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最后闲聊也差不多了,夏侯渊便和刘备告辞,刘备倒是没有亲自送夏侯渊,不过却也让太史慈他们代替自己,送夏侯渊出了屋。   要看    毕竟太史慈他们也要告辞离开,其实也算是正好。最后所有人基本都离开了,就只剩下了诸葛亮和徐庶,这两大谋士。说起来不管是曹操还是马,乃至孙策帐下,说起来都有好些个谋士,可就唯独刘备这儿,其实真算起来,就这么两

    个是真正的谋士。至于说刘巴、伊籍,还有简雍,孙乾等等,他们这些人,能称得上是真正的谋士吗?所以看到其他人都离开了,就剩下了诸葛亮和徐庶,此时刘备对两人说道:“二位,这曹贼却是让夏侯渊带了五千人马帮着咱们守城。真说起来,我倒是觉得还不错吧!”

    诸葛亮和徐庶闻言一笑,还别说,自己主公这话,两人也都明白,而且他们两个,其实也是这么个想法。就以曹操那个性格,他是挺大方的一个人,可对于己方来说,在哪个方面,他却大方不起来了。所以能让夏侯渊领五千人来,其实真是,就已经算是很不错很不错了。

    至少自己主公是真心挺感谢他的,诸葛亮他们都知道,这让自己主公这个以曹操曹贼,当作平生大敌的人,都能这样儿,可见曹操其人的所作所为,确实是让自己主公觉得不错了。

    所以对于自己主公的话,诸葛亮和徐庶两人自然不会去拆台,而且还会去赞同,因为本来他们也是如此想法。而他们所认为中,曹操虽说不是为了己方,实则是为了他们自己。可也算是真正帮了己方一把,这个是确确实实的,因此,他们两人也不会在此刻说曹操什么不是。

    诸葛亮笑道:“主公说的是。这兖州军虽说是为了他们自身利益,所以才来帮我军守城,可作为盟友,能做到如此,确实是不错了。总比江东军还在江夏为他们自己鏖战。强多了!”

    诸葛亮倒不是对江东军有意见,他之所以让伊籍去求援曹操,而没去找孙策,就认为孙策不那么容易来。 怎么说呢,孙策认为曹操能来,但是他却不一定要去樊城,毕竟如今江东军在江夏,如果去樊城的话,必须得绕大远,才能到达。等最后到樊城了,还不一定什么时候

    了,所以孙策基本上不会来,就算派兵来,也没有大用,因此,诸葛亮没让人找江东军。因为他已经知道了结果,对方九成九不来,就算是来,也帮不了己方什么。所以找他们做什么?所以诸葛亮根本就没有那个想法,毕竟曹操带兵所走的路线,那是从函谷关到南阳他们兖州军的地盘,最后又到了己方樊城这儿。虽说不是直线,可确实是一条近路,没有绕远。

    可孙策要是派兵来樊城,他只能是绕过江夏,然后再进南阳,可这就不一定要耽误多久了。而且和孙策江东军。虽说己方和他们没什么太大的过节,可关系也不怎么好,这也是诸葛亮不得不考虑的方面。毕竟曹操哪怕和己方是有过节,而且跟自己主公关系更不好,可要说不想让己方被灭的人,肯定有曹操一个,而且还得算是排在前面的,至于说孙策,他在后面。

    而刘备他也没问过诸葛亮,怎么没去向江东军,向孙伯符求援。其实刘备不傻,也能想到一些东西,所以他也没问诸葛亮。他很清楚,如果孔明觉得有必要和自己说,那么不管什么时候,早晚都是要说的。而且这事儿也不算是什么天大的事儿,这自己知道与否,也不那么

    重要。刘备对诸葛亮的话,一笑,他也没多说什么。不过之后他还是和诸葛亮和徐庶说了点儿其他的话,然后两人便一起告辞了,毕竟已经都挺晚了,自己主公也该是早点儿休息。

    刘备微微点头,然后是亲自给两人送出了屋,可见他对诸葛亮和徐庶的看重,就算是太史慈他们,也很少让刘备这样儿。不过诸葛亮和徐庶,那待遇,就高多了。其实想想也是,刘备是心里深知,这自己为什么在天下混了几十年,最后才混成如今这样儿,算是有点儿势力,有点儿实力,还不就是因为自己以前没有什么谋士给自己出主意吗。是,刘备他自己是有点

    儿谋略,可那得分和谁去比,要是和一些猛将比,他刘玄德是厉害人物,那谋略高。可要是和那些顶级谋士相比,他刘玄德可差远了,所以刘备心里清楚,自己就是因为没有人给出主意,所以耽误了多年,因此,他是对诸葛亮、徐庶这样儿的顶级谋士,是从来都礼遇有加。毕竟这争天下,可不仅仅是要靠着武将,这出谋划策的人,也是不可或缺的,不能少了。

    又一日的进攻,马岱和甘宁都想尽一切办法,都要往城头上去。可惜太史慈三人实在是强,而且还多了五千兖州军的人马,这不得不说,给凉州军压力不小。马岱和甘宁两人都是大汗淋漓的,这以前就算是对付霍峻,好像也没这样儿啊,可如今他们两人都不得不承认,这如今的情况,却是让觉得特别特别棘手,要是连攻三日,都没能上到樊城城头,这可不仅

    仅是丢人的事儿。在后观战的马此时问向郭嘉,“奉孝以为,今日伯瞻和兴霸。能否上了城头?”说起来就算是马,他对两人也没有什么太大的信心,不是说他就不相信马岱和甘宁,实在是他很清楚。这城头的太史慈、文丑和魏延,这个奇葩组合,确实并不是马岱和甘宁,就一定能对付得了的。而郭嘉则说道:“主公,嘉以为。今日伯瞻和兴霸,应该是能

    登上城头,没有问题!”马看了眼郭嘉,看其人那意思,应该不是故意如此说法,来安慰自己。那么能让郭嘉如此说来,那就只有一种可能,那便是郭嘉他真认为,两人没问题!

    既然郭嘉说了没有问题,那么马自然是拭目以待。对他来说。他何尝不希望郭嘉所说的实现了呢,而不是自己认为的,今日还是没有什么太大希望,所以他此时是目不转睛地盯着樊城城下,就看马岱和甘宁,他们到底今日能不能争口气了。说起来,马虽说如今对他们的信心是,还没有那么大,可这一听郭嘉这么说了之后,他确实也增加了点儿信心。

    毕竟马怎么也不认为郭嘉是安慰自己。而且他也一样儿相信其人的眼光。说起来如果说自己的眼光不错的话,那么郭嘉的眼光自然也是可以。可自己究竟是怎么事儿,自己可是一清二楚,而人家郭嘉。是有着真正的眼光的,这个确实也是没错,所以在有些事儿上,比起自己的眼光来,他是更相信郭嘉了。所以马这个时候也确实是拭目以待,看看到底是不

    是就像郭嘉所说那样儿。今日两人都能登上城头,给己方增加士气,也让一直都比较不可一世的汉军和荆州军,包括最近两日才加入的兖州军,让他们也看看,己方这个他们的老对手,到底是如何。哪怕太史慈三个人,也依旧是挡不住马岱和甘宁还有己方大军的脚步!

    不过对于马此时的想法,城头的太史慈三人和那些士卒是不知道。但是就算他们知道了,也不过就是一笑而过,如此而已。他们肯定不会小看了凉州军小看了马他们,但是就以这两三日以来的表现来说,还是城头的表现好,而城下的,确实还差了点儿。是,凉州军的战力强,这个他们也承认,但是太史慈三人带领的士卒,包括那几千兖州军,也不弱啊,所以

    相对来说,表现和他们相比,要差一点儿的凉州军,自然是没有被城头的汉军、荆州军还有那几千兖州军特别特别看重。毕竟是此一时,彼一时,如果说以前和凉州军交手的时候,不管是兖州军还是汉军和荆州军,他们确实都没有占到什么太大的便宜的话,那么此时此刻,他们让凉州军好几日都没有什么建树,这却足以让他们自傲了,可不是吗,如果不是这样儿

    的话,他们也还不至于是这样儿的想法。而在曹操知道了这两日来的战事的时候,他也不得不承认,刘备这都下了血本了,那太史慈、文丑还有魏延,随便拿出来哪个,哪个不是大

    将?但是如今,就只能是在樊城当个主将守城,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儿。谁让如今的刘备,都已经是落魄如斯了。曹操他也不得不承认,哪怕是刘备被自己追着跑的时候,好像还没有如今落魄。毕竟那个时候的自己,是没办法灭了他的。可如今的凉州军,还别说,马是有那个实力,去灭了他刘备的。所以曹操就认为,刘备如今确实是落魄到头了,如果他能挺过

    去的话,那么凉州军该倒霉了。这个倒不是曹操认为自己和孙策再加上个刘备,就能把凉州军给如何如何。但是却也不得不承认的是什么呢,那便是自己三方联合到一起,是能对付得了凉州军的,至于说到底能把凉州军给怎么样儿,这个曹操确实也预测不出来,毕竟之前也不是没做过这事儿,可事实证明了,就算是自己三方联合,可也未必就一定能把凉州

    军真给如何了,所以曹操在自己的中军大帐中,心里说着,但愿刘玄德,还是能抵挡住凉州军的进攻。而妙才虽说不愿见其人,可如今也只能是在城内看着他刘玄德,跟他刘备

    打交道了,可有己方五千人马的加入,想来应该会给凉州军带来麻烦,给他们兖州军

    樊城,此时的马岱和甘宁,他们两人已经被城头的太史慈三人各自给逼退了两次。如果按照马的想法的话,一般来说,这个时候很可能就让己方士卒鸣金收兵了。但是因为今日他听了郭嘉的话,所以还别说,他这个时候也没有让士卒鸣金。当然了,就算马岱和甘宁他们两个第三次再被城头的太史慈他们给逼退,马也没准备让士卒鸣金。他就是觉得,今日也

    许郭嘉所说那些,还真是能实现也说不定。如果说之前马确实是没什么信心的话,那么这个时候,经过了之前的观战,还有郭嘉的话,他倒是觉得,这马岱和甘宁,今日还真可能登上樊城,虽说最后的结果也还是被人家给逼退,可终究是有所进步了不是。所以马确实是想要看到这个,因此,他也没有让士卒鸣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