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当然马那意思也不是说,我和二流世家大族的关系整好,就能在荆州混得风生水起了,他倒不是那个意思。一看   ?   ?只是觉得,其实在荆州立足,确实,并不是一定要靠着一流的世家大族。因为马相信,不管是什么样儿的一流世家大族,自己只要是想灭他们,就算是不给他们灭了,可把一个一流的,变成一个二流、甚至三流的家族,那实在是,反正不难就是了。而要

    把一个二流的世家大族,变成一个一流的,这个虽说对马来讲,确实不是那么容易,可不代表他就一定做不到,所以严颜把襄阳城内的动向对马一说,他也算是了解了如今城内的情况。说起来几个家族还都是挺老实,其实不老实也不行。毕竟马是有“前科”的人,所以要说世家中真就一点儿都不怕他的人,还真是,太少了。毕竟世家大族出身的,可

    没有几个不为自己家族着想的。就算是纨绔子弟,就算是没有什么本事的族中弟子,可也不会一点儿都不为自己家族考虑。这个怎么说呢,一个家族如何能经久不衰传下去,你说是

    要有精才绝世的人物,这个确实,算是一种吧。但是每个家族中人,都能为自己家族着想,能第一个就考虑到自己的家族,这个,也是一种,不是吗?襄阳的事儿,暂时就算是告一段落了,之后马和严颜还有郭嘉他们说了几句,严颜和郭嘉就退下了,马还有其他的事儿,他们自然也是不好过多打扰。不过这个时候。当务之急,也是如今他最为在意的,还是两日

    之后,兵进南阳。去对付刘备,谁都知道,这算是和刘备汉军的大决战了,虽说都不觉得己方会败,但是怎么说呢。对于之前在江陵的事儿,可以说凉州军的将士,确实是印象深刻,记忆犹新啊。说起来这还好那个霍峻早已身死,要不然的话,肯定是己方的第一大劲敌。

    不得不说,这哪怕是霍峻已经身死,可其人的影响力,却还是有点儿的。毕竟刚过去没有多久的时日,如果说过去了几年。估计还可能,但是如今这才哪儿到哪儿,并且有几个亲身参与江陵之战的人,对之前的战事,不记忆犹新的呢。?   ?  ?    就看己方的伤亡,看己方是用了多少

    时日才破了江陵,这都能说明问题。曹操受到马亲笔信的时候,他是刚带兵进了京兆,不过正在他还继续带兵行进的时候,却是听探马禀报。说是有从南而来的凉州军使者,当然就是马所派的信使。曹操一听,自然是让大军停止行进,等着人过来了。他也要看看。这马到底是要做什么,也许和自己所想一样儿?这也说不定,毕竟马是聪明人,他知道自

    己如今到底要如何去做,才能达到他的目的。当然了,其实那也是曹操想要的。不过

    没一会儿,信使就已经被兖州军士卒带了过来,来人自然是先给曹操施礼,毕竟这是和自家主公一个级别的,而且还是在人家兖州军的面前。可以说自己只要一个整不好,那么被兖州军的将士直接给劈了,那都是很有可能的。所以有几个不害怕的?可真没有多少人,是真能就视死如归的,一共能有几个?曹操微微点头,信使继续说道:“我家主公有亲笔信一

    封,呈给司空!”曹操点头,然后就荀攸则从信使处接过了信,递给了自己主公。曹操展开这么一看,他就是一笑,马的意思,他自然是都清楚,而以如今的情况来看,自己这

    倒是可以退兵了。说起来曹操确实,并不是那么着急向长安进攻,因为还是那话,他早知道,如今可不是和马凉州军死拼的时候。而他在等,在等马的反应,结果果然,马没有让他失望,给他一封亲笔信,正好,曹操可以借势退兵了。如果说马一点儿反应都没有,那么他也确实,不好就对手下人说退兵,那样儿真是,一点儿说服力都没有。毕竟不管

    怎么说,如今可都是兖州军占着凉州军的地盘,而不是凉州军占着己方的地方,所以曹操清楚,就算是自己有心退兵,可众将士可没有几个有那个心思的,毕竟他们的想法还很简单。

    也就只有荀攸和程昱他们,算是能看透自己所想,关键是他们清楚,自己为何要退兵,是不得不退,是必须要如此。而武将思想简单,确实没有那么多想法,也不容易理解自己,毕竟他们不是谋士,所以确实不会想那么多。所以这问题就来了,在什么都没有的情况下,曹操也不好去说什么,但是有了马的亲笔信,那倒是不一样儿了,至少他清楚,这就是对

    手下,有个说法了,所以曹操自然还是满意的,哪怕马在信中,可并不是什么低三下四去求曹操,这事儿显然不可能。至于说马呢,他还记得在演义中,好像孙权就有个用信退了曹操的这么一个事儿,所以如今他这其实也是在模仿孙权罢了。不过不同的是,如今的凉州军无论是势力还是实力,可都不是演义中孙权所能比的,这个是没错。而曹操也清楚,

    马说起来,他如今是无暇分身,而且他也是不想来和自己一战,所以曹操其实觉得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意思。说起来他自然还是希望能带兵和马一战,可他们如今主公不出。就个小喽啰,这让曹操觉得太没意思。确实,那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说起来曹操不是太多狂傲。而是有那个资本,不说身份地位上的差距,就说曹操的本事,而且从黄巾之前,曹

    操就已经带兵了。所以确实,不是马手下的人,能比得上的。曹操可不是个废柴,什么都不会,那当然是不可能。曹操被他后人谥号为魏武帝,这个当然不是吹出来的,可是所有

    人都承认的,那么武帝代表的意义,还用多说吗。曹操此时对着信使说道:“去禀报你们主公,就说信我已看过了。好了,你吧!”信使应诺后,便告辞了,显然马也没指望着曹操给他个信什么的,这个东西有没有,倒是无所谓了。等凉州军信使离开后,曹操对着全军下令道:“全军停止进军,原地驻扎!”传令官下去传令,显然自己主公这是要休息了。

    当然这不过是普通士卒的想法,而荀攸和程昱两人却是知道。这自己主公到底是个什么意思。果然,在兖州军扎营的时候,曹操已经把信先递给了程昱,这倒不是说曹操更看重程昱。不那么看重荀攸,不是那样儿。而是程昱作为老前辈,曹操他怎么也得尊重,而且其人绝对是兖州军的元老,这个毋庸置疑,所以就算是荀攸。他也不可能在程昱面前如何如何,而荀

    攸也不是那恃才傲物的人,他就是那种木讷的样儿,所以确实,比较少说话,比较沉默,这个是一点儿没错。结果程昱看完,也是一笑,然后说道:“主公,看来我军如今退兵,也是正好!”说着,把信交给了荀攸,荀攸是连忙接过来看,看完他也是和程昱一样儿,都是

    让自己主公退兵,毕竟他也早知道自己主公的一点儿心思,如果说之前还没有十成确定,那么这个时候,看到了马的亲笔信后,尤其还是自己主公让他看的,并且看自己主公那个神态,荀攸就猜得是“八/九不离十”,毕竟他是干什么的,而且跟随曹操那么多年了,这点儿东西还能不清楚吗。如果说如今在这儿的兖州军众将,他们确实,并不是谁都能知道的

    话,那他和程昱,那也真是,知道很清楚,所以在扎好的中军大帐中,曹操对着荀攸和程昱两人说道:“看来公达和仲德也认为,如今我军该退兵了!”结果曹操刚说完,程昱此时便说道:“主公所言不错,可是,就是诸位将军,那块却是不好”程昱没把话表明,但是那个意思,曹操和荀攸都懂,有什么不知道的呢,都是明白人啊。所以曹操也是微微点

    头,而荀攸此时则说道:“主公,仲德所言甚是,所以主公还得和众位将军说明才好!”曹操此时听后就是一笑,“不错,是该如此,所以才要公达和仲德帮忙!”说完,三人是哈哈一

    笑,一切都尽在不言中了。于是曹操就让士卒去请所有将领,到自己大帐中来,显然,他是有话要说。没一会儿,众人便都到了,度不慢,有人认为是自己主公要带兵大战,所以是战前动员,可有人不那么想,毕竟之前马来了封信,自己主公就这样儿了,他们是不得不往一些不好的地方想,要不怎么解释这个事儿?之前自己主公还带大军行军,可马的信

    一到,他马上就原地扎营了,显然,这肯定和马的信有关啊。于是有人的度就更快了,他们自然是想听听,自己主公到底要如何说。此时众人都已经到了,坐下后,曹操便对荀攸和程昱说道:“之前马的亲笔信,公达和仲德都看过了,如今不知二位觉得,这我军当如何啊?”显然这个时候,就是三人一台戏,他们三个开始演戏给帐内的众将看了,可他们

    三个当事人自然是清楚一切,可帐内刚到没多久的众将可都不清楚啊,所以一个个都是全神贯注听着,两位先生到底是有什么说辞,就算是脑袋再不济的,也想出来了,这两位先生

    的话,可以说就决定了己方之后的动向。他们的想法,说起来确实是没错,可却没有人知道,曹操他们三个早就已经是默契地达成一致了,如今就是演戏给众人看呢。不过曹操他们也没有办法,除了这样儿,还真是没有其他的办法。除非是己方在凉州军面前一直吃瘪,最后大军都覆没了,估计众将才能想着豫州,要不然的话,就凭如今兖州军这个形势,有谁

    想着要走呢?荀攸和程昱一听,心说正戏来了,还得是程昱这个老前辈第一个开口,只听他说道:“主公,属下以为,如今我军当退兵,如此为上啊!”曹操一听,忙问道:“仲德何出此言?”这话曹操早就知道,他早清楚程昱要如此说,都已经说好了的吗,不过他在众人的面前,却是还得装出一副有点儿惊讶的样子来,这不得演戏给众将看吗,那当然得演像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