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众人跟着孙策是一起到了之前武安国的住所,孙策是先表扬了众人一番,这是肯定必不可少的,每次都如此。    然后又简单说了几句,无非就是再接再厉,争取早日夺取江夏,如此云云。武安国带兵撤退了,是一路急着跑到了西陵城,其实就是败退了,当然往好听了说是撤退,不好听的话,实际上就是打不过人家然后带兵跑了,不就是这样儿吗。在西陵城,张飞

    没有亲自出来迎接他,而是让黄忠黄叙还有糜芳他们代替自己去了。毕竟武安国也没什么功劳,但是苦劳还是有的,所以和张任不同,张飞对他可没有什么意见,所以自己不能出去,可让黄忠他们几个代替自己去迎一下,那还是没有问题的。不过就算是武安国看到黄忠,他

    也有点儿受宠若惊,毕竟张飞那个脾气,他还是了解的,自己丢了邾县,是无论如何他都不可能出城来。不过能让黄忠出来,可以说已经就算是给了自己天大的面子了,当然,他也清楚,张飞是看在自己也是尽力守城的面儿上,也是看在如今己方还剩下这些人马的面儿上,

    所以他让黄忠来了,不过即便如此,武安国也依旧是觉得张飞还是重视自己的,至少他从糜芳口中得知了,那之前的张任,张飞可没给他什么好脸色。这个黄忠和黄叙自然是不会跟武安国说什么,但是糜芳就不一样儿了,确实,他是不会在乎太多,而且他也不认为这个事儿是什么机密不能去说的。并且他也清楚,也许在张飞看来,这事儿巴不得让别人知道知道

    呢,尤其是武安国。当然了,这不过就是糜芳自己的猜测而已,不一定就是最真是的情况。但是有一点没错,那就是因为武安国是元老,糜芳也是元老,所以两人确实,有点儿革命感情,就是交情不错,那都是十多年的交情了,就算是关系一般,这么多年也都能是挺不错了

    ,所以他自然不会把这事儿对武安国有什么隐瞒。你看黄忠父子是有点儿顾虑不假,可他糜芳没有顾虑。更何况,其人还有那么层身份在那儿摆着呢,所以不看僧面看佛面,基本上谁都不会去计较什么。哪怕就是张飞,就算他是真有意见,他都不会因为这个去说糜芳什么

    就是了。武安国和黄忠他们进了城,武安国是直接跟着他们来到了太守府,进了会客厅。武安国见到张飞后,是赶紧施礼道:“见过将军!”张飞点了点头,“坐吧!”武安国谢了之后,也和黄忠他们一样儿,是坐了下来。然后张飞就问了一下邾县的情况,当然实际就是问他战事,这城又是怎么丢的。明知道武安国肯定是不想多说,可张飞却是必须要知道,所以也顾

    不了那么多了。武安国一听张飞所问,他自然是把情况都说了,他也不可能不说,哪怕他其实也不想多说,但是这不没办法吗。就像是自己主公要问自己的话,自己还能不说?而他张益德虽说不是自己主公,这个没错,可他在江夏,却是代表了自己主公,这个也确实是,

    所以自己也得说啊。结果武安国就给张飞他们说了一下,这联军到底都是如何进攻的。尤其是李典带兵来了之后,这给自己的压力就更大了,毕竟多了两万人马,你可能没感觉到压力变大?所以武安国那意思,自己也不是神,根本就再没抵挡几日,这邾县就被破了。说起来武安国这么说,张飞他们都能理解,毕竟李典那两万人马,可不是废物,所以这武安国在

    他们来了之后,还能抵挡个两三日,其实就已经算是很不错了。所以张飞也对武安国说道:“其实李典部虽说在汉升兄的奇袭之下,也损失了一点儿人马,不过对于他们兖州军来说,无非就是九牛一毛。所以你这之后守不住城,也没什么,你武安国表现不错,不像张任那厮,哼,主公那儿,我是一定不会忘了说的!”张飞的意思很明显,那意思就是说,在主公面前

    我就算是不给你邀功,可也肯定会给你说好话的。当然这话他肯定是不能明着说,所以武安国知道,张飞能这么说,就算是给了自己大面子了。而且他这么说,人家也确实是有那个底儿,说起来武安国很清楚,别看自己和张飞同为凉州军的元老,这个是一点儿不错,可自

    己在自己主公那儿的身份地位,确实是比不上人家张益德,不过对于张飞,武安国是服。不管是其人的武艺,还是说其他方面,他武安国都服。确实,张飞不是个什么世家大族出身的子弟,可人家也算是一方豪强,别看是卖肉的出身,可也读过,而且张飞人家的草

    仕女图,都是非常不错的,都让自己主公称赞,所以武安国也比较佩服其人。因为张飞人家不光是武艺高,不光是本事强,人家还能写草,画美人图,这绝对不是哪个将领所能比得上的。就算是谋士,也没有这个本事,就他张益德有!所以武安国还能不佩服吗,反正他知道自己是比不上人家,没一个能比得上的。就算是说张飞看着好像是五大三粗的样儿,没

    什么头脑,可其人绝对是粗中有细,至少自己也不比其人强多少,所以武安国一想到这儿,他就觉得自己和张飞一比,是完败。就算是什么身高体重之类的,都没人家高,所以这武安国对张飞的话,他是连连表示感谢,毕竟其人作为江夏的主将,能说出来这么一番话,

    那就代表了他对自己的认可。至少之前的那个张任,武安国很清楚,那是直接让张飞给整走了,虽说不是张飞主动让其人离开了,可张任离开,就是因为有他张益德,是因为他张益德的态度,是所以武安国都懂,没什么不清楚的。因此,他觉得这张飞对自己,就算是

    很够意思了。之后张飞说了晚上设宴招待武安国,别看他是丢了城,没守住,可不代表张飞就不欢迎他。你看对张任,张飞是那个态度,实在是其人的所作所为,让张飞是一点儿都不满。可武安国,本事有限,还是他自己亲自派到邾县的,所以张飞早就预料到了,他也支持不了多久。尤其是李典带兵去了邾县之后,那就更不用说了。因此,最后就和他所想一样

    儿,武安国是没支持几日。当然他之前所说的,也都是真心话。他是真准备在马超面前,表扬武安国一番,毕竟其人是没有功劳,可也有苦劳,这个是真没错。至少张飞就认为,那张任就绝对不能和武安国相比,至于说要是换成那个廖化,他也是不如武安国的,就这样儿。

    然后张飞就给武安国打发走,去休息了,当然黄忠他们也都告辞离开,毕竟这他们也不可能一直都在会客厅中。尤其是这个时候,应该说是比较紧张的时候到了,那联军拿下了邾县,之后他们当然是要马上就会兵临西陵城下,所以这己方肯定是要做好准备,迎敌,和联军一战。不过黄忠看张飞那样儿,好像还有着带兵去会会他们的想法,其实在黄忠看来,是不好

    这么去想的。晚上时辰到了,黄忠他们,自然也包括了武安国,都是准时前来赴宴。张飞说是宴请武安国,其实也是有着他自己的考虑的。至少之前黄忠也算是立功了,不过他也没说宴请一下他们三个,所以他明着说是要宴请武安国,其实也是请黄忠他们三人,都一样儿了。对此,黄忠都懂,毕竟那么大年纪了,还有多少是他不懂的?所以哪怕张飞明着没说出

    来什么,但是黄忠还是领情的。其实以他们两人的关系来说,这摆宴什么的,早都不需要了。但是他也清楚,张飞是借着武安国来这儿的机会,也是向自己感谢一下,毕竟当初是自己带兵去奇袭了李典,而且最为关键的是,自己根本就不是江夏的将领,所以张飞的意思

    黄忠都明白,因此,他也不会和张飞客气什么,一切都尽在不言中了,确实,想想就是这么事儿。至于说武安国,也就是他还不怎么知道,其实这里面还有这么一层意思在其中,当然了,他就算是知道了,也没什么太多想法,所以知道与不知道,对他都是没什么影响。

    一顿晚宴,是所有人尽欢,哪怕是丢了城池的武安国,他在张飞黄忠他们的影响之下,也没有什么说是心情不好,都是心情不错。其实丢了邾县,早就是众人所料之中的事儿,无非就是早晚的问题,就是这样儿。所以说武安国能支持到李典带兵来,可以说他就已经是真不错了,反正在张飞和黄忠看来,就是如此。至少他们不认为在李典又带兵过去了之后,就算

    是让他们两人守城,他们能一直支持下去?还是,支持多少时日的问题,是,他们相信是比武安国支持的时日要多,可终究还是会支持不住的,这个不用多说了。毕竟那邾县也不是什么天下坚城,而己方在那儿的人马又没有那么多,再赶上敌军的人一下多了两万,所以

    期间张飞也问了武安国的打算,显然武安国的意思,还是在西陵城这儿待了。当然他也清楚,其实看张飞那意思,其人既然能问他,那么自然,他是想让自己留在西陵城的。说起来武安国也知道,像张任那样儿的,张飞确实是看着他就烦,不过自己可不是张任,所以张飞

    还真是,不至于那样儿。而且张任可以说和张飞真没什么关系,就是彼此知道个姓名,也就这样儿了。可自己和张飞,虽然不是说关系特别特别好,但是也确实是有点儿交情的,毕竟都是凉州军的元老人物,就冲这么一点,有些东西就不用多说了。张飞一听武安国果然是要留在西陵,他心里高兴,所以嘴上忙说道:“如此正好,如此正好啊,哈哈哈哈!”都看得

    出来,张飞确实是心情不错。其实也难怪,不管怎么说,张飞都是不想西陵城被联军给攻破的。而如果说就他一个人,他自然不会认为自己就一定能抵挡得住联军的激烈进攻。但是如今是自己一人吗?不是还有黄忠他们三个,还有武安国吗?张飞就不相信,就凭自己这些

    人,真就一定抵挡不住联军?是,这个可能不是没有,最后依旧是没挡住人家,城被破了。但是张飞同样儿是有希望,他认为没准己方就挡住了,这事儿可都不一定啊。如果说什么一定,那是不可能,所以之后众人又闲聊了几句,最后才相继和张飞告辞。毕竟时间也不

    早了,所以是该去休息去休息,该去城头值守就去城头。毕竟张飞是主将,而如今在西陵城这儿,这么多人呢,是也不一定非要用他什么。当然了,要是说张飞真要去,那谁也管不了。不过如今联军还没到呢,张飞可不用出现在城头,就有黄忠他们几个,其实就足够了。当然如今是又多了个武安国,而且他又带了邾县的残兵来,所以不得不说,西陵城的实力是

    又加强了不少。可不是吗,别看就来个武安国和几千人吗,但是真正放到防御的一方上来,这可绝对不是什么小力量啊。至少之前张飞是有信心,没准自己和黄忠就能挡住联军,而武安国这么带着残兵来西陵,他是觉得更有信心了。所以三爷心里一直都是挺高兴的,对他来

    说,自己和黄忠武安国他们尽力,那么哪怕最后真是,西陵丢了,他们联军也不会好过就是了。说起来他们至少也得掉层皮啊,不信就看看吧,走着瞧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