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至于说江东军,那好歹是己方盟友,所以真是,就算是嘲笑己方,他们也绝对不会明着来,只能是背后笑话,就是这样儿,这是曹仁的想法。因此,为了不让凉州军看笑话,更是不想让己方盟友,江东军看了笑话,所以曹仁就决定,必须,哪怕是拉下自己的老脸,也得让自己主公调拨援军来江夏!说起来这应该是曹仁第一次求着曹操调兵,至少有印象来说,确实

    是第一次。毕竟曹仁这样儿的大将,如此帅才,很少有这样儿窘迫的时候。也应该说,这如今他们和江东军在荆州的时日,可以说实在是太长了,要不然的话,为什么兖州军这都要没有人马了呢。不是曹仁带兵少,其实也不能算是少,当然了,要是和凉州军比,那就是少。

    而孙策主力,那都是后来的,所以他们超过了兖州军,确实是正常。更为关键的是,凉州军之强,这他们可不仅仅是人多势众,这单兵的战力,更可以说是天下之冠,所以兖州军这如今就剩下可怜的这么点儿人马,是一点儿都没有什么不对的。就算是江东军比他们多,可

    终究也是有限的,毕竟曹仁是亲笔信一封,写好后,是差专人送往樊城。对他来说,如今让自己主公调兵来江夏,真是当务之急。这不是自己着急,实在是没办法,毕竟他可真不想己方人马都没有,然后让凉州军,尤其是江东军他们笑话。这是曹仁绝对接受不了的,你看这如今他们人马和江东军相差不小,可即便如此,曹仁还能接受。但是唯独对这个。要

    是被凉州军和江东军嘲笑,那还不如杀了他,真的。所以曹仁为了不让这个事儿发生,他也听了郭淮的建议,当然了,实际他就是顺水推舟。他确实是有这么个想法,就算是郭淮不说,他也准备这么做了,毕竟在曹仁看来,真到了己方的人马没有了的时候,那肯定是完了,

    也晚了。因此,曹仁也是尽快写信给自己主公,让自己主公知道如今自己。主要是己方的处境。他自然是相信,当自己主公了解这些的时候,会毫不犹豫从其他地方调兵来江夏的。毕竟曹仁很清楚,自己主公是更看重己方的面子,所以他是更不希望己方被凉州军和江东军

    耻笑的。而曹仁了解这些,显然郭淮也都是明白的。并且他还知道,自己将军是个什么想法,同样儿也清楚。自己主公知道了如今己方这个情况之后,他是个什么想法。而且怎么做,郭淮是知道的,或者说,他是能预料到。而曹仁就更不用说了,不过他这个举动,兖州军的几个将领是知道。也就是江东军的人不知道。不过要是周瑜鲁肃他们对曹仁仔细分析一下,

    他们未必就什么都猜不出来,毕竟天下顶级的谋士,绝对不是吹出来的。可这个事儿呢,说起来对己方。对他们江东军是有利有益的,毕竟兖州军人马多了,肯定要给江东军减轻不少压力。所以不管是周瑜鲁肃他们也好,是孙策也罢,他们知道的话,肯定是会觉得不错。

    他们可不认为什么兖州军人马多了,就对己方不好了云云。是,这个兖州军的人马只要一多,那么肯定要给江东军造成一些麻烦,比如说曹仁到时候估计争的东西,也就变多了。但是总体来说,对他们联军,还是好的,这个才是最主要的,所以孙策他们自然是赞成,举双手赞成,如果知道曹仁如此的话,他们都是半点儿不会反对的。当然了,反对也没有什么用,

    毕竟这个事儿是曹仁做主,而不是江东军众人,是曹操最后决定如何,而不是他们。曹仁的亲笔信被送出去了,送往樊城。说起来曹操也是很久没有受到他的信了,当然了,曹操也有段时间没给曹仁亲笔信了,毕竟他也没什么指示对方的。如果说刚开始,曹操要和凉州军拼一把的时候,他确实是想过,要让曹仁过来。可最后兖州军没能胜了凉州军,当然这

    个念头就让他给打消了。至少如今,此时此刻的曹操的想法,那就是曹仁不用再来樊城了,直接跟着孙策带着己方人马,和江东军一起攻略江夏吧。毕竟来了樊城,对己方也没什么好处,所以攻略江夏,这对凉州军不利,对己方是大为有利的。哪怕最后是孙策江东军占的地

    盘多,自己也认了,只要让凉州军不好过,那就比什么都强。可显然,如今曹仁的亲笔信,就让要曹操有所动作。     至少他是不想看到己方被人嘲笑的,因此,是不可能不派兵到江夏。对他来说,这哪怕己方的利益少占点儿,也不是什么太大的事儿,可要是让人嘲笑,这

    绝对不是曹操能接受得了的,毕竟曹操还是很爱面子的人。事实也确实是这样儿,兖州军大营中军大帐内,士卒前来禀报,“报主公,江夏信使来到!”如果要是有紧急军情的话,基本上也可以不用通报,直接就让人进来。不过这是曹仁的信使,所以多少还得是来通禀一声,毕竟曹操兖州军这边儿的规矩也不少,所以这该有的,那是肯定要有的。曹操一听,眼眉微

    挑,对士卒说道:“让人进来!”“诺!”士卒退下后,没一会儿,信使便到了大帐内。进来先给曹操施礼:“主公!有曹仁将军信一封,呈给主公过目!”曹操闻言微微点头,“呈上来吧!”“诺!”士卒给曹操递过去后,曹操展开信这么一看,他就全知道了如今江夏邾县那

    儿的情况。此时就听他对士卒,就是曹仁的信使说道:“你先下去休息,等我传唤!”“诺!”凭借经验,信使也清楚,自己主公这估计是要给曹仁将军写信,让自己送过去,所以是先让自己下去等命令。士卒和自己主公告辞。曹操让人找来了荀攸和程昱。毕竟这事儿还得是和

    两人说一下。反正别人不知道没事儿,但是这两个,曹操觉得是很有必要让他们知道。曹操可没说要让自己的两大谋士看看信真假什么的,说实话,对于曹仁的字迹,还有里面的一些暗号之类的。曹操是太清楚不过了。更何况,他对曹仁所派的信使,虽说曹操不知道对方

    叫什么,可确实是看着眼熟,这就说明他肯定是在曹仁那儿看到过其人的。其实想想也确实,

    曹仁所派的人,哪怕就是个普通士卒,但也是个心腹之类的,而且本事肯定也不能太差了。要不然的话。被凉州军给抓住呢。退一万步说,就算是真让凉州军抓到了,那么信是肯定不会落到他们手中的,曹仁所派的人,有多少种方面给信毁掉,也不会给凉州军看到就是了。

    大不了最后就是落个身死的下场,曹仁所派的人,绝对就是这种。所以曹操根本也不怕什么是凉州之计之类的,因为他们还做不到那样儿。没一会儿荀攸和程昱两人就到了。两人算是一起过来的,当然之前他们不是在一起,而是半路遇到的,所以自然就是一起进大帐了。他们都清楚,自己主公这个时候找他们是有事儿了,而且程昱之前还特意问了士卒一句。士

    卒还说了,好像主公是收到了什么信,然后程昱的头脑转得快,他一想,就知道。如今这个时候,能到樊城给自己主公信的人,说起来就两个。要不是豫州,留守许都的荀彧,要不然就是还在江夏带兵的曹仁,除了他们,别人的几率很小。前者毕竟是自己主公留守许都的重要官员,可以说一般没什么事儿,荀彧是绝对不会给自己主公写信的,那么真写信的

    话,估计是有事儿要请自己主公定夺,基本上是这样儿。那么后者的情况,程昱认为是曹仁的可能更大,毕竟如今这个形势,确实是不过还有那一丝的可能是其他地方的人,比如说像是驻守南阳的李通了,这些将领之类的。如果真要是他们这些人,那么事儿就要麻烦

    了。毕竟这绝对是说明问题,要是李通的话,可能还没什么,毕竟他知道自己主公就在樊城,所以可能是有什么事儿要请示。可要是远道来的信,那必然是出问题了,毕竟自己主公给属下的权力,还是不小的,那么什么事儿非要得自己主公处理不行?那肯定不是小事儿,

    而且不好的可能更大,所以要是其他地方的来信,那估计确实不是什么好事儿,但是这个可能真是不大。所以哪怕是程昱,他也认为,估计是曹仁的几率大,哪怕是荀彧,都不太可能。所以为了证实自己所想,也是想早点儿知道到底是谁来信给自己主公,所以程昱是很快就到了曹操中军大帐。而在半路碰到了荀攸,荀攸自然是不会走到程昱前面,而是跟着老前

    辈一起,到了自己主公的中军大帐。说起来这个谋士基本上都差不多,都想看看,自己的猜测对不对,所以确实,曹操让士卒请他们来,没多一会儿,两人就都到了。他们给曹操施礼,曹操让他们坐下后,这才对两人说道:“二位来看看这个!”说着,便把曹仁的亲笔信递

    给了程昱,程昱一看,心说果然,这和自己所想一样儿,确实是曹子孝的亲笔信!他看完之后,递给了荀攸,荀攸接着看。不过他也是,早已预料到了,结果一看,确实是和自己所想一样儿,是曹仁的亲笔信。而曹仁是什么目的,其实他不用看信,都清楚。而自己主

    公那意思,他都不用找自己来,自己也都明白,自己主公其实是打定主意了,不过就是让自己两人过来走个形势罢了,荀攸对此,倒是很清楚,当然了,程昱也都明白。此时就听曹操向两人问道,“不知二位先生以为如何啊?”当然这个肯定就是问,曹仁所说,调兵去江夏的事儿。而两人都清楚,自己主公是同意的,所以第一个程昱就说道|:“主公,这个曹将

    军所说之事,确实是比较急,所以属下以为,应当调兵前往!”不光是曹操想调兵,就是程昱,他也是同意的。或者说不管曹操同意与否,程昱都是同意出兵的。毕竟程昱不光是为了己方的面子想,这还有己方的一些利益,他自然是清楚,只有己方人马多了,那才能腰板

    更挺,这曹仁那边儿都要没人了,这你还能指望着他跟孙策争什么?曹操闻言,他是没言语也没有什么动作表情,这个时候他是直接就看向了荀攸,那意思该公达你说了。于是荀攸此时便说道:“主公,仲德所言极是,属下亦是赞同调兵去江夏!”一听己方两大谋士都赞同

    后,曹操手捻须髯一笑,“好!既然两位都同意出兵,那么便调兵前往!”“主公英明!”两人是齐声说道,他们虽然是早都看出来了,自己主公同意如此,不过却都不能多说什么。所以自己主公同意了之后,他们也只好只能这么说了。程昱和荀攸还能不清楚吗,自己主公让自己两人来,其实也就是个形势,确实是这样儿。无非就是一走一过,毕竟他的意思就是想

    说,我这事儿可不是自己一人做主了,而是问过你们了,至于说最后有什么问题之类的,那是你们的问题,和我没太大的关系。当然了,要是有什么好处,比如说己方得到了大好处的时候,那都是主公英明,和你们这些当属下的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两人都知道自己主公

    的想法,不过这也是上位者的心术,很正常。如果说一个上位者都不这样儿的话,那可真是,也不能就算是一个合格的上位者。

    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