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毕竟他是很清楚,自己武艺平平,而且又没什么大本事,有如今这个地位,还是托了和自己主公关系的福。79糜芳很清楚,要是自己的主公不是自己妹夫的话,这自己如今在凉州军中,真是没什么地位。当然更是没有什么身份了,毕竟不管自己是在凉州军中,还是在别人那儿,他们都清楚,马超是自己的妹夫,这就足够了。不管自己去主动说,还是如何,他们都不会说视而不见,没有人一点儿都不去考虑这个方面儿的事儿。所以不管你说还是不说,最后的情况都是,人家不可能不考虑这其中的关系,这个很正常。黄忠带兵离开了,当然他不会带兵去西阳城,哪怕如今此地距离西阳城是最近。不过这个没太大关系,毕竟他和廖化也不怎么熟,而且黄忠知道,如果说之前的战事,张飞说了没有他廖化什么事儿,那么如今自己在战事结束后,就去西阳城的话,他廖化多少都会有点儿意见的。本来他就对张飞有点儿意见,这自己要是再带兵去西阳城的话,估计他是对张飞的意见更甚。毕竟哪怕是自己带兵,可自己终究不是他们江夏的将领,所以他认为自己去西阳城,八成可能就是张飞的主意,至于说自己解释不解释,都没用,因为他廖化要是那么认为了,你解释的话,反而会让他更觉得如此。所以误会,确实不是黄忠想要看到的,那么避免误会的方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了,那就是他不去西阳城,就是这样儿。而且可以说他是很了解己方士卒,自己儿子和糜芳没什么说的,基本上自己做什么决定,他们都会支持自己,这个倒是没错。可自己所带的那些己方士卒呢,因为他们是西陵城的人马,所以自然是想早去,这个黄忠都明白。毕竟如果说自己是他们的话,自己这个时候也会是这么个想法。毕竟去西阳城,是能得到更好的休息不假,可他们终究不是那地方的士卒,所以可能还要看廖化,甚至是西阳城士卒的脸‘色’,这绝对不是他们那些人想要的,更不是黄忠想要的,所以他是绝对不会带着这些人去那儿的。而且还有在此次奇袭上伤亡的将士,黄忠知道,受伤的还差点儿,可已经阵亡的人,自己是有责任也有那个义务,把他们给送西陵的。可以说凉州军确实还算是不错,从上到下,不管是马超,还是其他的将领,对士卒,确实是可以。其实这也算是受到了马超的影响,要不然的话,你能保证一个两个,可大多数的人,你能保证他们如何?所以黄忠是直接带兵按原路返,当然他也和自己儿子还有糜芳说了。对自己儿子,黄忠没什么太多的话,毕竟第一他是自己儿子,虽然这在军中,也是无父子,但是如今也并不算什么特别正式的,所以他这个身份,还是要放到前面的。[ 超多好看小说]因此黄忠自然清楚,自己别说官职比他大,什么他都得听自己的,就算不是这样儿,自己说什么,他基本上也是要听的。不过糜芳吗,他倒不是就不听黄忠的,主要是他并不算黄忠的什么人,所以黄忠当然是有自己的考虑。毕竟其人那个身份,他是不可能不多想。他糜芳是不能影响自己主公多少,可他有个好大哥,更有个好妹妹,这两个人,在自己主公那儿,那绝对是举足轻重。糜竺,可以说其人就是整个凉州军的财神爷,可以说没有其人的话,那真就没有如今己方这么多的钱粮,这黄忠虽然加入凉州军的时日并不算那么久,可有些事儿,他知道得却是很清楚。就比如说,他知道糜竺是给凉州军赚下了一多半的财物,所以其人在自己主公那儿是个什么地位,不用再多说了。就算是没有这个事儿,就凭他是主母的唯一大哥,那其人的身份地位所以黄忠自然是知道,糜竺还有主母,那在自己主公心目中的地位。因此,他们两人中的唯一的亲弟弟,还有亲二哥,这可是至亲,所以哪怕自己主公也清楚糜芳本事不足,可依旧是让他做着不小的事儿,不得不说,这是绝对有着他兄长和妹妹的面子在里的。当然了,要是说糜芳真就是扶不起来的一个,那么自己主公显然也不会用他,所以糜芳说起来他不是个大才,但却也是中人之姿,就是这样儿。可这样儿的人,在己方确实,是一抓一大把,可别人却没有他糜子方那个身份啊,所以自己主公用他,也没有人说出来什么。毕竟主公用他不是什么重用,因此,自然也不会有谁有意见的。毕竟真正有本事的,哪个没受自己主公重用了?就算是张任那样儿的,最后不也是吗。所以真正有本事的,都受到了重用,自然没有人去管糜芳什么事儿。至于说那本事平平,和他糜芳差不多的,说起来他们就算是真有了意见,可也没有那机会,能和自己主公对话,所以黄忠一直以来可都是比较重视糜芳的,所以自然而然,对其人的话,他是也有应,而自己儿子,他确实不用对其说太多。就这样儿,黄忠是一路上和糜芳,当然也少不了和自己儿子,他们也算是说了一路,到了西陵城。当然了,这个黄忠肯定和自己儿子没那么多话,而且黄叙说起来,他是比较怕自己父亲的。如果不是没办法了,他其实都真是不准备和自己父亲一起,但是至于说糜芳,别看本事不足,这个没错,但是和黄忠确实是谈得来,这个就不得不说,还是比较有缘的。毕竟黄忠也不是说就和谁都这样儿,但是显然,他和糜芳,不是假的,是真算是比较合得来,就像张飞。当然了,糜芳和张飞还不同,不过大体上,都是能说得上话,至少不会说是话不投机,那肯定是没得谈了。黄忠带兵到了西陵城,张飞是亲自带人,前来迎接。毕竟黄忠不是张任,可哪怕人家不是江夏的将领,但是终究给江夏做事儿,所以自己理所应当是礼遇有加。而黄忠呢,他是早就派人通知了张飞,不过他可没有什么邀功的意思,是半点儿都没有。可之所以这样儿,还不就是因为张飞是如今江夏的主将吗?说起来就算他不让士卒通知张飞,那凉州军的探马发现他们之后,也会禀报给张飞所知。毕竟连己方的人要是再认不出来,那凉州军的探马也太废物了。不过对黄忠来说,让士卒早告知张飞,不是自己显示自己如何如何,更不是要让张飞如何,而是自己的一种态度。他也清楚,张飞是明白他的意思的。黄忠那个意思就是说,这江夏你张飞是老大,我这还是个外来的将领,所以有什么事儿,肯定是要通知你,让你知道的。这就是黄忠的意思,而张飞也都懂。不过张飞在知道了黄忠他们来之后,一问报信的士卒,自然是知道了战况,所以他是不可能不做出他自己的态度来。毕竟黄忠第一,他不是江夏的将领,所以人家帮忙,虽然都是己方的将领不假,可人家不帮,那是本分,帮了,那就是人情,这点张飞心里都有数。而黄忠是立功来了,哪怕不是什么大功,就是个小功劳,但是张飞也得做出来自己的姿态,所以是必须出城迎接,这是必然的。在城‘门’口,张飞看到黄忠三人后,是笑道:“黄将军一路辛苦!快,请入城一叙!”在城‘门’口,这么多士卒当面,张飞这个江夏的主将肯定不能说出来什么汉升兄,毕竟哪怕关系再好,这个时候不是‘私’,而是公,所以张飞不至于说公‘私’不分。黄忠自然也都清楚,他也是一笑,赶紧说道:“将军,请!”说着,张飞在前面走,当然了,他也是拉着黄忠的手,而后面自然就是跟着黄叙和糜芳,还有其他几个副将,就这么几个。至于说那一千五百多士卒,当然这个时候没有那么多了,张飞自然也不会忘了他们,所以自然是让己方的人好好招待一下这算是得胜归来的己方勇士,那没说的。张飞这个人,别看脾气确实是不怎么样儿,但是因为主公是马超,所以在潜移默化之下,他受到马超不小的影响,以致于他没有对士卒有什么太狠厉的手段,倒是对士卒还都不错,可不是那演义里面动不动就鞭笞士卒的将领,如今三爷还真不是那样儿。张飞和黄忠他们了太守府的会客厅,到了屋中落座后,张飞依旧是笑道:“恭喜汉升兄是旗开得胜啊!”这个时候屋中没外人,就只有张飞、黄忠父子还有糜芳,他们四个人,所以张飞自然也是比较随便。之前在士卒面前,自然是公,那么这个时候,基本上可以说就是‘私’了。当然,说是公‘私’都有,那也是对的。黄忠一听,是连连摆手,是苦笑了一声,“益德这么说,真是往我这脸上贴金啊!说起来是什么情况,之前士卒应该都告诉你了吧!”张飞闻言点头,“这是自然!不过我这还想听听汉升兄如何说,毕竟”张飞后面的话没说,他也知道,黄忠都明白。所以他只是一笑,黄忠自然是把到了地方之后,如何发现了李典部,最后再如何奇袭兖州军的事儿,都对张飞讲了,毕竟这事儿也没什么秘密,更何况是张飞派兵,所以他是必须要知道的。而且黄忠虽说不是有意卖‘弄’,但是终究是他带着己方人马占了便宜,所以这事儿自然是要说说。张飞别看他已经是听了一遍,但是那士卒所讲,自然是不如黄忠他说的,两人也没什么可比‘性’吗。至少黄忠和李典‘交’手的几个合,那士卒就没怎么看清,毕竟那时候都在玩命儿,有几个能注意到黄忠和李典呢。而显然,张飞对这个是比较感兴趣,虽然这李典,他在兖州军中,也没什么武艺。可终究是个武将,更何况张飞看的是黄忠,可不是他李典。之后黄忠说完,黄叙和糜芳也补充了几句,他们两人没对上李典,不过却带着己方人马杀伤杀死了不少兖州军士卒,而且也是毁了兖州军的一点儿粮草,因此,他们所讲的都是这个。张飞听得也是津津有味,三爷的爱好不光是喝酒吃‘肉’,也不仅仅是带兵杀敌,和人单挑,同样儿也是喜欢听人讲战场上的事儿reads;。尤其是这己方的奇袭,就以一千五百多人,对上了两万,最后也是全身而退,这就是他喜欢听的。当然了,是己方占优了,他爱听,要是己方不占优,他也确实,没那么太大兴趣了。所以张飞听了三人讲完了,他又是和他们闲聊了几句,当然其中更多的还是之前对李典部的战事,而张飞虽说是旁观,可他也没忘了想着自己如果是李典的话,应该如何,不应该如何。毕竟张飞的综合实力,肯定是要在李典之上,不会在其人之下就是了,这个不用多想。所以如果是他带兵的话,哪怕是大意轻敌了,黄忠也未必就能占到什么便宜,毕竟三爷带兵是个什么水平,而李典又是什么水平,后者确实是不如前者啊。你要说李典有点儿头脑,那么在这个方面,张飞可能是要不如其人,这倒是可以。但是要说他带兵的水平能超过张飞,那可真是,他还没那么厉害啊。李典并不是说就没有本事,关键是要看和谁去比较,如果和黄叙糜芳他们相比,其人自然是比那两个强。可要是和三爷黄忠这样儿的武将相比,那真是差了。说起来他李典不是魏国五子良将里面的,可黄忠和张飞,哪个都是蜀国的五虎大将啊。

    《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