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马休此时看着马超的表情,他翻了翻眼睛,心中暗道,还说没想呢,就看大兄你这猥琐的样儿吧,在那儿就绝对是没想什么好事儿,唉。也不知道为什么马超思考问题的样子,让马休觉得是特别地猥琐。如果马超知道了他弟弟这么编排他的话,不知道他会有什么动作,反正马休绝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就是了。所以马休应该很庆幸,自己的想法他大兄半点都不知道。

    想出了主意后,马超则叫过了身后的崔安,对他说道:“福达,如今有件事还需要你去办!”

    “主公,有什么事儿就给俺准没错儿,俺一定办好就是!”

    要说崔安这几个月吧,除了之前送他老爹崔鸿回了茂陵之外,之后他就再也没出过雒阳。前几日这可算是跟着马超出了雒阳城来到了陇西,而出了雒阳后他有种海阔凭鱼跃的感觉。他和马超不一样,马超是喜静不喜动,而他则和马超刚好相反,喜动不喜静。

    马超他可以一直在雒阳,就待在他自己府中,一年半载的不出门,那是什么问题都没有。但崔安他明显就不行了,马超不喜欢到处征战,去打仗,但崔安却最喜欢这些,他要是时间长了不杀人,手都痒痒。这不一听自己主公好像有什么事儿要自己去做,他心中可高兴坏了。

    马超点了点头,然后在他耳边说了几句,崔安听后也直点头,表示自己都明白。

    “放心吧主公,一切就都包在俺身上了!”

    “好,记得把我的白狮一起带去,一定要早去早回!”

    “那是当然了,主公,俺这就走了!”

    “路上小心!”

    “放心吧主公,要是真有不长眼的,崔爷爷俺就一戟一个,全给他挑了!”

    马超是暗中摇头,崔安像是不知江湖险恶一样,觉得自己有画戟在手,天下哪都去得。其实从来都是那句话,武力永远不是最强大的。可都这么多年过去了,崔安依旧是不让人太放心啊。马超心道,以后不到万不得已,一定不能让崔安一人出远门。以后天下只能是越来越乱,而出场的人物也只能是越来越多,本事越来越强。自己还真是不放心崔安这小子一个人啊,毕竟就凭他那头脑,唉……

    崔安是带着马超交给他的任务离开了陇西,而马超依旧是在马腾的灵前守灵。因为灵堂这不是第一日设置的,所以此时登门来祭拜的人基本没有了,除非是大老远到这的,不过这样的人可没有几个。第一马腾的死不是谁都知道的,第二就算知道也不是谁都一定会过来的。

    此时又有人来了,不过马超一见来人就是微微一愣。这位是戴着孝来的,但这却不是他微愣的原因,而马超之所以一愣,则是因为他觉得此人挺面熟的,不过自己绝对没有见过就是了。这倒是怪事儿了,记得自己上次有这种感觉的时候那还是当初见朱狼这个刺客的时候,难道说来得这个人也是谁的兄弟?不会吧,不过要不是这样的话,怎么会如此?你还别说,马超这次这么想还真就对了,事实真相可不就是如此嘛。

    这位进到院中后,不是去祭拜马腾,而是用眼神先捕捉到了马超,然后这人在看了他一眼后,就直接向他走了过来。马超身后的陈到和武安国见状,都已做好了准备,要是这人有什么动作的话,他们绝对会在第一时间与之拼斗。两人此时可都能感觉得出来,来得这人武艺绝对高强,不是一般般的武将,武安国觉得自己要是和这位对上的话,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赢,整不好自己得输啊。

    陈到和武安国都能感觉出来的东西,马超自然就更明白了。不过他可不像陈到他们那么紧张,他一见对方向自己走来,马超也赶紧起身,径直走到了对方的近前,抱拳道:“扶风马超马孟起,不知阁下是?”

    这位听到马超自报家门后,单膝跪地,同样也是抱拳说道:“属下庞德庞令名,见过主公!!”声音洪亮,中气十足,颇有气势。

    马超知道自己在听到庞德庞令名这几个字后,自己的喘息此时都已经加重了。庞德庞令名,这回可捡到宝了!自己的老爹马腾,这是给自己留下了一个大将,一个人才啊。可自己老爹却从来都没说过这个,没说过他手下居然还有如此的人物。

    “令明请起!”

    马超赶紧把庞德给扶了起来,别看庞德身材魁梧,是属于重量级的,但以马超的力量来说,把他给拉起来那还不都是小菜一碟吗。

    “德,多谢主公!”

    这气势,马超一见就喜欢。不愧为大将之才啊,这可不是谁都能如此的,马超心中想着。

    “刚才看到令明的第一眼我就有个问题,此时倒是想问令明一下。”

    “主公请讲!”

    “不知玉门关守将庞柔庞和明与令明有何关系?”

    马超是直接就问出了此时自己心中最大的疑惑,本来之前还想庞德为什么这么面熟呢,结果之后听到庞德自报家门后,他算是都明白了,不过这事儿还得庞德自己再确认一下。

    “回主公,那正是家兄!!”

    “果然如此!”

    马超这回终于是确认了,毕竟是亲兄弟嘛,所以长得像太正常了。不过两人虽然在外貌上是有些相似,但武艺上的差距可就大了,也不知道庞德他是怎么练出来的。不过想想也正常,古人常言,“龙生九子,秉性各异”,更何况是人啊,这意思其实都一样的。

    马超又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继续跪着给马腾守灵,而庞德则在一旁给他讲起了凉州军和叛贼决战的事儿。

    听着听着,马超就慢慢攥紧了拳。虽然凉州军和叛贼对峙了几个月的时间,但庞德讲起来却没多久就都讲完了。说起来并不复杂,在刘宏下旨让凉州刺史耿鄙带凉州军围剿叛贼后,耿鄙就带着大军出发了,而马腾正是凉州军的行军司马,他在凉州刺史耿鄙的手下做事。

    要说刚开始的时候,凉州军和北宫伯玉他们也战了几场,凉州军倒是都胜了,不过却都是小胜罢了,根本就不算什么。但就这样,凉州刺史耿鄙那时却已经有些飘飘然了。要说能做到凉州刺史这个位置的人,绝对不是什么饭桶,大汉可还没没落到那种程度呢。而在军事上这么重要的州,刘宏就算再没本事吧,他也绝对不会把它交给一个饭桶啊。

    而耿鄙此人对大汉那是没说的,忠心耿耿。但要说到其人的本事嘛,那也不过就是中等而已,说起来还不如马腾强呢。可就因为小胜了几场,然后就开始轻敌,已经不把对手放在眼里了,马腾劝说也没用。好在之后马上就进入到了严冬,所以两军都开始休整了,没什么大战事,算是平安无事。

    等到了第二年的二月,两军又开始战斗上了。这回没悬念,依旧是凉州军占上风,耿鄙都已经连北都找不着了。马腾不是没劝过什么,但却没有用,耿鄙根本就听不进去,到最后马腾也是没办法了。直到最后的决战,耿鄙终于是中了韩遂之计,几乎导致全军覆没,凉州军只逃出了不到两成的士卒。

    要说这个事儿,马腾确实算是命中注定该有的劫难吧。本来庞德也是凉州军中的,而且是马腾的直系属下,他应该是跟在马腾的身边才对。不过那一日马腾因为劝说耿鄙无果,最后没办法就让庞德跟在耿鄙的身边了,让他好好保护刺史。这个耿鄙倒是同意了,他也知道自己的这个行军司马是为了自己好,所以倒是没拒绝马腾的好意。

    不过到了最后,因为耿鄙中计,所以他被叛贼所杀,连庞德都没救过来。而马腾呢,本来以他的武艺,还有凭借身上穿的宝甲,一般的情况下他是不应该有事儿的,但结果那一日就出事儿了。因为中了敌军之计,所以马腾也是血战突围,不料最后却是中了冷箭,这箭射到了他腿上,而马腾根本就没当回事,直接拔了出来,结果却发现是支毒箭。

    可发现是毒箭也没办法了,都中箭了。马腾心道不好,然后一咬牙,和敌军是拼了命了。最后终于在庞德的帮助下,总算是突围了出去,不过那时马腾却昏了过去。之后虽然醒了过来,可没过多久,他就毒发身亡了。其实这毒不是一般的毒,虽然不是什么见血封喉,但却是剧毒。别看是腿上中箭,可马腾为了突围出去,和敌军拼了死命了,所以因为当时的剧烈运动,所以毒素就已经开始慢慢地蔓延了,之后又没来得及救治,最后马腾没挺过去。

    马腾临终前,对庞德虚弱地说道:“令明,见到我儿马超,你们就跟着他……”

    最后马腾话还没有说完,就撒手人寰了,“主公,主公啊!”

    庞德给马腾磕了三个头后,又去找了马腾的私兵,然后他就带着马腾的尸体和私兵一起回到了陇西。看了看手中的那支毒箭,他心中立下了重誓,此生一定要给主公报仇。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