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马超此时倒是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说才好,毕竟自己父亲的事儿确实是没和自己老师说,虽然自己的出发点是好的,但终究还是隐瞒了,所以这个事儿是不应该。

    看到马超此时都这样儿了,阎忠则是一笑,要说身为马超的老师,他在马超小时候就算是比较了解他了,知道如今自己弟子都成了这窘迫的样子,确实还是很少见的。既然如此,作为老师的自己也不能太难为弟子了,阎忠其人该严肃的时候那真是相当严肃,但不会每时每刻都如此。

    他对马超把手一摆,“好了,此事就此揭过吧,不过超儿你要记得,以后有事可不要再隐瞒为师了!否则,呵呵……”

    “诺!弟子谨遵师命!”

    马超心说,总算是揭过去了,太好了。不过听到阎忠最后说得那句的时候,他这后背冷汗都下来了。可能因为是自己授业恩师的原因,而且阎忠对自己这个弟子也算了解,所以马超在面对老师阎忠的时候,总是觉得有种无形的压力,而自己感觉也非常无力,好像是自己有什么小动作都会在老师的面前无所遁形似的。

    “陇县战事超儿你如何看待?”

    阎忠貌似很随便的一问,实则也有考考马超的意思在里。在马超来看阎忠的时候,阎忠这个做老师的总是爱问这个弟子些问题,看看他有什么长进没有。

    马超也明白自己老师的用意,他倒是早就习惯了。要是自己老师哪次不问自己了,那他才会不习惯呢。

    他对此一笑,说道:“老师,弟子以为,如今陇县虽战况激烈,我方唯守而已。但只要守得住,相信不久后贼兵必退!”

    阎忠眼前一亮,“哦?何以见得?”

    “凉州刺史新败,朝廷必然要再派大军前来剿贼,相信不久之后大军就会到了。而如果叛贼此时被陇县拖住的话,那后果将不堪设想!”

    虽然是马超出了雒阳之后,刘宏才传旨让皇甫嵩和孙坚带兵剿贼的。但对此马超一想就能猜得到,只是他不知道刘宏具体会让谁来,但要说他一点儿动作都没有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而朝廷大军过来的话,那么算算时间,就快要到了。可如果北宫伯玉他们在陇县的战事上耽误时间的话,那最后没准就会被前后夹击也说不定。

    韩遂和边章那可都是凉州名士,“盛名之下无虚士”啊,以两人的眼光绝不会看不到这些,尤其是黎明时自己三人闯敌营入陇县的这事儿,估计更会让他们忌惮。所以此时估计他们要做得就是,陇县战事速战速决,全力进攻,在一定的时日内,如果能攻破陇县最好,可要是实在是破不了,那最后估计他们就要退兵了。毕竟不能因为一城一地的得失,而影响到全军的胜败。

    虽然陇县有阎忠,而北宫伯玉他们也都想把阎忠控制在自己的手中,可陇县破不了,而且汉军还快要到了的话,相信他们会马上做决断撤退的。

    而这些阎忠自然更明白,别看他没和刘宏接触过,但稍微一分析就知道了。在他看来有两点刘宏是不得不马上出兵来剿贼,这第一就是,凉州军是刚刚大败于叛贼之手,连刺史都死于乱军之中,而逃出来的士卒更是不足两成,不得不说,这是给朝廷扇了一个响亮的耳光。

    要说如今黄巾是刚刚安定了些,而这凉州之乱又起,号称是强军的凉州军居然也败了,而且还是个大败,连刺史都让人杀了。刘宏在听到这些消息后,只要他还不是饭桶,他就绝对不可能没有动作。除非他不想要凉州,不想要老祖宗留下来的江山了,所以无论从哪方面来说,朝廷都是必须要出兵的。

    而这第二点就更加地注定了要出兵,那就是十常侍的态度。你看看如今北宫伯玉都打出来口号了,“清君侧,诛十常”,这样的口号如果十常侍能放过他们才怪了。退一万步说,就算刘宏不想出兵,最后张让他们也得死死地求着他出兵,这是必然的。只要北宫伯玉他们一日不灭,十常侍在雒阳就不能待得安稳,所以刘宏是一定会出兵。要不说不定哪一日,叛贼的大军可能就从凉州兵进司隶了,这两个州可是相邻的,而到了司隶那可就要威胁到长安和雒阳了,谁还能坐得住啊。

    而此时的叛贼在陇县的战事上被拖住,那么汉军一到的话会如何。相信这些韩遂和边章是不会不知道的,所以阎忠与马超的想法是一样的,要说师徒两人的想法基本也没什么大区别。

    听了马超说完,阎忠对此心中算是比较满意,其实话不用多说,大家都明白,反正只要把主要的意思说出来就可以了。

    阎忠对马超点点头,那意思我觉得你小子说得还行吧,“如今陇县的战事,不知超儿你对此有何好的办法啊?”

    马超心说,老师你这不是在难为弟子我吗,你难道就不知道你这弟子并不擅长守城吗,守城还能如何,那不就是死守完事了。

    “这,老师,陇县守卒如果实在顶不住了的话,那就让百姓也上城头参与守城吧!”

    这种事对马超来说,那是到了快守不住了的情况下,实在是没办法了才能这样,这是下下策。因为在马超看来,战场之上,你让老百姓搬个东西,运送点儿物资什么的还都可以。但真要让他们去参战,去守城,这是绝对不行的。只要参战,老百姓的死伤就绝对惨重,肯定是不行啊。你守城守卫的不就是老百姓吗,怎么还能让老百姓增加伤亡呢。

    阎忠摇了摇头,有什么样的弟子,就有什么样儿的师父,至少在马超师徒身上,这话是正确的。他其实和马超的想法也差不了多少,而且阎忠也不擅长去守城,对此也没什么深的研究。所以他只是摇了摇头,没再多说。其实在阎忠的想法中,守城如果人数上没什么大优势,那么就应该在手段上能有所建树,就是无所不用其极吧,反正只要是能对敌方有伤害,能让敌军损失的方法就都可以用,无论是什么。

    而此时的马超却是在想着另一些事儿,如果自己手下有擅长守城的大将就好了,这样自己也不用头疼这些事儿。可上哪找去,可遇而不可求啊。

    师徒两人又聊了好久,门外下人来报,说有人来找马超。来人进来后,马超一看,正是崔安和庞德。两人给阎忠见礼后,马超对他们说道:“福达,令明,你们怎么来了?”

    “主公,叛贼准备大举攻城了!!”

    说话的不是急脾气的崔安,而是庞德。

    马超点点头,表示了解。然后转头对阎忠说道:“老师,叛贼看来马上就要攻城了,弟子在此不便多待,弟子这就告退!”

    “超儿你去吧,为师这不用担心!”

    作为老师,他自然知道自己的这个弟子要去做什么,所以阎忠当然也不会阻拦。

    “弟子告退!”

    马超三人向阎忠告辞,阎忠笑看着三人的背影离去,口中自言自语道:“真乃虎狼之将也!”

    而此时的陇县城下,叛贼和陇县的守卒双方已经是剑拔弩张,马上就要开战了。不过今日不是北宫伯玉和李文侯他们攻城,是换成了韩遂和边章他们进攻。

    可能韩遂和边章两人平时兵法看多了,这次还是依旧是想不战而屈人之兵,最好是直接就能让陇县的守卒弃械投降。

    只见城下一人高喊着,如果庞德在此的话,一定能认得出来,此人正是用毒箭射中马腾的阎行,他也是韩遂的女婿,在韩遂的帐下听命。

    “我说胡守将,你就投降了我家主公多好,保证你荣华富贵,比干这个什么破守将是更有前途啊!”

    胡轸在城头上一听,骂道,“呸,老子不他娘的稀罕!”

    阎行对此倒是没说什么,只是对着胡轸微微一笑,继续大声喊道:“胡守将,你看看你们如今可没有多少人了,而我们这可还有近十万人马呢,你觉得你还能守住几日?一日、两日、三日还是四日?我可告诉你,我家主公看你是个人物,这才让我来说服你,你要真不识时务的话,等到城破之日,就是你全家身亡之时!”

    这已经是赤/裸/裸的威胁了,不过胡轸可不吃这套,继续骂道:“他娘的你们这帮叛贼,老子不吃这套,有种的你们就把城破了,到时候要杀要刮随你们处置,皱一下眉头老子就把老祖宗的姓倒过来写!!”

    阎行一看,这胡轸依旧是冥顽不灵啊,看来还得依照岳丈大人的命令,劝说一下他手下的士卒,看看能不能行,“各位,胡轸执迷不悟也就算了,难道各位也和他一样吗?只要各位投降我军,打开城门放我军入城,那么我军入城后,一定不会伤害各位的家人,各位好好考虑一下吧!”

    阎行的一席话,虽然看似说得听好,但他明显是低估了胡轸在众士卒心中的地位,胡轸不说是深得军心吧,但在守城士卒当中确实是威望甚高。所以阎行的如意算盘,最后终究是要落空了。

    众士卒果然对阎行的话是无动于衷,胡轸对着阎行大笑道:“哈哈哈,你看到了吧,我陇县守卒绝不与你等叛贼为伍!”

    然后对着众人说道:“各位,叛贼要欺我陇县百姓,亡我之心不死,你们说要怎么办?”

    “杀退叛贼,保卫家园!杀退叛贼,保卫家园!”

    而此时马超三人也来到了城头上,士卒自然是拦不住他们三个了。

    胡轸一看,“三位这是?”

    “胡守将,请让我们与你一起守城!”

    这话不是马超说的,而是庞德说的,毕竟马超是主公,所以这事儿都是由属下来干。

    胡轸一听,有些为难,他的印象中马超的官职可是中郎将,怎么跑自己这来守城了,这要是让人知道了的话……

    马超明白胡轸的顾虑,“胡守将无需顾及什么,如今超已是白身了,就当超三人是普通百姓,来帮忙守城!”

    “这,也罢,如此那便这样吧!”

    虽然胡轸不知道马超怎么又成白身了,雒阳的事儿可不是他这样的小守将能知道的。不过他知道马超是阎忠弟子,而且听人说过马超那可是皇帝身边的红人,所以他是半点都不敢得罪,还有一点那就是他知道这三人绝对算是强手了,那么有他们加入的话,也能分担点儿自己守城的压力吧。

    而此时城下随着阎行的一声令下,叛贼已如潮水般地涌了上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