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当然魏延肯定也不是说就让曹操或者马来亲自请他,他可绝对是没有那个意思。或者说他根本就一点儿那个想法都没有,而且这事儿显然也是不可能的,他要是想到的话,那肯定也都是很清楚了,所以魏延第一是想要他们注意自己,然后能来拉拢自己,甚至直接来说服自己,这就足够了。至于说主动投效,这个基本上魏延还是不会的,关键是也没什么机

    会,并且也不得不说,那要是对方都没观察自己到底有多大的本事,这自己主公投靠,还能得到重用?也许是能,可谁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了?这就是魏延显然不知道马的本事,要不然的话,他估计也不是这个想法。可以说刘备能用魏延,那么马自然是一样儿能用他,对他来说,己方人才也不少,可没有人嫌他们多啊,所以只要做好防范,那么一切都没问题。

    因此,马都不用去注意魏延,他都会用他,只要他投靠己方,谁让马有金手指呢。至于说曹操那边儿,那可就不一定了,毕竟曹操这个人,本来性格就是比较多疑,所以

    而且曹操是不怎么看得上魏延这样儿的人的,毕竟之前魏延是荆州军的人,然后投靠了刘备。如果再投靠兖州军,那么曹操肯定会有其他想法,是不是有朝一日,他也可能离开兖州军,然后投靠别人?这事儿又不是什么不能生的,所以要是曹操有这种想法,那可真是

    所以魏延要真去兖州军的话,曹操也能接纳他,可是结果,却不一定会受到其重用。可要是去了凉州军。那么肯定和兖州军不一样儿了,毕竟马还算是比较了解魏延的,因此最后用还是要用他,也许不是最为重要的地方。可肯定也比兖州军强。这时候还没有上城头就已经被打退两次的马岱和甘宁,甘宁是已经带着凉州军士卒登上了樊城。别看城头的火力是很

    强,但是如今也是很难阻止得了马岱和甘宁。不过两人在城头坚持的时间就不长了,这个也没有办法。如果说他们又能轻易登上城头,又能在城头坚持久的话。也许真就能早日破了这樊城。可如今来看,这事儿还真是,并不是说就没有可能,只是这几率,确实是很小,反

    正如今来看,是不大啊。甘宁上了城头,文丑直接就奔他来了。马岱是随后跟上,太史慈也是向他起了进攻。就只有魏延,只有羡慕嫉妒的份儿。只能是自己带着城头的士卒,对付凉州军士卒而已,别的他也做不了的,有太史慈和文丑呢。所以每当马岱还有甘宁他们上来的时候,可以说就是魏延最为失意的时候。可他也确实,是什么都做不了啊,没有用啊。

    所以,他也只能是把自己心里的怨气,直接就泄到凉州军士卒的身上,他是一点儿犹豫都没有。他并不认为自己如此表现。就会让马觉得自己如何如何。如果当主公的都那样儿的话,那绝对不是个合格的主公。说起来如今自己和凉州军众将士,都是各为其主,所以自己的所作所为。当然是应该的。而且魏延倒是觉得,自己这么表现,没准还能引起马的

    注意呢。其实这还真是他想多了,因为不管魏延表现是抢眼还是平淡,可以说马都会注意到他的。毕竟刘备手底下的很多人,可以说都是马非常注意的。对他来说。如果刘备被灭,那么不可能所有人都为了他尽忠,那么自己就有机可乘了,没准就能收服几员大将啊。

    马自然就是如此想法,毕竟刘备也是真挂了,不可能他所有属下都跟着他一起挂了吧。就算是有为他尽忠的,可那可能是全部吗?所以马认为大多数还得是各各家,各找各妈,至于说最后是投靠己方还是投靠兖州军,甚至是投靠江东军,马认为肯定都有,不过就是多少的问题吧。如果真要是那样儿的话,自己和曹操算是近水楼台,不过己方和兖州军都和

    汉军的过节不浅,所以没准投靠孙策的人还能有不少呢,这事儿可都不是不可能生的。  而对马来说,他自然是不希望这样儿。可事情的展生却绝对不会以他的意志为转移。

    所以马也知道,到时候自己还真是任重而道远啊,不过他对此挑战,也只是一笑而过。毕竟只要自己尽力了就好,至于说最后到底是什么样儿,事情展到什么程度,那确实不是自己所能决定得了的,而且自己也必须承认,到时候曹操兖州军他们能没有动作?孙策江东军要是知道了的话,他们能没有反应?反正这事儿自己都不相信啊,毕竟换成自己是他们的

    话,自己都不可能没动作没反应。马岱和甘宁被城头的太史慈他们逼退了,魏延是满眼羡慕,而对太史慈和文丑来说,这可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真是。要是逼退不了马岱和甘宁,或者是要费劲才能打退了他们,那才是要出事儿,就可能不正常了。而如今在战事的开头,这个自然是很容易的。不像是城头的守卒都没有多少了,那要真那样儿的话,也确实,汉军

    ,也就是刘备该被灭了。可显然,如今的刘备到了那种山穷水尽的地步吗?显然还没有,不管是他自己,还是曹操。或者是马,都没认为这个时候刘备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哪怕他这个时候就只剩下了那么几座城池,人马也就剩下了几万人。这还要包括刘琦那一万多点儿的荆州军。可即便如此,马和曹操乃至于孙策也没有认为刘备到了快要被灭的地步,至

    少如今来看,还没到那个时候,就算是马。他想要灭了刘备,可他却很清楚,也知道,自己不付出点儿代价来,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而那种情况,确实是曹操和孙策他们想要看到

    的,乐于看到的,不是吗。对于马岱和甘宁几乎是上去就被人给逼退了,这是往好听了说,实际上就是被人给打下来了。对此。全都是在马的意料之中,马他也觉得这才是正常的。

    毕竟三人加一起,哪怕没有魏延太大事儿,可太史慈加上文丑,那武艺不知道过霍峻多少。以前战江陵,霍峻武艺硬伤,确实是不会给他带来什么好处,反而是处在劣势当中。可太史慈和文丑却不同了,他们的武艺高,加一起可过马岱和甘宁一块呢。就别说旁边儿还有个魏延在那儿虎视眈眈了。所以他们马上就退下来,都在马意料当中,如果要是他们

    挥好,挥长。马才会感到比较意外。说起来这还是魏延没上的原因,要不然马知道,就凭他们三个一流武艺的将领,可以说没准就直接秒杀马岱和甘宁的组合了。毕竟他们两人一上来,三人合力,一个合没准就能打退两人。这可不是什么没可能的事儿,别忘了,城头上可还有那么多汉军、荆州军以及兖州军的士卒呢,他们可都不是废物啊。不光是

    如此,他们三方人马,那可还都是百战之师,不是什么经验都没有的新兵蛋子。所以

    看到马岱和甘宁退下后,又赶紧调整好状态就再次登上了云梯。对于两人的反应,马自然是满意的,两人都是百战的将领,可以说绝对是经验丰富,没什么更多说的。而城头的太史慈三人呢,也就是魏延,毕竟他以前是荆州军的人,而荆州军和刘备汉军还有文丑以前所在的冀州军相比,他们哪有几场战斗?所以还真是,魏延尽管本事不错,可他作战经验,终

    究是不能和太史慈还有文丑这样儿的百战将领相比。而马岱和甘宁就更不用说了,马岱随着马南征北战,甘宁虽说加入凉州军的时日短,以前也是荆州军的。但是可不要忘了,他以前是做什么的,对,水贼出身,而且还是长江一线的大水贼,号称“锦帆贼”,可以说他带领自己手下弟兄,也不是没和荆州军还有江东军打过,而且可以说他们没吃多大的亏。

    所以说起来,除了魏延经验能稍微少那么点儿之外,其他几人,是一个比一个经验丰富,这个是肯定的了。不管是太史慈、文丑还是马岱甘宁,可都是百战将领,都是经验丰富。

    确实,就和百战之师一样儿,他们都是百战之将。毕竟有士卒战斗的时候,他们自然也是带兵征战,而有的士卒死了,他们却还活着,这不就是“一将功成万骨枯”吗。不过比起士卒来,显然他们的经验,那是更为可贵。当然了,百战之师,也是一样儿有着不少经验的。

    马岱和甘宁再次登上城头,他们是之前被逼退之后,直接就上去了,还算是很顺利,却是没有被城头的几人加上士卒给逼退。不过在城头上,却是没有那么好运了,实在是城头的火力太强,他们俩加上凉州军士卒,可依旧是顶不住啊。带着万分不甘,他们两人依旧是只能悻悻撤退,没办法,他们确实是不想。可谁带兵攻城,最后都不想灰溜溜下去,可无奈却是

    只能下去了,要不然的话,非死即伤,就是这样儿。尤其还是自己武艺不如人家,不是人家对手的时候,这就更麻烦了。如果仅仅是对付城头的一堆士卒的话,那倒是还好说,可不是还有比自己武艺高的将领吗,这就不得不说,马岱和甘宁遭此强敌,他们也是无奈了。

    马岱甘宁第二次下来,马就已经让士卒鸣金了。他也清楚,这是时候了,多战无益,还是早撤退为上。至于说郭嘉,他当然也是这么个想法,不过他没和自己主公说什么,因为自己主公已经是让士卒鸣金了。对郭嘉来说,自己主公可以说称得上是当机立断,也许自己是比自己主公看到的更深更多,不过自己主公看到的也不少。所以很多时候,其实他都不用问

    自己,该如何去做,就怎么做就是了。想出兵就出兵,想什么时候收兵,那就什么时候收。不过郭嘉也知道,有时候自己主公询问自己,那就是有不太好决断的时候了,需要自己给他决定。当然了,那也肯定是需要自己给自己主公一个最好的结果,如果去决断,是对己方最

    为有利的,这就是郭嘉所要去做的,他都清楚。毕竟自己主公终究只是他自己一个人,别说是他了,就算是曹操、孙策乃至于刘备,他们哪个人有时候不需要别人来帮忙决断呢,所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