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说这就是大差距,而且你看看演义里面,李典有几个出彩的地方?但是再看看三爷呢,这差距就不言而喻了。 看    当然了,你要非说三爷是个主角,那么你得清楚一件事儿,真正意义上的演义,其实是没有主角的。自然,张飞肯定比那个李典要主要多了,这个是肯定的,不用多说。但是事实也是,他比李典强,这也是不争的事实。之后黄忠三人就告退了,不是张

    飞送客,实在是他也清楚,其实三人带兵返西陵,也是没休息多少,算是马不停蹄,所以这个时候,他们自然是要好好休息,吃点儿东西什么的。因此,张飞觉得自己也不好去打扰三人太多,这都直接从城门口给他们拉到会客厅来了,而且都已经说了这么多,其实也是

    够可以的了。三爷肯定不是那种不知进退的人,哪怕他认为自己和黄忠关系都不错,可不错归不错,这该让人休息的时候,自己也不好去说什么。再说也确实,自己已经和他们说够多的了,已经差不多可以了,那么自己还多说什么,那只能是徒惹人厌,所以张飞可不干那

    样儿的事儿。黄忠三人是向张飞告辞,到自己屋中去休息了。他们饿倒是不饿,毕竟他们都随身携带了好几日的干粮,这行军打仗,有吃的那就算是不错了,当然是没人去计较,到底是的好还是说坏。说起来他们吃得不如之前的日子,也都不是没有,所以说看到三人离开后,张飞是亲自去了趟校场,毕竟那些跟着黄忠来的人,可都是己方的勇士,而他

    作为江夏的主将,是不可能一句话都没有的。毕竟对于己方士卒来说,平时的待遇还好,所以也不光就是给他们赏赐,就一定能让他们满足。至少张飞就很清楚,还有精神上的东西,也是他们必不可少的。因此,这自己是必须要去,黄忠他们和江夏没太大关系,所以是谁都

    没有自己合适,这点张飞是很清楚。所以他直接就去了校场,算是慰问跟着黄忠他们来的士卒一番,当然这个也算是收买人心了。可以说张飞跟着马超,他是学到了不少东西,也知道,士卒更需要什么,毕竟三爷不可能是什么都不懂,他只要肯学,肯下功夫,那么基本

    上都没有太大的问题。 看    比起张飞这边儿,李典那边儿就不怎么样儿了。张飞黄忠这边儿是得意,而李典那边儿自然就是比较无奈。这一终于是带兵到了邾县,他到达邾县的时候,可以说邾县的战事已经算是进入到了最后的阶段。至少不管是孙策还是曹仁,可都认为,破城就在这两三日了,不会再多。毕竟武安国也就是武艺强点儿,至于说其他的方面,确实,

    是有限的。而且更没有张任的那种狠,所以还有什么对付不了的。或者说根本就不用对付张任那么久去对付他。因此,这城是该破了,孙策和曹仁都这么想。而在李典进到邾县的地界,孙策江东军探马和曹仁兖州军的探马,可都是探查到了,所以他们自然是第一时间就知

    道这事儿。当然了,李典可也没有忘了,派个士卒去通知曹仁。毕竟不管是在兖州军的身份,还是说地位,曹仁都要高于他,这个必然。而且最为关键的是,曹仁才是江夏兖州军的主将,而不是他李典。因此他带兵要到邾县的时候,自然是不会忘了通知曹仁,这和黄忠他们带兵西陵,然后派士卒禀报给张飞,其实是一个道理,都是一样儿的。当然了,就是不

    去禀报什么的,那也不算是什么大事儿,但是对李典本人来说,他是不可能不去那么做的。所以李典带兵到邾县的时候,曹仁便带着郭淮他们三个直接迎接过去了。毕竟李典是来帮忙的,哪怕他是受了自己主公的令,可曹仁也得是亲自去迎一下,这个是必然。更何况人家也是懂事儿,知道早和自己打招呼,所以曹仁自然是满意,因此,他是不会计较其他的,直接

    就带着郭淮、曹真和牛金三人迎过去了。几人碰见,曹仁笑道:“李典将军,一路辛苦!快,请入营一叙!”“多谢曹将军!请!”毕竟是远道而来,所以李典也不可能和曹仁他们客气太多,而且都是自己人啊,所以自然是都不用说太多了,直接就进到大营,之后再说其他。

    所以李典自然是跟着曹仁他们进了兖州军大营,至于说他带来的人马,当然也是一样儿进去了。     不过要是不够营帐的话,自然还有人扎营,肯定不会少就是了,对此李典是很放心。就算是曹仁缺少物资,可自己所带的人马,那也是带来了不少东西,所以是不会缺什么的。

    对于曹仁他们的东向,孙策是一清二楚,不过那毕竟是兖州军的援军,他是不可能去给李典做个什么迎接之类的,那不可能。不过对于曹仁他们的那点儿心思,可以说孙策还真是,他还是比较清楚的。就像是自己一方要是有援军来这儿,他曹仁不会出来就是了。在中军大帐中,曹仁和李典是聊上了,李典自然是没对他隐瞒,直接就把自己之前遇袭的事儿,对曹

    仁讲了。是实话,听了李典所说,可以说曹仁确实是对他有了点儿意见。毕竟李典着急来邾县,自己也不是不能理解。同样儿,就算是自己,也是希望他能早点儿到这儿,这都没错。可他李典的大意,这却绝对是不可取的。反正要是换成是自己带兵,自己就绝对不会那样儿。

    那江夏守将张飞,己方又不是没和其人打过交道,对方是个什么人?反正他是绝对不会对己方援军进了江夏这个事儿视而不见的,要真是一点儿反应都没有,那就不是他张飞张益德了。至少曹仁就很清楚,换成自己是他张飞的话,显然,对这个事儿也不可能就是无动于衷,

    视而不见,可李典确实,他忽略了,他大意了,他是有错的。不过对此,曹仁他确实也不好去说什么,毕竟李典他不是在邾县这儿出现的问题,而是在来这儿的途中,所以自己哪怕是这个地方的主将,但是那时候他李典还没来呢,所以自己不好说什么。并且曹仁也很清楚,就说自己和李典的关系,也说不上好,毕竟自己是曹系将领的代表,而他李典李曼成只是个

    外姓的将领,所以自己不好说什么。因此,他最后也只能是答应了李典,“曼成,此时我定会在信中对主公言明,你放心便是!”曹仁当然是答应了李典,把这个事儿对自己主公说。说起来李典那意思是让自己主公处理,曹仁也知道了,自己是管不着人家了。当然,如果说

    他李曼成是在邾县这儿犯了错什么的,那么自己还是有权去管的,可是在其他地方,那确实,自己也没那么大权啊。毕竟还是那话,他那个时候还没到自己这儿呢,所以他李典还不属于是自己这儿的将领,是归主公所管,而不是自己。李典闻言,是赶紧道谢,“多谢将军!”对他来说,不是李典就不服曹仁,真不是那么事儿。还是,和曹仁所想差不多,其实就是

    那么事儿。曹操连忙摆手,那意思李典你也不用客气,自己这都是应该做的。而且有的话他还没说,那就是,曹仁想说,你李典都是这个意思了,要让主公来处置你,我显然也只能是给主公去封信,其他的,也做不了。而且你李典确实,是好不容易求了自己一,自己怎么也得答应不是。对曹仁来说,要是什么无理取闹的事儿或者要求之类的,那他是绝对

    不会答应的,但是李典所提出来的,又不是什么无理的要求,所以他自然是满口答应了。而且为了宽李典的心,曹仁是直接就提笔,写了封信,然后差专人,就还是之前的那个,再一次把信送往了樊城。当然这次曹仁的信中所写,自然不是请求援军什么的,而是告诉自己

    主公,这李典到了,援军来了,不过在途中却是遭到了凉州军黄忠部的奇袭。当然曹仁可没说李典是大意了什么的,不过他却是说了黄忠也没有多少人,毕竟要是不说清楚,没准自己主公就以为己方损失不小,那样儿的话,对李典不利,那不是曹仁想要的,所以他

    之后曹仁让李典去休息,然后他是亲自去了江东军大营,拜访了一下孙策。毕竟兖州军和江东军是盟友,哪怕曹仁也清楚,孙策早知道了李典带兵前来的事儿,可自己作为兖州军主将,是不可能不对他说点儿什么的。这个肯定不是为了炫耀,而是因为双方的关系,就是这样儿。孙策见到曹仁后,他对其来意确实是一清二楚,可也不好点破,所以还是对其笑道:

    “原来是曹将军来了,快快,请坐!”“多谢将军!”曹仁也没多客气,直接就在孙策的中军大帐中坐了下来。说起来这个时候不管是曹仁还是说孙策,心里都是比较高兴的。第一,对他们来说,这邾县马上就要被破了,所以两人心情能不好吗?第二,那自然就是,对曹仁

    来说,己方的援军到来,所以他自然是心情不错。至于说这个,和孙策倒是没太大的关系,不过兖州军实力增强,那就是整体的实力增加,所以不用多说什么,这就是好事儿,因此,至少孙策不会说因为这个而心情不好就是了。所以说两人心情其实都不错,而且

    看到曹仁坐下后,孙策便开口问道:“不知曹将军来此,是所为何事?”哪怕孙策认为曹仁八成就是因为那事儿来的,可他也不好多说。毕竟这个事儿只有从曹仁口中说出来,那才算是最好的结果。如果说是自己先说,那么不管是对自己还是对他曹子孝,其实都不怎么样儿。所以他自然是很清楚,这当然是要让曹仁说,要不然的话,自己也真是,不用这样儿了

    ,自己也不想如此,可不这样儿不行啊。曹仁一听,便笑着道:“孙将军,我来此的目的,是告诉孙将军一声,我军的援军,之前已经到来,是李典将军带队!”曹仁自然是对孙策没什么隐瞒,不说这事儿他孙伯符是一清二楚,就说己方和他们的关系,这事儿就没什么

    隐瞒的。关键是这个事儿本来就是曹仁要对他们说出来的,因此,这隐瞒什么呢?如果说要是什么机密的事儿,那么曹仁自然是不能说什么。可这个事儿,显然不是那样儿,甚至还是他必须要说的,所以曹仁自然是一下对孙策都说了,当然是简单说了一下,至于说中途遇

    袭的事儿,他也是没说。毕竟这也不是什么好事儿,所以曹仁能说吗。如果要是好事儿的话,他曹子孝绝对不会吝啬不讲的。他还很清楚,自己不说这个事儿,那么就只有己方的将领知道,他孙策和江东军一众将领,是不会知道的。他也清楚,己方将领可绝对不会傻乎乎把这样儿的事儿往外说。还是那话,要是好事儿的话,这肯定不用隐瞒什么,可惜这事儿

    孙策一听,心说果然,但是表面上还是不动声色,不过表情却是一副喜上眉梢的表情,他对曹仁说道:“那真是恭喜曹将军了,这贵军如今援军到了,真是增加了不少实力啊!”曹仁哈哈一笑,“同喜同喜!这如今也是增加了我们联军的实力,不是吗?”“那是!哈哈哈!”

    “哈哈哈哈!”说着,两人是相视大笑,一切都尽在不言中了。确实不管是孙策也好,是曹仁也罢,都清楚对方的意思,而且这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