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真要是援军最后到这儿了,那他们还不知道怎么去江夏?因为从樊城这儿到那儿,只能是更费劲。那么荀彧直接让人直接从许都去江夏,是没错。不过这其中所要遭遇的,曹操也是能猜测到一二。毕竟你指望着凉州军探马不发现,那不可能?他们还不至于说那么饭桶,还是那话,也许刚进江夏的时候,还可能不被发现,可时日久了,不被发现才怪。所以要看李

    典怎么把人给带到曹仁那儿去了。当然了,曹操也是想到了,很大可能,李典带去的人马,到了曹仁那儿,估计也要损失,不过就是多少的问题。己方如果表现好的话,那么损失少点儿,可要是敌军强势,那么己方只能是损失多了。可这也都没有办法,如果说不这样儿的话,

    这怎么去江夏啊,都答应曹仁了,而且己方派去援军,可以说也是势在必行,曹操认为是必须的。所以这前方的路,哪怕有着很多艰难险阻,却也挡不住曹操兖州军的脚步。对他来讲,这不能一点儿困难就放弃,再说了,谁说一定是己方不利呢,难道就不能是凉州军损失

    了?曹操是不会在自己嘴上承认己方兖州军战力不如凉州军的,哪怕他心里也是着,凉州军的战力确实是比己方强点儿。可哪怕是这样儿,他依旧不认为说李典就真没有机会让凉州军吃亏,主要是曹操认为,还是在于天时地利和人和了,就是这样儿。其实荀彧所说不错,就是凉州军会不会在江夏的主力去对付李典,还有是谁带兵,这两点是非常重要。毕竟兖州

    军就两万人马去了江夏。可要是人家凉州军一下就来了三四万人,这兖州军不想吃亏,都很难。而谁带兵来战,自然也是很重要的。就说要是普普通通的将领,可能还没有李典厉害呢。那么真就未必会给兖州军带来多大的麻烦。可要是变成张飞、黄忠那样儿的大将,基本

    上就连曹操也认为,李典要不是对手了。那么这个时候,就看你能带到曹仁那儿多少人马了,曹操也没底儿,实在是战场上瞬息万变,自己当然是不可能什么都预料到不是。如果说自己能早知道结果。那么所有的事儿都好了,可这个可能吗?显然都不可能。所以说曹操也

    就不再多想,而是等着李典或是曹仁他们的情报传来,他到时候再看如何。毕竟就是曹操也预测不到太多,确实,什么事儿都有可能发生,这个是没错。尤其对于自己还不怎么了解的地方,别看江夏仔细一数,好像确实是没有凉州军多少人,可好好看看呢。那张飞和后来过去的黄忠,可都是大将啊,曹操是一点儿都不敢小看。至于说他怎么知道黄忠在西陵城,

    这个就不得不说,兖州军的情报了,确实是比较灵通。那黄忠跑到西陵,可不是说他就不露面什么的。那缩着脖子的是乌龟王八,可不是他黄汉升。败了很正常,孙子都说了,那胜败乃兵家常事也,谁还没败过。所以要说就因为失败,他黄忠就不敢露面了什么的。那纯扯,

    如果换成是其他人,也许是还有可能,可是黄忠,真就没可能,所以兖州军的探马要是连这个也不知道的话,他们也白号称天下第一了。可不是吗。至少曹操从当初黄忠败退之后,没过多久,他就知道了,黄忠跑去了西陵,当然也是带着他儿子和那个糜芳,还有凉州军的残兵,虽然是,确实没多少人马,可也不是说人少得可怜,对此,曹操都知道一清二楚。

    结果事实也证明了,曹操的预测,还是有正确的一面的。当李典带兵从豫州进入到了江夏之后,确实,凉州军一时半会儿,他们还真是没发现。毕竟李典也不可能带着两万人马穿州过府,那纯扯,那不是带兵当援军去了,直接就是和凉州军开战啊。所以他们所行走的地方,都是属于比较偏僻的地方了,可即便如此,时日短的话,确实还没事儿,可时日长了,还可

    能不被人给发现吗?毕竟兖州军他们可是两万人马,不是两千人,更不是二百人,所以这其中的差别可大了去了。如果说是哪怕就两千人,以李典的本事,真要是小心翼翼的话,也许都未必能让凉州军发现什么,毕竟他们所走的地方,都是非常偏僻的,都是熟悉江夏地界

    的兖州军士卒当向导领路,所以自然是没有问题。可这两万人,这是多少人马,你想不让凉州军发现,真没有办法,哪怕再偏的地方,除非是那种荒无人烟的地方,没有人去,也许还可能,但是在江夏,至少李典是不知道这样儿的地方在哪儿。所以他们两万人马的行踪,

    最后还是让凉州军发现了,不被发现不可能,兖州军也没那么大逆天的本事,凉州军的探马更不是废物,所以对于李典和兖州军的行踪,虽说凉州军探马发现了,可他们确实是不敢轻举妄动,只能是赶紧去禀报给了西阳城的主将廖化,毕竟他们都是西阳城的探马,是属于廖化所管的。如今驻守在江夏西阳城的正是廖化,显然这个是张飞安排他在这儿的,之

    前的廖化还没在这儿,不过张飞让其人驻守在西阳城,不管之前廖化在哪儿,马超都会同意的,所以都不用多说了。廖化听到探马禀报之后,他是微微皱眉,这事儿都没有想到啊。本来他对于张飞让自己守在这属于江夏最北边儿,他也是有点儿意见的,不过如今这没等来

    联军,确实听到兖州军援军的消息了。不过一听探马禀报,约有两万人的人马,这就绝对不是自己所能对付得了的了,所以廖化是当机立断,赶紧是让己方的士卒去通知西陵城的张飞他们,因为他知道,这个事儿只能是让张飞处理了。这西阳城不是什么大城,而且从联军

    过来的方向看,确实这个地方不在他们所进攻的范围,因为这城内还没到五千人呢,所以你让他们守城。确实,那是能守几日,可在野战方面,廖化再自大,他也不会认为己方不到五千人,就能对付得了兖州军的两万人,那是开玩笑。做梦估计都梦不到这事儿吧。还有一点,那就是。己方如今西阳城内,就只有不到五千的人马,那么肯定不可能把所有人都给拉

    出去对付兖州军吧,所以廖化知道,怎么想,这兖州军的两万人马都不是如今的西阳城所能对付的,所以就只能让张飞他们头疼去了。对于张飞,廖化显然在这个时候还对他有点儿不满,不过尽管如此。在大方面上,他还是没大问题的。其实廖化也清楚,自己和张飞,

    真说起来,别看都是凉州军的元老人物,但是不管在自己主公的眼中,还是在整个凉州军的将士的眼里。自己显然都不能和其人相比的。他也清楚,自己不管是武艺还是带兵的水平,都是无法和其人相比,因此,对于张飞官职比他高,对这个事儿。廖化是一点儿其他心思都没有。毕竟人家本事在那儿摆着呢,立功也是比自己多,所以官职比自己高,也属正常。可

    对于其人把他安排在西阳城这儿,廖化确实是心里不爽,虽然自己也承认比不上他张飞,或者说根本就不好相提并论。可那武安国都能守在邾县,那么为何自己就不能被他张飞安排到一处紧要的地方上呢?廖化也承认,自己真要是比起武艺来,是不如武安国其人,可要说到其他方面,自己可未必就比不上他,甚至还要超过他。所以廖化心里有不满,其实也正常。

    而张飞这个人,他显然是有自己的想法,他可不认为把武安国放到邾县,把廖化给安排到西阳,就是什么错误。他的想法其实很简单,之所以让武安国去了邾县,而廖化只是在北边儿不那么太重要的西阳,就是因为他廖化的武艺不如武安国,这是张飞的最终想法。毕竟在

    他看来,在城头上,敌军一拥而上,上来的人马越来越多的时候,真正能带着更多士卒撤退逃走的,只有武艺高超的主将,而不是那武艺低下的。说起来武安国的武艺,早已是一流下等了,而廖化那武艺,据张飞所知,好像也就是比三流强点儿那样儿吧。所以用谁去驻守

    邾县,已经是不言而喻了。对张飞来说,哪怕他是,嘴上不会说,可心里也不得承认,那就是邾县顶不住联军的强力进攻。那么最后谁能带着己方更多的人马撤离,说白了就是逃走,遁走邾县,那是武安国,而不是他廖化。说起来他们两人,除了武艺之外,在其他的能力上,廖化不比武安国低,甚至有些地方还要超过其人,可张飞不那么看,因为廖化就算是超过武

    安国的地方,那也是有限,不是说超过了一大块儿,不过就是那么一点儿而已。可武安国的武艺,确实是超过了廖化一大块儿,就是这样儿。而两人在军中的地位,几乎都差不多,没谁是勇冠三军那样儿的人物。真要说起来,因为武安国的武艺,所以真正是他以勇力闻名

    在凉州军中,而不是他廖化,所以张飞自然是用了武安国,而不是廖化。只是廖化没有想明白这个,他如果想到这儿,他就能清楚张飞的用意所在了。说起来张飞绝对不是一个什么小心眼,睚眦必报的人,那不是三爷的作风。更何况,他虽然和廖化的关系不是特别特别好,

    但却也绝对没有什么过节,他和武安国还有廖化的关系,应该说都差不多,所以根本不可能存在偏向谁又或者不待见谁,这绝对没有。所以用武安国去邾县,廖化去了西阳,就是因为他要为全军考虑,为所有的凉州军士卒着想,谁能带更多的人马离开,他自然就用了谁。所以自然就谁的武艺高,就用谁了。廖化其实并不是说他就什么都不懂,不过就是当局者迷,

    而张飞那个性格,他那作风,还有他和廖化的关系,都不足以让他对其还有武安国有个什么解释。尤其是张飞如今算是江夏太守,而廖化和武安国,此时都算是他所属的将领,因此,有几个当领导的负责给属下解释所有东西的?当然了,如果张飞不是这个性格,或者说他有

    什么顾虑,怕廖化有什么误会,也许他会给其人解释两句。不过也真是,三爷是个什么性格,不用多说了,想让他去给廖化解释?那真是玩笑了,也就是马超,才能当得张飞给他解释几句,至于说其他人,那真是,就看三爷的心情如何了,就算是换成崔安,三爷也未必就

    买账啊。此时的张飞,正在太守府的会客厅中和黄忠闲聊,毕竟如今联军大军还在邾县奋战,武安国这虽然是费了大劲儿,不过每一次虽然都看着要被敌军攻下,但是他还是顽强地带着凉州军士卒顶住了。这个就不得不说,他这个武艺也算是起到了不小的作用,毕竟一个一流下等武艺的将领,虽然不是说凤毛麟角,可在每个诸侯那儿,都算得上是大将了,这个

    确实没错。凉州军的不说,兖州军的夏侯兄弟、徐晃等人,江东军的周泰,哪个不是各自军中的重要将领。也就是武安国,在凉州军中,实在是人才济济,而且他那武艺虽然不错,但是其他方面,确实,和人家还是比不上的。不说和其人人比,就说凉州军中,甘宁也是一

    流下等的武艺,但是其人的本事,要高出武安国一大块儿来,所以,哪怕武安国是元老人物不假,可还是甘宁受到马超的重用,直接就是带兵攻城的主将,而武安国,也只能是当个守城的主将了。

    《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