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说确实,孙翊表现就算是可以了,他没在城头哈哈大笑,确实还算没有得意忘形。不过他虽说没忘形,可得意却还是有的,而这个时候,张任已经带人围攻了上来,孙翊是疲于应对。本来他那武艺,也没比张任高多少,毕竟他和张任是一个级别的,只是张辽武艺要高些,这个却是没错。所以张任带兵围上来对付孙翊,孙翊也确实是有点儿忙乱,没办法,谁

    让他这儿人少呢,不是人家对手啊。不过因为孙翊的疯狂,他确实也是带着江东军士卒,给张任带来了点儿小麻烦,不过确实,根本就不算什么。对张任来说,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孙翊此时大喝了一声,然后是提刀奔向了张任,别看他武艺是不如张辽,可这猛劲儿那|[绝对是比张辽只高不低。是,张辽可以说是个沙场大将,那武艺不低,可论起勇猛来,他未必就比得上孙翊,这孙翊毕竟头脑简单,所以确实有种虎劲儿,这个确实也是没错,而张任也是一样儿不如他,毕竟张任属于比较冷静型的将领,可不是那种虎了吧唧的将领就是了

    孙翊心里也叫苦,他可清楚,自己武艺和张任相比,其实也就是半斤对八两,可要是曹真和牛金他们都上来,三人一起对付张任的话,张任就该退后了。他是绝对对付不了三个人的。

    至于说张辽,孙翊干脆就没有多考虑。都知道他武艺高。可孙翊就是不服,所以没办法。

    而曹真和牛金也没有上来。孙翊就只能单人和张任对招了,可惜张任不按套路出牌,直接是带着一堆凉州军士卒和孙翊交手,所以孙翊自然是没有占到便宜,反而还是吃了点儿亏。

    没办法,他最后只能是跳下城池,心里骂娘,可谁让自己武艺不是那么多人的对手呢。连张任,自己都赢不了。就更别说还有那么多凉州军士卒了。所以他也清楚,自己这样儿,难免的。可惜曹真和牛金不争气啊,要不然自己能这样儿?不过这事儿也怪不得人家来,毕竟自己能上去,人家也能上去,可人家当然不会和自己一样儿,都那么快上去,所以

    不过曹真和牛金他们两人倒是运气不错。虽然也是曹真先上去了,而牛金后上去的,不过

    在这之前,张辽比他们先到了。而曹真上去的时候,张辽可还没有被逼下来呢,所以曹真一上去。自然是给张任增加了不少压力。毕竟只有一个张辽或者一个曹真,是什么样儿的情况。可这如今却是一个张辽再加一个曹真,所以这又是什么情况。这自然是给他增加了压力。

    不过张任毕竟是蜀中大将,而且经验丰富,他此时是用了最快的速度,逼退了张辽。别看之前曹真也上来了,并且还加入到了他们这一块儿的战斗中来,可张任是当机立断,直接两箭,就逼退了张辽。毕竟都已经是如此距离了,而且还有己方士卒在,所以按道理来说,张任是不好射箭的。毕竟箭矢也不长眼,所以谁知道能射到谁啊,可就是张任艺高人胆大,而

    且最为关键的是他根本就不拿自己当成是马超的属下,对凉州军更是没有什么归属感,所以对他来说,哪怕就是伤了己方士卒,就算是射死了,那有算得了什么?所以从这个想法来看,兖州军和江东军联军碰到了张任,也不得不说,是他们的幸运,也是他们的不幸啊。毕竟在凉州军中,比张任守城还强的,不是没有,可他们还没有碰到,所以可以说是他们的幸

    运。说是不幸,那便是这他们如今就碰到了张任,这自然是他们的不幸,如果换成其他人,未必就超过张任,凉州军中大多数的人,守城可都不如张任啊,所以碰到了他,算兖州军和江东军倒霉了。不过这个时候更倒霉的自然还是张辽和曹真,张辽先是让张任带着凉州军士卒逼退,曹真一看,心说张文远你这,我白这么快上来了,结果还没过三招,你就退了?不

    过他也知道,这个时候肯定不是埋怨的时候,所以是赶紧带着己方的士卒,和城头的凉州军,死拼了起来。本来曹真所想是挺好,毕竟有张辽这么一个武艺高超的将领在城头,这肯定是对联军有利的,结果真是“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这话他曹真没听说过,可他却也有这么个意思,知道这现实和自己所想,实在是有所差距啊,可惜了,可惜。不过此

    时他确实,没有工夫想太多,只能是一味和城头的人马拼杀,对他来说,多杀几个凉州军士卒,这也算是自己没白上来一次,哪怕自己估计一会儿就得下去,不过好歹自己上来过啊

    不过曹真那武艺确实是不如张辽,因此,他自然没有支持像张辽那么久,等牛金上来的时候,他就已经退下去了。牛金一看,心说自己这运气也不够,之前曹真上来的时候,张辽还在呢,可这个时候呢,等自己上来,这张辽和曹真早就退下去了。不过牛金也不是那么计较这些的人。对他来说,有人在城头。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不过没有人在。自己那就更得出力,

    看之前孙翊和曹真,虽说牛金没有时刻都关注两人,可却也多注意了一下,他看得明白,两人可都疯了,所以自己自然也不能落下他们就是了,毕竟这可都是昨日说好的。至于说张辽,对不起。早就已经被牛金给无视了,毕竟昨日是孙翊来找他们,没有张辽什么事儿,哪怕牛金也清楚其人武艺不错,也算是有点儿小佩服,可终究他和曹真还有孙翊算是一条船上

    的,所以自然就不会去想张辽什么事儿了。牛金这一上去,就在城头大喊大叫,知道的人都清楚。这牛将军是给自己鼓劲呢。说起来牛金确实不怕什么,可他却怕丢人,如果说自己

    表现还没孙翊和曹真好,那么自己也真是。没什么脸去见他们两人了。毕竟虽说牛金确实,他是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和孙翊还有曹真,是有那么点儿差距。可也不是那么特别大。

    所以经过了昨日孙翊来兖州军大营和他们一说,牛金自然是早已决定了。今日一定得好好表现,而且看到了孙翊还有曹真,哪怕是张辽,他们的表现后,今日牛金确实也疯了。

    在城下他就疯了,这上到了城头,气势还在,不过牛金为了给自己鼓劲,他更是之前大喝了一声,然后就带着士卒和张任开始拼了起来。他可是清楚,能不能占蕲春,就看能不能对付得了张任,可如今来看,显然,己方是没可能奈何得了人家多少。至少一时半刻,是没有什么办法了。所以只能是一点儿点儿来,如今来说,这自然就是,自己能尽力多少,自然都

    是尽力,毕竟前面孙翊他们三人,已经让牛金知道,自己不尽力都不行,更何况,他本来也没想要偷懒什么的。对他来说,自己的本事可以比他们几人差,这个自己也没有太好的办法,毕竟一个人的能力有大小。可这尽力不尽力,自己自然也是要做到最好,如此说来,自

    己才算是能不丢人,要不然的话,自己也别去见孙翊和曹真了。没两下,牛金就和之前的孙翊还有曹真一样儿,都是不得不退了。虽说他还是没两人支持时间久,可怎么说呢,都看得出来,牛金这也算是尽力了。可不管是张任的本事,还是己方这对他们蕲春不太熟悉的缘故,再加上种种原因,这让他们依旧不是张任的对手,肯定是急求不来的,只能是慢慢来了。

    孙策对着己方士卒一摆手,江东军便鸣金收兵了,当然,这他之前也看了曹仁一眼,曹仁什么都没说,却是向他点了点头,那意思,鸣金收兵,我同意!两人都清楚昨日的事儿,所以他们对于今日几人的表现,总体上还是满意的。所谓是“知耻而后勇”,这虽说之前是没让他们有什么耻辱,可实际上呢,这攻城,之前他们表现可一直也不是那么太好,所以要是

    几人真都一点儿想法都没有的话,那可真是,两人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形容了。反正对于孙策和曹仁他们来说,孙翊昨日的做法,虽说他们没有预料到,可实际上,却是很正常的

    听到联军鸣金,张任也算是轻松了,对他来说,这今日孙翊几人就和疯了一样儿,这确实是给了他不小的压力。他可是清楚,如果他们几人一直都这个状态,那么第一个顶不住的,估计还是自己。自己是有信心能阻挡他们一时,可却绝对不是一世。就他们如今这个状态,自己是绝对不会比黄忠守临湘支持的时日还久的。当然了,张任也不是没想过,也许他们三

    人最大的可能,还是不会每日都如此,要不然的话,最大的可能他们中的一个、两个、甚至是所有,都要出问题。毕竟这样儿的情况,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做到的,如果真要那样儿的话,他们联军不是无敌了。可如今他们这样儿来个几次,那应该还是没有问题。所以张任也是想看看,到了明日,是不是他们还是那样儿。不过张任眼力不差,这孙翊他们三个是一样

    儿,可那个张辽,却和他们还有点儿不同。当然张任确实不会想到,孙翊去兖州军大营了,没带张辽,这事儿他是不会清楚的,可却也不是没想过,这其中也许是有什么事儿,可自己

    却是不清楚。在孙策的中军大帐,他今日是表扬了孙翊一番,当然也没有忘了张辽。别过明眼人都听得出来,张辽不过就是顺带着的而已,对,就是而已。说起来孙策也不是没想过,这自己给他张文远面子,可他张文远呢,真是不太给自己面子啊,很多事儿都不买账。

    所以孙策就想了,与其什么事儿都照顾他张辽,倒是不如就按照自己应该如何去做,那么去来。比如今日,自己就应该表扬孙翊,而张辽呢,就是顺带说一下而已,最后孙策也是这么做的。他认为自己可别一味去迁就他张文远,因为如此做的结果,最后是什么样儿,自己

    还能不清楚?所以孙策这个时候,他已经是有了点儿改变,毕竟一个人的耐心,终究还是有限的,也许有人可能是无限的,也许吧,不过那个人肯定不是他孙策孙伯符就是了。所以孙策今日和平时不太一样儿,让不少人心里觉得,对待张辽那样儿的顽固分子,就不能太给他面子了,以前的自己主公,实在是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