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孙策这个时候,或者说之前也是,他还是很照顾曹仁的想法的,至少他知道,不要让对方有什么太大的情绪,这个是很有必要的。而两人对于停战一日,都达成了共识,所以今日张任自然是没有看到联军的动静,因为他们要休息了。张任猜测到这个后,他是微微一笑,对他来说,联军如此,其实和示弱也没有什么太大区别。说起来张任也是熟读兵,对于兵

    法什么的也算是很了解,所以他还能不知道吗,这如果说军队是士气高涨,攻势是势如破竹,那么是绝对不会直接就停战休息的,哪怕士卒是很累了,可你累了,难道说敌军就一定不累吗?所以当一方停战休息,除非是有什么意外生,不得不停战,要不然的话,基本上这只要停战了,就说明停战那一方弱了,可不就是那么事儿吗。至少在张任眼里,在

    凉州军士卒的眼中,他们来看,其实就是如此。而孙策和曹仁,自然是管不了人家是怎么看的,他们是有有苦自己心里清楚。而这一次停战,两人觉得也有必要,是要好好休整一下,

    然后明日再战!而张任呢,他虽说也觉得己方休息一日或者多日,也算是不错,可他却依旧是等待着联军来进攻,所以自然是希望联军早点儿来再进攻,越快越好,这就是他所想的。毕竟如今还是凉州军占上风,当然主要就是因为张任的作风,所以碰到张任守城,可以说绝对是联军的不幸。至于说对于凉州军,这个怎么说呢,是。有幸运的地方,当然了,也是有

    不幸。至少因为张任,蕲春肯定能守住很久。甚至就守住了,也不是不可能。可也正是以他是主将,因此这绝对凉州军士卒倒霉,他们死伤只能更多,甚至最后整个全军覆没。那都不是没有可能的。对于张任来说,他可没觉得全军覆没就一定是什么丢人的事儿,在他的想法中,那得看到底是怎么样儿的全军覆没。如果说是自己失察,最后中了敌军的计,那么最

    后所导致全军覆没,那确实是丢人,而且还丢大人了。  可如果不是这样儿,是因为和敌军死战死拼,最后导致的全军覆没。那么他认为,这又有什么丢人的呢,所以还真是

    张任所想,所希望期望的进攻,在联军休息,或者说休整的第二日,他就已经实现了。联军确实,就只休息了一日,毕竟对于孙策也好,是曹仁也罢。他们都不可能让己方士卒休息那么久。对他们来说,一日的时间,其实就已经足够了,至少这一日调整休息下来。他们两人都一致认为,这今日己方联军再进攻,就绝对能以一个全新的面貌,来对付凉州军蕲春城。

    结果也确实是如他们所想,今日的联军士卒,表现还是让他们满意的。至少比前几日是要强就是了。所以在后观战的孙策曹仁他们,确实也是在心里微微点头,那意思,确实是不错,至少他们对己方士卒的表现,是满意了。而此时带兵进攻的张辽他们四个,挥也不错,怎么说呢,对于四人来说,不管是张辽这个不服孙策的将领,还是孙翊、曹真和牛金这三个人,

    他们对于昨日己方休战,说是休息调整,说起来他们都觉得是脸上无光啊,确实是没有脸面了。毕竟对于他们来讲,这自己主公将军是商量都没和自己等人商量,就直接最后说停战了,这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至少他们认为,那肯定有一点是对的,那就是自己主公将

    军对自己几人这几日来的表现,还是有点儿不太满意的。是,自己主公他们没说什么,而且看那个意思,还算是对自己等人还算满意。可他们几个也清楚,这个满意,那绝对不是总体上的满意,只是某一日,或者某一次的,是满意的。至于说其他的,那自己主公将军都没说什么,这个确实,可四人都不傻,所以该知道的东西,他们其实都明白。毕竟有

    些东西,就算是自己主公将军不说,难道自己就不懂了?那可能吗,所以张辽他们其实都懂。因此,这一次休整之后,再向蕲春进攻,他们也是真都憋着气,虽说之前也不是没有过,但是这次和之前也有不同的地方。毕竟对于四人来说,如果自己主公将军对自己不满意,那么直接说出来的话,哪怕就是张辽,他们不会有什么太多太大的意见。但是就因

    为自己主公将军没有直接明说什么,这却不得不让四人觉得是丢人啊。这可以说确实是丢脸,他们都是要脸的人,所以真是,都不想这样儿就是了。所以如今的表现,正应了他

    们心中的想法。而对于城头上的张任呢,他自然是早就现今日联军还是与以往有点儿不同的,但是哪怕就是再不同,对他来说,也不算什么。毕竟对张任来讲,他实在是守不住城了,那可以跑。他不认为就凭借孙策曹仁他们,就一定能生擒自己,别看自己不是一直在蕲春,这个没错,可自己从来到这儿之后,可以说对于蕲春的了解,那肯定比兖州军和江东军

    强就是了。所以张任自认为,只要自己想跑,那么就凭兖州军和江东军,那是抓不到自己的。如果说他们人马是如今的两倍。估计还差不多。这绝对不是张任自大自狂,而是实实在在的,他也清楚,江东军如今跟着孙策的。有两个天下顶级的谋士,周瑜和鲁肃,好像还有个庞统,貌似也是一个。可哪怕是有三个人,但是张任认为他们未必就能建功。毕竟自己那

    么多年的军旅,可不是吃素的,自己的经验少吗?显然张任他是有着自己的对策,他是一点儿都不怕自己的后路有什么问题。毕竟周瑜鲁肃庞统再厉害,他们也不了解蕲春,而

    张任确实是比他们要了解多了,这个就是巨大的差距。而其实真说起来,就是孙策周瑜鲁肃他们也知道,所以其实他们也没想过,等破了蕲春之后。再活捉张任什么的,这个想法一点儿都没有。而且对张任,必须要说一点,那就是,他连马都不服,所以就算是孙策,其实就算是他真生擒住了其人,孙策到时候都不会觉得自己比马还厉害了,能收服张任,所

    以他们确实。连个想法都没有。而曹仁他们呢,更是如此了。毕竟兖州军如今在江夏的人马,那兵力可是不如江东军。所以说连孙策都没什么想法,那么曹仁还会有其他的想法吗?显然是不会了。对他来说,就是早日破了蕲春,那就比什么都好,这是他的第一愿望。也应该说是他的最大心愿,最为渴求的吧。至于生擒张任之类的,那他真是想都没有想过。

    张辽还是第一个上来的。毕竟实力在那儿摆着呢,而且今日孙翊曹真他们有没那么好远,能比张辽还前上来。而且别看张辽受到张任带着士卒的招呼多,可他本事在那儿摆着呢,你不服不行啊。人家那可是真正的实力,要不是碰到守城的是张任的话,这就绝对不会这样儿

    了。是啊,要是换成是其他人的话,绝对不会如此。至少张辽绝对是能早上到蕲春城头,然后给城头守将足够的威胁。至于如今这样儿,不是他给张任威胁,而是张任带着凉州军士卒,给了他威胁。可不是嘛。至少之前几日,还真是差不多都这样儿。别看张辽也没受伤没如何的,可他自己最清楚了,城头的那个张任,到底是给了他多大的压力。他这是跑得快啊,

    如果要是慢了呢,所以张辽上来了,然后是对着张任就是一刀。他可是带着情绪呢,不过对于张辽这样儿的武将来说,就算是再大的情绪,也很难影响到他多少了,就是在战场上,在不出意外的情况下,确实影响不会说特别大。所以哪怕是如此,他也能控制克制自己,这个确实是没错。而张任是无所畏惧,一是张辽武艺比他高不假,可想马上分出胜负,那是

    绝对不可能的,张辽武艺还没到那个地步,还是那话,就算是吕布复生,在城头上,他也未必好使。而且更为重要的是,这蕲春城头,可是凉州军士卒的天下,而不是他们兖州军,

    也不是他们江东军的地方。所以张任自然是有信心,在张辽还没败了自己的时候,自己先带着凉州军士卒,给他打退。张辽一刀是直奔张任,而张任则是大喝了一声,来得好,便和对方战在一处,当然了,少不了凉州军士卒和江东军士卒的乱战,更有凉州军士卒和张任一起围攻张辽,这早已经是轻车熟路了。而这个时候孙翊也上来了,曹真也几乎是同时上来。

    孙翊刚上来,他自然是看到了张辽在那儿和张任战在一处,不过他确实是不想去和对方一起围攻张任,所以他只是提到对付着凉州军士卒。但是曹真就没那么多想法了,他的目的其实就一个,那就是帮着张辽,或者说其实就是和张辽一起,对抗张任,好早点儿破了蕲春。

    所以别看这个时候凉州军士卒已经围了上来,可曹真还是往张辽那边儿移动着,他那意思很简单,就是自己早点儿和张辽联手,共同对付张任啊。可想法是挺好,不过就在他和凉州军士卒拼了几合的时候,那边儿,离他不远的张辽,却是已经被张任给逼退了,所以曹真

    的愿望,是暂时已经实现不了了。不过在曹真的心里,他也是暗自责怪张辽,心说张文远,你这也太不争气了,你这倒是争口气啊。要是我能靠近你那边儿,和你一起对付张任的话,未必就不是其人的对手。哪怕是有那么多凉州军士卒,可也怎么能给他多大些威胁不是,可

    如今呢,却是不行了。不过曹真还别想人家,就他,在张辽退下去没两个合,也被凉州军士卒给逼退了。这没张任的事儿,因为他虽说刚逼退了张辽,可是还有孙翊这个强敌要他去对付呢,所以他是转头对付孙翊去了,曹真,张任他暂时就顾不上了。不过已经不用他

    顾上顾不上了,这个时候曹真已经是让凉州军士卒给逼退,虽说牛金上来了,可他和曹真相比,也没比前者强太多,所以凉州军士卒对付完曹真,又开始围攻牛金,都是绰绰有余。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