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别看刘备好像是马上就答应了己方所说,可曹操虽然没在那儿,但是其中的事儿,他可是知道了。 c o他听完荀攸所说后,曹操对他说道:“公达一路辛苦了,如今时辰不早,早些去休息吧!”“诺!”荀攸自然是知道自己主公的意思,这时辰都这么晚了,如果不是自己主公想要早知道樊城的情况,他是绝对不会让自己还在大帐这儿说什么的。怎么说呢,自己主公

    本来平时休息也不是说特别晚,至少这个时候,他已经是休息了。所以说如果不是因为樊城的事儿,他早就睡下了,还不至于这样儿。至于说曹操的下属,还是那话,都知道自己主公的身体不好,更重要的是还有头风病,所以都不敢让自己主公休息太晚。因此就算曹操不说,荀攸都得早点儿告退,好让自己主公休息。至于说今夜后半夜援军进樊城的事儿,那还

    有己方将领在呢,根本就用不上自己主公什么。至于说凉州军的动向,不是荀攸小看他们,实在是己方第一日援军到来,凉州军是不会有什么动作的,就和己方一样儿,己方今日也不

    会有什么动作啊。到了后半夜,兖州军开始了今夜的行动。当然了,他们肯定不是要出兵作战,那是不可能的,没有那个意向。而是之前早就和刘备商量好了的,就是曹操要再派五千兖州军士卒,进驻樊城,一切都由夏侯渊接手。刘备汉军这边儿自然就是太史慈,而此时对着兖州军这边儿的城门已经是大开,夏侯渊已经策马出了城,指挥着己方的士卒,进入樊

    城。当然太史慈也早已不在城头上了,而是在城门口处,他作为樊城的主将,不管在何时。却都得提防着凉州军的突袭。所以尽管他不觉得凉州军会趁机过来,可确实,真是不得不防。

    而凉州军自然是知道了此时兖州军的动向,不过马没有什么指示,他们当然也就没有什么行动。毕竟马在的时候。那全军肯定都听马的,不会听别人的。只有自己主公下了军令,凉州军士卒才会如何如何,要不然的话,看看一般的将领,谁能指挥动所有的凉州军。

    当然了,也许有人能调动一部分人马,但是终究只能是极少数而已,只有马这个当主公

    的,他才能调动所有的人。而马虽说已经知晓了兖州军进樊城。但是他还和第一次一样儿,都是没什么动作。毕竟这次和第一次,他认为也没什么区别,甚至是曹操和刘备他们防备更甚。因此,自己吃力不讨好,还不如继续力量,争取早日破了樊城呢。当然了,如今当务之急,还是对付兖州军,想来他们也是如此想法。毕竟兖州军来了援军。哪怕进了樊城一

    部分,可城外还有那么多呢,这确实,让马是不得不防啊。如果说刘备的汉军也包括荆州军他们。不过就是龟缩在城内不出的话。那么兖州军如今就是在樊城外的一颗钉子,这是绝对要让马小心谨慎对待的。之前因为双方都有顾虑,所以不管是自己还是曹操,都没有什么动作,可如今呢,曹操援军都来了。他们人马增加了,就算是自己不想有动作,可他曹

    孟德是绝对不会没有动作的。而且马肯定要有所行动,毕竟之前的曹操兖州军,可谓是没什么太大威胁,因为他们都进了樊城一部分人马,而剩下的人,也就是能做个防守的。可如今却不同了,他们不单单是能好防守,更是能进攻,所以马更可能是先下手为强,不过

    他也知道,估计曹操不会给自己机会了。不过对于这个,马却也没什么后悔的。毕竟之前那个情况,只有双方都什么动作都没有,才是对己方最好的。所以马并不认为按兵不动是一个错误,可如今对方援军都来了,那么还可能按兵不动吗,对此,只有和敌军一战,才是最好的,所以马肯定是要战,更不会避战,而曹操也清楚马的想法,毕竟都是老朋友

    老对手了,谁还不知道谁啊。 兖州军的五千人马,是顺利进入了樊城。这期间,确实是没有什么意外生。对于这个结果,不管兖州军的夏侯渊,还是汉军的太史慈,显然他们都是满意的。毕竟是谁都不希望凉州军这个时候来横插一脚。说起来他们是不怕凉州军什么,可如今正是多事之秋,对双方来说,自然还是麻烦少点儿更好了。其实他们如此想法,就是连

    马,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他自然是不会有什么动作,如果说有动作,那么自然还是每日的强攻樊城,然后就是要和兖州军一战,这都是必须的。而显然,他知道曹操也是如此想法。

    樊城已经又一次进了五千人马,而刘备作为汉军之主,虽说他没有出现在樊城城外,可在兖州军士卒都已经进来后,他却是单独见了兖州军的主将夏侯渊。显然刘备还是对兖州军表达了一番感谢,这个是必不可少的。而夏侯渊呢,还是那话,哪怕他是再讨厌刘备,可所谓是“礼多人不怪”啊,伸手还不打笑脸人呢,所以,对于刘备,他也是没有办法,只能是任

    刘备这样儿了。对于刘备的感谢,夏侯渊这个时候他也只能是听着。然后再和其客气几句。说起来他如今除了说这些,也不可能说其他的了。最后刘备是对夏侯渊说,“夏侯将军,此时已经很晚了。将军早休息,这备就不再多打扰了!”夏侯渊一听,心说你刘备可算是完了。

    对他来说,真是不想和刘备接触太多。毕竟夏侯渊觉得那个人很多地方,都是比较虚伪的。说起来他就是看不上其人。相比之下,对于自己主公曹操,夏侯渊倒是觉得不错,因为自己主公不像刘备那么虚。世人常言刘玄德有君子之风,不过在夏侯渊看来,他那就是个伪君子,

    就是个真小人啊。所以从夏侯渊认识刘备开始,他就真不喜和其人有什么太多的接触。如今这实在是没有办法了,自己主公交给了自己的任务,自己是不可能不完成。而刘备作为一军之主。他和自己说什么,自己总不可能直接就不听走人,那是肯定不可能的。毕竟夏侯渊此时在樊城,他是代表了曹操,更是代表了整个的兖州军。他是不怕自己如何,但是自己要

    是真丢脸或者如何,那可不单单,不仅仅是自己,更是己方是自己主公的事儿,所以他自然什么事儿都得忍着。因此。刘备这个时候说完了他要离开,夏侯渊顿时是心花怒放的。对他来说,这刘大耳朵总算是走了。可不是吗,要是他不离开的话。自己估计都要爆了,虽说夏侯渊还是能忍住的,不过总有这么一个你非常讨厌的人在你耳边儿叨叨咕咕,这确实是

    比较能锻炼人。至少对夏侯渊来说,貌似这么些时日和刘备的接触,也算是忍受着他吧。这倒是给自己增加了点儿耐心,真的。不过他宁可是不增加这个,可自己交给了自己任务,自己总不可能去推脱,反而还是要好好完成,那样儿才对。不过如今刘备总算是离开了,可

    以说夏侯渊这个时候是松了口气。说实话,他宁可整晚都不休息,但是却也不想让刘备在自己耳边儿叨咕什么。刘备终于是离开了,而夏侯渊也到了自己的住所休息。虽说凉州军和刘备军战樊城,基本上没夏侯渊什么事儿。毕竟他既不是城头的守将,又不是……不过怎么说呢,他终究是兖州军在樊城内的这近一万人的主将,所以要说他真就什么事儿都没有,

    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尤其是赶上刘备这么一个人,说起来他是清楚夏侯渊怎么都不可能投靠他,但是为了人尽其才,刘备要是能轻易就那么放过他,那就绝对不是他的性格了。所以几乎是每一日,都有不少的东西,需要夏侯渊这个如今在樊城内的兖州军主将去解决。当然了,刘备毕竟是和曹操一个级别的人物,因此,他的话,只要是有道理,也是需要自己去做

    的,那么哪怕他依旧是看其人不爽,可为了大局,夏侯渊还是努力去做好,去办好,去解决好。这就是夏侯渊,要是换成其他人,尤其是他兄长夏侯惇那样儿的一个的话,估计就要

    出问题。毕竟他那个火爆脾气,关键是在刘备面前,夏侯惇肯定是不会收敛太多,所以……这就是曹操为什么没敢让夏侯惇带兵,而是让夏侯渊带兵的一个原因。当然了,对比起来,肯定是夏侯渊更有头脑,这个自然是比他兄长要强的。所以曹操怎么都得让夏侯渊带兵,而不是让夏侯惇来。要不然的话,那大爷一到樊城,肯定到时候就要热闹了。就是夏侯渊,脾

    气不错,可面对着刘备,他心里都有那么多不爽呢,所以就更不用提夏侯惇了,不是吗。

    兖州军五千人马,是从城外进到了樊城内,可以说因此,这刘备他们一方,包括那些个汉军的将领,基本上都可以好好休息了,夏侯渊也是。而他们算是放心,曹操那边儿,他也是放心了。别看之前他是睡觉了,不过在己方行动的时候,他都知道。毕竟这兖州军是驻扎在樊城城外,城内是汉军,而城外旁边儿可是凉州军,所以就算曹操睡了,他也肯定不会是死

    睡。因此,己方的动静,他都知道,毕竟那不是什么小动作。所以哪怕曹操没让人叫他起

    来什么的,可这么大动静,他还是起来了。不过事情不用他亲自去指挥什么的,就只听结果就好了,而他也不认为凉州军会过来。不过对于曹操来说,有些事儿肯定是不得不防就对了。所以哪怕他也认为,凉州军来这儿的几率,还不足那么十分之一的一成,可他却清楚,就为了这么一点儿的几率,己方和刘备军一方,那就必须要小心谨慎对待,要不然不行啊。

    所以,在得知了己方士卒已经是顺利进入到了樊城后,可以说曹操也松了口气,并且他也知道,这自己也算是能再好好休息了。别管是否能睡得那么死,可确实,自己是放心很多了。

    说起来明日还有战事,当然可不单单是凉州军强攻樊城,而是己方兖州军和凉州军的。对此,曹操早已是安排好了。结果如何,确实是不得而知,可己方的人,不管是将领还是士卒,自己却是知道他们都是全力以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