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之后孙策说道:“这李将军是远道而来,今晚我设宴招待曹将军和各位,到时候可务必赏光啊!”显然,孙策作为江东之主,这个话说出来,也是比较合理,所以曹仁一听,就直接点头答应了下来。“好!如此的话,多谢孙将军了!”孙策此时是笑道:“曹将军不必如此客套,你我双方盟友耳,自然是要所以不必客气!”“是!孙将军所言极是是,如此就这么

    定了!”对曹仁来说,还是那话,孙策邀请己方将领,这自己是必须也不得不答应。更何况这自己本来也是要宴请一下李典的,不过如今有孙策代劳了,自己是何乐而不为呢。并且还不得不说,这反正也是消耗他们江东军的物资,这己方是不吃白不吃,那么自己还能不来?

    不管怎么说,孙策是真心还是假意,都已经不重要了,而重要的是,曹仁对孙策是比较满意的。而孙策呢,他觉得至少这自己的这个态度,已经是传达给了他曹仁,而他曹仁也都清楚了,这就足够了。并且看其人的样儿,显然是心情不错,那么就是满意的,这就足够了。

    曹仁是比较满意去了,到自己大营,他把孙策的话,对郭淮他们四个一说,四人当然都是满口答应,晚上和自己将军一道赴宴。毕竟这又不用自己一方出什么物资,都是他们江东军的东西,所以确实,这好事儿他们是不会不去参加的。而且孙策的身份地位在那儿摆着呢,你是不可能折了他的面子,毕竟其人还有一票江东军的将士呢,这你得罪了其人,就代

    表了得罪整个江东军的将士,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儿。确实,要是他孙策只是个江东军的将领,也不必是让己方这么重视不是,所以到了时辰,曹仁五人是准时去了江东军大营赴宴,毕竟他们也知道,这确实是不好迟到什么的,这如今自己几人是代表了整个己方兖州军

    ,所以是不得不说,一言一行,可都得是小心点儿为上。众人是来到了江东军大营,在孙策的中军大帐中,因为李典是刚来,所以他自然是想要把其人介绍给孙策,还有江东军众人,这是最为基本的礼仪,所以肯定是不能少的。因此,就听曹仁对孙策说道:“孙将军,这位

    便是我军的李典李曼成!”李典是赶紧见过孙策,“兖州军李典,见过孙将军!”毕竟孙策是和自己主公一个级别的人物,所以这礼节上的事儿,肯定是不能怠慢了。李典是不必先给其他人打招呼,可是对孙策,他是必须要做到。孙策一笑,“原来是李将军,久仰久仰,请坐!”“谢孙将军!”别看都称呼这个将军那个将军的,可真说起来这将军和将军可不一样儿,

    至少孙策的那个将军,可绝对不是曹仁李典他们所能比的,这个是没错。而孙策对李典,他也只能是这么说,久仰久仰,要不然的话,你让他说什么啊?反正也不怎么熟,因此,就只能是这么客套几句了,这他都认为多了呢。李典谢过后,和曹仁他们坐了下来,兖州军有

    他们自己的位置,而座次显然也是有他们自己的排序,所以自然是不用孙策他们管什么了。最前面的是曹仁,然后他下手自然就是李典,再之后是牛金、郭淮,最后是曹真。显然这是根据在兖州军的资历和功劳所排名的,曹仁李典都不用说了,他们是在曹操起兵的时候,就

    跟着曹操的元老,而曹仁功劳比李典立得多,而且还是主帅,所以自然是他在上,李典居下。

    之后是牛金,然后是郭淮,最后曹真。牛金虽然不是跟着曹操的元老,可他却绝对是追随曹仁的元老,这个是半点儿都不错,立功也不少,当然大功没有,就是小小的功劳,但是累积下来,也是可观的。最后郭淮,他才投靠兖州军多久?确实是不能和曹仁李典他们比,就算是跟牛金,他也比不上,所以他自然是在后。然后曹真,他才给曹操做事儿多久,还不如

    郭淮呢,所以不用说了。孙策看这个时候人都已经到齐了,然后他对李典介绍道,“李将军,这位是我军军师周瑜周公瑾!”李典和周瑜,两人是彼此见过。然后孙策又给李典介绍了鲁肃、张辽、孙静、孙翊、贺齐和虞翻,反正把他如今在江夏的手下都给介绍了一遍。毕

    竟人家曹仁都先介绍了李典,那么自己也不可能不介绍一下己方的众人。而李典呢,和众人是彼此见过。可以说这里面,他就算是认识张辽。而之所以认识他,当然是因为以前李典跟着自己主公对付吕布的时候,他是和张辽打过交道的。至于说其他的几个,都只闻其名,

    确实是不见其人啊,确实是没打过交道。不过如今好了,李典都算是认识他们了,知道他们的相貌如何,算是记住了。毕竟这又不是几十个人,就那么几个,所以还有什么记不住的。这众人都见过后,孙策这才对帐外吩咐道,摆宴,就是上菜,不过他肯定不能那么去说就是了。结果有士卒端上来吃食,给每个桌案都摆上了。孙策这个人呢,基本上还是比较公平的,

    至少不管是他们江东军自己一方,还是说曹仁他们兖州军一方,都是一模一样的吃食,没有什么区别。如果说真有区别的话,那就只有孙策的案上,是比他们多了一道菜,不过也就是一道而已。他终究是主公,比众将多一道菜什么的,根本就不是个事儿。你要是和所有人

    都一样儿,那才是个事儿。所以说孙策的做法,至少曹仁他们是一点儿的意见都没有。也就是江东军的个别人,有点儿意见,不过也确实,没什么大事儿。用孙策的话来讲,这双方都是盟友,在有些事儿上,自然是不同,可在有些方面,还是要公平对待的。之所以孙策这

    样儿,说起来和他在袁术帐下效力,是有很大的关系的。因为以前他在袁术那儿混的时候,袁术对孙策,那是极为不公平。要说以孙策其人的本事,其人所立的功劳,在袁术帐下,怎么也排不到最后去吧,但是在袁术请众人饮宴的时候,孙策就是坐在最末的那个。所以就凭其人的骄傲,你认为孙策心里能没意见吗?可他就算是再有意见,对袁术那个人,他也没有

    办法。所以孙策之后带兵当上主公了,他对手下,至少在这个饮宴上,你座次是没办法了,但是其他的,都是比较公平的。不像袁术帐下那样儿,你坐在最前面,那桌案上所摆的就是比较丰盛的吃食,而你坐在最后面的,那基本上就没什么东西了。所以孙策可不是袁术那样

    儿,因此,这他确实,不管是对己方的人,还是对兖州军他们几个,都是比较公平的。东西都摆好后,孙策对众人说道:“各位,今日算是双喜临门,第一,自然就是李典将军带兵来此,为我联军添砖加瓦!第二,是我军不日便会攻下邾县,所以各位,咱们满饮此爵!”说完,孙策是先干了,众人是赶紧齐声应诺,然后也是都喝了这一爵,没一个例外的,都干

    了。毕竟连自己主公将军都干了,那其他人自然也都干了。至于说曹仁那边儿,那孙策都干了,他们怎么可能无动于衷呢,所以自然也是一样儿。而孙策他也就是和众将满饮了一爵,多了他也没和众将喝。毕竟这酒这个东西,在孙策行军打仗的时候,喝得还是比较少的,对手下的将士,也是有限制。不过看他们都有数,所以孙策也不多说什么了。当然他也

    是心里有底,毕竟城内的武安国不会带兵前来,他要是真来了,那还是己方所需要的,因此,己方将领喝多喝少,其实并不算什么太大的事儿。而且孙策也知道,他们都有自己的打算,都知道自己的度,所以不用多说什么了。自己这个当主公的,不是说什么都要去管,该

    管的,那自然是要去管,可有的没什么太大用的,自己也不用去管,要不然的话,管太多,肯定是要让手下人厌烦。别看自己是江东之主不假,可实际上,自己这边儿的将领,还是比较松散的,和曹操马超他们那儿不同。确实,就是江东这边儿是以部曲为单位,将领各自有

    人马,然后是联合起来作战,确实是和曹操马超还有刘备那儿不太一样儿。不过虽说如此,可孙策和曹操的联合,依旧是能和马超抗衡,这就足够了。其实不管是什么样儿,都是有利有弊,这个是肯定的。众人此时是在一片欢腾的气氛中饮宴,确实是做到了宾主尽欢。主要是不管是对江东军来说,还是对兖州军,他们都是有好事儿。而且还有个共同的好事儿,那

    就是邾县城要被他们破了。而和他们形成对比的,自然就是城内的武安国,他很清楚,自己已经顶不住几日了,所以自己也只能是带着己方在邾县还剩下的这边儿人马,也就是残部,退往西陵城,自己能做到这样儿,应该说也只能是这样儿了。而张飞估计看到自己如此,也

    不能把自己如何,主要是处理自己,那还得是自己主公,这个倒是没错。张飞他倒是能说自己如何,可真说到处置自己,那确实,必须是自己主公,张飞哪怕是江夏的主将不假,可他能任命任免自己,却处置不了自己,他还没那么大权力。这倒不是说武安国不服他,主要

    是己方这等级还是比较森严的,所以说武安国清楚,处理自己,那只能是自己主公不会是张飞。孙策宴请兖州军众将的宴会,已经完了,毕竟众人都已经是吃好喝好了,所以他已经让士卒撤下残羹冷炙,然后和曹仁他们几个攀谈了起来。尤其是李典,毕竟之前没怎么接触过,所以这也算是加进一下联络,算是熟悉一下吧。当然了,江东军可不单单就只有孙策一

    个人说,还有其他人,也都没忘了和曹仁李典他们说话,毕竟对方都是客人,所以他们江东军一方作为主人,肯定是不能怠慢了客人不是?而且还有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他们是要从李典那儿得到点儿什么。毕竟之前曹仁也不是说就没对自己主公说,但是他就说李典来了,

    可其人是怎么饶过江夏几个城池,来到邾县的,曹仁却是一个字都没说。这个就不得不让他们觉得其中是有问题了。毕竟要说凉州军面对这么多人进了江夏,他们还无动于衷的话,那简直也太小看他们了吧,所以这个事儿曹仁没说,那么其中可能就是有隐情啊。所以江东

    军的周瑜鲁肃他们,是对李典旁敲侧击,那意思看看能不能从其人那儿得到点儿什么有用的东西。毕竟他们也清楚,曹仁那儿是不用想了,这就看看李典吧,毕竟是新来的。不过他们还是有点儿低估了对方,那李典还是有些本事的,至少曹仁是叮嘱过他好几次,之前的事儿,无论如何,都不能对江东军的人说。毕竟在曹仁看来,那又不是什么好事儿,出彩的事

    儿,相反还是丢人的事儿,所以有什么去说的。因此,他是叮嘱了李典好几次,确实是让他记忆深刻。因此,不管周瑜和鲁肃他们是如何旁敲侧击,李典就是一问三不知,或者就是打个哈哈过去了,要不就是说别的东西,让周瑜和鲁肃对他也没有办法。毕竟人家不说,你

    还能撬开对方的嘴,逼着他说什么?那显然是不可能,所以两人最后也是无奈看了自己主公一眼,那意思这个李典,还真是不好对付的人,至少想让他说什么,基本上是不可能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