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是啊,曹操不会那么轻易就服软什么的,可马超认为自己更甚如此。︾他曹操是不会认输,可自己会吗?所以别看自己之前没动兵,那不是自己不敢,实在是有所顾虑,可如今他曹操都没顾虑了,他要是来进攻,己方自然是都接着。真是,你要战,我便战!对马超来说,不管是什么,反正确实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曹操不管要做什么,己方都奉陪到底了!

    马岱甘宁带兵撤下来,虽说他们是都不情愿如此,可自己主公都让士卒鸣金收兵了,他们显然是不会不听军令的,不遵军令的,没什么好下场啊。而且他们都知道自己主公那个性格,你不犯到他手里,那么什么事儿都好说。可万一要真惹到他了,那么肯定是要出大问题的。

    所以就算是马岱他是马超的族弟,甘宁更算得上凉州军大将,但是他们却没有一个人敢挑战马超的。或者说就是整个的凉州军中的将士,其实都没有一个人敢于挑战这个的,因为没什么好结果啊。是,就算是不守规矩,最后因为马岱的身份,还有他和甘宁在军中所立下的

    功,马超最后也未必会拿他们如何,可这个事儿却绝对不会就那么轻易过去的,所以……

    两人最后只能是无奈带兵回去了,没办法,也确实是不可能不听军令。而马超虽说知道如今马岱和甘宁两人的想法,毕竟要是自己是他们俩的话,也肯定不可能一点儿想法都没有。

    可如今是个什么样儿的情况,还用自己多说吗,曹操在一边儿是虎视眈眈,他们兖州军就要和己方一战。那么今日,或者说这么几日,己方都不可能把重点都放在樊城这边儿了。马超认为刘备是没那个魄力能让他们汉军和荆州军出来,所以己方如今的当务之急,那却还是对付曹操的兖州军。至于说曹操是如何对付己方的,马超确实是未可知也。但是他知道,曹

    操的态度,可以说就代表了很多,也可以说是决定了一些东西。如今孙策没在这儿,对己方来说,是一个好事儿。不过曹操带着大军在樊城这儿,这对己方来说,却不是那么好了。马超是不怕什么,可一个兖州军。却是足以搅局,而且他们是绝对能影响战局的,这却不得

    不让马超重视。蕲春,城头张任和凉州军士卒防守着联军的激烈进攻。后面观战的孙策,虽说他是很想早日带兵去樊城,去帮刘备一把,可显然,这现实却是不得不给他拖在了这儿。

    说起来江夏的战事。是出乎他所料的,毕竟凉州军的一个张任。甚至比之前那个老将黄忠还要难以对付,哪怕在临湘的时候,是黄忠父子还有糜芳,他们三个守城。可哪怕是三个人,孙策也没觉得如今这么大压力,毕竟蕲春还不是江夏的治所呢。当然了,西陵城的话,未必就一定比得上蕲春,这个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就像你说如今大汉的都城在许都。

    可真要说起来,许都比得上长安、雒阳这两个地方吗,甚至有好几个地方,其实都是要超过许都的,很多方面,所以……这个看你是怎么去看,如果你要说以曹操的重视,那么他肯定是更看重许都多一点儿,毕竟他家都在许都,家人都在,所以他还能不重视?就像马超一样儿是看重长安,比他老家茂陵可要看重多了,所以是不是,其实就是这么样儿的一个事儿。

    可江夏都这样儿了,孙策也不可能这个时候就带兵去樊城,所以只能是和曹仁一起,让联

    军早日破了蕲春,最后早占江夏,比什么都好啊。结果也没出乎所有人的预料,还是张辽他们被逼退,实际就是被打退了。当然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江东军的内部,还是存在问题的,就是张辽和孙翊,后者和前者,根本就不合作。当然了,毕竟都是一家的,所以孙翊肯定不会给张辽拆台,但是让他和其人合作,这个……至少孙策没说什么呢,别人说什么,

    那肯定都是不好使了。而看到了己方的问题所在,孙策虽说一直都知道,不过他从来都没说什么。不过如今为了早日破了这蕲春,孙策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说点儿什么,甚至是做点儿什么呢。他这个时候虽说已经鸣金,不过还是问了周瑜和鲁肃,“公瑾、子敬,你们觉得我是不是还是有些放纵叔弼了?”当然孙策绝对不是要问这个,而他的意思就是直接向两人

    问,这孙翊和张辽的事儿,我是不是该开口问问,管一管?当然他肯定不可能直说什么,并且旁边儿还有曹仁他们在,所以孙策更不可能直接就那么去问了。而周瑜和鲁肃一听自己

    主公所说,他们两人先是对视了一眼,彼此都看到了对方眼里的坚定。说起来他们肯定都是希望自己主公能说说孙翊,至少不能让他再这么下去了,那样儿真是对谁都没好处。但是两人也不是不清楚,其实对于此事,除了自己主公愿意,自己两人基本上就真是没有办法。

    当然了,吴国太是能说动孙策,但是这事儿可能让国太出马吗?所以周瑜和鲁肃都没什么想法,对他们来讲,就是“走一步,看一步”了。他们认为这个时候还不是最大的问题,也没出什么事儿,所以就这么耽误着,也没什么大不了。而等什么时候自己主公都明白了,或者说他已经想通了,或者说他是下定决心要说说孙翊了,那么他自然是要问询两人的,结果

    这一日,这不就来了吗。此时的周瑜和鲁肃自然还是没觉得说幸福来得太突然了,只不过对于他们来讲,这自己主公确实是有点儿出乎他们所料。毕竟这自己主公说这个事儿的时候,比他们预想还是要早了点儿。当然了,这如今是没出什么大事儿,虽说在战事上是有耽误的。可那是更大的事儿吗?对于两人来说,这还不算,不过如今自己主公问到了孙翊,那么两人自然是不可能什么话都不说,那肯定是不对的,也不行。所以周瑜直接就说道:“主公所说。确实。瑜也认为,叔弼有的事情,所作所为,是有些……”周瑜后面都不用多说了,孙策自然是都清楚。而他此时看向了鲁肃,鲁肃也没隐瞒什么,直接就言道:“之前曹子丹来

    此,就是为了此事!说起来主公,叔弼……”孙策一摆手。他也不用再听两大谋士的话了,他都清楚了。等孙翊回来后,孙策直接带着众人回了大营。之后等曹仁他们告辞之后,孙策是单独留下了孙翊,其他江东军众将也都一一离开了,就是周瑜鲁肃也没在大帐中。毕竟真说起来,孙翊可不单单是主公的属下,他更是自己主公的亲兄弟。所以有些话,确实不可能

    当着所有人的面儿都说出来。哪怕周瑜和鲁肃不是外人。但那是在孙策的眼里,而不是在孙翊的眼中。所以孙策如何看待对待两人,和孙翊,那终究是不同的,这个必然。所以周瑜和鲁肃,最后也是告辞了。孙策自然也是没有留他们,毕竟自己这个弟弟的那个性格……至于说曹仁他们,早离开了。说起来曹仁是知道一点儿孙策要做什么,毕竟之前他就在孙策旁边儿,所以孙策所问所说。还有周瑜和鲁肃的话,他可都听清楚了。其实这个也算是孙策他们有意为之,毕竟他们可都清楚,曹仁是对孙翊有意见的,不过他是没当着孙策他们的面儿说什么而已。但是之前曹真的事儿呢,鲁肃都说了,显然,他就是被曹仁授意的。当然

    了,曹仁更多的意思,他是要锻炼曹真,而不是真就让他去做什么。但是看如今呢,好像还是有点儿效果的。所以曹仁也算是清楚,他知道,孙策终于是能正面去面对这个事儿了,而不是像之前那样儿,就听之任之,好像没什么太大关系似的。可显然,孙翊那个事儿,可能就没什么关系吗。是,也许这个时候,他和张辽之间的那点儿事儿,确实算不得什么大事

    儿。可曹仁却是知道,要真是发现成为大事儿的时候,那么也许可能就要晚了。这绝对不是什么不可能发生的,反而还是很可能出现,甚至就要发生了。所以之前曹仁担心,他是和孙策他们说。而让曹真去找鲁肃,是曹仁要锻炼他,当然也有其他的意思,这是必然。

    但是如今呢,他确实算是满意的,因为曹仁知道,只要孙策能正视这个问题,他是真想解决了,那么就一定没有问题。经过了这么些时日的观察,曹仁早就是认为,只要孙策说话,基本上孙翊是会听的。要不然的话,他能带着一个不听他话的将领来荆州?那不开玩笑吗,虽说曹仁也知道,因为是吴国太没在,所以孙翊只能是跟着孙策。可为什么是跟着孙策,而

    没跟着别人呢,显然曹仁也知道,那就是因为只有吴国太和孙策,能镇得住孙翊,而其他人,终究还是要差着些的。因此,曹仁是有理由相信,孙策必然会是马到成功,直接就让孙翊有所改变。对曹仁来说,真是不用其人什么都给改变了,那肯定是用不着。反正只要是能在城头,和张辽合作,那么就可以了。反正说是比较简单,但是最后做的话,这个就……

    不过曹仁是相信孙策的,当然了,他不单单是相信其人这个当主公的力度,更是相信他作为孙翊的兄长,其人对于孙翊的力度。可以说孙翊其人,在江东虽说还不至于就无法无天了,但是确实,也差不多少吧。毕竟他亲兄长是江东之主,你都不用说什么,那巴结奉承你的人,都得排着队绕好几圈了。而孙翊他不管是犯什么事儿,他都不用打着自己兄长的旗号,可知道的人,谁不得给面子。毕竟看的不是他孙翊,而是他身后的孙策,不是吗?还有吴国

    太呢。江东有几个不知道的,吴国太说起来,还是最宠溺这个孙翊。不管是孙策孙权,他们都比不上。所以说这么一个主儿,有几个敢得罪的?而孙翊要真是有什么事儿,有几个敢去计较的呢。关键不是还有孙策吗,他为了自己兄弟,也不是没干过给他擦屁股的事儿,虽

    说孙策是不想,可没办法啊,而且还有自己老娘呢,他是不可能不去管的。但是总体来说,孙翊不至于说在江东就无法无天,他知道适可而止,所以也不至于说是真就让孙策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