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毕竟时间,那么久,改biàn 了很多。也许有的东西,是不会改biàn ,但是大多数,还是会变的。至少对马超来说,他是有的东西没有什么改biàn ,可大多的东西,其实还是变了,这是必然。毕竟三十多年的时间,不可能说是很短,毕竟一个人才能活多久,就算是一百多岁,那也都是三分之一了。更何况,有多少能过一百岁的,是有,但是终究只是极少数。而且在古代来

    说,只能是更少,微乎其微了。毕竟古代是个情况,不言而喻了。在三国时代,平均寿命没多大,这个也是没错的,更何况还谁个乱世呢。谁都清楚,乱世肯定比太平盛世死人要多,不,应该说是没法比。而且不得不承认,生活在乱世中的人,那寿命自然是不能比上太平盛世的,这个不用说了。此时张任看着孙策他们带着人马回到了他们大营,他才算是放心下来。

    之前孙翊的情况,张任自然也是放在心上,对他来说,这以后确实是不得不防。不过今日算得上是他们的第一次,张任也认为,这孙翊也许以后都是会和张辽联合,可不见得每一次——

    都是这样儿吧。不得不说,必须要承认的是,张任的想法,确实是有一定道理的。至少就拿今日来说,就是不那么容易复制的。至少可以说,虽然不代表以后就一定不会发生,但是怎么说呢,因为今日是第一次,是第一次孙翊和张辽联合一起对付张任和城头的凉州军士卒。

    这个不管是张辽。还是说兖州军的曹真和牛金,哪怕就是张任,他们可都有自己的惊yà 。无非就是多少的问题,就是这样儿。真要说起来,除了曹真和牛金,他们因为昨日听了曹仁的话。还算是有了准备之外,其他的不管是当事人张辽,还是被实施的对xiàng 张任,可以说他们都惊yà 不是那么小。至少比起曹真和牛金来说,他们是比两人惊yà 都要大,毕竟张辽是一

    点儿都没听说,可以说是一点儿征兆都没有。他不是不知道昨日孙翊被孙策给留了下来,但是显然,他是没有多想。而他作为江东军的人都不知道。那就更别说是凉州军的张任了。对他来说,孙翊的举动确实是令他惊yà 的,毕竟孙翊如此,可以说代表了不少东西,而其可——

    以说绝对是棘手了。但是面对如此,算是挑战吧,张任虽然不是没想法,但是还是。他早就想清楚了。还是之前那样儿,反正就是自己全力一战。最后不了了,自己就撤,最多损失的是凉州军士卒。而且张任认为,自己在蕲春,也算是挡住了联军不少时日,真要说起来。哪怕最后凉州军全军覆没了,自己其实也算得上是对得起他马超和整个凉州军了。可不是吗,

    张任自认为如此的话,至少自己见到张绣和赵云,他们也都不会说出来自己什么。他是很清楚。自己的师兄弟和自己可不同。自己是费了不少劲,最后才加入到凉州军的,可人家两个,都算是很容易就加入进来了。而且一个算是受到马超重用,另一个更是连他妹妹都给嫁出去了,这不得不说,马超是如何看重赵云,不言而喻了。确实如此,连张任都清楚,以马

    超那个性格来说,就算赵云武艺能比吕布还强,那本事比他马孟起还大,只要他妹妹不喜欢的话,他马超绝对不会是强加到其人身上。而必须要他妹妹喜欢,而且对方还一定是得他看得上眼,那才行,所以不用多说,马超到底是如何看待赵云的,张任其实还是比较清楚的——

    所以就冲着马超对两人那个态度,张任都知道,张绣和赵云,和自己可太不一样儿了。至少他们两人不像自己,是深受刘焉其人的恩惠,刘璋也对自己也不错,自己是绝对不可能舍弃了其人的。所以马超用其人的性命来要挟自己,他是成功了。而显然,不管是张绣还是说赵云,他们都没有自己这么多事儿,反而可以说两人算是受了马超不少好处,不是吗?因此,

    张任其实之前也不是没有被自己的师兄师弟说过什么,当然了,赵云肯定不会去说张任什么的,无非就是劝说他一下。至于说张绣,确实是不会管那么多,毕竟他是张任的师兄,而不是张任是他的师兄。但是也因为彼此之间的关xi ,所以张绣绝对也不是说有什么就说什么,但是所讲的话,肯定是要比赵云深多了,这个是必然的。张任是不喜欢听,可他也没有办法,

    谁让自己没什么亲人,就只有个师兄师弟还有个师父呢,没办法,张绣就算是打自己,其实也不算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只能是同门内部的矛盾而已,毕竟都不算是外人啊。所以张——

    任如今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自己是能面对自己的师兄师弟了,他们哪怕知道最后凉州军全军覆没,他们也说不出来什么,因为自己已经尽力。作为张绣的师弟和赵云的师兄,可以说张任还算是了解他们一点儿。至少他就很清楚,很明白,知道张绣是不会说自己什么,他毕竟对凉州军,没有赵云那么深的感情,毕竟马超可是把唯一的妹妹。都嫁给赵云当妻子了。

    可当初张绣说过张任几句,这倒是没什么,毕竟他身为童渊一脉的大师兄,对于自己师弟的一些不太好的行为,是有责任有义务去教育的,这个必然。毕竟在古人的眼里。天地君亲师,然hou 你同门的师兄,其实虽说不是你的长辈,可却绝对是可以教育你几句。毕竟在古人的眼中,这你既然是这个门派出来的,那么你就代表了整个门派和你的师长,所以你要是有

    了什么不好的地方,别人自然是直接就想到了你的师长。你要是做了什么争脸荣誉的事儿,那么你的师长师门。也是与有荣焉,是有荣光的。同样儿,你要是做了什么丢人或者说不好——

    ,或者没道理让人觉得不耻的事儿,那么同样儿,你的师长师门,也是一起跟着丢人的。可以说这在古代来讲,绝对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事儿,所以张绣作为师兄。尤其还算是大师兄,他当然是有责任和义务去说张任,这个必然。但是赵云,显然他就要差一些了。

    毕竟张任是他师兄,他是其人师弟,所以很多事儿。哪怕他不是没有意见,可却绝对也说不了太多。能说张任多了的,也就只有自己师父和张绣,就这么两个,其他人。真是不行。

    不过张任虽然也知道,他清楚,自己师兄也许这个时候不会说什么,但是如果自己真要是让自己的师弟不满意的话,赵云是,他不会说自己,可却不代表他就什么都不会去说,这个是一定的。并且张任更加知道,比起自己和张绣来说,只有自己师弟赵云,他才算得上是自己师父的嫡传弟子。自己和师兄两人,根本就没学到师父多大的本事,至少最为精髓的东西,

    那是绝对没有的。可他清楚,自己那个师弟,却是学去了。可即便如此,自己和自己师兄,也是凭借从师父童渊那儿学到的武艺,走到了如今这个地步,所以不得不说,自己师父的武——

    艺高超,确实不一般。所以自己和自己师兄,哪怕是没有学到最为精髓的东西,可却依旧是武艺不错,至少拿到战场上,不至于说被人给咔嚓了。毕竟张任带兵都那么多年了,他还能不清楚这个事儿吗,自己武艺是个什么水平,他太清楚不过了。说起来他是没认为自己武艺高超,要真说高超,至少也得是自己师弟那样儿的,马超、崔安、张飞、典韦还有黄忠那

    些人那样儿一流武艺的,才能算得上是高超。不过尽管如此,张任确实还认为自己武艺倒是还能拿得出手,至少二流巅峰吧,如果真有一个好的契机,那么未必就是不能突po ,但是

    这个事儿,他和童渊也学了那么多年武艺,而且又在军中那么多年,张任何尝不知道,这个确实是难比登天啊。如果说一流上等武艺和超一流武艺,他们中的壁障,是一个大坎的话,那么如今自己二流巅峰,和一流下等武艺的壁障,至少也是有一半的大坎那么多,这是绝对没错的。至于说比这个还要困难的,那自然就是一流下等武艺和一流上等武艺间的壁障了,——

    说到这个武艺,张任确实是从来没奢求过自己有朝一日能达到一流上等武艺。只要能到了一流下等的武艺,他就算是已经心满意足了,毕竟这个事儿都不一定能不能成,所以他确实是没奢求过什么。这就跟一流下等武艺的武将,基本上也没有几个想有朝一日自己一定能变成吕布那样儿有着超一等武艺的武将。是,说起来他们确实是都希望那样儿,有几个武将不

    希望自己武艺高超的?所谓是“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可希望是一回事儿,认为自己能不能达到,那就是另一回事儿了。张任对城头士卒嘱咐几句后,便下了城头,对他来说,今日的战事,基本上就算是完了。他也不认为孙策曹仁他们会再让联军来进攻,反正怎么说呢,至少自己如果是他们的话,自己今日就不会再动兵了,因为兵无战心啊,这不管是兖州军也

    好,是江东军也罢,他们在鸣金撤退后,张任也算是看出来了,不少士卒都不想今日再战了。毕竟谁希望自己活得好好就死了呢,显然士卒都不想,这也算是人之常情了,必然如此——

    而已经回到了大营,进了大帐的孙策众人,在大帐内,分宾主坐下后,孙策对众人简单说了一下今日战事的情况。当然他是没有吝啬表扬了孙翊张辽,当然也没忘了曹真和牛金。如果说今日没有孙翊这么一个变数存在的话,那么张辽他们三个,绝对是非常出彩的。可就是

    因为今日有了孙翊这么一个变数,一下就改biàn 了,并且像发疯了似的对付张任和城头的凉州军,这相比之下,确实张辽他们三个,是有点儿不如了。当然了,他们三个其实从心里往外,都是不想和孙翊比。毕竟不管是在张辽的眼中,还是说在曹真和牛金的眼里看来,那个

    孙翊,就是一个疯子,他今日在城头的表现,不是发疯,而是本来面目啊!如果孙翊知道几人在心里是如此腹诽他,也不知道他是如何想法了,不过想来肯定不会好就是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