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对刘备来说,来的这个士卒,可算是给他带来了一个好消息,那就是曹操马上就要出兵来樊城了。虽说如今凉州军已经兵临城下,可他们也才刚来,所以等曹操带着兖州军来的时候,可以说还不算太晚,毕竟己方还能支持不到他们到来吗?至于说曹操要耽误时间,这个刘备认为还是不会的,毕竟他了解曹操,他之前既然已经说好了哪日,那就是哪日动身,估

    计这个时候已经是在来樊城的途中了。所以刘备这个时候,他才算是真正放心了不少,毕竟在他看来,有着兖州军的助阵,那么阻挡住凉州军的把握自然是更大,不会降低就是了。

    而诸葛亮自然是知道自己主公的意思,说实话,他对于曹操能来,还是不意外的,不过对于曹操说马上就动身,他还是明白,看来伊籍确实是尽力了,要不然的话,曹操是不会如此的。而他也和刘备想法一样儿,曹操虽说是个奸雄,但是在这个事儿上,他还是不会作伪,他既然都说好了马上就来,那么就算是耽误,也不会耽误太久,最多半日或者半日多,也就

    是如此而已,所以诸葛亮清楚,曹操就要带兵来了。而他的心情也自然是不错,毕竟还是那话,就只有己方面对凉州军,和己方加上兖州军一起面对凉州军,这分明就是两种情况。

    所以对诸葛亮来说,他自然是希望看到曹操带兵来,而不是不来救援己方。而刘备和诸葛亮所想是不错,此时的曹操,已经是在带着人马来樊城的途中了,行军度还不慢。可这个时候,马却已经是兵临樊城城下了,虽说曹操不是说就没有猜到,不过不得不说。凉州军的进兵度,那还是很快的,当然了,兖州军也不慢。不过在进了南阳,在棘阳。李通率领

    兖州军众将,还来迎接曹操一众人,不过曹操就在棘阳待了一日,然后就又向樊城进了,他也清楚,这伊籍着急啊,自己给他给刘备点儿面子,所以也没耽误时日,这对自己来说,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刘备他们着急啊,这差不多就行了,自己也不想太过耽搁。所以曹操是就在棘阳待了一日,然后在李通众人的送别下,他带兵离开了棘阳,大军开赴樊城。

    可以说伊籍对曹操兖州军的行军度,他还是认可的,而且在棘阳曹操也没太耽搁时日,他还算是满意。其实曹操要真是故意耽误,那么他在棘阳多待几日。那都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自己能把他如何?所以对于曹操能不耽误,还算是很快往樊城赶,伊籍觉得。其人不愧为一个奸雄人物,确实是个人物。要不然以前自己主公在曹操面前总是占不到什么便宜,最

    多就是逃跑,如今这么一看,也不是没有原因。不单单是兖州军实力强,也更是曹操其人。可不比自己主公差,甚至有些地方,还要过自己主公。不过自然也是有地方不如自己主公了,这个必然。不过伊籍确实也从近距离看到了兖州军之强,当然就是看到了兖州军的主力,看到曹操点兵带兵出,伊籍可以说是在最近的距离,观察到了兖州军的整体。当然这些人

    马不过是兖州军的一部分,一少部分而已,可伊籍却是认为,他们可以代表所有兖州军,而曹操也是对伊籍如此说的,所以他就更确信了。毕竟曹操带兵去司隶,他能带着战力不怎么样儿的人马吗,所以这些人代表了兖州军,也代表了兖州军的强大战力,这个是没错的。

    马凉州军大军在樊城休息了一日后,第二日,便开始大举进攻了。说起来霍峻身死之后,这可给凉州军轻松坏了,之前江陵和襄阳的攻取,让他们是自信心大增。当然这个大增可绝对不是膨胀,说起来哪怕他们是连胜了两场,可实际情况到底都如何,连普通士卒都没有不清楚的,所以还不至于说自信心膨胀,可士气提高了,那确实是没错。如果说之前在江陵,

    因为霍峻,而让凉州军士卒的士气差点儿崩溃的话,那么在这个时候,连下江陵、襄阳两座坚城,而且还是重要军镇,更是大城池,这却是让凉州军的士卒找了不少的信心。     哪怕第一个江陵,是因为霍峻身死,所以才攻下。而第二个则是因为己方的奇袭,最后还是人家那从南阳来的精锐中精锐建的功。可这个并不能说和整个凉州军没有关系了,那当然不是,

    所以,凉州军的整体士气,那是提升了一大截啊。马和众人看到后,都是喜笑颜开,心说就这军心可用,还愁什么破不了樊城呢,灭不了刘备?不,当然是能,必然没有问题了。

    还是马岱和甘宁一起带兵上,而汉军那边儿在城头守着的,自然不可能是已经死去的霍峻,而是换成了太史慈、文丑还有魏延。没办法,刘备只能是用三个人,至于说三人会不会有什么意见,刘备之前也不是没问过,但是不管太史慈、文丑还是魏延,三人确实,没有什么太大的意见。对于三人,其实想法确实不都一样儿,像太史慈,毕竟是元老,所以不管他有什

    么意见,最后都会变成没有意见。其实他还能不清楚,就论守城来说。自己是不如霍峻,所以让自己和文丑,再加上个魏延守城,自己没什么可说的。而且如今都什么时候了。自己什么时候有意见,这个时候也不会有,所以他自然是没话说。应该说在这三个人当中,就属太史慈最好说话,他毕竟是元老。对刘备也不是一般的忠心,更重要的是,其人非常识大体。

    第二个文丑,这怎么说呢,文丑别看其人头脑是挺简单,可却不代表他就什么都不会想,尤其是心里也不是不承认,自己不如那个霍峻,至于说要和太史慈还有那个魏延一起守城,

    尽管从心里。他确实是不想这样儿,可自己主公都说明白了,自己也只能是同意。关键是什么呢,自己不过就是后来投靠自己主公的这么一个将领而已,而看人家太史慈那样儿的元老都已经同意了,那么自己还有什么不同意的。所以文丑哪怕是有点儿意见,可看到了太史慈的表现后,他也基本上没有意见了,所以他自然也是没什么。至于说最后一个的魏延,他

    是比较有自知之明。看到太史慈和文丑,不比自己差什么,反而很多地方都强过自己的两人都没什么说呢,那么自己就算是有想法。想说什么,可却又能说什么呢?魏延知道自己是不如霍峻,而在守城方面,肯定也不可能过太史慈和文丑两人的联合,就说他们两人随便拿出来一个,自己都未必比他们强。所以,魏延自然也没有声音了,他知道,自己在汉军,

    说起来还是人微言轻,所以与其去说什么,倒不如把自己主公交给自己的东西做好,那确实是比什么都好,不是吗?如今都已经这个时候了,自己当前的任务,也是最为紧要的,自然就是守好樊城,而其他的,什么一个人、两人、三人守城,哪怕就是三十个人守城,只要

    自己主公用到自己,那么自己就是最为满意的,至于说其他的,那都不是最为重要的了。所以魏延最后自然也是没有什么话说,结果就造成了三人都没有意见的这么一个现象。当然了,这其中到底有多少真相,又有多少假象,这个也只有他们自己的心里,最为清楚不过了。

    而此时此刻,在樊城城头上,虽说三人都不是第一次在这儿,可是面对着凉州军的进攻,他们倒是在樊城城头上的第一次,当然守城的士卒,也是在樊城这儿第一次。这里面有之前在江陵的士卒,自然也有一直都在樊城的人马,有汉军,也有荆州军。不过虽说是混合在一起的人马,可战力,那却绝对不是盖的。说实话,他们是不如凉州军,可凉州军却未必就比

    他们强多少。而此时凉州军已经开始了第一次第一日的试探性进攻,城头的太史慈、文丑和魏延三人,也已经开始组织起了士卒,开始守城。两军的攻防战,是正式拉开了序幕。其实对于太史慈他们三人来说,早在江陵的时候,他们都想在城头带兵守城,可是因为有霍峻

    在的原因,他们是没有了机会。不过因为霍峻身死,所以他们的机会又来了,这却不得不让他们心中欣喜,哪怕或多或少还是有点儿意见,可终究是高兴愉悦的心情占据了上风,所以他们也没有对自己主公说什么。马岱和甘宁带兵进攻,太史慈对付马岱,而文丑则对付甘宁那边儿,至于说魏延,那马岱和甘宁都被太史慈和文丑给分了,他自然只能是带着士卒对

    付兖州军士卒了,不过在太史慈那边儿或者文丑那边儿压力大的时候,他肯定也是过去帮忙的,毕竟他可知道,己方是不想让马岱和甘宁上来的。是,真论起武艺来,不管是太史慈还是文丑,就是自己,都比马岱武艺高,而甘宁,也就和太史慈还有自己武艺相当,可他却不如文丑的武艺,所以哪怕是两人都上来,自己三人也都一点儿不惧。可事儿不是这么说的,

    因为他们上来了,肯定是要给己方增加更多的压力,这个不是三人想要看到的。更何况,这他们要是都上来的话,这最后两人对着己方士卒一顿杀,这己方士卒的伤亡,那可就要多

    了,这个更不是自己三人想要看到的。说起来三人不说都是爱兵如子,可也真是比较爱惜士卒吧,这个确实是没错,所以自然是不想看到己方士卒太多太大的伤亡。因此,哪怕让马岱和甘宁上来,也许他们三人合力能让两人,或者其中一个受伤,可他们却也不会那么去做。因为他们不是一个谋士,更不是一个毒士,所以直接用己方士卒性命为代价的成功,可并不

    是他们几个想要的。而这个时候马岱和甘宁也确实是体会到了被三个大将一起阻挡的压力,可以说他们遇到的对手很多,哪怕是霍峻那样儿的。可霍峻是守城大将不假,但是他终究只是单个的一个人,和太史慈他们三个,终究还是不同的。毕竟是双拳难敌四手,马岱和

    甘宁,两人最多也就是四只手,而人家太史慈三人,却是有六只,这和双拳四手的区别有什么不一样儿吗?所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