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对他们来说,这是一个阶段性的胜利,毕竟可以说是暂时胜过了张任,他们心情自然是好的。     如果说以后还能碰到其人的话,那么到时候一定要更狠对付他才行,他们也确实是没想过,说在蕲春能生擒了张任,或者把其人给如何如何了,真是,他们都清楚,这自己几人还做不到那个。如果说张任真那么容易被己方给生擒活捉的话,那么他也不是那个威震蜀中的

    大将了,不是吗。所以对于能生擒其人,可以说张辽他们确实是没有抱着什么希望。而对他们四个来说,只要能早破了蕲春,早日占据这个城池,那就比什么都强啊。这毕竟是他们一直以来的希望,至于说张任,他们觉得这次完事儿后,以后终究会再遇到他的,毕竟所谓

    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这石头和石头,那基本上是遇不到,但是大活人的话,有什么遇不到的呢。是天下之大,如果真要说起来,真正遇到,其实不容易。但是别忘了,他们和张任的关系,是敌人,是敌对,无论是兖州军还是江东军,和凉州军,他们彼此都是敌人,

    所以这还有什么遇不到的呢。无非就是看马超还用不用张任对付他们,就是这样儿而已。因此,这以后当然还是有机会对上的,这个没错。要不然除非是自己主公将军不用自己了,那确实是没有机会,但是这个事儿,他们都认为,几率不大。所以山水有相逢。石头和石头可能是遇不到,但是这身为敌对的大活人。有什么遇不到的呢?确实,不管是张辽他们

    的想法。还是张任,其实都觉得,如今战事要是结束后,以后终究是会有机会再遇到的。张任此时是大吼了一声,带着凉州军是拼死和张辽他们还有联军士卒展开厮杀。凉州军士卒毕竟也不傻,他们也算是看出来了,这己方估计今日要守不住蕲春了,不过这想来也没有办

    法,毕竟联军势大。实力之强,确实如此还是预料之中的。不过就是看自己将军那样儿,最后差不多也是要让己方和他们死战在这儿,虽说凉州军士卒给自己主公尽忠,他们也不是说就一点儿不情愿。但是要是换成别人带兵呢,也许是不会这样儿,可换成这个张任将军,

    那可真是,没什么希望了。      不过即便如此。虽然不可能说所有人都对张任没意见,这事儿不可能。但是可以说,大多数还是没有办法,或者说还是那话。他们不看张任的面子,是看着自己主公的面儿上,所有确实。有不少人愿意为自己主公尽忠。至少凉州军不是他张任的,而他张任对凉州军也没什么大归属。这就不得不说。凉州军士卒的纪律,那可以说确实。是

    非常不错的。至少他们心里明明对张任有怨言,可没人去说什么,也不会去反抗。毕竟还是那话,他们这当兵的,肯定是要听自己将军的。说起来只要张任不是白白让他们送死,那么哪怕最后和联军拼死一战,就算都全军覆没了,那也是都没有办法了。所以张任他所想的,

    他最后可能的做法,还是绝对不会让凉州军士卒反抗的,毕竟他虽然是让凉州军和联军死磕,可不是白白让对方送死,毕竟人家攻破城池了,己方和对方拼死一战,这也并不是说不过去,这还不能算是白白送死。如果说对方有十万人马,而己方就只有几千人,那么这要是张任让凉州军士卒和联军死磕,那凉州军很多士卒估计都会不干了,因为这就是白白送死啊。

    可如今这样儿呢,至少在凉州军士卒来说,如果再让自己死的有价值点儿,那么就多杀几个联军士卒吧,就是这样儿。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后,都是这样儿。所以凉州军士卒的想法,可以说是正中了张任的下怀,他自然是不希望到时候士卒都反抗自己,不去和联军死磕。真那样儿的话,这根本就不能把联军给如何了。其实就算是凉州军和他们死拼,在张任看来,

    最后也未必能把他们如何,对,无非他们就是死伤多了,而凉州军全军覆没,差不多就这样儿,这是张任预测到的最后的结果。而不是说凉州军士卒都不去和他们拼杀,最后都跑了,那样儿的话,确实不是张任想要看到的。所以他虽然不知道凉州军士卒所想,但是他们的想

    法,确实是如何他那意思的,这个倒是一点儿都没错。城头的状况是愈演愈烈,毕竟联军的人马是要多于凉州军的,所以他们此时慢慢上来后,凉州军士卒自然是要支持不住了,毕竟这人马的数量相差不少,所以哪怕张任带着他们,也是不行。 不过他已经是做好了最后的

    打算,所以看着此时城头的凉州军已经快要支持不住,节节败退,张任就已经做好了最后的准备。对他来说,这自然都是预料之中的。毕竟这都多少时日了,自己能带着他们在联军的激烈进攻下支持这么多时日,其实就已经算是可以了。毕竟张任还是清楚的,这凉州军士卒强是强,可终究是没有人家的人马多,所以破城,如果说张任没有见到联军如何,那

    么他确实是还有幻想,自己是不是能守住城池。可见过联军之后,时日久了,或者说他马上就已经很清楚了,其实人家破城也就是多少时日的问题,所以他还能没有其他的准备吗。最后一搏,就是要凉州军和他们巷战,这就是张任的打算,也是孙策他们所预想到的。结果

    就在凉州军全面败退的时候,张任这边儿也很难支持住了,他对着凉州军士卒大喊道:“各位,退,和凉州军在城内一战!”城头的凉州军士卒自然是明白自己将军的意思。无非就是巷战了,不过这也没办法。城池已经是没有什么优势了,所以只能是让对方占据。那么他们

    想要完全占据蕲春,就只能和己方展开巷战。而这个时候,就在张任喊完后,刚巧联军是已经攻破了蕲春城门,他们更多的人马,已经直接就跨进城门,开始展开对凉州军的全面进攻。张任知道,这已经是大势已去了,不过自己早已做好了准备。张任之前就已经下令,只要城门被破,就赶紧让人火烧粮仓,是一点儿粮草都不准备给联军留下,然后他是带兵和联

    军展开巷战,这自然不是要让凉州军全军覆没,尽管最后的结果是这个。可张任的本意,就是要联军胜也不是那么轻易获胜的,而且还要让他们伤亡更多。这就是他的想法。所以这个时候,他是带着凉州军士卒退下了城池,当然了,联军也没有放过这个追击的大好时机。

    而且他们可都听清楚了。这个张任是要带着凉州军士卒和己方巷战,所以不管是兖州军的曹真、牛金,还是说江东军的张辽和孙翊。他们可都是带着己方士卒直接对张任带着的凉州军士卒展开了追杀,他们清楚。己方他们已经要和己方死磕,那么己方自然是不可能避而不战。而且这要想全面占据蕲春城。那么就必须要给这儿的凉州军士卒全部灭杀,让他们全军

    覆没,这就是他们一致的想法。此时联军人马是越来越多,毕竟城门都被他们给攻破了,而且之前后面观战的孙策和曹仁,也都各自带着他们己方的人马进了蕲春城,准备和张任带着的凉州军展开最后的巷战,也是最后的决战。如果真说起来,他们两个都不想这样儿,毕竟谁希望己方的人马越来越少呢。尤其是曹仁,本来如今的兖州军就比人家江东军少,所以

    这要是和人家凉州军巷战一场,那己方只能的人马只能是越来越少,这不是他想要的。而孙策呢,虽然他和曹仁想法还不太一样儿,毕竟如今在蕲春的江东军,那可是要比兖州军要多,可即便如此,再多伤亡,也不是孙策想要的。可张任已经是摆开了架势,那意思就是要

    和己方一战,那么不管是孙策也好,是曹仁也罢,都不会惧怕他惧怕凉州军半点儿的。别说如今凉州军已经是强弩之末,就算是比联军的人多,比他们势大,两人也不会惧怕什么。毕竟他们的身份地位,决定了,哪怕就算是他们有顾虑,也不可能一下没战,就带着人马撤

    退。更何况如今的情况,是联军占优啊,只要灭了凉州军,那么就占上蕲春了,这绝对是两人必须要去做的,而且要做到灭了凉州军。对孙策和曹仁来说,尽管那么做,最后己方要伤亡更多,可好处一样儿是有。毕竟是灭了蕲春的凉州军,所以不管是对兖州军来说,还是对江东军来讲,可以说都是大好事儿,因为如此就说明了,凉州军不是不可战胜的,而且想

    要灭了他们,也不是说就不可能,所以别说这个时候马上就要胜利,只要让孙策和曹仁觉得有那么一丝胜利的希望,他们就会毫不犹豫带着己方人马和凉州军死磕,这是半点儿都没错的。张任此时已经是带着凉州军士卒和联军展开了巷战,前者是主动,而后者自然是被动

    的。可即便如此,他们也没有半点儿退缩的意思。本来这已经都是联军占优,他们此时只是越战越勇,根本就不是凉州军所能比较的。毕竟之前凉州军士气就已经低了,然后在张任带着他们退下城头后,这士气是一降再降,所以如今他们和联军,根本就无法相比。可哪怕

    如此,凉州军已经是有着战心,毕竟他们都清楚,如今只有杀敌,多杀一个,那么就是赚到了一个,就是这样儿。而张任呢,看着凉州军士卒不断倒下,对他来说,哪怕对凉州军没有什么太大归属,可终究是一个主将,这样儿的事儿,见过不少,但是也依旧是他不愿意看到的。可惜的是,他自己所选择的,没有办法,只能这样儿,张任此时也只能是在心中说着

    ,今日你们不会白白丢掉性命,他日我定用更多的兖州军和江东军将士的性命,来祭奠你们!不管张任对马超对凉州军如何,至少他还是个将领,他是如今这些人的主将,所以这就足够了。他也许不会改变自己的想法,作风,但是身为一军主将,把自己手下人都给整全军

    覆没了,本身,这就是一个污点,是最大的耻辱。至少在张任看来,这比自己被敌军给生擒活捉了都要耻辱。所以他是一定要一雪耻辱的,哪怕不是今日,可以后呢,走着瞧吧,终究是有机会的,这便是他的想法。真是“青山不改,绿水长流”,终究是还有相见之日的,

    到时候,自己一定要灭了兖州军和江东军才行。而对于此时的孙策和曹仁来说,他们已经带兵进了蕲春,然后就开始带着己方士卒激烈进攻凉州军残兵。当然了,他们对着己方士卒所喊的就是要彻底消灭敌人,就是要灭了在蕲春内的凉州军。因为他们早看出来了,如今的凉州军,马上就要支持不住,要被己方所灭。这之前如果说他们还有一战之力的话,这个时

    候确实是没有了。毕竟大势已去,可非是谁能改变得了的,就算这个时候马超在这儿,都不好使。除非他们有更多的人马加入进来,那至少得来好几万他们的援军才行。可这事儿可能吗,显然是没可能了。所以在孙策和曹仁的眼里看来,这己方就要收取胜利的果实了,虽

    然最后伤亡要多,可依旧是值得的。因为在蕲春内的凉州军最后都会全军覆没,这就值得!以己方伤亡多的代价,换来了最后凉州军被灭,不管是孙策还是曹仁,他们可都认为这个买卖划算。

    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