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那支箭呢?”马超向庞德问道。

    “在这儿,属下一直都随身携带着!”

    说着,庞德就从怀中取出了那支毒箭递给了马超,不过毒箭已经是处理过的了,所以不必再担心什么。

    马超接过箭一看,眼眉一挑,因为在箭尾刻着字的,一个不大不小的“阎”字,他稍微一想就知道这个阎是谁了。

    “哼,此箭就是阎行的吧!”

    马超冷哼了一声,虽然像是询问庞德,但语气却是无比确定。

    庞德闻言也有些惊讶,他倒不知为何自己这个主公连阎行都知道,不过这却不是自己该去过问的事儿。

    他点了点头说道:“德亦认为,此毒箭正是此人所射!”

    在北宫伯玉的大军里面,将领中除了阎行一个姓阎之外,可就再也没有别人姓阎了。总不会是别人借用他的箭,然后给马腾来一下吧,这种几率太小太小,几乎是不可能。反正箭肯定是阎行的没错了,所以无论如何他都是逃脱不了干系的。

    庞德握紧了拳,恨声说道:“想来就是此人没错,听说他乃是韩遂韩文约之婿,而韩文约加入了叛贼后,就从榆中把他叫了过来,他如今就在韩文约的帐下听令!听说此人品行不端,如今来看,传言果然不虚!”

    本来放冷箭就已经会让一些人所不齿了,可阎行不光是放冷箭,这支冷箭还是支毒箭,所以可以说这个就更让人所不齿。如果平时遇到这种事儿,庞德也就嘴上说说而已,可这回马腾却是死于毒箭之上,这就已经不是只用言语就能声讨的了的了。

    马超他倒不像庞德,他对此说的倒是不多,更多的都是记在了心里,反正仇恨都深深刻在了心上,那么等到时候报了也就是了。韩遂、阎行,他们是一个都跑不了。在马超心里,可以说这两人已经是给判了死刑了,如果可能的话,就连北宫伯玉、李文侯还有边章他们,也会是一样的下场,当然还是以韩遂和阎行这翁婿两人为主,他们才是主角,而北宫伯玉他们不过就是小配角而已。

    马超站起身来,对着庞德深深鞠了一躬,“超代全家谢过令明,没有你,父亲也不能入土为安!”

    “主公,德,德保护老主公不利,心中甚是惭愧!”

    庞德是特别忠心于马腾的,因为马腾对他有大恩。要不也不会就因为马腾的一句话,他就拜马超为主了,而这可不是他自己一个人,而是带着马腾的私兵一起来了。他想得其实倒是很简单,自己主公不在了,那么自己自然就该遵循主公的遗嘱,继续跟着主公的后人,这样才对。而马腾的死,他心里确实是有很多自责,如果自己在主公身边的话,也许就不会这样了也说不定。

    “此事责不在令明,令明不必自责!我马家先祖马援公曾言:‘男儿当死于边野,以马革裹尸还葬耳’!父亲虽然不在了,但他却是战死在了沙场。而对我们马家人来说,能战死沙场,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好的归宿了!”

    马超拍了拍庞德的肩膀说道,抛开马腾的年纪不说,在马家人来看,沙场才是武将的归宿。哪怕是战死,这对武将来说倒是种荣耀。而这些是从马援那就一直传下来的东西,算是一种精神吧,马家的精神。而马家的男儿皆当如此,如此才不愧为马家男儿。

    从马援那代一直到如今,可以说马家经过了这么多年的变迁,有些东西在变,可有些却没有变过。分支多了,而族人也都分散着,可马家的传承精神却没变过。在马超看来,一个家族,不是让它荣耀最重要,而最重要的是让它延续下去,传承下去,只有这样你才能有机会让它荣耀。可要使家族荣耀,人才固然是一个方面,但家族传承的精神更为重要。

    就说马家,虽然没落多年,但每个马家的长辈都会对晚辈说要振兴家族的事儿,也会说马援的那句话,这都是后代必须牢记的东西。而马超觉得只要有这些东西在,那么马家早晚会有荣耀的那一天。

    庞德点了点头,他自己身为武将,其实也是以能战死沙场为荣的。如果说自己最后在病死和战死选择一个的话,那自己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这才是武将的归宿。

    马超看得出来,庞德对自己父亲的死还是有心结,看来以后只能让他把韩遂或者阎行亲手斩杀了,这样才算能好。

    没办法,马超只能对他说道:“令明,古人云,‘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放心好了,他韩文约和阎行跑不了,终究是要被我们手刃了的!”

    “德之想法与主公一样!”

    马超点了点头,希望能早日手刃仇人吧,也好让庞德早日解开心结。心结这东西对一般人来说吧可能还差些,但对于武将来说,那影响就大了去了。因为这个东西不只是影响你日常生活,还影响你武艺的进展。以庞德来说,马超觉得他武艺还能有所进步,可如今有了心结,那么在没解开的情况下,可以说他是很难很难再有所寸进了,所以不解开心结是不行的。

    守灵结束后,马超向母亲刘氏告辞了,要让马腾入土为安,自然是不能葬在陇西,这不是自己的家。自己老家在司隶的扶风茂陵,马腾这支的祖坟在那儿。所谓“树高千尺,叶落归根”,自己父亲自然也要安葬在祖坟内,作为儿子的不可能把他葬在别的地方。

    马超母亲刘氏伏在马腾的棺椁前大哭,这是最后一眼了,然后儿子就要把自己夫君带走了。

    “母亲,儿这就走了!来人,带母亲去歇息!”

    “超儿你自去吧。”

    而刘氏则被丫环搀扶进了屋中,马超则扶着棺椁,带着众人一道,向茂陵而去。此去茂陵的人可不少,除了刘氏不去之外,其他人都在。马超、马休、马铁和马云騄,这是马腾的四个子女,是必须要去的。然后是陈到、武安国和庞德,这几个都是马超的属下,也得跟着去。然后还有马腾的私兵,现在属于马超的私兵了,也出了好几十号,还有马家下人,不到十人,众人一起向茂陵而去。

    等到了茂陵后,马超先去了自己的外祖母家,把自己父亲身死的消息告知了自己的外祖母李氏。这事儿可不能隐瞒,之前没告诉,那是因为之后还要回到茂陵来,所以早几日晚几日并不算什么大事儿,长辈也都能理解。可你要是一直隐瞒,那这个事儿就不好了。至于说你怕长辈受打击什么的,马超也想过了,这根本就不可能。

    自己外祖母在自己外祖父去世后,都没怎么受打击呢,就更别说只是自己的一个女婿了。要说马超还是比较了解自己这个外祖母的,自己的外祖父没了,她自然伤心,但却能看得开,不会说死去活来的。说是化悲痛为力量,其实也差不多,自己的外祖父不在了,家中的一些事务可都是自己这个外祖母操持的,那绝对是女强人。

    当马超外祖母一家得知了此事后,他们也不胜唏嘘,马腾是英年早逝啊,作为亲人不可能不伤心的。而且身为刘氏的娘家人,她夫君如今没了,家里人也不得不为刘氏担心。李氏也特意问了马超关于自己女儿的一些情况,马超不敢说真话,只能敷衍过去。

    之后马超又拜访了崔先生,崔先生在得知马腾不在了的消息后,也是感慨良多。虽然他和马腾算不上是至交好友,但也是有些交情的,而马腾他可比自己年纪小多了,但没想到如今却也这么去了。

    在崔先生家中,马超还见到了自己的族叔马日磾。之前在雒阳得知了自己父亲身死的消息后,马超四人走得匆忙,忘了和马日磾说了。等到了陇西之后,他这才想了起来,自己父亲不在的消息如果不告知自己的族叔,那肯定是不行。所以马超在让崔安去办事的时候,就特意嘱咐他,让他务必到雒阳一趟,请马日磾去茂陵,因为当时自己也马上就要回茂陵了。所以大家就在茂陵见吧。

    马日磾见到自己这个族弟的棺椁后,也是忍不住地落泪了。去年之时,彼此还一起把酒言欢,可今日却是天人永隔。

    “孟起,寿成不愧为我马家的男人!寿成不在了,以后马家可就要靠你了!”

    马超点了点头,自己父亲是马家这个分支的族长,虽然他临终前话还没来得及说完,但族长的位置明显是要落到自己这家中嫡长子的头上的。马超对族长自然是没什么心思,你就别说是个家道中落的一个族长了,哪怕就是世家大族,马超也没什么想法。只不过自己家的事儿自己知道,父亲不在的那一刻,就代表着自己肩上的责任更加重大了。

    本来马腾还有一个大哥的,也就是马超的大伯,不过这个大伯只有马腾一人知道在哪,其他人都不清楚,所以马腾的事儿也通知不了他了。

    到了出殡的那一日,乡里乡亲来了很多人,又帮这个又忙那个的,忙了好久。马超他对古人治丧的东西真不怎么了解,所以都是别人帮着做的,而他则是在需要他的时候,让他做什么,他就去做什么。而古人可不像现代人,邻居住对门都不一定知道是男是女。古人那邻里之间走动得很多,这点也是马超比较喜欢的地方。而马腾他虽然在茂陵住的时间没几年,但在邻里之间的口碑却非常好,都知道马腾马寿成,老刘家的女婿,那是一个特别热心肠的人,平时可帮了大家不少。可却没想到啊,他这才离开十年多点儿吧,这就已经不在了。

    最后终于是把父亲马腾入土为安了,一切都完事后,马超宴请了所有人,这也是一个流程。马超敢说,两辈子加在一起,办丧事上也没见过这么多的人,可见马腾在此地的口碑如何了。说实话,马超没带多少钱,因为他没想到人来了这么多,用来设宴自然是不够。可他没有,却不代表别人也没有,他外祖母家那是本地的大地主,而崔先生家中更是世代经商,自然是不差钱,所以设宴宴请大家的事儿自然就没用马超操心,都给他办妥了。

    当然作为家中长子,马超自然作为代表,要在宴前对大家说些感谢的话,反正就是什么感谢乡里乡亲,左邻右舍这些,这个倒是难不住马超,然后大家就开始用宴。

    席间,刘宏派人来传旨。这是道表彰马腾的诏书,说马腾是为国捐躯,然后有赏赐了不少财物,也算是安马超之心吧,马超对此倒是满意的。刘宏给自己面子,自己自然就会给他面子。

    送走了传旨的天使,马超看着众人也是不住地感慨,自己父亲此生虽然没有天下闻名,而且还英年早逝。但在茂陵这地方,没想到他的口碑是如此之好,以前马超还真就没注意过这些。而如今他算是清楚了,不得不说,做人就要做好人,一定不能去做那千人骂,万人恨得那种。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