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关键是有刘备手下好几个都在城头,所以夏侯渊自然不认为差自己这么一个,毕竟真是,那马岱和甘宁,真就值得自己加上好几个刘备手下一起对付?这要传出去,也不怕被人笑话,这己方和自己,不就要成为笑柄了吗。  所以这事儿夏侯渊是绝对不会做的。说起来己方和他们荆州军包括刘备军的人马,无论多少,在天下人看来,那其实都无所谓。毕竟人家来进攻

    了,你要是有十万或者几十万人马守城,那么算你的实力,可不是吗。但是要自己再加上刘备手下好几个大将,一起对付马岱和甘宁,那么就可能要让不少人心里都有其他想法了,这绝对是反正对夏侯渊来说,如果说这樊城马上就被凉州军给攻破了,那么自己就上这么一次去对付凉州军,也没什么。毕竟都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再不上去,刘备可能就要被

    凉州军所灭,那么自己也确实,不能再多去考虑什么了,所以就算上,也没什么大不了。可像如今这样儿,是人家刚开始进攻,凉州军和刘备他们是刚开始攻城战,这显然自己就不

    好上去了。更为关键的是,夏侯渊是真不想帮刘备太多,而且他和曹操想法也都差不多,如果让凉州军和刘备他们死拼,那么其实也是他想要看到的。所以夏侯渊和曹操所想,确实是差不多,不过要是真是刘备被马给灭了,这个显然也不是他想要看到的。毕竟他还是很清楚,一个活着的,没有被灭,有点儿势力和实力的刘备,肯定比已给被灭了的刘备要强。

    而且是强很多。是,多了刘备,也是给己方多一个敌人,这是一点儿不假。可就从短时日来看。毕竟己方和他们刘备一方,是盟友,所以在双方其中一方尚未撕毁盟约的情况下,那么双方就是该联合在一起,对付马凉州军。这就是双方共同的利益,所以刘备自然是不被灭了好,这个夏侯渊还是看得出来的。所以他是希望双方死战,可却并不希望刘备被灭就是。

    此时夏侯渊和刘备告辞,“如此,刘将军,在下这便告辞了!”夏侯渊说完站了起来,然后离开了会客厅。     对他来说,也真是不想和刘备说太多,说起来他看着对方那张脸。就不爽。

    不过好在刘备也都明白,还算是知情知景,所以夏侯渊自然是不会多说什么,也不会表露出来什么。他告辞离开后,刘备也去休息了。他知道也没自己什么事儿了,再有的话,也不是这个时候的。所以夏侯渊离开,自己也该继续去休息。就这样儿,很快就到了巳时,凉州军又一次的进攻。这次不是试探,而是大举进攻,强攻樊城!不过和昨日还有不一样儿

    的就是,城头上多了兖州军的人马。马他们也都注意到了。其实早在今早,马就已经知道了兖州军的动静,知道他们一部分人马已经进了樊城。而他手下,自然是都听了他的话,没有轻举妄动。对马来说,还好是己方没动静。要不然的话,可真是不好说。但是最有可能的就是,己方要吃亏。而今日城头又加上了兖州军的人,马心里清楚,樊城是越来越难、

    攻取了,如果说之前自己认为时日到了的话,还能拿下的话,那么这个时候,确实是不好说了。不是城头那多了的几千兖州军人马,实在是马从兖州军的到来,看到了,应该说看到了那越来越渺茫的希望。如果说曹操真和己方死磕的话,自己未必就灭得了刘备的汉军啊。

    不过对于这些,马虽说是想了,可他也没一直那么想下去,毕竟如今人家来都来了,自己说什么都没有,想什么也没有太大用。他认为有用的,还是自己怎么去做,你说再多,想再多,都没大用,只有做很多,那才是有用。马也许不是那种特别实干的人,可却绝对是讲求实际,非常现实的人。这个形容也许是不太好,但是来形容马,确实还是比较合适的。

    而如今人家都已经来了,那么你们要防守,己方就和你们战斗到底。 看    马不认为曹操就肯定会和己方死磕,其实真要是到了那个时候,他也不惧什么。大不了自己损失一些,灭了刘备可能是要伤筋动骨,但是他们汉军和兖州军,也不会好到什么地方。到最后,估计要便宜孙策江东军,不过他们未必就能直接占到什么便宜,所以马怕什么,他是什么都不怕。是,

    他自然是有顾虑,有担心,这也算是人之常情,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儿。不过如果就因为如今的兖州军到来,那么马就有点儿退缩的话,那么他也不是那个威震天下的马孟起了。

    而马岱和甘宁呢,他们也看到了,城头上多了兖州军的人马。毕竟和兖州军打交道多年,他们对兖州军那一身,实在是太了解不过了。知道兖州军来了之后,这之前又进城了,如今这出现在了城头,可以说是给己方增加了莫大的压力,可这又能怎么样儿?至少在两人看来,哪怕城头有三个大将,还有汉军和荆州军那么多士卒,可己方也不是吃素的。如今哪怕又多

    了兖州军好几千人马,可那也没什么,反正还是那话,就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们就算再多加几万。己方也是一往无前,一日破不了城池,那就两日,两日不行。那就三日、四日所谓是“绳锯木断,水滴石穿”,就论人马来说,己方的总人马可比兖州军要多,更比汉军多多了。所以哪怕他们两方联合,在樊城对上己方,可打消耗战,己方不怕他们!

    所以马岱和甘宁,哪怕在看到兖州军出现在了樊城城头后,他们也没有什么太过担心的。虽说也清楚,也很明白,更是知道,这如今己方再进攻樊城,伤亡只能是更多。可如今带兵

    攻城,那就是两人的责任,是使命,一定要拿下樊城才行!所以两人就对樊城展开了又一次的激烈进攻。别看有兖州军士卒的加入,可这些人来,只能是更增加马岱和甘宁的斗志。不过也就是增加了他们的斗志,对于凉州军士卒来说,却是给他们增加了不少的压力。毕竟他们可不会像马岱和甘宁一样儿,毕竟两人武艺在那儿摆着呢,而且还有这么多人马跟着他

    们。这士卒心里清楚。人家人马增加了,还是老对手兖州军,这也只能是让己方伤亡更多。不过对于凉州军士卒来说,对于这样儿的事儿。他们也只能是更加拼命,因为现实让他们心里很清楚,如果不更拼的话,那么最后的结果没人活得好好的,想死,那估计傻子都不会有这样儿的想法吧。而凉州军士卒。不用说了,想好好活下去,只能是更加拼命去战斗!

    太史慈三人一看,都是心里暗笑,而且想法还都差不多,心说你马岱和甘宁确实厉害不假,可咱们如今城头上却是多除了五千兖州军的人,看你们能对付过来?哈哈哈,你们吃亏的日子到了!对于三人来说,虽说没太看重兖州军那五千人马,可怎么说呢,终究也是明白,这

    五千人马,确实是一支有生力量,是真正能给凉州军带来麻烦的,也许还是大/麻烦。而事实证明,他们的想法,虽说不全中,可确实是离得不远了。这一次,虽说马岱和甘宁不是试探进攻了,可依旧是没能上得了城头。毕竟不管是太史慈三人之强,还是今日多出来的那五千兖州军人马,可以说确实马岱和甘宁,今日的进攻是没有多大的建树。说起来两人心里

    确实是有些灰心丧气,可确实还打消不了他们心中的斗志。尤其是凉州军士卒,知道不死拼,肯定要伤亡,所以有几个不死战?可城头上的三个,再加上汉军、荆州军和兖州军的人马,那也不是吃素的,难道说就只有你们凉州军是死战,人家就不尽全力了?显然那是不可能的,城头的众人也是尽力,所以在有着城池为依托的情况下,凉州军哪怕战力强,可也没

    占到什么便宜。最后马实在是无奈,只能是再次让士卒鸣金收兵。他确实是不想,但是和看着城头和城下,也就是今日进攻樊城的情况,就不用多说了。反正时间久了,最后伤亡

    多的,那还是己方,所以当然还是早鸣金早好。对于马来说,自然是看得清楚今日的战况,所以是早就让士卒鸣金了。说起来这也是马岱和甘宁两人分别被城头上的太史慈三人给逼退了两次之后的事儿,本来按照马的意思,要是少于三次的话,基本上他是不会让士卒鸣金的。可就是因为今日他看得出来,这确实马岱和甘宁无奈带兵撤,对于他们两人

    来说,今日和昨日一样儿,都是没能上得了城头,没能达到自己两人的目的。其实两人都承认,那太史慈三人,说起来他们真是,三个加起来,只能是比霍峻还要强,绝对不会还不如三人,至少到了今日,给两人的感觉,还是这样儿的。不过当初就不太明白,为什么这三人那么厉害,可之前在江陵,刘备却没有让他们上呢?当然两人自然是不明白刘备的心里,

    不过却是觉得,这自己要是刘备的话,那么还不如让三人上,也许会给己方带来更大的麻烦,这都不是什么没可能的事儿,说起来这事儿就是很有可能啊!毕竟如今这个情况,是自

    己两人经历过的了。到了本队,马带着众人和士卒了自己大营。他在中军大帐中,对马岱和甘宁说道:“今日虽说和昨日一样儿,不过今日城头和昨日也不一样儿。毕竟兖州军的几千人马,确实不是盖的,说起来他们是我军的老对手了,对我军也很了解,所以”

    马那意思,当然还是以安慰马岱和甘宁两人为主。毕竟这如今的战事,还要依靠两人,他们才是带兵攻城的。至于说崔安他们,能让他们上?显然是不可能,所以还得是马岱和甘宁才行。所以他们两个的心情如何,想法怎么样儿,可以说都是牵动着己方攻樊城的战事。

    所以马其实也不可能无视这些东西,他知道,这如果两人心里有什么憋屈的想法,或者有什么的话,这个肯定不太好。马虽说不是什么心理医生,可却并不代表他就什么都不懂了,毕竟有着越时代的见识,那岂是这个时代一般般的人所能比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