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黄忠知道,这张飞如此,自己是怎么都得欠了人家的大人请了。如果说自己在这儿立功了什么的,那就更是如此。毕竟自己本来就不属于江夏的人,所以到这儿来了,张飞安排自己做事儿,那是人情,不安排自己,也是本分。说起来张飞也许是为了己方为了主公,可确实,也是给了自己这么大一个人情,自己还能不清楚吗。黄忠和黄叙还有糜芳他们商议完

    后,自然也就是那么定下来了。之后他又给己方士卒做了安排,等晚上戌时一到,便奇袭李典部。当然了,之前得先到李典部附近,不过肯定要避开兖州军探马的。当然,实在是避不开,就只能是让他们永远都闭嘴了,毕竟只有死人,才更能守住秘密。而黄忠在这个时候,

    他是更不会心慈手软的。说起来当大将的,有几个是心慈面软之辈,真就没有,所谓是慈不掌兵,其实就是这样儿。真正的武将,没有一个是手软的,不说非得如何如何强硬,可也差不多少了,毕竟你不那样儿,那么怎么去威慑下面儿的人,让士卒去为了战事而卖命呢?

    之后凉州军又没了动静,毕竟黄忠该安排完的,早已完成。对他来说,这如今可不保险,毕竟要是被兖州军的探马给发现,这自己也不用再想着奇袭了。最后己方要奇袭不成,就会成为遭遇战,己方不想和人家硬拼,可人家未必就能放过己方啊!毕竟这双方人马相差悬殊,自己是他李典的话,肯定也不会那么轻易放弃的。不过己方因为是骑兵,所以到时候肯定跑

    得快,他们两万人马,可未必追得上。不过李典要是也狠心动用他们的骑兵的话,这个可就不好说了啊。其实黄忠也很清楚,就凭借自己的经验来看,两万人马里,能出来个两千骑兵,都不是什么大问题。毕竟兖州军可以说除了粮草的缺少之外,其他的,他们都不怎么缺。

    而缺粮,绝对不是因为他们没钱,那真是笑话,曹操占据了幽、兖、青、豫、徐,还有冀州的一部分,他们兖州军能缺钱?显然事实不是那样儿,那么兖州军缺粮,就是因为他们的人马多,这才是最主要的原因。当然了,曹操实施了一些列的屯田之策,可以说确实,是起

    到了应有的作用,可即便如此,兖州军依旧是可以说他们总体上是缺粮,而并不是像己方这样儿,粮草充足。关键是己方从来都不缺粮草什么的,凉州、并州没什么粮,可司隶也好,是益州也罢,当然也包括己方也占据着的冀州,哪个不是产粮大州。不要认为司隶饱受战火,土地荒芜什么的,那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是这个道理。而且别看司隶还让曹操兖州军占了

    不小的一块儿,但是真正的粮草,他们兖州军可没占到多少。毕竟对马超来说,地盘可以给曹操,但是唯独这个钱粮,他是绝对不会给他多少的。在马超看来,地盘没了,己方可以再夺来,不过就是伤亡多少的问题,而这个根本就是钱粮的多少,所以钱粮能给兖州军吗?

    自然是不能,所以马超认为城池让兖州军占了,那就是占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可唯独是己方的钱粮,基本上半点儿都不能给他们。实在不行,那么就只能是毁了。当然了,马超也让己方将领没事儿就给百姓点儿,所以真是,凉州军绝对没给兖州军留下什么东西,不是说

    就一点儿都没有,可实在是,太少了,基本上就是一座城池而已。也就是凉州军,能消耗,

    损失得起。而李典这个时候依旧是带兵全速前进,他确实是没想着其他的,就是想早到了邾县,就比什么都好。至于说兖州军探马,他们水平确实不低,可也和黄忠所想一样儿,他们是真没有发现凉州军的踪迹。这就不得不说,黄忠的经验可起到了大作用。不管是他们两军之间的距离,还是说他们两军的方向,此时都不在兖州军探马所查探的范围内。而且虽然

    他们水平不低,可也就是和黄忠所想一样儿,他们在一定范围内,就不再前进了。毕竟他们也不是没有自己的想法,这多日以来,除了那个西阳城的探马之外,其他的,他们也都没有见过几个人。真正有人,那都是老百姓,而不是凉州军。而至于说凉州军的探马,他们彼

    此发现之后,兖州军探马发现他们早就跑了,那意思是害怕己方啊。可不是吗,别看这地方是凉州军的地盘不假,可他们西阳城的探马没有几个,所以看到了兖州军的探马和大军,他们不跑才怪,不跑的是傻子。所以兖州军探马自然是没有发现这凉州军一千五百多人,当

    然了,这也算黄忠经验丰富,如果真换成一个没什么经验的将领,那不被发现才怪。也就是黄忠,见得多了,经历的也多,所以自然是能很从容去应对。毕竟兖州军的探马,他们再厉害,可那经验能和黄忠相比?所以他们在黄忠的面前,也只能是不占优。除非是曹操亲率大军的探马,那些人不光是人数众人,而且也有本事,也许是能发现些蛛丝马迹,可李典他

    所带领的人,那可就未必了。毕竟他不单单是急着去邾县,李典也想着自己能带兵立功。毕竟在这儿带兵晃,能立功?而他这个也算是影响到了己方的士卒,当然也都包括了探马那些,没有多少不受李典的影响,不过就是多和少的问题罢了。毕竟如今李典才是这两万人马

    的主将,而不是其他的人。说起来李典也知道,自己其实是不好急躁。可如今这事儿都已经是这样儿了,还能让自己如何?不光是曹仁他们等着自己,己方的士卒不也是如此吗?而且自己也想着能立功什么的,所以这还能不急?不过就因为李典的急,所以这本来平时他的

    小心谨慎,到了今日就都没有多少了,所以最后自然是要被黄忠他们有机可乘。确实,如果李典不这样儿的话,黄忠未必就真能抓到什么机会,毕竟兖州军的探马是吃素的吗?哪怕他经验丰富,哪怕凉州军士卒也不弱,哪怕按理说李典还不至于就真这样儿,可很多东西碰到一块儿之后,可不就变成了这样儿吗?真说起来,这其实也不能全怪李典,只能说是

    赶上了,没办法啊reads;。要不然的话,还真是不至于说就这样儿,至少就算是兖州军的探马没有发现黄忠他们,可李典还是会有所防范的。不过如今来看,也不能说兖州军就一点儿防范都没有,可实在是,也没多少了。所以在还没到申时的时候,黄忠就已经和黄叙还有糜芳,

    他们三个,带兵离开了。他们自然是奔向了兖州军的方向,至于说之前李典已经带着兖州军行了两个多时辰,这对黄忠他们来说,真就不是个问题。毕竟黄忠他们也是还不到申时出发的,他估计在戌时左右,就能追上李典,然后对他们进行奇袭。毕竟自己这一千五百多人是个什么速度,而他们两万人马,那又是个什么速度,都不用再多说了。就这,黄忠认为己

    方要是速度快的话,没准在戌时前,就能追上兖州军李典部。这不是说凉州军就多快多快,而是李典他们,哪怕是速度快了不假,可终究还是不能和人家一千五百多清一色的骑兵相比的,而且黄忠他们都是凉州的上等马,那是一般般的马匹所能比得上的吗?所以他们被黄忠给追上,是必然。如果说黄忠还做不到这个,那么他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去追李典部,肯定是

    要更早了。就和黄忠所料不错,他和黄叙还有糜芳他们是一起带兵在戌时左右,就已经到了距离李典他们很近的距离了。当然这期间不是没有兖州军探马过来,不过却都已经让黄忠带着士卒给咔嚓了。说起来以黄忠其人的勇武再加上其人的箭法,那几个兖州军的探马,还

    真就不是对手。别说是他们几个了,就算是再多,也照样儿有来无,毕竟黄忠那意思,根本就不想让他们去了。可不是吗,只要对方去一个,哪怕就是重伤的,那都要让己方的奇袭徒劳无功。毕竟不管他们探马还能不能说话什么的,那重要吗?自然是不重要,因为

    只要他们兖州军探马受伤,那么李典自然就知道,前方是遭到了埋伏,有敌军人马,至于是哪一方,都不用再多说了。而此时此刻,黄忠也清楚,如今是箭在弦上,确实是不得不发。可不光是自己觉得这时辰已到,更是因为这兖州军探马让己方给杀了这么多,之后只能越来越多,而这绝对不是个好现象。确实,如果是刚开始的时候,李典自然不会觉察什么,毕竟

    那才多一会儿,可时辰久了,他要是不觉察出什么不对来,那才怪了。说起来黄忠真就没和李典打过什么交道,可架不住马超对他说过,当然马超不是单单就对黄忠说,而是对己方的将领,他在讲到兖州军众将的时候,自然也是提到过这个李典李曼成,马超对其人的形容

    就是“有胆有识,可堪一用”,这是马超的原话。当然到了凉州军众将的耳中,他们都知道,自己主公这么说的话,第一,对方武艺肯定是不怎么高,要不然主公不会是这么说了,还得加上其他的。第二,这个人确实是有真本事,有真本事却不一定是大本事,不是大才,

    可却绝对是个人才,这个没错reads;。有胆有识,那就是说明其人是有点儿谋略,肯定不是什么猛将之类的,而可堪一用,说明其人确实,应该是能独当一面的。当然了,帅才倒不是,领军十几万,那是不行,可带个两三万人马的话,那还是没有问题的。对于自己主公的形容,真就是没几个人怀疑,也没有人去问,怎么主公就知道这么多,那都没用,反正就是连黄忠

    这个投靠凉州军没太久的人,他也是相信马超的话,至少他所形容的人,是没错的,这就是他所认为的。所以李典是什么样儿,黄忠多少对他是有了解,所以这个时候,他是因为着急,所以他是被蒙蔽了,可时辰久了,他是绝对能发现什么的,所以黄忠是等不得了。因为

    你可以说可能要很久,他李典才会发现不对,不过黄忠认为这个事儿基本不可能。那么就是说马上,他李典就会发现问题,这个黄忠认为才是很可能,非常可能,甚至干脆就是了。所以他清楚,自己必须要让己方士卒马上对兖州军展开奇袭,这个时候他们还没休息,可这

    都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因为当务之急,是在他们还没有发现之前,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赶紧带兵给他们制造点儿麻烦,如此的话,自己也没算白来啊。毕竟自己带兵来此的目的,是一定要达到的,要不然自己不是白来了,还费这么大劲。黄忠确实,如果他今夜奇袭要不成的话,他肯定是要不甘心。当然只要奇袭成功,至于说其他的,那都不重要了。

    说兖州军伤亡多少,那都不是黄忠所要考虑的,而他带兵主要对付李典部的目的,可不是让他们伤亡多少,这还真不是他最重要的那个目的,也不是张飞的。他们都有自己的打算,说起来无非就是要黄忠黄叙还有糜芳他们已经是做好了动员,此时他们三人是带着人马

    接近了兖州军,别看动静也有,可因为还有段距离,所以兖州军自然是感觉不到。或者说他们本来就想着能早到邾县,也根本就没有想过,还能有凉州军的人马跑这儿来夜袭啊。

    《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