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至少如今来看,他曹仁是没办法炫耀他们兖州军如何了,所以孙策自然是心情不错。曹仁是不知道孙策这个时候的想法,不过他此时确实,也没有什么得意的地方,毕竟己方表现,是不如人家江东军啊,有目共睹了。不过曹仁也就想到了这么多,再多他就没多想,毕竟这个时候还是看己方和江东军联军攻城更为重要,所以其他的东西,他也就没考虑。因此,这

    个时候孙策如何,他自然是不知道,因为没想到那个,没想那么多啊。而此时的张辽上去之后,张任就带兵围了上来,别看他武艺是不如张辽,可在步下,至少一时半会儿,张任肯定不会输就是了。因此,他心里有底,张任认为自己能在最短的时辰内,给张辽解决,也就是给他逼退下去,所以便带兵围了上来。至于说另外三个,他肯定是管不了了,只能是让己

    方士卒去对付,毕竟如今张辽都上来了,显然就是他的威胁最大,而且还有兖州军的士卒,也是跟着上来了。这个还真是这样儿,将领没上来,可跟着张辽,却是有士卒上来,这就不

    得不说,一个厉害的将领对士卒的影响确实是不小。当然就算是张辽没上来,可也不代表就没有士卒上来,这个就是因为士卒实在太多,根本防不过来,你是不可能让所有人,一个都上不来的,那可能吗?不过只要孙翊、曹真还有牛金他们三个没上来了,那么就算是再多点儿士卒,不管是兖州军的还是江东军的,这凉州军都能应付。毕竟近万人在蕲春,那战力

    可绝对不是盖的,更别说他们可不是攻城,攻城的是联军。凉州军那可是守城,虽说蕲春是不能和江陵,哪怕和临湘比,也未必强到哪儿去。可是怎么说呢,这不得不说。至少蕲春不是个小县城,这个却是一点儿都没错的。而且再赶上张任这么个善于守城的大将驻守在这儿,这自然不是一般般好对付。反正对于联军来说,张任可以说确实是个劲敌,不比之前的

    黄忠他们差什么。张辽看到城头已经围上来了不少的凉州军士卒,当然也少不了张任,他就直接提刀就奔向了张任。  对他来说,这自然也是擒贼先擒王,这个必然是没错。哪怕他不

    认为自己几合就能解决张任,可自己武艺终究是要高于其人的。所以张辽的心里有底,因此,这冲上前去,自然是半点儿问题都没有。所以张辽已经是提刀和张任战在了一处,不过张任和黄忠可不一样儿,黄忠因为是一流武者,大将,所以很在乎自己的脸面,认为武者要是用人数多取胜的话,终究是有点儿胜之不武。所以最开始的时候,他可没让士卒上来对

    付张辽。但是张任却不一样儿,他为了目的,可以说就是不择手段。所以只要能守住蕲春,那么什么胜之不武,什么面子,通通都不是最为重要的了,所以他早就让士卒和他一起,对付起来了张辽。结果张辽自然是悲剧了。本来对付一个张任,他就不可能几个合就取胜,结果又来了一堆凉州军士卒,他确实是有点儿“双拳难敌四手”,哪怕是有兖州军士卒上来,

    也不好使,毕竟人家凉州军的人马更多,所以他是带着极其的不甘心,被张任带领凉州军士卒给逼退了。接着他上来的,就是江东军的孙翊,还别说,这江东军的两个将领,还真是比兖州军的厉害。至少张辽是要过曹真的,而孙翊也是比得过牛金,这个是毋庸置疑了。

    结果孙翊武艺本来就不如张辽,所以和张辽一样儿,还是被张任带兵给逼退了,不过他支持的时间,确实还没有张辽时间长,毕竟武艺在那儿摆着呢,他那武艺也不比张任高,其实都差不多了。结果他们两人都被张任打退之后,曹真和牛金倒是没上来,肯定不是他们不想,实在是他们上不来啊,这张任确实是够厉害,他们这如今,却还是上不来,和张辽孙翊可不

    一样儿。所以孙策此时便让士卒鸣金收兵了,曹仁自然也是同意的。他算是看出来了,就算是时辰再久一点儿,曹真牛金他们也未必能上去城头,毕竟那个张任,确实是够厉害,己方劲敌的,所以他不敢小看,也清楚曹真和牛金的本事,如果换成自己的话,也许能行,不是自己吹比他们厉害,而是事实,换成了曹真和牛金的话,那确实,和自己相比,还差点儿。

    不过曹仁肯定不可能自己亲自带兵攻城啊,所以只能还是曹真和牛金了,就是郭淮,他也不准备让他上,而且其人带兵攻城方面,可未必就比曹真和牛金强,所以曹仁清楚,还是让

    两人上,最为合适。鸣金了,四人带兵撤退,这今日虽说有人上去了,可对于曹真和牛金他们两人来说,却是依旧不爽。毕竟上去的可都是凉州军的将领,没有他们兖州军什么事儿。

    这虽说名为联军,可他们终究是两个军队的人,要不还分什么兖州军江东军啊,都合一起得了。两人也知道,今日没什么面子,都跑人家那儿去了。这去见到自己将军,肯定有不好意思,所以两人都是硬着头皮带兵退去。至于说曹仁,看到两人后,他自然不会在孙策的面前去说两人什么。而且其实也真是,曹真和牛金表现还算是不错了,只是张辽孙翊表现

    更好而已,所以曹仁知道。其实并不怨两人,所以他自然是更不会说什么了。依旧是众人跟着孙策了江东军大营,不过孙策显然今日的心情不错,毕竟张辽和孙翊算是给他争脸了。如果说旁边儿都没有什么人,那么他自然不会像如今这样儿。可毕竟还有个曹仁,并且兖州军的将士可都看到了,所以张辽和孙翊也真是给己方争了不少的面子。在孙策看来,这面子

    只有在人家外人的面前,那才叫面子,至于说都是自己人,那面子就不怎么值钱了。当然孙策在大帐中,还是表扬了张辽和孙翊一番,不管怎么说,两人的表现。确实是得到了孙策的认可。哪怕最后还是被张任逼退,可这个没有办法。就算是孙策自己,他也不认为,自己带兵,今日最后也不会被张任逼退。肯定最后的结果和张辽还有孙翊都一样儿,不过不同的

    只是自己比他们支持的时辰会长点儿,也就是如此而已了。然后就是简单说了几句之后,曹仁他们便告辞离开了。在曹仁自己的中军大帐中,他倒是也没有批评曹真和牛金如何,其实他们也是很卖力。不过就是没有人家张辽和孙翊表现好,这点曹仁都看得出来,所以他自然是不会说两人什么。对他来说,非但不会去说曹真和牛金。反而还要好好鼓励他们一番,

    曹仁知道两人就算是到了此刻,心里还是有点儿不爽,毕竟对于张辽和孙翊之前的表现,已经算是走在了他们的前头,他们这也不是什么无欲无求的人。自然也有争强好胜之心,所以心里自然是不爽。因此哪怕曹仁没说他们什么,这让曹真和牛金更觉得,明日肯定得好好

    表现才行,要不然,对不起自己对不起自己将军,更对不起己方。所以曹仁的话,看着是没什么,可对于曹真和牛金,还真是取得了不小的作用。当然了,这也是他愿意看到的,希望看到的。说起来不管孙策也好,是曹仁也罢,都没把面子放到第一位,肯定面子不是最重要的,但是己方的表现,这个可和战局有关,所以他们自然是不可能不重视。因此,张辽和

    孙翊表现不错,孙策自然是高兴,而曹真和牛金表现不如两人,曹仁心里自然是不那么高兴。对他来说,这要是曹真和牛金一直这样儿,连城头都上不去的话,这己方什么时候才能破了蕲春。他不是不相信江东军,实在是他也看得出来,如果就靠孙策他们的话,还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破了蕲春,所以还真是,少不得己方的全力帮助。至于说其他分利益的事儿,

    那都只能是占了蕲春之后再说,如今这连城池都没拿下呢,肯定是不会说那些的。不管是自己,还是孙策,都不会研究那个,如今就是想办法尽早破了蕲春,可别和那之前临湘那样

    儿,耽搁那么久。对于联军来说,要是每一次都像临湘那样儿的话,他们肯定是占不到多少城池的,所以自然是不想那样儿。不过也是,孙策和曹仁他们也都清楚,毕竟像黄忠那样儿的大将,凉州军虽说还有,可也不是每一个都是啊,所以他们也放心。不过这次在蕲春看到的张任,却是另一个“黄忠”了,甚至就说守城方面,其人可比黄忠还要厉害,这个是他

    们之前所不知道的,不过如今知道了,其实也还不算晚就是了。此时的曹真和牛金听自己将军说过之后,两人是不住点头,齐声应诺,曹仁看见两人如此态度,他自然是满意的,所以是对他们微微点头,“好,各位都吧,明日咱们再战蕲春!”“诺!”郭淮、曹真和牛金,三人是齐声应诺,对他们来说,这之前的表现不如人意,那么自然就是把希望寄托在了明日

    、后日,反正他们也清楚,破蕲春肯定不是日就能解决的。就说之前在临湘,对付黄忠父子和糜芳三人,说起来要是能比那个时候用的时日少,其实就算是不错了。不过毕

    竟之前黄忠是三人,如今张任才一个,这个倒是事实。不过他们这个时候也绝对不会因为张任就只有一个人,他们就小看了。可以说这几日,张任的表现,已经是让他们觉得这个对手,确实是己方的劲敌,所以没有人敢小看其人。

    再一次又一日的进攻,张任一个人对付张辽他们四个,当然他们四个怎么也没有一起上来。张辽上来,再次被张任打退,之后孙翊和曹真,居然是前后脚,一起上来了。这次张任虽说是有点儿忙乱,不过一样儿是带着士卒给他们逼退了,没办法,谁让城头是凉州军的主场,人多的优势,是不容置疑的,别说是他们两个,就算是吕布复生,在这步下在城头,也得被

    人家人海战术给逼退,这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儿。最后一个上来的自然就是牛金了,虽说他心里不甘心,可也不得不在心里承认,那三个,都比自己强!很多地方,可以说都是过自己的,自己也不是不认,确实。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