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听完自己主公所属,程昱和荀攸都是不住点头。说起来之前他们确实是没想到这个,实在是他们只考虑了刘备,而忽略了最为重要的两个人物,那便是诸葛亮和徐庶,所以确实,如果说如今在樊城中,谁最能影响得了刘备,不是追随刘备最久的大将太史慈,也不是武艺最高的文丑,更不是刘备的那个侄子刘琦,而就是诸葛亮,还有个徐庶,除了他们两人外,

    没有其他人了。哪怕就算是简雍他们也不成,这点程昱和荀攸还是很清楚的。如果说在自己主公没说话之前,他们确实是没有一下就想到这些,可如今自己主公都那么说了,那么两人自然是都想到了。可不是吗,话说诸葛亮和徐庶对刘备的影响,如果说刘玄德其人,你是可以认为他也许不会让己方的援军再进城,可诸葛亮和徐庶呢,他们两个那可都是明白人啊,

    所以程昱和荀攸自然是知道,有他们在,刘备是绝对会让己方的人马再进樊城的。而且可以说他们巴不得如此,是诸葛亮还有徐庶,他们乐不得是这样儿,至于说他刘玄德,可能就

    不太一样儿了,这就是此时程昱和荀攸两人的想法。不过他们确实是相信自己主公所说,当然也是相信诸葛亮和徐庶,主要他们是相信自己所想,相信诸葛亮和徐庶在刘备军中和他心中的地位。所以是这些所决定的,两人自然是赞同自己主公所说。所以此时荀攸对曹操说道:“主公所言不错,却是属下有欠考虑!如此说来,主公当调豫州之人马,不过却要小心

    凉州军才行!”荀攸开口赞同,或者说其实程昱和他都是赞同的。所以曹操听了之后,也是微微点头。不过也知道他的顾虑。这从豫州调兵的话,确实是不得不防凉州军啊。当然曹操可不认为凉州军会进攻豫州,那是开玩笑,可是有些事儿。却还是不好说,比如

    曹操看了眼程昱,程昱此时也是微微点头,曹操这个时候是心里有数。随即便说道:“好,公达和仲德既然都同意了。那么此时便如此吧!”曹操确实是想着早就这样儿,不过之前那

    么多人都在,他没说出来,只是看着众将都没有那个进兵的心思,所以曹操没多说。     不过他

    清楚,程昱和荀攸,他们还是能了解自己所想很多的,因此这自然还是和两大谋士相商,并且让他们为自己做决断。结果就是现在这样儿了,而曹操清楚。这自己把最后决定和众将一说,他们是有意见也没意见,没意见,那当然更是没意见了。因为他们都清楚啊,这自己

    都已经决定下来的事儿了,那么自然就是更改不了了。而听了自己主公说完,程昱和荀彧此时齐声说道:“主公英明!”显然他们确实是赞同自己主公所说的,他们也绝对不会让自己主公这个时候就再派兵进樊城。所以从豫州调兵,其实就是最好的结果了。至于说刘玄德能不能支持到那个时候,那谁也不知道。不过如果他刘备争气的话。那肯定还是没有问题的,

    毕竟兖州军和刘备军还有凉州军打交道太久了,可以说他们确实是很了解刘备军和凉州军。所以哪怕凉州军是战力强不假,可程昱和荀攸都认为。他们未必能马上就破得了樊城,这个事儿,那还是很难的。因此,己方豫州的援军到了,樊城还是没被破,所以到时候就没什么问题了。对于刘备军能支持到己方援军到来。程昱和荀攸确实是相信,毕竟守城的几个

    将领,比之前江陵的霍峻,确实是只强不弱。而诸葛亮还有徐庶,比起郭嘉来,那当然也是只强不弱了。看到手下两大谋士都赞同自己,曹操自然是写了封亲笔信,然后派专人去豫州调兵去了。他自然是知道,留守在许都的荀彧看到了自己的信后,就知道该如何做了。

    对于荀彧,曹操自然是非常信任的,如果不是因为许都要留下重兵的话,他都想带着荀彧一起去司隶,如今来樊城。   要看    毕竟荀彧的本事,不用多说。说起来还是那话,别看程昱和荀攸两人,他们是曹操出兵的时候经常带在身边儿的两大谋士。可真正了解兖州军了解曹操的人,那都知道,曹操最为信任的,兖州军第一谋主,其实还是颍川荀彧荀文若,没有其他人了。

    是,曹操如今已经不带荀彧在军中了,可就因为许都实在是太过重要,曹操只有留下荀彧,他才能放心。至于说留别人,他还真没那么放心。因为荀彧不光是做事儿稳重,而且确实,有才干,许都大小事务,只有交给他,曹操才能放心。这时候不管是凉州军、江东军,乃至

    天子刘协,他们想在许都在豫州有个什么动作,都不见得是荀彧的对手,曹操对荀彧,那还是很放心的。而如今要从豫州调兵,那么显然是要经过荀彧手中处理才行。要不然的话,就算是曹操亲笔信,也未必能从豫州调来多少人马。关键是到时候肯定是要引起误会,所以不经过荀彧,这事儿是不可能不让荀彧知道的。而且曹操确实是清楚,荀彧看到自己的信

    后,他就知道如何去做了。兖州军士卒带着自己主公的亲笔信离开,而程昱和荀攸他们也和自己主公告辞,离开了大帐。两人是一起离开的,程昱在前,而荀攸在后。荀攸当然是尊敬前辈的人了。程昱倒是不太在乎这些,但是对方非要这样儿,他也是没有什么办法就是了。

    曹操看着此时又是空无一人的大帐,他心里也是微微叹了口气。心说终于是解决了一个比较棘手的问题。自己是不想他刘玄德被灭。可也不会直接就动如今在自己大营中的人马就是。所以就只能从豫州调兵,没有其他办法,因为不管是南阳也好,还是司隶也罢,都不可能再

    有人马让自己调来樊城了。那么就只有豫州兖州那几个地方。所以豫州是最合适的。而在樊城城内的刘备他们自然是不知道曹操所想。在城外的马他们当然也是不知道了,不过曹操调兵,那肯定也得有一段时日才行,不可能日,那豫州的人马就来了,那倒是不可能。

    但是有了曹操的军令,荀彧也知道樊城的情况紧急,所以肯定是要领兵将领加行军,这个倒是不会有错,但是到底什么时候能到达樊城。这个确实是没准了,毕竟谁能保证这个呢。

    又是一日,马是继续让马岱和甘宁带兵全力进攻樊城。虽说城头三人实在是难以对付,可对马来说,他就不相信己方这么磨,还不能慢慢把城头的汉军、荆州军还有兖州军给磨光了。当然了,也许真那样儿的话,己方要损失很多人马,可如果不那样儿的话,如今到底怎么才能破了樊城。这个确实也是问题。马自然是不相信己方就永远破不了樊城了,那除

    非是兖州军和江东军他们其中一军的主力来和己方死战,那么己方对付不了他们的联合,可如果不是这样儿。己方有什么破不了樊城的。对于马来说,就是时间的问题,长或者短。

    他只是希望曹操兖州军别在樊城和己方死拼,如果要是在加个江东军,那么就更难办了。不过如今的情况确实还好,毕竟曹操就只让五千人马进了樊城。而孙策更是连个动静都没有。当然了,马他不是不清楚如今的情况,曹操带兵来樊城,就那么几万人马,要是进樊城的人马多了,这不说刘备那边儿也是个问题,就说己方真能让他轻易得逞吗?自己是,不会阻

    碍兖州军进樊城,可己方却绝对不会放任兖州军在城外,他们悠哉悠哉扎着大营,自己不可能放任不管就是了。而马自然也清楚,曹操显然和自己想法都差不多,甚至干脆就是一样儿。说起来如果己方人马一下少了很多的话,他曹孟德自然不会吝啬来进攻己方大营一下,没准就来了趁夜袭营什么的,这事儿自然都不是什么没有可能的,只是还是那话,如今两方

    都有顾虑,因此,这不管是自己,还是他曹孟德,都没有什么大动静。可马心里却很清楚,这一直都没有什么动作,还真不太像曹操的性格。说起来他曹孟德和自己不同,所以

    所以是不太对啊,当然马认为虽说不是那么对,可如今的情况,谁又能说不是最为适合这个时候的呢。至少他和郭嘉都认为,曹操兖州军按兵不动,己方也没有动他们,表面上是相安无事,实则是暗流涌动,彼此都是在等机会。己方是等,看看他们兖州军到底能不能人马变得更少,己方好有机可乘。当然了,就算不是这样儿,那么是不是还有其他的机会。

    而对方呢,显然曹操也是再等,至少马就认为曹操和自己所想一样儿,也是再等己方的人马变少了,他们也不是有了机会吗?可显然,自己不会给他曹孟德机会,而他曹操,也不会给自己机会,这就是马所认为的。但是按兵不动,不是曹操性格,那么他还是再想着其他的主意,马虽然不敢肯定,可要说曹操没有任何动作,他认为那可真就不是他曹孟德了。

    不是吗,就算自己是他的话,自己也不会按兵不动。而显然,就只派出去了五千人马,说起来在樊城,是,不是说一点儿作用都没有,可终究,效果终究还是有限的,不是那么特别

    明显,这谁都看得到。转头说樊城战场,这个时候马岱和甘宁已经带兵冲了过去,这对他们来说,每日都想着早日破了樊城。所以尽管每日可能都让他们自己对自己不是那么满意,可怎么说呢,如今来讲,还算是可以吧。是,城头的太史慈三人,马岱和甘宁也承认,自己

    两人就以武艺来讲,两个加一起,也不是他们三人的对手。但架不住己方的人马多啊,对他们来说,只要己方的人马上到城头的多了。一千不行上两千,两千不行上五千,五千不行上一万这么一点儿点儿来,难道还破不了樊城了?凉州军和汉军,说起来他们相比之下,

    凉州军最大的优势,其实就是他们的人马多,哪怕这个时候在樊城并不是特别多,可谁都清楚,凉州军的实力,所以确实不是刘备所能比的。而刘备如今就剩下这么一个城的人马能调动,其他地方的人都是杯水车薪,所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