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并且还有马岱、甘宁等人,这样儿攻城大将,还有反正他是见多了,因此,对于张辽他们,是,他也承认几人的本事,可一放到凉州军中,其实也就没有那么出彩了,不是吗。

    毕竟在凉州军中,人才确实,挤得都不行了,这不得不说,就算是兖州军,其实真和凉州军相比的话,人才方面也还得差上那么一点儿,所以更别说是江东军了,还不如兖州军呢。

    孙翊一样儿是被逼退,不好听来说,就是被打退了,不过他是没有受伤什么的。至于说最后上来的曹真和牛金,他们两人几乎同时上了城头,而两人这个时候也没有顾虑什么,直接就是两个一起夹攻张任。而张任呢,对此不过就是微微一笑,心说你们有两人不假,可我这边儿却有着凉州军众士卒,还对付不了你们了?是,如果要是在战场上,在马上的话,张任

    未必就有什么太大信心,可如今却是在城头上,那他可真是,虽说还不至于是自信心爆棚,可也确实,这信心十足,至少对于打退曹真和牛金两人,他可是信心十足,绝对没有问题!

    所以别看张任是被曹真和牛金两人围攻,可他们两个,又何尝不是被凉州军士卒给围攻了。而对此,他们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作为武将,两人对付一个,已经是够瞧的了。而作为守御蕲春的主将,人家张任带着凉州军士卒围攻自己两人,那也是未可厚非的,这个必然。就散是自己两人守城,到时候也得是这样儿,都没有什么区别。而就在围攻中,曹真和牛金是

    力战不敌。只能是让张任带领凉州军士卒给他们打退了。曹真和牛金也退了下来,而这个时候,孙策已经是让己方士卒鸣金了。对他来说,时候到了。自然是不能恋战,联军不占优,所以还是早退为上。至于说曹仁,自然是和孙策想法都一样儿的,他没多说什么。其实就是默认了孙策的做法。要不然的话,别看孙策是什么身份地位,可在他面前,曹仁一样儿是知

    道要据理力争,毕竟他清楚,自己所代表的,可不是自己,而是自己主公,是整个兖州军。所以哪怕自己身份地位是不能和他孙伯符相比,但是在有些事儿上。自己却不得不据理力争。

    张辽四人带兵退下,张任在城头微微一笑,当然了,他肯定不是嘲笑联军他们,毕竟张任也是把他们当成了对手,毕竟张辽几人可是很厉害,他如今能招架得住,张任很清楚,到底是因为什么。绝对不是因为自己,而是因为凉州军士卒。对此,他看得还是很清楚的。

    四人去了,孙策和曹仁都没说什么,就直接带人了大营。张任看到联军撤后。他也了府中,不过却也没召集谁,开个会什么的,毕竟他这儿也没什么人,用不到他如此。

    不过之前他确实是叮嘱了城头,让所有人都提高注意力。务必是密切注意城外兖州军和江东军大营的动向。有些东西,肯定是要密切注意的,这个张任肯定是不会忘了,也不会落下。

    在孙策的中军大帐,他今日还真是,没多说什么,不过就是稍微表扬了几人一番,然后就散帐了。而曹仁去之后,也是简单说了一下,今日曹真和牛金表现还是挺好,然后也是让几人都去休息了。今日不是孙策和曹仁一下沉默了,实在是两人也觉得真没什么说的,反正那些事儿,之前几日自己都说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就看张辽他们四人自己的了,不是吗。

    不过等郭淮、曹真和牛金退下后,在中军大帐中的曹仁是微微叹了口气,然后便离开了大帐,再次去了江东军大营。显然他是要去拜访孙策,也就是去找孙策有话要说。而此时的孙策正和周瑜还有鲁肃两人闲聊,结果就听士卒来报,说是曹仁来访,孙策对两人一笑,“看来公瑾和子敬所言不错,这曹子孝,果然还是来了!”可见之前周瑜和鲁肃也说到过,这曹

    仁今日可能要过来,结果士卒一禀报,果然和他们所说一样儿。     周瑜和鲁肃只是微笑了一下,没再多说。这事儿并不算什么特别难以想到的事儿,就算是自己主公,他们也没认为他就没想到,只是估计不会那么确定就是了。孙策此时对鲁肃说道:“子敬不如先代我去迎接一下这个曹子孝!”“诺!遵主公令!”对于自己主公的话,鲁肃自然是知道什么意思。说起

    来怎么没让周瑜,而让自己去了,他自然是很清楚。说在江东军这儿,谁和他曹仁关系最近,那还得是自己。自己不但和他关系不错,而且确实是相熟,并且这走得还挺近。因此,

    自己主公让自己去,自然一是自己代表了自己主公,对他曹仁到来,表示欢迎。二就是,自己主公借自己来对他曹仁表达善意,毕竟自己不仅仅是能代表自己主公,更是在江东军中和他最为相熟的人,而且关系还很近,这就不得不说明问题了。如果自己是他曹仁的话,自然一看到自己过去,就都明白了。而事实也确实如鲁肃所想,在曹仁一看到鲁肃来迎接自己,

    他就都明白了,所以还没等鲁肃到前面呢,他就是一笑,说道:“原来是子敬。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啊!哈哈哈!”看此时曹仁对鲁肃的称呼,直接就叫表字,按理说这个时候的人,都是称呼表字。不过显然。曹仁可以叫鲁肃,子敬先生,也可以直接称呼表字,而这么两种不同的称呼,自然是就代表了远近。并且这个时候曹仁在鲁肃面前。自称是我,那么这绝对

    是比较近的人了,不用多说。不过他该客气的话,还是有的。鲁肃自然是不相信曹仁什么受宠若惊,要说自己主公亲自出来,没准曹仁这话还比较真,可自己他都见过多少次了,还能受惊?显然这话他是不相信的,但是该说的却还得说,只听鲁肃也是一笑。“子孝兄快随

    我入帐一叙,主公正等着呢!”曹仁都主动示好,鲁肃自然也是顺竿往上爬了,对他来说,如今在江东军做主的不是自己,所以自己称呼曹仁表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如果自己称呼其为子孝将军,那么确实是有点儿远了,其实以两人彼此的关系来说,称呼表字。那很正常。而且看曹仁的称呼,所以鲁肃曹仁跟着鲁肃进了孙策的中军大帐,因此曹仁是客,

    而且和鲁肃级别身份地位都差不多。所以自然鲁肃让他走到了自己前一个身位,他则在后跟着。而曹仁对此,他自然也没什么意见,毕竟这是基本的礼仪,如果说是他鲁肃鲁子敬到自己大营的话,自己请他进大帐的时候。也得是自己在他后面一个身位,这都是必须的。

    进了大帐之后,曹仁先给孙策见礼,然后又对旁边的周瑜点了点头,别看曹仁和周瑜的级别都一样儿,可周瑜在大帐中,他肯定是不能视而不见。哪怕周瑜这个人不是什么心胸狭窄的人,可却也有着自己的骄傲。而且曹仁这人,肯定不会说看不上周瑜,他还是很清楚其人的本事,也有些佩服,只是可惜,这样儿的人才,不能给己方所用,这真是让他遗憾啊。

    孙策此时一笑,然后对曹仁说道:“曹将军请坐,请!”“多谢孙将军!”这个别看都称呼对方为将军,可将军和将军的差别可大了,所以曹仁这个将军,自然是不如孙策那个将军了。

    就像马也是将军,大汉的骠骑将军,可在大汉,有几个和骠骑将军一个级别的?所以将军的含金量,可以说是有很高级的,像骠骑将军、车骑将军等等,也有不怎么高级的,就是低级的,那太多了。而显然,孙策是高级的,而曹仁,至少是比孙策低了不少,这个必然。

    孙策这个时候是开门见山,还没等曹仁说什么,他先问道:“不知曹将军此时过来,是所为何事?”虽说孙策基本已经是猜出来曹仁来自己这儿是要说什么了,可他却还得装作不知道的样儿。毕竟这话先从曹仁他嘴里说出来,是一样,可要是从自己口中先说出来的话,那就是另一样儿了。曹仁自然知道点儿孙策的意思,对于其人的想法,他也许不会全都清楚,

    可孙策的一些意思,曹仁却还是明白的,所以他一笑,说道:“孙将军,此次我来贵军大

    营,来见将军,正是为了如今的战事!”果然,听了曹仁的话后,不管是孙策,还是下面的周瑜和鲁肃,心里都是这么一个想法。显然曹仁所说,他来这儿的目的,和他们所想,都是一样儿的。不过此时孙策还是笑道:“不知道曹将军有何所说?”那意思,你曹仁是有什么好主意破城了?还是孙策没明着去说,可他那个意思,自然就是,你有什么就说吧,

    我都听着呢。所以曹仁听后,自然也没耽误,直接就言道:“孙将军,如果我联军想尽早破了蕲春,那么今夜,当是一个机会!”曹仁毕竟是个武将,所以没有文士那么太过的话,没先问孙策什么你想不想破城啊,你要是想,就听我一个主意什么的。他是直接说了,今夜我就认为有个机会,你孙策看看,同意不同意。孙策哈哈一笑,“曹将军但说无妨,我洗耳

    恭听!”曹仁点头,然后就说道:“今夜可当夜战蕲春,以破敌军!”当然曹仁并不是信心十足,毕竟谁都清楚,那凉州军还很擅长夜战,所以联军这么进攻,未必能给他们造成什么

    大/麻烦。可要是一点儿都不去拼的话,曹仁心里也挺不甘心,所以别管怎么说,只要去进攻了,那么就有机会,不是吗。孙策一听,眼眉微挑,“曹将军之意是,夜战?这”

    后面的话,孙策没说,可那个意思,曹仁明白了!显然人家是不看好这个的,毕竟要是一个夜战,就是己方机会的话,那么还不如都夜战呢,这样儿一来,机会不是更多了?

    可显然,孙策不会是如此想法。他不认为夜战就一定不是机会,但是这个机会多大,他却是能想到。而且之前他在帐中和周瑜鲁肃三人也聊过,就算是己方联军夜攻蕲春,其实和白日里,也没有太大的区别。毕竟张任他还能没有防备?那是不可能的,他不但是有防备,而且其人肯定是要和己方再一次死战!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