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凉州,汉阳陇县,此时北宫伯玉的大军已经攻了几日了,可陇县就是久攻不下。

    如今叛贼的大军可以说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组合,怎么说呢,因为北宫伯玉的大军如今分成了两方,这第一方自然就是以北宫伯玉为首的,他和他的兄弟李文侯,他们两人是一个鼻孔出气儿,而他们主要是武力强大,有实力。而第二方那当然就是以韩遂为首的,韩遂和边章这两个凉州名士的组合了,他们主要就是谋略,有智计。

    要说刚开始起兵的时候北宫伯玉和李文侯他们也就三万人多点儿,等到韩遂和边章加入了进来之后,他们的队伍人数是越来越多,最后达到了近十万人马。可这些人马不都是北宫伯玉和李文侯他们两人的,韩遂和边章同样也是有着自己的人马的。因为后面很多汉人也加入了他们,而他们自然不是为了北宫伯玉他们来的,只是为了韩遂和边章两人来的。

    不过最后北宫伯玉人还是最多,他有三万多不到四万的人马。而李文侯的人马相对就少了些,他的人只是一万多些。韩遂则是第二多的,他有近三万的人马,至于边章呢,他比李文侯的人要多,两万人左右吧。所以他们两方如果就单以手上的人数来说,其实都差不了多少,但如果以战力来论呢,还是北宫伯玉他们占优,而谋略上自然就是韩遂他们占优了。

    所以两方人马其实都清楚地很,如今双方那是合则两利,分则两害,所以只有两方人马合作才能有最好的前途,要不分开对谁都没好处,那样儿没准会被汉军各个击破也说不定,这个就连李文侯他都知道。至于说最后的利益如何分配,他们当然也有他们自己的一套,所以之后就有了他们这个比较特别的叛贼组合,他们也是一直都在合作着,直到现在。

    这不这次围攻汉阳陇县,也是双方合作攻城。北宫伯玉和李文侯攻一日,然后韩遂和边章他们攻一日,到时谁先破城,城内的资源谁就可以多拿一些,商定好了这些后,四人就合作攻城了,不过他们算是都看出来了,汉阳陇县可不比之前的其他地方,确实是块难啃的骨头。

    又一次败退了后,北宫伯玉再一次失望地回到了自己的大帐,士卒看到自己大帅如此也不敢说什么,谁要是敢多说话,谁就该倒霉的了,都知道自家大帅的脾气特别不好。

    李文侯此时进了大帐,一看北宫伯玉这样,他亮开了大嗓门:“大哥,小弟刚刚想出了一个办法,也许能成!”

    北宫伯玉听后,心说,如今就连韩遂和边章两人都没什么好主意,就凭你也能想出办法来?笑话。不过他却不能这么说,还是依旧向李文侯问道:“那不知贤弟有何好主意,但说无妨!”

    李文侯咧嘴一笑,“大哥,那阎忠不就在这陇县吗,听说他这个人可是不错啊,那么咱们就可以威胁他,就说如果陇县守军不投降咱们的话,等城破的时候,咱们就屠城三日!”

    北宫伯玉一听,心说你出得这是什么馊主意,亏得李文侯你能想出来。他对着李文侯直摇头,“贤弟,不可,不可啊!本来此次咱们起义以来,就没有多少汉人投靠我们,他们都投靠韩遂和边章了。如果咱们要真这么做的话,那就更没人来投靠我们了!”

    北宫伯玉可以想到,自己真要这么做了的话,那被人骂被人恨是一定的。虽然如今自己也没什么好名声,但总归没有屠城的骂名不是,不过要真像李文侯说得那样做了的话,那这辈子是洗刷不了一个骂名了。北宫伯玉受了汉人的影响,所以他对自己的名声其实也很看重,而不像李文侯那样。

    其实李文侯也不是傻子,他当然也知道北宫伯玉说得这些,但是他觉得这已经是没办法的办法了,眼看着陇县就是久攻不下,他是着急啊,看着自己大哥这样,他更是着急。他知道自己的名声不好,所以你看自己才这么点儿人马,和自己的名声不无关系,但为了攻破陇县,爱怎么怎么的了,自己大哥不想背上骂名,那就都加到自己身上吧。

    “大哥,你说的那些小弟都懂,如今大哥既然是有所顾虑,那么一切的后果都由小弟一力承担!大哥你觉得如何?”

    北宫伯玉还是摇了摇头,“贤弟,此事绝不是你想得那么简单!”

    李文侯闻言微愣,“大哥此话何意?”

    “贤弟,你都没有为兄了解汉人!我敢这么说,如果咱们真要这么做了的话,那么咱们只要如此一说,陇县城内的百姓就会和咱们死拼到底,到时咱们可能就再也攻不下城池了!”

    李文侯一听,自己大哥说得好像没错,就是这么回事儿啊。自己之前怎么就没想到呢,如果说自己真要放出屠城的话来,那么城内的百姓肯定要和自己死拼啊,到时候没准陇县还真就攻不下来了。大哥就是大哥啊,就是这么厉害,小弟是比不上的。

    “大哥说得不错,小弟倒真是没想这么多啊!唉,如此如何是好?”

    北宫伯玉一笑,“城池久攻必失,我就不信它陇县能一直守得住!”

    “对啊,大哥所言极是,小弟也觉得很有道理!看看明日韩遂边章他们吧,又不是咱们一方着急,这不是还有两个人呢吗!”

    “是啊,要说他们也许比咱们兄弟还要着急也说不定,如今这个时候,谁也不能藏着掖着了,都得拿出全部实力来攻城,料韩遂他们也不敢有什么小动作!”

    李文侯则是冷哼了一声,“哼,他们敢!他们敢有什么小动作的话,小弟我第一个就把他们给灭了!”

    北宫伯玉听了李文侯说得话后,暗中直摇头,心说这李文侯就是爱吹,都养成习惯了已经。就别说你那点儿人了,就算加上自己的全部人马,最后真要跟他们火拼起来,咱们还不一定是人家的对手啊。北宫伯玉他很清楚,别看表面上确实是自己一方的实力强大,但火拼起来,还真就不一定能胜过韩遂他们,不得不说,在这上面,他还是很有顾虑的。

    马超三人从徐州东海的朐县终于是赶到了凉州的汉阳陇县,这一路是日夜兼程,如今终于是赶到了。在来陇县的路上,三人一路也避开了好几批的探马斥候,要说杀了他们也行,就是浪费点儿时间罢了,不过那样儿的话没准就要暴露出来,毕竟韩遂边章他们那也不是吃素的,如果他们要是有所防备就不好了,所以三人才避开了。而以三人的本事来说,避开探马斥候不过就是小事儿而已。

    而他们到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所以此时他们正在一处隐蔽的林中休息着,吃点儿干粮,喝点儿水。毕竟是长途跋涉,所以三人已经都是很累了,好在如今的陇县还没有被攻破,这个比什么都好。

    “我们黎明时分……”

    马超正在给崔安和庞德说着自己的想法,他就准备在黎明时分闯敌营,因为他早听说过,说人在黎明时分的防御意识是最弱的,所以对己方有好处。

    崔安和庞德听后不住地点头,都觉得主公说得挺对。首先白天肯定是不行,那时候人都醒着呢,防御力量太强,而在大多数人都睡觉的时候发动攻击,这个自然最好,至少防御不是那么强,所以对己方有利。

    到了黎明时分的时候,马超睁开眼睛,“福达,令明,准备好,咱们出发!”

    两人也睁开了眼睛,稍微活动了一下,然后对着马超点了点头。

    三人上了马,悄悄地向着敌军的大营行去。此时马超的心情有些紧张,毕竟这关系到自己能不能看到老师阎忠,只要进了陇县,自己目的也就达到了。而崔安则是兴奋,因为他好久都没杀人了,今日总算是又上了战场,所以他是特别兴奋。至于庞德,更多的则是仇恨,因为杀死自己主公的仇人就在此处,但今日却不能报仇,毕竟要分清主次。其实马超心中也有仇恨,只是他隐藏起来了,他知道今日还不是报仇的时候,所以自然就没想太多。

    三人如虎入羊群般就冲入了敌军大营,结果敌军就乱了套了,有的人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呢,结果就被杀了。

    “敌袭,敌袭!”

    “汉军来了,汉军来了!”

    马超三人此时不是为了破敌,只是为了闯营然后进到陇县,所以只有挡在他们前面的人他们才杀,其他逃跑的他们则不会去管。真有敢阻拦的人,那就是一个杀无赦。结果有人就倒了霉了,还想要拦住马超他们,但就凭他们那两下可能吗,所以最后也落了个身死。

    此时的北宫伯玉、李文侯、韩遂和边章都已经醒了,要说都这样了,他们要还都在睡觉的话,那可就有意思了。四人心说,敌袭?开什么玩笑,要是有大股的汉军,探马能发现不了吗,有也只能是小股的,根本就不足为虑。

    四人赶紧下令调来了弓箭手,一定要把敌军给挡住,在他们看来,战力再强的军队在乱箭齐发的情况下还能存活下来多少?不过他们倒是都想错了,这次来得可不是汉军的军队,而只是三个人。只不过这三个人都是万人敌,所以不是小股的军队所能比得。而此时,四人调集的弓箭手就在此处等着马超他们,在他们四人看来,来多少汉军就得死多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