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而孙策呢,看己方两大谋士都是怎么个表情,他也是比较无奈。 广告79因为他很清楚,既然周瑜和鲁肃都没有办法的事儿,那么其他人,更是没有办法了。是啊,就以这智计来说,江东军中,确实是无出周瑜和鲁肃其右者。孙策作为江东之主,他还能不清楚这事儿吗?如果真有那样儿的人才的话,自己也不至于今日这样儿啊。别看孙策跟着曹‘操’联合,能和凉州军抗衡,

    这确实没错。但是在他的想法中,确实,这其实还不够。所谓是“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孙策也许是没有听过这话,但是这话的意思,他显然是很清楚的,道理他都懂。所以说起来不想超过凉州军,不想比过兖州军,那是肯定不可能的。孙策确实是有这样

    儿的想法,可是他也知道,这己方到底如何才能超过马超凉州军和曹‘操’的兖州军。他认为不单单是要有机会,还得有足够的钱粮,有足够的人才,这样儿,己方才能超过他们。不过不说其他的,就说这个人才,那不管是凉州军也好,是兖州军也罢,可都是人才济济,那谋

    士武将,都一堆一堆的,就看这个,孙策就知道己方不如他们了。己方这边儿在天底下排得上号的谋士,就只有周瑜和鲁肃他们两个,而人家凉州军有好几个,兖州军更是没少了,所以己方就冲这么一点,都比不上人家。所以孙策也不是没想过,这要超过人家,基本上是不可能了,除非是有什么特别大的意外,估计才有可能,要不然的话,这所以见周瑜和

    鲁肃对李典都无奈了,孙策自然没让两人继续试探什么的,那都没有用。说起来孙策已经想到了另一种方法,那就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为什么这么说呢,其实差不多就是这样儿,因为己方和兖州军,是在同一个屋檐下的,所以等明日再出兵的时候,他们新来的那些

    人马,肯定要在曹仁的安排之下去攻城。己方士卒和新来的士卒是不熟,这个不错,可和以前那些兖州军士卒,那倒是熟啊,所以旁敲侧击之下,不可能一点东西都得不到。他曹仁能让李典封口,这倒是很正常,可他能让他们兖州军所有的士卒都闭嘴吗?显然,孙策是不

    认为他有那个本事的。x79小說网说起来兖州军还没有那么严,所以孙策自认为,只要己方给兖州军士卒点儿好处,那么一个人不成,就两个,两个人也不行,那就三个、四个他相信,总有一个人会把事儿给说出来的,这就是孙策认为的。毕竟有些事儿,一个人知道,那可能是秘密,两个人知道的话,就已经要悬了,很可能第三个人也知道了,然后第四个、第五个

    所以那样儿的话,还能叫秘密吗?所以说孙策就这么一会儿的工夫,他已经有了计较。不过却没有对周瑜鲁肃说,他是想说,可没那个机会啊。要是就只有己方的人,那么孙策确实是没什么顾虑,可人家曹仁他们还在呢,所以他能说什么?之后众人又闲聊了几句,当然了,

    对李典的试探是没有了。其实周瑜鲁肃他们,当然包括孙策,都清楚,要是事情做得太过的话,就是曹仁,他也不能同意。没看之前他曹子孝的脸‘色’都有点儿不好看吗,那是什么原因,都不用多说了。而这个时候,那倒是好了。最后曹仁他们向孙策众人告辞,“孙将军,叨扰多时,我等这便告退了!”孙策自然是不会挽留,他还有话对周瑜鲁肃他们说呢。不过

    却还是说道:“公瑾、子敬,代我送送曹将军他们!”“诺!”两人齐声道,然后周瑜就对曹仁,“曹将军,各位,请!”曹仁他们知道,孙策这就是送客了。他孙伯符自然不会亲自送自己等人,所以让周瑜和鲁肃代替他出来,其实已经就算是不错了。确实,总比什么人都没叫强啊。周瑜和鲁肃,是代替自己主公,给曹仁他们送出了大营。本来曹仁那意思,不用再远

    送了,但是在周瑜和鲁肃看来,这么近的路,无非就是多走那么几步而已。说起来因为李典是第一天来邾县,更是第一次来己方大营,所以两人对他还是比较客气的。毕竟李典本事还可以,在兖州军中更不是什么无名之辈,所以不管是对周瑜也好,对鲁肃也罢,他们都是

    觉得要‘交’好其人的。当然这个绝对不是说要怎么怎么对其人好,不是那样儿,只要他不对己方有什么意见,那就是好了。像之前自己两人试探他了一会儿,周瑜和鲁肃也不想让李典对他们有什么看法,所以自然是对他比较客气。至于说曹仁他们,那真是很熟了,确实是不

    用客气太多。曹仁五人是了自己大营,这周瑜和鲁肃自然就不用再送了,看了对方几人的背影一眼,两人也了自己大营。他们都清楚,看自己主公那个意思,是有话要说。周瑜和鲁肃了中军大帐,孙策是笑着招呼两人坐下,然后便对两人,当然也是对所有属下说道:“之前公瑾试探兖州军的李典,那李典显然是受了曹子孝的叮嘱,所以想从其人身上下手,

    难!”周瑜和鲁肃一听,两人是微微点头,他们自然是赞成的。之前所说他们不认为李典就好对付,可真正见过聊过后,这自然是清楚,其人,不好整。所以两人都是同意自己主公的话的,不过随即孙策一笑,说道:“我认为我们可以换一种方法!公瑾、子敬,各位,你

    们觉得如果让我军士卒去”孙策是简单说了一下自己的想法,结果果然,他的想法让周瑜和鲁肃两人眼前一亮。其实这点儿小事儿,他们自然是早应该想到,不过就是没有去多考虑这个而已。所以周瑜此时说道:“听主公所说,如此做法,当为首选!”鲁肃也是说道:

    “主公,如此甚好!”两人自然是点头同意,而且不单单是周瑜和鲁肃,就是其他人,也是同意如此。说起来他们对李典带兵到邾县,这途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他们其实真没有那么大好奇reads;。不过在孙策看来,这只有知己知彼,那才能百战不殆,如果不知道凉州军的动向,那么何来能胜过他们呢?所以有些事儿在孙策看来,自己其实还是有必要知道的。不过

    看曹仁那样儿,就知道藏着掖着,说实话,孙策确实是有点儿不屑,但是他也不好去说其人什么,因此,就只能是出此下策,去旁敲侧击了,没办法。不过众人对自己的提议,是全都赞同,这个确实是让孙策比较满意。毕竟并不是说他每一次的决策,都让他属下全都赞成

    的。毕竟每个人的想法可以说都不一样儿,有人是这么个想法,而有人呢,他也许就是那个想法。应该说比较统一的时候,那只能是极少数的了,所以孙策最后说道:“好!既然各位都同意了,那么明日就如此实施吧!”“诺!主公英明!”众人还没有忘了拍一下自己主公的马屁。当然了,看孙策那个表情,显然,他是比较受用的。毕竟他也是个人,照样儿

    是不能免俗啊。于是在翌日进攻邾县的时候,江东军士卒就向兖州军的士卒打听上了。当然不可能是每个人都问,只是个别的几个,是鲁肃委派的几个比较机灵的,要不然的话,没问出什么来,没准还得让曹仁他们有所防范。虽然这个事儿不算是什么机密,但是看曹仁那样儿,他显然是不想给己方透‘露’,所以江东军士卒甲问了兖州军士卒乙,“我说哥们儿,

    听说你们那儿新来一支人马?”“可不是吗,前面那些不是是吗!”“那听说”“”没几句,还真是让江东军士卒给套出来点儿东西。关键是他一个人套出点儿,那么三个、五个呢?所以等攻城战事告一段落,士卒了大营后,孙策已经知道了,到底李典在来邾县的

    途中,是遭遇到了什么。说实话,其中他被凉州军奇袭,并不出乎孙策所料,可他没有想到的是,李典居然是那么大意,这个他觉得有点儿不像其人了。当然,孙策也很清楚,不是说李典这个人没有谨慎之心,实在是急着来邾县,因此,这自然是忽略了一些东西,很正常。

    不过孙策却从凉州军的动向中,看到了不少的东西。就比如说黄忠在江夏,这不管是对己方来说,还是对兖州军来讲,可都不能算是什么好事儿。而且这么比较关键的一点,曹仁居然是没告诉自己,这点让孙策对他是很不满。不过孙策也清楚,估计自己要是知道这个事儿,而曹仁不清楚,自己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对他讲的。当然了,什么时候会说,这个也都不一定

    了。而知道了这个消息之后,孙策和众将还是说了,“各位,都知道了吧,想那黄忠,居然是跑到西陵城去了!这曹子孝知道如此消息,也没有告诉我们!”结果自己主公这么一开头,第一个蹦出来的自己就是脾气就暴躁的孙翊,他本来就对兖州军的人不满,所以这个时

    候知道了如此消息,那是更加不满了。就听他说道:“主公所说不错,那个曹仁,我看他就不像好东西reads;!说好听咱们两军是盟友,可那曹仁,我看也没把我军如何当成盟友!”一听孙翊这话,鲁肃是微微皱眉,他觉得这个时候,孙翊要是为大局着想的话,是不该这么说的。

    你说他孙翊孙叔弻什么都不懂?那真是笑话,至少这个事儿,他是很明白的,不过凭鲁肃对其人的了解来说,孙翊之所以这么说,完全就是借题发挥。不过鲁肃虽然觉得他这么去说,确实于大局不利,可仔细一想的话,自己主公也都明白,自己兄弟完全就是报复而已,是对兖州军曹仁他们,表达自己强烈的不满,就是这样儿。所以鲁肃虽然是皱了下眉,可却

    没有说什么,因此他清楚,自己主公不会太当事儿的。毕竟你看是谁说的了,要是周瑜的话,他是不会不当事儿,可孙翊,呵呵听了自己弟弟一番话,孙策是有点儿哭笑不得。毕竟他很清楚,孙翊为什么会说出来如此一番话,其实这不是他真正的想法,可确实,

    他是想报复一下曹仁他们,因为他对兖州军是特别不满。说起来自己弟弟,自己也算是和他接触二十多年了,所以可能是不了解他吗?对此,孙策也只能是说道:“好了!叔弻你说完了,再听听别人如何说?各位,畅所‘欲’言,不必顾虑!”显然孙策是没把自己兄弟的话当

    事儿。而孙翊呢,一听自己主公,自己大兄这么说了,他也没多言语,毕竟自己什么意思,自己兄长还能不知道?不清楚?所以他也不再多说了。而之后众将也有好几个说了一下自己的看法,当然肯定不是孙翊那样儿了。不过却也是,对曹仁他们没什么好印象,其实孙翊的话,他们觉得有的还是有道理的,那就是曹仁真就一定拿己方当盟友吗?未必,至少他

    心里也是认为,其实双方的根本,还是敌对,这也是己方的人所认为的。最后孙策说道:“我倒是要看看他曹子孝,到底什么时候能对咱们说?当然了,也许他永远都不会说什么,不过这个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们已经清楚了凉州军的情况,这就足够了!”众人是

    赶紧点头称是,毕竟自己主公所说,确实是有道理的。主公说看曹仁什么时候说话,那是说明了他对曹仁的意见。至于说曹仁到底如何,自己主公其实也不是说那么看重。

    《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