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播报关注读书,获得515红包第一手消息,过年之后没抢过红包的同学们,这可以一展身手了。

    所以对夏侯渊来说,魏延还真就是他不想放过的这么一个人才。他可是很清楚,这魏延要是不能加入己方的话,最后肯定是要便宜马超凉州军,而加入他们的话,那绝对是对他们有好处,而对己方没太大好处。所以他确实,是真希望对方能加入到己方兖州军来,不过在夏侯渊之前来看,这己方和凉州军也就是五成五成,差不多就是这样儿。不过等他亲自去见了

    魏延之后,他却认为其人投靠己方的几率,要比投靠凉州军大点儿了。对,别看就是这么一点儿,此消彼长的情况下,这他自然是认为是对兖州军有利的。所以最开始没有见到魏延的时候,夏侯渊是那个想法。可等他见到之后,他就有了另外一个想法了。而且也许夏侯渊

    并不是说就对自己对己方有着无比的信心,但是怎么说,那也是比对凉州军有信心多了,毕竟他可是兖州军的人啊,而不是凉州军的。更何况,夏侯渊和曹操的关系,可不仅仅只是主公和下属,那都不用多说了。所以对于他来说,这如今自己已经去见过了魏延其人,那己

    方这儿的几率,自然就是增加了。蕲春城头,张任是再一次亲眼看着联军撤退,江东军和兖州军各自了自己大营,不过曹仁他们和孙策一起去了江东军大营。而有士卒过来,想关心一下张任这个己方将军,不过刚想说什么,张任却是把手一摆,“小伤而已,不碍事!”说完,叮嘱了城头的士卒几句后,他就直接下了城头。对于张任来说,别说如今被敌将伤了只

    是小伤。就算是再严重,那又如何?张任可不是一般般的将领,可以说其人经历过的看过的听说过的,那实在是太多太多了。真别说就是如今这小小的皮外伤,就算是再严重的伤,也不会让他如何动容。而受伤后,他在城头。根本也没有什么时间去处理。而下了城头,在

    士卒们都看不见了之后。张任这才开始自己简单处理了一下。他可是清楚,自己身为蕲春的主将,这小小不然的伤,自己要是那么去重视,显然,是对城头凉州军的士气不利。这如今自己还没怎么样儿呢,就是负伤了,这士卒都已经是士气大跌,所以张任确实。知道什么

    自己可以去做,什么可绝对是不能去做!哪怕张任对凉州军没什么归属感,对马超也没太多好感,可他终究是个武将,也是非常想好好守着如今的蕲春。还是那话,他不为凉州军,更不是为了马超。就只是为了他自己。所以在张任看来,一切能对守城有利的,只要自己可以去做,那么就一定会做。那么一切对守城不利的,那么不管如何,自己都是不会去做的。

    反正就是尽量不要去做,一定不去做就是了。所以张任这么一个人,自制力还非常高,因此,这点儿小事儿,他自然是知道该如何去做。在凉州军士卒的面前,他知道。自己该表露出什么,而不该表露出什么来。他是想好好守住城池,哪怕如今来看,这蕲春估计也快丢了。

    当然具体什么时候,他也说不好,也许马上就会失守,也许还能坚挺个十日半月,这都说不定。关键还得看他们联军的人,当然了,更是少不了自己和凉州军士卒,看双方如何表现,才能确定到底什么时候,战事会有更大的进展,这蕲春才能破。张任如今可没自大地认为,自己能守住城池,那可真是玩笑了,除非是除了什么意外,而且还是大意外,不过这事儿,

    真就可能吗?所以张任还真是,没有对什么大意外,还有奇迹之类的抱什么希望。而他也确实不是那种把希望都寄托在那上的人,或者说就算是其他凉州军将领,好像也没有几个那样儿的。毕竟靠着什么,都不如靠自己,这是马超最为相信的,而他也确实是用自己影响了自己身边儿的众人,当然也是包括了众将。他们可都清楚,自己主公是个什么样儿的人,所

    以在潜移默化之下,他们也逐渐是变成这样儿了,基本上真就没有人寄托那种虚无缥缈的希望,真就是这样儿。反而都是自己更加努力,尽力去做事儿,至于说最后结果如何,那就不一定了。张任处理完伤口,他这才去休息,至于说城头的事儿,那都有士卒看着,自己

    也不用说时刻都在那儿。他可不认为联军刚退了之后,就马上卷土重来,就算己方不嫌麻烦,他们联军还嫌呢,这张任都清楚。毕竟己方只是在城头一守,不过他们要再攻来,就还得调动大军。不过不管是什么情况,张任都知道,只要联军有动静了,那么凉州军士卒一定

    会最早通知自己所知,所以他确实,是一点儿都不怎么担心。毕竟别说联军今日不会再有什么动静了,就算是有大动作,自己难道还不能在他们来攻城前到达城头?对此,张任可以说还是比较相信自己的。又是一日,孙策接到了樊城的最新消息,当然了,曹仁也是一样儿,他收到的消息比起孙策来,是只多不少,毕竟兖州军的情报,那确实,还是非常不错的。而

    且看看如今樊城是什么情况,江东军充其量,就几个探马细作在樊城外探听消息,还不敢太靠近凉州军。可人家兖州军人马呢,不管是樊城内有着近万人,更是在城外有着曹操亲自带队的兖州军主力,扎下大营在樊城的北门了,所以怎么说都是曹仁得到的消息比孙策更多,

    更为精确,这个不用再多说了。得到消息的孙策,自然是显得有点儿遗憾。对他来说,不光是为刘备担心,也是为己方不能参加如此大战,而感到遗憾。他知道曹操不和凉州军死磕之后,他就已经想到刘备最后要走向败亡,可己方这边儿确实是帮不上什么忙。对他来说,

    如今能早破了蕲春。那都是好不错了,所以还可能去管什么樊城的事儿?因此,如今的孙策依旧是在想着,什么时候能破了蕲春。至于说刘备,他确实是想去救援,可还是有心而无力,这确实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儿。这三方同盟。最后可能要被马超给灭了一方,孙策尽管不想这样儿。可他确实,也真做不了什么。他认为曹操不够意思,这如果他要真和凉州军死磕

    的话,刘备最后确实不会被灭,但是如今他觉得其人已经是注定了结局。孙策这可不是只有他自己这么认为的,就算是周瑜还有鲁肃,可都是这么个想法。而且孙策也觉得,别说是自己了,就算是曹操和马超。应该也都和自己所想一样儿。哪怕就是刘备,估计他也不

    会有什么好想法,哪怕他如今还能让他们汉军守住樊城。可实际上呢,这里面的问题,孙策都看得出来,短时日呢,你也许确实是看不出来他们怎么就一定不是凉州军的对手。可时日一久,只要一长了,那么他们汉军荆州军,哪怕就算是加上樊城内的兖州军,可却不是凉州军的对手,这就是孙策所认为的。所以他真是不看好刘备汉军。当然也可以说他对刘备基

    本上确实是没有什么信心了,而孙策显然也不是把希望寄托在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上的人,所以至于说曹仁,他自然不会像孙策那样儿,对自己主公有什么怨言,有什么不满。反而他觉得自己主公那么做,其实还是有他自己道理的。虽说曹仁也很清楚。刘备不被灭对己方的好处,那自然是比他被灭了的的要多,可哪怕自己是自己主公的话,自己也不会带着

    己方兖州军人马和凉州军死拼。所以他没认为自己主公有什么不对,因为自己也会那么做。毕竟他就是兖州军的一员,和孙策可不同。而且曹仁确实,他可以说是很能理解曹操,这个确实也没错。无奈的就是,他想带兵去樊城,这个事儿基本上是不可能了。别说如今己方在

    蕲春这儿没有多少人马了,就算是再多的人,可这个时候连蕲春都没拿下,那么还有什么话说呢?因此,曹仁也觉得如今这样儿其实不错,樊城那边儿,自己主公派了援军进樊城,然后城外的人都按兵不动了,也不和马超凉州军死磕。这自己自然也不用非要去樊城了,是

    ,自己很想去,可确实是去不了啊。而如今的情况,却也决定了,就算自己能去得了,可去了,也没有什么大用,所以曹仁觉得自己主公不和凉州军死磕,这倒是对自己有好处了。其实仔细一想,这却也是他如今期待的,毕竟这个时候连一个蕲春都没整好,而且他也确实是过不去樊城,所以如今这个情况,难道对他不是最好的?当然了,如果曹操不是那个态度

    的话,曹仁这个时候也肯定是要努力争取,能去樊城,尽管他觉得,那样儿基本上是不可能,自己做不到。可做不到的事儿,不代表他就一点儿都不会往那个方向去努力,这个肯定是没有的。所以如今这个结果,对他来说,确实是可以,至少曹仁还是比较能接受这个,而

    不是说己方和凉州军死战了,那不是他想要看到的。因为他还能不清楚吗,那样儿的话,对己方是殊为不利,而最后捡便宜的,那也只能是刘备军和孙策的江东军。曹仁自然不认为,自己都能看出来的东西,自己主公会看不出来?他觉得当然不是那样儿,所以只可能自己主

    公早就看出来了,所以估计他可能早就有了自己的打算。亏自己之前还认为,自己主公可能要和凉州军死拼,然后救了刘备,可如今再看,根本就不是那么事儿。曹仁当然不认为自己就一定能够揣摩到自己主公的心思,毕竟就算是己方的两大谋士,甚至包括所有的人,他们估计也不可能都猜测出来自己主公到底一定是个什么想法吧,所以这自己不知道,那也

    属正常。曹仁把自己得到的情报,对郭淮他们三人一说,三人表情基本一样儿,虽说这个不是他们一定就是如此预料的,但是之前郭淮和曹真也都是想到了,比起真和凉州军死磕,这自己主公最后很大可能还是不会如此。结果今日从自己将军这儿得知了确切的消息,果然

    是这样儿。如此一来,好处就是自己将军就不用再带兵去樊城了。可不是吗,这如今在樊城,连自己主公都是按兵不动,那么就算自己将军真就过去的话,真有什么大用吗?如果说自己主公真就和凉州军拼死一战的话,那么他自然是很希望自己将军过去帮兵助阵,可如今

    这个情况,郭淮和曹真可都认为,如果说自己两人是自己主公的话,那么两人肯定都不会再想让自己将军带兵过去。而牛金呢,他确实是没有太多的想法,毕竟对他来说,这现在连个蕲春都没拿下,可以说如今却是什么都不用多说了。而其他的事儿,有着自己将军和郭淮、曹真他们在,他认为真是,用不到自己什么。如果说真有需要自己的地方,那么自己将军自

    然会直接吩咐自己了,到时候自己跟着去做就是了,就是这样儿。所以别看牛金头脑比较简单,可是这想法倒是很清楚,也是非常有道理。至于说不好的,那两人自然是更加清楚,那就是刘备要被灭了,那对己方来说,绝对是弊大于利的,这其实真不是自己主公想要看到

    的,可最后要那样儿的话,可是谁都没有办法的事儿。郭淮他们也都清楚,可确实,除了自己主公之外,其他人没有办法。毕竟谁都不能去做自己主公的主,所以

    ps追更的童鞋们,免费的赞赏票和币还有没有啊515红包榜倒计时了,我来拉个票,求加码和赞赏票,最后冲一把!

    《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