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而他心中更多的不满,还有怨恨,基本上都指向了张辽和曹仁他们几个,就是这样儿。 没办法,谁让孙策他就是那个意思呢。而孙翊没什么头脑,他也只能是按照自己大兄所安排的路线往下走了。要不然的话,换成是其他人,估计也不像孙翊这样儿,所以孙策所作所为,很大可能就是徒劳。所以也就是他这个没什么头脑的弟弟,才有了这样儿的想法,别人没有。

    而这个时候曹真和牛金他们被张任带着凉州军士卒逼退,准确来说,是被凉州军士卒给逼退了。而张任呢,他毕竟还要应付着张辽和孙翊两人的夹击,要不然的话,自己肯定要伤了。

    不过比起曹真和牛金他们心里的遗憾来说,其实曹仁还有张辽,他们的心中才是可以说是最为遗憾的,甚至有可能都超过当事人了。为什么这么说,就是因为,在曹仁看来,这城头的孙翊都知道和张辽联合了,这绝对可以说得上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啊,可惜曹真和牛金却是没有一下把握住,所以他心里是无比遗憾。至于说张辽,他所想也简单,其实和曹仁都

    差不多。不过哪怕他也觉得这是个机会不假,可也没觉得说是千载难逢。毕竟哪怕孙翊如此,他虽然也是惊讶了一下,可终究还是没什么特别大的感觉的。如果说孙翊真能和他一起破了蕲春,那么未必他就没有其他的想法了。可如今就只有其人这样儿,那么还不至于让张辽如何去动容。而在曹真和牛金又一次登上了云梯的时候,张辽和孙翊也被城头的张任带着

    凉州军给逼退了。不过虽说如此,可绝对今日是要比之前的那些时日费劲了,而且凉州军也付出了更多的伤亡,没办法,想要轻松对敌的话。那是不可能的。至于说张任,还算好,没受伤没如何的,可他却也不得不承认。今日的孙翊,就像是变了个人,可显然,不是那样儿,其人不过就是有所改变而已。但是即便如此。自己这边儿也都差点儿要支持不住,当然

    了,最后还是顶住了,这是比什么都好。不过这却也让张任如今变得是更加警惕了,因为他清楚,孙翊的改变,其实就是已经让江东军,甚至是整个联军都已经发生了改变。这事儿

    说起来不是什么困难的事儿,毕竟孙翊作为江东军的主将,他是有能力如此。而且也确实做到了。如果说以前,张任确实没怎么看重他的话,这个时候,他却是不得不重视了。毕竟也确实,所谓是“此一时,彼一时”也,之前如何,已经不适用现在了,所以他自然是要有所改变。对于不能有改变的人,那么就只能是被淘汰。这么简单的道理,张任还能不清楚吗。

    所以这个时候,对于孙翊的改变,张任自然也是做出了自己的改变。张辽和孙翊被张任带着凉州军给打退。这个时候孙策也已经是鸣金收兵了。对他来说,今日最为主要的,最重要的,肯定不是说就破了蕲春,他也还没指望说今天就能破城。所以主要还是他要好好看看,孙翊到底能不能履行昨日对自己的承诺。哪怕他这个当兄长的,自认为还是比较了解自己的

    兄弟的。但是怎么说呢,至少孙策也知道,这事儿也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所谓是万中还有个一,他也是不可能百分百确定了。因此,这他今日最为主要的,当然就是要看孙翊如何,然后他才能如何。结果自己的弟弟倒是还算给了自己面子,表现还不错,所以孙策这

    个时候,他才算是彻底放心了。而张辽他们虽然是心中不爽,可这孙策都让士卒鸣金了,他们也不可能耽误就是了,所以都是带兵退了下去,直接撤。不管是在后观战的曹仁郭淮,包括江东军众将,还是说带兵攻城的张辽曹真和牛金他们,其实对于孙策让士卒鸣金,他们的心里,可都是一清二楚。说实话,无非就是因为今日孙翊的表现,让孙策认可了,而且他

    确实,绝对是放心了,所以既然如此,那么孙策目的达到了,自然也就鸣金收兵了。而一切还要都放在明日的时候再战,显然这就是孙策如今的想法,他们还有什么不知道的呢。不

    过唯独就是孙翊,他还是有点儿一头雾水。毕竟他不是那么特别清楚,这自己大兄,自己主公,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如果说自己表现不好了?可毕竟自己也是按照昨日和他所说的那么去做的,可要是说其他的反正孙翊确实是不怎么明白,他真不像其他人那样儿门儿清。说起来也许这就是当局者迷,反正就是牛金那样儿的,都比他清楚,至少他不知道的,牛金

    还知道呢,这不就是人家比他清楚吗。此时的张辽他们已经带兵去了,对于孙策他们来说,自然是带着众人营。而城头的张任,是擦了擦自己脸上的汗,今日对他来说,可不单单是压力增加的问题。确实,这绝对不能以压力大小来说了,如果真说起来的话,要每一次联军都如此进攻,都是张辽他们四个人围攻自己一个的话,估计蕲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破

    了。当然了,如果说张辽他们都是出工不出力,那么倒是还好说,自己加上凉州军士卒,对付他们的话。还是不成问题的。可实际情况,哪是那样儿的啊?所以张任也是有点儿担心,这如果按照今日这样儿发展下去的话,蕲春确实是。危矣!不过张任担心归担心,他作为主将,是不可能一点儿都不想这个问题的,而且该有的顾虑,那是肯定要有的。不会少了。但

    是说就联军这样儿,也不至于说让张任害怕到什么程度。反正还是那话,对他来说,打不过人家,守不住城了,自己直接就跑了,无非就是多伤亡些凉州军士卒而已,这和自己也没

    有什么特别大的关系。他还不清楚马超那个性格吗,至少他既然敢把蕲春交到自己手里,那么他一定是做好了准备。那就是全军覆没的准备。所以最后哪怕真就是如此,马超也不会说什么的,因为他早已预料到了,很可能发生这个事儿。所以张任很清楚,那马超都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可即便如此,他还要用自己,那么就不得不说,还真是比较无情,至少张任就

    是这么个想法。不过生逢乱世。这没有不死人的时候,更何况是“一将功成万骨枯”,张任还能不懂吗。至于说他更是知道,马超其实更加了解。至于说他认为马超是比较无情。显然就是因为他觉得,明明知道自己带兵,最后都剩不下来几个士卒,可马超依旧是为了他自己的利益,所以是毫不犹豫就用了自己。所以在张任看来,马超终究是一个上位者。所以对

    于手下的士卒,也许他是知道,也了解,没了他们不行,要不谁给你打天下啊。可他却也毫不犹豫就选择了对他最为有利的东西,哪怕是牺牲掉再多的士卒,对他来说,也是在所不

    惜。毕竟如果能守住蕲春,那自然是最好不过。可要是实在不行,那么也一定是要让联军,

    不说是伤筋动骨吧,可确实也要差不多少啊。所以说张任其实都早就看出来马超的意思了,他也清楚,没办法,这当主公的,其实都是这么个想法。也许如今是没有人像袁绍那样儿了,一点儿都不拿士卒当事儿的。因为不管是曹操、孙策,乃至于是刘备,他们其实都是比较看重士卒的,所以更别说是马超。张任清楚,其实因为他们都知道,真要算起来,为他们效

    死命的,其实还都是那些个普通的士卒。毕竟当将领的,没多少人,就一下就在战场上牺牲了,这人不是没有,但是终究只是极其少数而已。不过士卒却不一样儿,至少一场战斗下来,应该说一定会伤亡一些的,至于说多少,那就要看具体的情况了,就是这样儿。反正想要不伤亡,那都没可能。而如今马超把蕲春交给了自己,那么他是早就想到了最不好的结果,

    可哪怕是这样儿,他依旧是让自己守城,所以很多东西,那就不用多说了,反正张任是很明白的,如果说马超都不知道这个的话,那可真是,实在是太玩笑了,这事儿他还能不知道?

    确实,可以说张任的想法,确实是不错。他所认为的,那自然是有道理的,或者说,那其实就是事实的真相。马超还不知道张任是什么样儿吗,可他为什么还要用张任,那都不用多说了。而对于己方士卒最后如何,马超自认为是没有办法的。确实就像张任所想,其实世间安得两全法,至少马超知道,是不可能又想让联军吃亏,又让己方没什么伤亡损失。说起来

    有周瑜和鲁肃在的这支江东军,马超认为就算是有贾诩加上一个郭嘉,都未必能让他们吃多大的亏。毕竟周瑜那三国三大谋士可绝对不是吹出来的,而鲁肃其人的战略眼光,还有头脑谋略,也绝对不简单。所以马超并不认为在敌军攻城,己方守城的情况之下,会让江东军吃什么亏,更何况还有个兖州军曹仁他们呢。马超可以把那个牛金抛开不论,可不管是曹仁

    也好,还是说郭淮和曹真也罢,那可都是在三国中有着大名儿的人,绝对是不容小觑了。就算是一个牛金,在演义里也是有名有姓的,所以你还能小看他们吗?所以马超也是没办法

    ,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那么就只能是牺牲己方士卒,以求换来对自己最为有利的结果了。至于说士卒伤亡,真说起来,马超是不想,他是不想看到的。可说实话,他也确实是见多了,所以早就已经是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了。尤其是他还刚从江陵的战场一路过来,可以说他还

    有什么没见过的呢?在东汉末年都已经三十多年了,马超还有什么是他没见过的,所以真是没什么了。他见过了,也都习惯了,习惯了,那么也真是,很自然了。可以说他已经能算是比较平静面对所有了,哪怕是曹操再来一次屠戮徐州,马超估计他都可能是比较麻木了。

    毕竟三十多年,如果还不能改变一个人的一些东西的话,那么真是,算是比较失败的了。如果说马超最开始的时候,他确实是有很多想法的话,那么到了如今,这确实,没多少了。xh:354366

    《一下,本文章采集来源于&119;&119;&119;&46;&121;&117;&110;&108;&97;&105;&103;&101;&46;&99;&111;&109;》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