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哪怕牛金的心里是多有不甘,可他也清楚,和几人的差距,就是和曹真,他也知道自己还不如人家,这点来看,牛金他确实还算是有自知之明的,这个确实也是没错。所以最后是在他的遗憾中,孙策让人鸣金了。而这一次进攻,除了牛金之外,其他三人倒是都上去了。

    因此,就牛金觉得最遗憾,关键是他觉得这自己是很没面子啊,这人家三个都上去了,可以说就剩下自己了,这不差距就出来了。好在自己将军不是计较这个的人,不过自己的表现,他肯定也会失望。就这样儿,四人还是带兵撤,不过对于牛金,曹仁确实也没说什么,毕竟人的能力有大小,说起来他和张辽他们相比,确实是有差距的。不过因为对方也在自己手

    下为将那么多年了,确实,早就是曹仁的心腹。牛金可能本事并不是特别大,但却不失为一个人才,这就是曹仁给其人的评价,毕竟不管是牛金的武艺,还是带兵作战的能力,都还算是不错的,二流水平,关键是对己方忠心,这个也不容易。至于说头脑什么的,曹仁也真

    是没那么太看重。还是那话,牛金是注定要跟着他一起带兵的将领,所以说有自己在旁边,基本上他不会出太大的问题,孙策和曹仁,对张辽还有曹真他们,确实也没多说什么。其实总体上来看,他们还算是满意吧,毕竟这个张任,之前都小看他了,如今这么一看,确实。守城比那黄忠还厉害,所以联军遭遇阻击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儿。不过虽说是这样儿,可在

    孙翊还有曹真、牛金他们看来,这个事儿却不是那样儿的。至于说张辽,他对孙策的话,比较免疫,好的话,到他那儿。都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至少不会让他情绪有什么太大的波动。至于说不好的话,这个怎么说呢,至少孙策好像还真是没对张辽说什么不太好的话,因为他也知道,这自己都这样儿,就差低三下四去求他张文远了,他张文远都不怎么给自己面子,

    所以自己要真是批评他几句,说他两句。那不更完了?所以张辽确实是没有什么太多的想法,他就知道,自己尽力带兵攻城,做好自己的事儿,也就是了。不过孙翊可坐不住,因此,

    这大半夜的,都已经挺晚了,他是溜出了江东军大营,跑到兖州军那儿去了。他自然不是什么投靠兖州军。那不开玩笑吗,只是要见一见曹真和牛金,三人好好研究一下,这不能再这么下去了。孙翊他确实是没有什么头脑。和牛金都一个级别的,可即便如此,却并不代表他就什么想法都没有,那肯定是不可能的。至于说他去找张辽,这事儿就更不可能了,就他

    对张辽那态度。连话都说不上两句,他是绝对不可能主动找张辽去做什么的。他能主动找曹真和牛金两人,却都不会去找张辽,可见他对张辽的意见有多大了。兖州军的士卒前去通报,没一会儿,牛金和曹真就出了大营,请孙翊进去了。别看士卒都知道孙翊,可没有己方将军的命令,可没有一个敢让他进大营的,不过这个时候,两个将军都过来了,那自然是没

    有什么问题。孙翊不是来找曹仁,所以自然也没去见曹仁,这都不算什么大事儿。他也清楚,曹仁肯定早就知道了,估计自己在大营门营门的时候,他可能就已经知道了。而此时他和曹真还有牛金三人,是进了曹真的大帐,三人是分宾主落座,之后孙翊这才开口说道:“

    二位,这如今的战事我们是否”孙翊是有什么就说什么,毕竟三人在这段时日来说,混得也挺熟了。虽说交情肯定不可能如何如何好,可“革命感情”多少还是有点儿的,毕竟如今两军可还有着共同的敌人,所以曹真和牛金一听孙翊的话,两人也是不住点头。

    之前他们都错了,谁知道一个张任,就有那么大本事?果然应了那话了,所谓是“盛名之下无虚士”啊。张任是蜀中大将,都知道他本事不错,至于说守城方面,除了在雒县给马逼出来了之外,也真好像没有其他事迹了。   要看   ? 可即便如此,就这么一点,之前众人没怎么重视,如今却不得不说,这个才是最为关键的一个地方。毕竟马是什么人,他张任当年能把马孟

    起给逼成那样儿,如果说其人没点儿本事的话,谁相信?就算是对付霍峻霍仲邈,马也没说亲自带兵攻城啊。当然了,这个原因很多,就算他想上,手底下的将士,也没有一个能让他上的,可即便如此,也说明了张任之强,只是之前众人都没那么太在意,不过如今都知

    道了,所以听到孙翊说完后,曹真第一个开口了,毕竟牛金这人,确实是不怎么善于言辞,而曹真可比他强太多了。曹真此时说道:“孙将军所言极是,不过贵军的张文远将军”

    可以说曹真这绝对是不怕事儿大,这他还能不清楚孙翊看不上张辽吗,可这个时候他敢这么说,显然他那意思,我是为大局着想,这今日你自己来了,没叫上张辽,是不是有点儿

    可他肯定不能直接这么说,所以就比较委婉,但是那个意思。他明白,孙翊都懂。不过曹真真正的意思,估计他就不懂了,显然曹真是在挑拨他和张辽本来就不怎么样儿的关系。他确实是不怕事儿大。毕竟不管江东军如何,其实归根结底,他们不好,那么对己方来说就是好,别看如今是联军。是联盟,但是实际上,本质就是敌人。果然,一听曹真这话,孙翊此

    时的脸色,就不怎么好看了,他心里是埋怨曹真,心说你曹子丹太不懂事儿了,这自己和他张辽关系怎么样儿,你还不清楚?这今日我来你们这儿。能叫上他?不管什么事儿,不管

    大小,自己和他张辽,没有什么交情!不过对曹真,他还不能多说太多,面子肯定还是要给的,而且如今是自己在人家地盘上作客,肯定不好去作什么,这点儿东西,孙翊都明白。

    所以他只能是干笑了一声。“正所谓是‘道不同,不相为谋’,那张辽,和咱们可不是一路的啊。这”结果听孙翊一说,曹真就是在心里冷笑,心说你们关系越不好,我就越高兴,如此的话,最好不过!不单单是他。就算是牛金,此时他心里也是挺高兴,毕竟江东军中将领不和,这自然是好事儿。别看如今还是联军进攻蕲春,可傻子都知道,在孙策还在的情况

    下,表面儿上,他孙翊和张辽,还说得过去,别看没什么话,可孙翊还不会对张辽如何。毕竟有孙策在那儿呢,而且孙翊他也不是那种一点儿大局观都没有的人。是,他那头脑不怎么好用,可他不傻,所以有些东西,他也知道,都懂。不过到底能忍到什么时候,那可就不一定了。也许说爆,可能就爆了,这事儿都不好说,毕竟孙翊其人那个脾气,比孙策还

    不好,要是好的话,也不至于孙策还得带他亲自来荆州了,说实话,他不放心,除了自己

    母亲和自己之外,别人可管不了孙翊。因为自己母亲没在建业,所以孙策只能是带孙翊来荆州,要不然他也不至于这样儿。当然了,孙翊也确实,本事不错,这个也是孙策带他来荆州的原因之一,并且看其人那样儿,孙策还能不清楚,自己这个弟弟,还是很喜欢带兵的。

    不管是带兵和敌军交战,还是攻城,他都没有什么意见,最主要还是他听孙策的话,要不然的话,就看他对张辽的意见,这就不一定会出什么事儿啊。是,他大局观是有点儿不假,可毕竟一个人的忍耐终究是有限的,孙策在,孙翊能收敛,他会强迫自己如何如何,可孙策不在呢,那可就不一定了啊。所以孙翊如今能如此,那确实得说,是有孙策镇住了他,要不

    然的话,那也只能呵呵了此时的牛金开口对孙翊说道:“孙将军虽说,我觉得甚为有理,让我看,就当如此做,他娘的和张任拼了!”看到了之前曹真对自己微微点头,牛金自然清楚,该是自己出马的时候了,毕竟他孙翊可是来找曹真和自己,可不是曹真他一个人,

    所以自己不管从哪方面来说,都必须和他说几句才行,哪怕自己其实并不擅长和人交流。而孙翊一看牛金开口同意,而曹真显然,看表情也是那意思,他就知道,这事儿成了。这自己来这儿,不就是和曹真还有牛金打招呼吗,要不就自己一个,确实,还是有点儿形单影只啊。至于说张辽那厮,自己才不管他如何呢,只要自己三人能表现好,那么他张文远如何,

    关自己何事?确实,孙翊对张辽的怨,可绝对不是一点儿半点儿的,所以孙翊看了眼曹真,曹真一笑,直接说道:“孙将军,牛将军的话,其实也是我想说的!”孙翊一听,就都明白了,这曹真都已经明确表态了,那么这自己的目的,暂时可以说就达到了,所以他也是一笑,“曹将军如此说,我这也就放心了!”双方是皆大欢喜,三人是相视大笑,一切尽在不

    言中了。之后孙翊便和两人告辞,这之后他们也没多说什么,反正该说的已经说完了就可以了,这暂时已经是达成了一致,这就算是可以了,一切都等明日战事再看,反正

    孙翊他是心满意足江东军大营了,而送其离开后,曹真和牛金两人对视了一眼后,便一齐走向了曹仁的中军大帐。这事儿曹仁自然是早都知道,不过更具体的东西,当然还得他们两人给他汇报才行。而曹仁显然不是那么特别好奇的人,并且他确实是非常清楚,那就是

    曹真和牛金两人,都不用自己去说什么,他们两人是一定会过来和自己说的。当然了,这个前提是孙翊离开之后,结果自然没有什么意外,在孙翊离开之后,曹真和牛金两人就来了,进了大帐坐下后,曹真就把之前在自己的帐中,孙翊对自己所说的话,他给曹仁复述了一遍,曹仁听后,是微笑着点头,他早就清楚,江东军表面儿看起来确实是挺和谐,可实际上呢,

    矛盾自然还是有的。就说那孙翊和张辽,在他看来,其实就是属于不可调和的矛盾了,而且还不浅!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