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而如今却让他们觉得,自己主公终于是能有所改变了,这绝对是好事儿。毕竟以前孙策对待自己人和张辽,显然是很不一样儿,可却没有人说什么,但是却并不代表他们都没意见。不过如今好了,很多人都看到自己主公的改变,对他们来说,这自然是好事儿了。毕竟之前所有有意见的人,都是敢怒而不敢言,至少在自己主公的面前,他们就算是有意见,有想法

    其实都得藏着,不敢轻易表露出来,就算是表露出来,也只能是一点儿,所以这不就是敢怒而不敢言吗。不过此时看到自己主公终于是对张辽和己方的众人差不多了,这他们心里也平衡多了,至少这是一个好现象,不是吗?说起来他们确实是希望张辽能早拜自己主公为主,可对方己方一直都冥顽不灵,执迷不悟,这确实是让他们不少人都有了意见,但是却不敢说,

    而如今这样儿,其实正是他们想要看到的。所以孙策也看到了,手下好几个人,都表露出了一丝得意,尤其是孙翊这货,有时候也不怎么隐藏自己的情绪,这个时候就更不会那样儿

    了。不过谁对他都没有什么意见,都知道,他那人就那样儿。当然了,也可以说大多数的江东军众将,对张辽或多或少都有点儿意见,只不过确实。在孙策的面前,他们不会表露什么。和孙翊可不一样儿。毕竟哪怕就是江东军,也没有几个像孙翊那样儿的。就像是凉州军,不也是没有几个像崔安那样儿的吗,或者说其实就是没有,这都属于他们军中的特例了。

    而对于张辽,虽说他知道了孙策今日的态度,可虽然他不是没有想法,但是终究没有能影响到他太多。毕竟孙策的话,张辽基本上是很难往心里去的,谁让他本身就对其人有意见呢。

    或者更准确来说。是成见,因此这样儿的情况,不管孙策是好话坏话,对张辽来说,其实意义都不是很大。因此如果是孙策说好话6styletxt;,在张辽看来,他是在收买人心,而此时孙策没像平日里那样儿,张辽却又觉得。孙策还是在收买人心。不过不同的是,以前他是想收买自己,不过如今却是换成了他们江东军众将,如此而已。可孙策是不知道张辽的想法。要不然他估

    计也得是哭笑不得。最后孙策简单说了几句之后,曹仁他们和孙策告辞营,这事儿就算是暂时告一段落了。至于说明日依旧进攻蕲春,那自然是还要继续进行。而曹仁到了自己的大帐后。他也不吝表扬了曹真和牛金一番,毕竟两人今日的表现。确实是不错,自己满意。

    而对于自己将军的表扬,虽说曹真和牛金都觉得是应该的,可嘴上却还是说了,这事儿也都是自己应该做的。对他们来说,这本来攻城就是将军所指派的,而如今的情况,之前几日,他们也知道自己表现不太好,至少将军不是那么满意,和今日是不同。不过经过之前的战事,显然自己将军是满意了,所以对曹真和牛金两人来说,他们自然是心里高兴。而且更为重要

    的是,不单单是自己将军满意了,显然,因为之前的战事,张辽表现平平,也就孙翊和自己两人出彩,所以今日也算是给己方争点儿脸了,和之前可不一样儿。他们没听自己将军明说,可那个意思,其实也差不多少,就表扬自己两人给己方争脸了,所以两人自然高兴。

    比起孙翊曹真还有牛金他们的高兴得意来,在城内的张任,他确实是没有什么太过高兴的。还是那话,哪怕他是希望敌军将领能强点儿不假,可却也不希望他们超出自己所想的范围之外来。而今日孙翊他们几个,显然就是超过了张任所想范围外了,所以哪怕他清楚,几人不会日日都这样儿,但是张任却还是不想对方如此。不过对于他来说,不管敌军如何,反正自

    己是做到了自己想做的,做好了自己能做的,也就是了。自己不用对得起对不起马超,反正就是随心去做,他马超能把自己给如何?在张任看来,只要自己不投敌,那么马超就真不会把自己给如何,哪怕就是和如今一样儿,就是这么个状态,他马孟起也不会说什么做什么。

    可如果自己要是投靠了其他人的话,那么以马超那个性格,估计肯定要给自己斩尽杀绝,这个不用想都知道。张任是很清楚在江陵所发生的事儿,毕竟他再不拜马超,不服马超,可终究是凉州军里很受马超看重的这么一个,所以很多东西他也知道。所以连霍峻那样儿的,

    最后都让马超给咔嚓了,就别说是自己了。没有几个人真就不怕死,尤其是张任,他不可能活得好好的,就想死,那纯扯。就算是刚开始被马超所擒的时候,张任也不是说就想死,而是有点儿想归隐的心,可现实的情况,却没有让他如愿。而且张任有归隐的心思不假,可却没那么多,说起来有几个人就一点儿不在乎名利,他张任自然也不可能免俗,这必然。

    不过还是那话。就是张任确实是对马超有意见,所以他是迟迟不拜马超为主。并且他确实也是真不服马超,这个也没错。说起来他承认马超的本事。知道其人的能耐,但是知道是一事儿,真正服和不服,那却是另一事儿了。不是说他真正了解其人的本事,承认其人,就一定会心服口服,要真是都这么简单的话,可能也没有那么多事儿了,不是吗。可显然。

    这绝对不是这么个事儿。所以张任肯定是有他自己想法的,而且就是那话,马超戳中了其人的软肋,让他不得不妥协。如果说张任真没有什么心思了,对名利看得很淡的话,他也许

    不会受马超的挟制,可事实而张任虽说对孙翊他们几个有点儿顾虑,这不假,不过还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对他来说,确实没怕过。不过就是有自己的顾虑。但是这自己守城,还是,尽力就好。自己也不会给马超给凉州军尽忠,当然更不会玩忽职守。一点儿也不买账就是了。毕竟张任哪怕是对凉州军没有什么归属感,可终究是在凉州军也很多年了。

    你要说他对马超,是看不上很多,可对凉州军的整体,哪怕益州军当年输给了凉州军,哪怕张任对凉州军没什么归属感,可终究他也承认自己算是半个凉州军的人,更是给凉州军效力,所以自然不会马马虎虎就完事儿,毕竟张任是个比较认真的人,而且他也一样儿是看重自己的名声。他还能不清楚,自己要真是糊弄糊弄完事儿,马超的命令,自己是阳奉阴违,

    那么最后就算是马超他不把自己如何,可他那些手下呢,张任知道,就凭赵云和张绣,其实还保不了自己,至少那个崔安,就不是善茬,而且自己必须承认,那样儿的话,对自己的

    名声也不利,这自己虽说不是在天下鼎鼎大名,有多大多大的名声,可终究也算是有那么一

    号的人,所以什么事儿是他可以做,可什么事儿又是他绝对不会做的,张任是心里清楚。马超也许对张任,不像其他人那样儿,有那么大约束。可怎么说呢,张任这个时候,他终究是加入了凉州军,所以不可能什么都不去考虑,毕竟军人,当然是要服从,这个是必然的,张任没什么例外。他可以不拜马超为主,可马超作为凉州军的领袖人物,这他的军令,张任

    是不可能不听就是了。南郡,樊城,当初刘备是比较狼狈带着残兵逃,虽说人马也不少,可他依旧是明白,自己损失大了!其他的都不重要,哪怕是一个江陵,但是唯独霍峻,说起来他身死江陵,刘备确实是哭了,真哭。不单单是因为其人身死,刘备确实是有些悲伤,更是因为他清楚,霍峻身死,可以说代表着己方没有了守城的大将,虽说大将不少,可和霍峻

    一样儿的,却是没有了。所以他可不光是哭霍峻,也同样儿是哭自己,更是哭给所有人看的。毕竟霍峻虽说身死,可自己手下还有一票人呢,这自己这个当主公的,肯定得做给他们

    看看,让他们也知道,自己是如何重视人才,如果重视有功之臣,如何刘备带残兵北上樊城,自然还是诸葛亮带人来迎他。这个当然不是因为刘备有什么大胜,诸葛亮来迎,纯粹就是因为他是主公,主公和其他人怎么也得出来啊。没太多的寒暄,众人便进了樊城。

    到了府邸后,诸葛亮没等说什么,刘备是先哭了一场,当然在众人的劝说下,终于算是给刘备劝住了,刘备叹了几口气,对众人说道:“在江陵折了仲邈,此仇我刘玄德必报!”

    众人此时听了自己主公的话后,也都齐声道,“此仇必报!”对于汉军众将,可以说江陵之战,不单单是霍峻身死那么简单。反正要说谁对凉州军都没有怨恨,那肯定是不可能。可以说每个人,或多或少,对凉州军都有怨恨,谁让他们是敌对,可以说确实,早已是不死不休了。刘备看到众人如此表现,听他们如此话语,心说自己可没白“哭”一场,可算是让众人

    都能同仇敌忾,一起对付凉州军了。当然之前也不是说没有团结一起,可刘备终究感觉,

    还是差点儿什么,他显然认为还不够。不过如今倒是可以了,他认为是够了,将心可用。

    毕竟刘备经验丰富,他也清楚,这要是主将都不团结,不给你效力,不给你卖命的话,那么你靠着谁去给你做事儿?难道靠着几万士卒,甚至更多,几十万就可以吗?显然,肯定是不够的,不过如果将心可用再加上军心的话,那么未尝不可和凉州军一战,这就是刘备所想。

    而诸葛亮也不得不佩服自己主公,就这么几句话,就把己方将领的情绪给调动了起来,目标直指凉州军,可以说己方确实是不怕凉州军,就算他们这个时候来了,他们也不会占到什么便宜就是了。这绝对不是诸葛亮自大,而是有自信,他对自己对自己主公对己方的所有将士,可以说都用信心。当然他肯定不会小看凉州军,诸葛亮那么谨慎的一个人,他还真是,

    从来都没敢小看过任何一个对手,可即便如此,在演义中也一样儿是“出师未捷身先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