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就以兖州军的人马来说,他们都没有黄巾势大人多,因此确实也不是让马特别特别重视。  他看重的,还是曹操他们那些人,而不是兖州军整军。当然了,兖州军不弱,他没敢小看,这个倒是也都不错。或者说,不管是孙策还是刘备,他们谁敢小看了兖州军呢,显然都是不敢啊。所以他们都没有,那么马他肯定也不会例外的,不过就是对于兖州军全军,

    他确实不是说那么特别特别看重,他重视的,还是曹操他们那些个,这倒是也没错就对了。此时双方激烈厮杀,在战场上已经留下了无数的尸体。至于说这些所谓尸体中,还有没有活着的或者装死的士卒,这个应该说是肯定有的,而二者皆有,不过有多少,那就不一定了。

    毕竟还是那话,谁好好活着的时候,希望自己身死呢。而能在地下装死,最后还能真不死在战场上,那也未尝不是一个本事。毕竟不知道有多少装死的,最后可真就成了真死了,所以不得不说,其实装死也是一个技术活儿。至少你不要以为,在地上躺尸,你就绝对能躲过

    去,那可真是玩笑了,真是有意思。曹操没参战,马也没参战,不过就是在大营内,看着两军厮杀,这就是他能做的。其实他并不是不想参战,实在是第一,曹操都没来,自己要是直接带兵去了,那真是有点儿欺负他们了。当然了,马肯定不是讲究这个的人,不过他肯定是要所有人都看看,他们兖州军曹操不是没带兵吗,留守在大营。那么己方,自己也不

    出来,至少不出来带兵作战,所以在后观战,那这个,你说不出来什么吧。第二。也是他那一干属下,确实也没有人想让他带兵,毕竟还是,他们也有了说辞啊。那意思曹操都没出来,主公您也不用出来了。所以以郭嘉为的几个,就劝说了马一下,马一听,那就算

    了吧。这事儿也不是什么大事儿,虽说己方和兖州军的一次夜战,并不算什么不重要的战斗,可有自己还是没自己,也不是说就天壤之别了。当然了,区别肯定是有,但是曹操都没来,自己去了,确实所以他就没直接带兵和兖州军作战,而马也确实是认为。己方如

    今的状态,也未必就非要自己带着他们去和兖州军死拼。毕竟有着崔安在,其实除了身份是不如自己之外,他带兵,绝对是比自己更猛更狠。更何况,还有马岱甘宁他们呢,所以马认为,自己和郭嘉在后观战,其实也挺好。至于说最后的结果,如果己方不占优的话。那都白过来了。说起来自己也就等着他兖州军来进攻呢,马是对荀攸还有程昱他们有顾虑,

    毕竟这两大谋士,可都不是善茬。不过在对方没有用什么计的时候。在绝对实力的面前,马是一点儿都不怵兖州军。真的,对他来说,只要对方没有什么计谋,那么这么短兵相接,最后胜利的。基本上不会是敌军,而就是己方。马对此,倒是还是有信心的。毕竟他仔细

    想了一下,自己为什么没信心?只要荀攸程昱他们没有特别出众的计策,自己就有信心,己方能胜。至于说兖州军要和己方死磕,马绝对这倒不是不可能,但是可能性,其实也不是说特别大。而且就算是真死磕的话,自己就怕了他们吗?笑话,显然是不可能了。如果说兖州军真和己方死磕的话,那么有更多顾虑的,绝对是他曹操曹孟德,而不是自己,不是吗。

    所以马是都想明白了,因此,他确实是放心了不少。如果这己方都胜不了兖州军,那么自己也真是,还说什么灭了刘备啊,直接带着己方的人马司隶种田去吧。真的,兖州军整体来说,不是没有实力,可拿到己方面前,他们还差着呢。所以马这时候确实是有信心,不像最开始的时候,还是比较担心今晚的战事的,毕竟兖州军不白给,所以他是多想了不少。

    可等他想明白了之后,马确实是轻松了不少。他认为己方的优势是有的,而至少比兖州军要多。毕竟汉军不出的情况下,己方自然是没有什么不敌兖州军的情况,毕竟实力的对比,都在那儿摆着呢。更何况兖州军也不是曹操带着,当然了,己方也不是自己领兵,这个对比

    都一样儿,可马依旧是认为,己方是能胜了兖州军的。毕竟仔细一算,其实己方的优势,确实是要比兖州军多,这个不用多说。而兖州军如果是曹操带兵来的话,马还会有更多顾虑,不过如今曹操是守在大营那儿了,那么就不得不说,这个必然是要影响他们兖州军表现。

    在己方大营的曹操,也知道了己方和凉州军如今的战事。  他也清楚,总体来说,如今这个情况,还是对己方不利啊。他这个时候心里是不得不想,这刘备刘玄德啊,看来如今老天都不帮你啊!曹操确实,他其实不是说自己要和马凉州军死拼还是不死拼,他具体要看如今己方到底如何。可从前面传来的战报,确实是对己方不利,所以曹操确实也没有那个和马

    凉州军死拼的心思了。毕竟如今在樊城,可就只有他们这么一方的援军,如果说孙策的江东军也在这儿,并且和凉州军死磕的话,那么曹操肯定也是当仁不让。可实际上呢,他这个时候是不会那么去做的。让己方和凉州军死磕,凭什么啊,就凭刘备他不被灭的话,对自己

    好处更多吗?显然就这么一点,还是不足以让曹操下定决心和凉州军去死磕。因为他很清楚,自己让己方和凉州军死拼的话,最后很大可能,要两败俱伤,刘备是直接捡便宜,而己方和凉州军损失大了。而这,却绝对是刘备和孙策他们想要看到的,最后他刘玄德是保住了,

    可己方却是损失大了,这哪怕他刘备不被灭。对自己好处更多点儿,但是自己凭什么让己方损失,而去成全他们呢。对曹操来说,这样儿的事儿。他是真不想去做。所以他早就让天意去决定,自己到底要如何。所以他让己方士卒去和凉州军一战,他认为如果己方占优,那么就去和凉州军死磕一次,也未尝不可。虽说他早就已经过了那个年轻冲动的年纪。可对曹

    操这样儿的奸雄来说,就算是偶尔疯狂一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惜的是,从战场上传来的战报,确实是他们不占优,所以曹操也只能是按捺住自己的一点儿心思,而让己方和凉州军今夜的一战,顺其自然,而不是自己要让他们和凉州军死战,那不是自己如今想要的。

    曹操终究不是孙策。如果孙策在这儿的话,他是绝对能做到让己方和凉州军死磕。可曹操那个人,终究不像孙策那样儿。毕竟他认为,己方的损失,而刘备和孙策得到好处,是,哪怕己方也能得到好处,那终究不是他想要的结果。曹操最想要的,自然是己方没有什么损失,

    然后还能得到好处。这才是他想要的。当然了,要是己方和他孙策江东军一方,也包括刘备

    和荆州军,最后都损失了。那么哪怕这个时候己方和凉州军死磕,那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儿。真就是“不患寡而患不均”,这曹操不在乎谁损失更多,谁损失更少,可他却绝对在

    乎这己方损失,而让刘备得好处。孙策没什么损失,却也让他们江东军得好处,这才是曹操

    接受不了的。而要是刘备灭了,己方也没那么大损失,得不到什么太大好处,可孙策江东军

    依旧也得不到什么好处,甚至还可能不如己方呢,而刘备直接被灭了,这和之前的,相比

    之下,这才应该算是曹操更想要看到的。真的,不怕你损失少,而我损失多,这多和寡,其

    实没那么重要。但是要不公平的话,曹操损失了,而孙策没损失,那曹操确实就接受不了。

    所以确实就不如,自己一方损失不多,最后也不会得到更多,而孙策没什么损失,也不会得到什么,倒是刘备,直接被灭,显然这个,曹操是真更能接受。所以也许还不知道曹操的具体想法,但是如今,至少是此时此刻,其实就已经注定了最后的结果,除非真有什么奇迹

    生,那确实,并不一定就是人力所能控制的。刘备,算他倒霉,估计是没等来孙策的援军,而曹操不尽力,那么他最后的结果,就只能是那么一个了。除非马对于战场上己方士卒的表现,他自然是满意。反正只要是比兖州军强了,他就是满意的。当然要是说己方真不如兖州军,那么自己也别说是灭了刘备了,还是早家吧。而且他也看出来了,好像曹

    操没和兖州军士卒说过,今夜就一定要死战,是拼个鱼死网破,这好像还真是没有。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自然是己方占优了,而兖州军还差点儿。而此时崔安和甘宁那边儿都已决出了胜负,不过在他们之前的,还是马岱和朱赞两人。他们最开始也是遇上了,而朱赞虽然没

    认为自己武艺能胜过马岱,但是他带着人马作战,肯定不能掉头就跑啊,那不开玩笑吗。所以他也是横刀和马岱对上了。结果自然是不用多说,他那武艺还差着马岱一块,因此这没到四十合,就让马岱给伤了。毕竟朱赞武艺并不是废物,好歹也是二流,因此,马岱想要

    直接斩了他,那这个还是不可能的。所以能伤了朱赞,就已经算是不错了。之前的严颜,他也不过是伤了朱赞。当然了,真说起来,其实马岱武艺和严颜,应该说是伯仲之间,也就是这样儿,所以对方也就伤了朱赞,马岱如此,也是正常。要真想斩了其人,那么至少也得是一流武艺,下等还比较费劲,至少也得是上等的,那还差不多。但是毕竟朱赞是个二流武

    艺,在武将中,可绝对不是废物,所以除非是吕布那样儿一流的武将,能斩了其人。所以就算是崔安那样儿,都未必一定能成。因为第一,不说朱赞能不能崔安那样儿的对手对战,第二,就算是能,可朱赞几个合,他见势不妙,肯定就不会再坚持了,所以他打不过还不

    会跑吗,也就是吕布那样儿一流水平的武艺,估计能在几个合内,直接就拿下对方,毕竟差距不小,这实力都在那儿摆着呢。二流下等的武艺,确实还算不错,可那也得分和谁去比,和马岱这样儿的相比,马岱是斩杀不了。可要是和吕布那样儿水平的相比的话,差距

    真是,很大。所以马岱伤了朱赞,一下让兖州军士气下降,可以说绝对是立功了。而之后,崔安和甘宁那两边儿,也都分出胜负来了。自然还是崔安先,而最后才是甘宁。毕竟崔安经验丰富,而虽然夏侯惇和乐进武艺也不差,经验更是不少,还算是高水平挥。可面对着如此杀神,他们最后也都只能是暂避其锋,两人不敌崔安一个,最后无奈,只能是带着士卒厮

    杀了。至于说甘宁,倒是吃了点儿亏,他在马上的武艺,终究是不如许褚。如果是步下的话,他可不会吃亏,但是如今比的是马上武艺,所以没办法。他虽说是没受伤,可也是差了一招,也差点儿没受伤。耗子啊他的经验丰富,所以是躲过去了,然后甘宁直接就带兵和许

    褚对战,却不是再和他单挑了。许褚见此,他也没多说什么,就只说了一句“甘兴霸,来日,咱们步下再战!”甘宁一听许褚的话,他就清楚,显然人家是知道,自己还是很不服的。

    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