满意,而且更是一下就轻松了。毕竟哪怕他们一连挡住了张辽他们三次,可终究

    也不是说什么代价都没有付出来。就说城防的损失,那有多少。是,城防肯定不能和己方士卒相比,但是毕竟那些东西和士卒一样儿,都是有限的,而不是无限的。所以自然就是用了多少,那真就是少多少。这每少一些,就是己方的实力减少了,还不就是这样儿吗。没听

    说这城防那些东西没了,己方实力倒是一下增加了,那不开玩笑吗?不过不管损失多少,对于张飞来说,只要能守住城池,能对联军给予打击,那么就足够了。而且己方士卒还有这么多,损失东西,那无所谓,只要人马能得以保全。毕竟人家要是都上来的话,这再有多少城防的那些东西,都没有用了,到时候就只能是‘肉’搏,拼杀,最后看谁是能笑到最后了。此

    时看到联军跟着孙策一起退却,张飞他们直看到联军营,他们这才下了城头。当然不是说他们不看到联军营就不放心,当然肯定不是那样儿的。主要是张飞觉得,这他们联军来攻城,最后营,这算是一系列动作,从开始到完事儿。那么己方自然也是,从开始守城,

    然后一直到结束,最后看到他们离开,自己和黄忠他们下城头,就是这样儿。没有什么放心还是不放心的,主要是他都已经习惯了,当然黄忠他们也都是如此,早都已经习惯了。

    《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