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确实,如果不是因为马超,如果没有赵云、张绣他们,张飞对张任可真就是另外的一种情况了。所以正是因为有了这些个人,所以张飞对张任确实,他是收敛多了。要不然的话,可就有意思了。是,不是所有人都像江东军孙翊那样儿,或者说他那样儿的,能有几个?可虽说是如此,但是和他差不多的,那还是会有的,这个必然了。而张飞,他也算是没有什么

    害怕的一个人物。如果真要说起来,他父亲活着的时候,他害怕他爹,不过他父亲不在了之后,他是比较怕马超,也就是这样儿了。其实就算是崔安他们,张飞也说不上怕什么,而且他们之间的关系,也确实是非常不错,这个没说的。所以张飞这么一个人,你说他除了马

    超之外,他没有什么害怕的了,但是他也知道,自己做事儿还得多去考虑才行,要不然的话,也只能是给自己主公找麻烦啊,这他都懂。所以对张任,哪怕他心里再不爽,可表面儿上,反正大体上,还是说得过去的。你看他不给张任太多面子,那是一事儿,可要是一点

    儿都不给其人面子,那么张任这脸上也不好看了,可张飞没把事儿做得那么绝,这也是黄忠为什么不说话的一个原因之一。毕竟说有意见,他对张任都有意见,可张飞那么大脾气的人,也没对张任太发作什么,所以黄忠是什么都没说。毕竟他也清楚,张飞这个人,确实,大的方面上,还是很有分寸的。要不然的话,自己主公可能把其人放到江夏来吗,就冲这么

    一点,就足以说明大问题了。听过张任说完后,尽管张飞并不想说。可是他还是对张任说道:“张将军守城辛苦,不知道之后将军的打算?”显然张飞并不想说你张任算是立功了,这话,他还是说不出来的。当然了,张飞情况,在自己主公看来,他张任可不就是立功了吗。

    张任一听。心说这张飞看来是想早打发走自己。可不是吗,要不然的话。他张益德肯定是另一种说辞了,比如说张将军这远道而来,是辛苦劳累,还是早去休息云云,反正类似的话吧。张任知道,自己这可是从蕲春马不停蹄赶到了西陵,是,蕲春凉州军士卒都已经全军

    覆没,可这事儿难道就是自己想看到的?反正他也觉得自己和张飞这样儿的人是没有什么话说。而自己来西陵,更主要的还是因为这地方自己能好好休息一下,显然自己也没认为此处是自己长久所待之地。反正蕲春都丢了,自己早长安早好,没有战事就没有了,也没什

    么大不了的。张任确实,他也没想着要在西陵这儿。不过就是休息一下而已,更何况,这看

    到了张飞如此态度,他张任是有多大的脸,还好意思在西陵这儿啊。所以他此时是忙说道:“如今的情况,我意是在西陵休息两三日后。便动身长安!”结果听了张任的话后,张飞还没说什么,黄忠微微皱眉,他刚想说点儿什么,不过却是微微摇头,直接就不言语什么了。

    本来黄忠那意思,还想劝张任留在西陵。毕竟看着联军那意思,肯定最后是要进攻西陵的,所以这己方多个将领,可以说确实是利大于弊啊。但是想想张飞那个性格,他对张任那个态度,还有张任其人的性格,黄忠就觉得,这个事儿还是算了吧。正所谓是“一山难容二虎”,这如今的情况,他还能不明白吗,只能是张飞和张任两人留下来一个,所以是谁留下谁走,

    已经不用再多说了。其实张飞就什么都不明白吗?那当然不可能了,他自然是清楚张任留在西陵的好处,可他说起来也真是,只要看到张任,他就是气不打一处来啊,所以张飞是巴不得其人早点儿离开西陵长安,自己也好是眼不见,心不烦。不过他嘴上肯定不会说实话,但是却也没客气什么,至少对于张任这个人,张飞心里看不上他,就是看不上,绝对不会去

    说那些比较虚请情假意的话挽留什么的,那样儿的事儿,他张三爷还真是,做不出来啊,尤其是对自己比较厌恶的人。不过张飞却还是对其说道:“如此,张将军便在西陵休息两日,然后再动身出发吧!”显然张飞是同意了,他就差直接说,你张任在这儿待两日可就赶紧走

    啊,我可不留你,可这话张飞还是不会说的,毕竟还是要给其人点儿面子,一点儿就够了。而张任一听,还得连忙对张任表示感谢,毕竟他和西陵城可没什么关系,如今张飞让他在这儿休息,确实,也算是给了自己一点儿微薄的面子。要不然的话,张任也清楚,他张益德能

    找出来几十个理由让自己马上离开,那可都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儿。或者你说张飞他做不到?那你也太小看其人了,不是他做到还是做不到,而是他到底想不想那么去做,就是这样儿,张任都懂。“如此,便多谢将军了!”张飞闻言是点了点头,对他来讲,不过就是举手之

    劳而已,确实只不过就是小的不能再小的事儿了。如果张任他之前没有把蕲春凉州军士卒给

    整全军覆没了,那么哪怕张飞再看不上他,他也会想办法出言挽留一下其人的。最后不管是能成与否,张飞肯定是会尽力。可如今呢,哪怕张任是哭爹喊娘想要求着张飞留下他,张飞他一点儿都不会动容。当然了,这事儿是不可能发生了,不过这话,确实就是如此,真就

    是这样儿。张飞这个人做下的决定,绝对不是谁能更改得了的,就算是马超,也未必好使。不是说他不听马超的,实在是张飞要是认为自己主公所说有道理,他自然会去那么做。可要是他觉得真没什么道理,那么除非马超说死就那么干了,要不然的话,张飞还真就能撂挑子

    不干,这不是什么不可能发生的事儿,还是那话。不是张飞做到做不到,而是看他想不想。在凉州军中,都认为崔安这个人是无法无天,可实际上,马超也很清楚,张飞比崔安更甚。天底下不是没有张飞不敢做的,可实在。说起来,确实没有多少。是有其做不到的。可大多的,不是他三爷做到做不到,真就是他到底想不想,就是这样儿。之后张飞黄忠他们也没说

    什么,张任就直接告退了,当然了,张飞也没有忘了让人给张任安排地方。其人离开屋中后,黄忠对张飞一笑,“益德啊。说起来张任其人,多少是个人才,他要是真能留下,对我军是只好不坏!”毕竟张任已经离开屋了,所以黄忠这个时候也没什么顾虑。而他尽管是对

    张飞如此说,可显然,他是半点儿让其人改变主意的想法都没有。而张飞也都明白。毕竟认识那么久了,而且还合作很久了,他也多少是了解黄忠一些的,所以张飞是冷哼一声,然后说道,“汉升兄。他张任我看着就不爽,要是真留下他,还不如我走!”显然他对张任的怨恨,还是不小的,不过因为之前其人在这儿,所以张飞真是不好多说什么,不过这个时候好

    了。张任离开了,所以张飞和黄忠说话也没什么顾虑了。而黄忠一听,他也是说道:“益德所说,其实我也觉得那张任真是做事不妥,不过其人本事尚可,无非就是对我军”听了黄忠的话后,张飞也不言语了,不是他没话说,实在是他真就不想说。黄忠也都明白,所以他也没再多说,本来嘛,他也不是要劝张飞,无非就是和他说一下,如果能让张飞对张任

    的怨恨少点儿,也算是自己没白说。可从如今这效果来看,自己可真是,确实是白说了。没办法,最后他也只能是和自己儿子黄叙还有糜芳,他们三人告退了。从始至终,黄叙和糜芳都没和张飞还有张任他们说什么,一个是他们身份比不上黄忠,毕竟有他在,那哪有他们两个人说话的份儿。还有就是,不管是黄叙还是糜芳,他们其实都对张任有意见,所以也不

    认为张飞对张任就有什么不对的。当然了,黄忠的想法,他们也都理解,别管他们如何看不上张任其人,可在心里也真都承认其人的本事,这个没错。因为不管是黄叙还是糜芳,他们可都清清楚楚,那在张任威震蜀中,可绝对不是个庸才。而且看自己主公对其人的看重,

    就可想而知,其人的本事如何。更何况,看到了他驻守蕲春,他们虽然没有亲眼看到什么,可从联军到蕲春,直到现在,他们就很清楚,这个张任到底是有多大的本事。别管最后己方人马如何,至少他张任的本事,确实是实打实,实实在在的,不是灌了水的,这个确实没错。他们嘴上不会多说,可心里也是承认其人本事的,都清楚,确实是比自己强啊,不承认也是

    比自己强。张任带着不怎么爽的心思了自己的屋中,他自然没直接到头就睡,而是稍微想了一下,自己还是赶紧离开这儿吧。也别说是两三日,待上一个晚上,明日自己就长安。如今在张飞这儿,自己看着他,也不爽,他看自己呢,估计更是如此,所以自己和他最好是

    “井水不犯河水”,所以只要自己离开了,那么好像什么都好了。当然张任没认为自己是退缩了,实在是和张飞他生气什么的,都是犯不上啊。而且如今在西陵城这儿,还有黄忠父子和糜芳在,说起来张任是清清楚楚,真要是自己和张飞有什么矛盾冲突,最后他们三人,

    反正绝对不会站到自己这边儿就是了。不管自己是有道理还是没有道理,他们都不会帮自己,这个是必然的。所以在这么一个地方,张任是绝对不会待长久的,因为对自己可没有好处啊。所以到了张任到西陵城的第二日,一大早,他就来和张飞辞行了。见到张任后,张飞还有点儿疑惑,毕竟他也不确定,这个张任他这么一早就来找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事儿?

    他当然不认为张任想在西陵城待着,不过说他今日就要走了?张飞觉得这个事儿也不是说就没可能,不过自己还是问问再说。所以他在张任给自己见礼后,是忙说道:“张将军请坐!”“多谢将军!”毕竟张飞称呼自己为张将军,所以张任他也不好叫张飞也是张将军,这听着

    别扭,所以就直接叫张飞将军了。确实,张飞官职可比张任要大不少,确确实实是一个将军,而张任这个将军,是个水货。当然肯定不是说张任本事不到,而是这个官职,确实是水分比较大,这样儿张飞点了点头,然后是面无表情直接就问道:“不知张将军此来何意

    啊?”那意思,你张任这么一大早就来找我,到底要干什么啊?毕竟张飞是西陵城,乃至于整个江夏的主事人,所以张任有什么事儿,肯定是要来和他说的,更何况他如今可就在西陵城呢,这个所以是吧,张飞也都懂。张任一听,是直接道:“将军,我意是今日,便要

    离开西陵,动身返长安了,所以此来,特意与将军辞行!”毕竟张任是不可能不辞而别,

    不因为别的,就是因为这个面子的问题。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张任很清楚,这自己要是不辞而别了,是,也没有人拦着自己,就说不让出去什么的,那还是没有的。可自己要是这么不声不响离开,那么了解情况的人,是知道自己不愿意和他张飞多说什么,所以就走了,

    可不知道内情的人呢,是不是还以为自己是怕了他张飞张益德什么?

    《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