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张飞没多说,而是听黄忠,他想听听,黄忠到底要对自己说什么。这个时候他也有种感觉,好像自己所作所为,确实是有点儿不妥。黄忠对张飞说道:“益德,这张任毕竟还是为我军效力,而他投奔西陵而来,可是我军士卒亲眼看到,知道的人,更不用说是多少了,这个你承认否?”张飞点头,这个他自然是知道,确实是这样儿。“那么汉升兄之意是”黄忠

    此时则再次说道:“所以其人都说了,两三日便会离开,而今日一早,他就走了,显然他是对你有了意见。”张飞冷哼了一声,“他张任什么想法,我不管,他对我有意见,我看他还不爽呢!汉升兄,你说是不是?”黄忠闻言是苦笑了一声,“是,话虽说如此,可了解内情

    的人,自然是都知道他张任做了什么,而你张益德如此作为,也未可厚非。可是那些不知道情况的人如何想法?在我看来,他们必然是会想,是你张益德对张任如何如何,最后才导致了其人就只在西陵城一晚,就离去了!”张飞一听,他也承认黄忠的话是有道理的,不过

    真说起来,其实自己也不是那么太看重别人的看法。不过黄忠对自己的关心,他还是比较感激的,所以是感谢了黄忠两句,黄忠则是一笑,“益德,你不是不明白,只是有时候确实是有欠考虑了。就说今日张任之事,虽然你是对他有看法,可终究还是不应该表现出来的,毕竟他张任”听了黄忠说完,张飞也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有道理。可自己要真是改变了,

    那也就不是自己了。而黄忠呢,他应该也知道。不过张飞还是连连对黄忠表示感谢,毕竟他都知道,对方也是为了他好。而黄忠是连连摆手。对他来说,就是几句话的事儿。而他也清楚,张飞改,基本上是不会改了,自己也只能说是和他这么一说,让他多注意一下,多小

    心谨慎一点儿。也就是这样儿了。至于说其他方面,你能让他如何?毕竟张飞这个人是什么样儿的性格。黄忠认识他这么久了,多少也是都了解的。可以说其人的执拗,绝对非是一般般的人所能比的。自己也不是非要说他,而是建议,是提醒,如此而已,他张益德也都明

    白,要不然的话,他就不是对自己说感谢的话了。不是吗。之后张飞也没再练武,当然他更没和黄忠切磋什么的,显然,对方也没那个意思。只是闲聊了几句之后,黄忠便离开了,而张飞则是了会客厅,他还有其他的事儿要处理。别看是一大早。可他毕竟是江夏的主事人,就是和太守一样儿,只是江夏如今因为战事,所以马超也没任命太守,所以张飞的官职

    虽说不是江夏太守,可他如今在江夏的全力。可是和太守没有什么区别,这个倒是没错。而他在凉州军的官职,其实和太守相比,还大了点儿呢,所以说张飞算是代理这么个江夏的太守,可是没有一个人有什么意见。不过太守也不算是个小官,所以之前马超让黄忠在长沙

    当那么个太守。可以说黄忠也是满意的。毕竟他在军中的官职,还没长沙太守大,毕竟他加入凉州军才多久?而他前面,都是什么人,都加入凉州军中多少年了,并且立下多大多少的功劳,所以排到黄忠这儿,他确实,没有太大的官职,不过他能驻守在长沙,这个权力,马超是给了他不小。毕竟长沙太守,绝对是比之前黄忠的官职要大,毕竟他不能和张飞相比。

    人家是在凉州军多少年了,才到了如今这一步,而黄忠才加入多久?至于说黄叙糜芳就更不用说了,黄叙肯定不如他父亲,至于说糜芳倒是加入凉州军时日不短,可他一共才立过多少功?所以他可和黄忠的官职,其实也差不多少,也就是这样儿。不过,糜芳这个人,显然他不是个官迷什么的,这个一点儿都没错。别看这个人缺点是不少,可优点,一样儿是有的。

    蕲春丢了,最后失守,不是张任的责任,毕竟他也尽力了。就算是马超知道了,他也不会认为和张任有什么关系。在联军强大的压力下,蕲春城破,不过就是早晚的问题,也正是因为有了张任,所以这破城其实还晚了。至少不管是张飞还是黄忠他们,也都是承认张任对蕲

    春的功劳的,只是他们嘴上不会说什么而已。尤其是张飞,本来他就看张任不爽,所以要让他承认张任有功,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不过好在他如今还是在江夏,而不是在樊城,所以马超问什么,也问不到他头上来。而且关键是如今张任了长安,他可没去樊城,所以马超

    暂时也看不到他,虽然并不代表他就不会问什么,可基本上也只是一问一过,如此而已。结果也确实是这样儿,当还在樊城鏖战的马超得知蕲春城失守的消息后,他确实也没什么意外的神色。毕竟对他来说,张任和那些蕲春城的守卒,还挡不住曹仁和孙策的曹孙联军,毕竟人家兖州军再少,可依旧是有实力的,而江东军呢,哪怕他们战力是比兖州军要差点儿,

    可终究还是架不住人多啊。而让马超心里不太好受的就是,张任最后还是给蕲春城的守住整全军覆没了,或者说本来他就是故意如此的。而马超呢,他自然是早就预料到了,不过等事情真变成这样儿了之后,他这心里还是有那么一丝的心疼。毕竟终究这凉州军士卒是自己

    的家底,所以肯定是伤亡多少,那就真是少多少。是,己方也不是没有征兵,可还是那话,那新兵蛋子,如何能和百战的老兵相提并论呢?所以可不就是伤亡多少,那就真是少多少吗。尤其是张任还给整全军覆没了,那么可真就是少了一批百战的士卒,这还能不让马超心疼?

    而没等马超去问什么,旁边儿的郭嘉是看出来自己主公的心思了。尽管说结果,都是自己主公所料之中的,可凭借他对马超的了解来说。心里也清楚,自己主公终究还是心疼这蕲春城全灭的士卒。说起来比起马超来说,郭嘉倒是没什么感觉。对他来说,是,己方人马少了不假,可多训练训练,还是会有一大批人马补充上来的。无非就是战力经验的不足而已。毕

    竟他只是个谋士,而不是马超这个主公。哪怕郭嘉心里也不是说就一点儿想法没有,但是和马超确实,他是不能比的。对郭嘉来说,这打仗哪有不死人的,无非就是伤亡多少的问题罢了。既然是你自己要用他张任,那么所造成的一切后果,都是你自己要承担的,就是这么

    简单。所以对郭嘉来说,他认为自己主公不应该想太多。因为没什么用。这结果已经是这样儿了,你就算再想什么,那蕲春的士卒能来?所以想那么多有什么用啊,如果你当初不想如此结果,那不那个张任多好啊。不过这话他肯定不会这么和马超去说,所以郭嘉也只能是劝说自己主公两句,“这主公不必担心顾虑。蕲春城之事,虽然我军可那联军”

    听了郭嘉所说后,马超也是微微点头。其实他又何尝不知道郭嘉所说那些呢,不过如果说马上就让他一下什么都不在乎了,那是肯定不可能的。不过郭嘉那个劝说自己的意思,马超是都明白了。而且他也确实,都知道,就算自己非要去想这个,又有什么大用呢,真是,没什么大用啊。“奉孝所说,我都了解。这事儿就这样儿吧,不用再多言!”一听自己主公如此

    说了,郭嘉也是点头应诺。不过他心里还是说了,这本来自己也是不想多说什么,但是看主公这实在是如此的话,自己要是再不说点儿什么,那也对不起自己这随军来樊城一趟啊。不过这话郭嘉肯定也不会说,对他来讲,自己主公如今能尽量看开,那就比什么都好。

    于是张任的事儿,也就这么过去了。马超心疼己方士卒,而对张任,他也谈不上太多什么,反正如此结果都是在他所料之中的,而他对张任,总体上来说,是满意的。当然了,如果说张任没有让蕲春的己方士卒全军覆没的话,那么马超会更满意。可显然,要不那么做的话,

    他张任还是张任了吗?相比马超这边儿,他自己在心疼己方士卒,曹操兖州军大营,他得知了蕲春的战报后,自然是喜笑颜开的。其实就算没什么大好事儿,基本上曹操也总是笑呵呵的,这个倒是没错,不像刘备那样儿,经常哭。但是真有好事儿了,他也没忘了通知己方的将领,让他们都知道一下,这蕲春已经被联军破了,凉州军更是全军覆没。而曹操这边儿

    ,他知道自己知道消息了,马超显然也都早知道了,那么也就是刘备,估计还不知道。所以曹操也是想办法,把这个消息让己方的探马传到了刘备樊城内,让他所知。这兖州军都能兵进樊城,所以就更别说是传递个情报什么的了,对他们来讲,实在是太简单不过。而且马

    超凉州军也没有做什么阻拦。毕竟这样儿的事儿,你真要去拦截,肯定会有牺牲,至少说死的更多的是己方士卒,还是敌军的,这个就不知道了。不过不管是什么,马超没有那个拦截的意思,那么凉州军的探马也乐得如此,毕竟不用那么拼死了,这个谁不高兴呢。毕竟谁

    的命都只有一条,这没了,也真就没了。所以在马超和曹操都知道蕲春的消息之后,没多久,樊城内的刘备他们,也已经知道消息了。当然了,在城内的夏侯渊也是知道了,这个必然。本来以曹操的意思就是,这刘备听了蕲春的消息后,应该多少对他们有点儿帮助吧。结果也证明了,确实是有那么点儿效果,刘备在得知消息后,不单单是和自己的属下说了,而

    且还让太史慈他们去告诉了全军上下,包括己方汉军、荆州军,自然也包括了兖州军,他们都已经知道蕲春城凉州军是全军覆没,此时此刻,那地方已经被联军所占。对此,确实,还别说,是有点儿作用。至少他们听到这个消息后,士气是增长了一点儿。不要小看了这一

    点儿,也许在攻城战的时候,就会因为这一点儿,就决定了一次攻城的胜败。可不是吗,至少可以预见到,当凉州军再一次进攻樊城的时候,肯定他们是要比之前更加受阻。这谁让他们如今汉军、荆州军还有兖州军的士气都增加了那么一点儿呢,这一点儿,影响可不小。

    得知士卒的情况后,刘备显得是比较满意。毕竟其人经验丰富,自然是知道这么一点儿士气的作用。而他虽然对曹操依旧是不满甚多,但是曹操在这个时候,他还能想着自己,说实话,刘备对他的不满,算是少了那么点儿。当然了,这事儿真算起来,他都清楚,曹操可不是为了他刘玄德,而是为了他自己,为了他们兖州军,所以刘备是门儿清,但是哪怕虽说如

    此,可依旧是让刘备对其人的不满减少了那么一点儿。因为不管怎么说,曹操目的是什么,不是最重要的,最为重要的是,他的作为,确实是对己方有好处,这就足够了。所以就因为这个,刘备就得承其人的情,就像曹操虽然没让他们兖州军和凉州军死磕,但是却依旧带着

    人马来樊城了,并且还让一万人马入驻樊城,就冲这么一点,刘备就得记着这个大人情。至于说曹操是什么目的,是为了谁,这个确实,早都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