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过怎么说呢,至少马和郭嘉,倒是挺喜欢崔安的这种简单,因为在他们看来,崔安这个年纪,还能这样儿,确实,算得上是比较难得了。?  ??看书 ????要 ?看???他们倒是希望很多人都能简单点儿,可显然,这事儿可能吗?毕竟可不是所有人都是崔安,是不是,而且要都是他那样儿的话,可真是,不见得就是什么好事儿,那可真是不一定了。所以其实有崔安自己,也算是够了,马

    郭嘉他们都懂。之后崔安也没多少什么,直接就起身告辞了,他看也没有自己什么事儿,所以就走了。至于说马和郭嘉说什么的话,他觉得和自己没有太大的关系。无非就是追击刘备,一直追到南阳去呗。那个时候大家都得去,还能少了自己?所以他自然是没有什么可担心忧虑的事儿了。至于说之前的襄阳战事,他确实是遗憾,可自己也不可能直接骑马追赶

    严颜,那不是崔安要做的事儿。所以他离开了会客厅,自己住所去了。对他来讲,这自己主公和郭嘉两人聊的一些东西,自己却是也懒得想,所以他们聊他们的,自己还不如睡觉

    来得更好。崔安走了,而之后,马和郭嘉两人是相视一笑,马对郭嘉说道:“这个福达啊,就知道,他知道了襄阳的事儿,肯定不能放过!”郭嘉也是笑道:“谁说不是呢,不过福达确实是没有多想,说起来,他还是不太适合带兵去奇袭啊!”毕竟朱赞可不是废物,也不是什么饭桶,要不然的话,曹操能让其人守襄阳?最基本的东西了。也许曹操在识人上面

    确实是不如刘备,更别说是马了。但是怎么说呢,他多少基本的眼光,那却还是有的。至少他清楚。朱赞加上曹真,这么一个组合,就能抵挡住不少了。可如今曹真跟着曹仁走了,也给了马可乘之机。至少朱赞胆子可不小,他绝对没有曹真那么谨慎小心就是了。所以这个才是马和郭嘉觉得己方的机会所在。而崔安,他这个人虽然不傻,但是终究在头脑上,

    肯定还是不如严颜这个老将,哪怕他也算是个老将不假,可在马和郭嘉的认识当中,如今在江陵的这么几个将领,其实还是严颜最为合适,其他人,都差点儿。? ?看 书  ? ?? 所以就更别说是崔

    安了。这肯定不是马和郭嘉不相信他,这不可能,毕竟三人都相识那么多年了,而且以崔安和马这关系来说,确实也说不上什么不相信的事儿。但是就因为太熟了,所以马和郭嘉都清楚,他确实是不合适。他经验虽说不少,可终究是没有严颜多,因此,这么多原因加在一起。马和郭嘉就决定了让严颜带兵去,而崔安,自然还是在江陵休息吧,也就这样。

    严颜带兵奔向襄阳。可以说他确实是小心翼翼,生怕被兖州军的探马给现。毕竟兖州军的探马,是闻名天下,可绝对不是吃素的。说起来要是其他的探马,他还不至于这样儿,但是有可能面对兖州军。那闻名天下的探马,确实,严颜的心里也是犯嘀咕。毕竟是“人的名儿,树的影儿”,说起来兖州军探马能闻名天下,那可绝对不是吹出来的,而是实实在在有

    着所谓的“战绩”,当然了,这个“战绩”肯定不是什么杀敌之类的,而是人家的能力,人家的本事,这个才是真正的“战绩”。所以哪怕严颜并未和兖州军打过太多交道,可却也清楚,兖州军的探马如何,这个他倒是知道。所以这个时候,他是不得不小心,不能不谨慎。

    不过严颜凭借军旅几十年的经验,确实是知道,到底要如何行军,才能有效避开兖州军探马。说起来他不那么熟悉荆州的路,毕竟他也不是荆州的人,更没在这儿多久,这个不假。可是他不熟悉,那么兖州军的探马就一定熟悉吗?虽说他们可能要比严颜强点儿,可论起来这行军的经验,他们确实,还是太嫩了,肯定是不能和严颜相比就是了,毕竟他经验多丰富。

    所以严颜还真是,带着一千人马,没有让兖州军的探马现,这也就是严颜,如果换成其他人了,还真是,不一定能行。????? 一?  看书   ??毕竟除了黄忠之外,凉州军好像也真是没有再比他经验更丰富的将领了。要是黄忠带兵,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他也没在江陵,所以就只有严颜,最合适。

    此时的襄阳,虽说朱赞早知道江陵已经被马凉州军所破,但是襄阳这个时候,还是一片宁静,对他来说,马大军破了江陵,对他好像还真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毕竟朱赞想法简单,那就是,马大军要是真来襄阳的话,那么自己肯定能尽早反应,早把城门关闭,用

    以拒敌!朱赞当然不是对自己有信心,毕竟曹真没在这儿,他这信心可少了一大半。他可是知道,自己本事却是不如曹真啊,尤其是在带兵还有守城方面。可他却对己方的探马,他有信心,比自己强多了,所以朱赞确实也没有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儿,因为对他来说,凉州军大举来攻,自己可能不知道,他们要是来的话,到底什么时候来,可己方探马不能不知道啊,

    所以他相信探马,因此。在探马没有什么消息的前提下,他确实是一副稳坐钓鱼台的样儿。结果就因为这样儿,襄阳却是要丢了。可不是吗,朱赞确实不是一个胆小的人。而且如果曹真在,他肯定能听曹真的话,可惜的是,曹真没在,所以襄阳就他一个人说了算。那么自然什么都得跟着他来,这个肯定。结果就是如今城门打开,老百姓随便出入,就是襄阳此时此

    刻的情景。他确实,是一点儿都不清楚,马不是要来大举进攻,而是派小股的人马来奇袭,并且还是一千骑兵,当然了,下马就能当步卒。是能攻城的人马,而且绝对是精锐中的

    精锐。所以就这么有心算无心的情况之下,兖州军要还是不吃亏,那么可就说不过去了。就如此时朱赞比较放松一样儿,这样儿的情况下,他要还是不吃亏,那么有太高看了兖州军,而小看了凉州军吧,并且凉州军来的可是精锐中的精锐。如果说襄阳城门紧闭,那么他们只能是打道府。江陵了,没有其他办法。毕竟哪怕这一千人的实力再强,能当步卒攻城,

    可却没有攻城的器械。这有什么办法?所谓是“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你连云梯车什么的都没有,还何谈去攻城?那时候兖州军倒是巴不得你去攻城,所以严颜就只能是去了。不过要是城门没关闭,那么自然就是凉州军的机会。这个肯定不用多说了,就是这样儿。

    严颜他们也算是比较幸运,因为他们虽说不是一直行军而没有休息,但也确实,是急行军,才终于是到了襄阳。而这期间,他还得小心翼翼去避开兖州军探马,最后终于是到了目的地。

    不过他们要是再来晚点儿的话,那么襄阳城门可真就要关闭了,这不是朱赞开始小心了,

    而是时辰到了。毕竟没有夜晚还开着的城门,至少襄阳肯定不是,所以严颜他们运气确实不

    错。结果虽说已经是到了晚上黑天了,可却还没有到城门关闭的时辰,结果严颜已经带着一千人马距离襄阳城越来越近,早就被兖州军的探马所现,不过却是让凉州军士卒给他们都灭了。不过即便如此,还是有探马跑了,并且城头的襄阳城守卒,早就现了他们。就听

    有人大喊:“敌袭!敌袭!”“快,关城门!”“凉州军来了!”结果这时候却是已经晚了,毕竟凉州军可没几个不会骑马的,尤其是这精锐中的精锐,更是能当精锐骑兵,也能当精锐步卒,所以这马术,绝对是没说的,可以说一会儿,就像一阵风似的,直接就冲到了襄阳城门口,襄阳城内的士卒倒是忙着关城门,拉吊桥,可惜啊,已经晚了,要是早的话,还有机会

    ,但是如今,可真是没有半点儿机会了。吊桥被凉州军士卒砍断了绳索,他们再也拉不起来,至于说城门,他们倒是关上大半了,不过严颜却是一马当先,直接就冲了进去,对着城门口的士卒就是两刀,然后之后的人马6续都冲了进来,这时候城门已经是再也关不上了。

    要说严颜他们确实是比较幸运,赶巧这个时候朱赞居然是没在城头,他刚有事儿下去了,结果这个时候,严颜他们已经是骑马冲进了襄阳城内。等朱赞打马过来的时候,严颜已经带着一千人马和兖州军士卒拼杀上了。说实话,凉州军本来就是精锐中的精锐,并且还是骑着凉州的战马,结果兖州军那步卒,本来战力就比如人家,不是人家对手,这没有战马,他们

    被骑兵这么一冲击,结果一下就伤亡一大片,然后凉州军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个痛打落水狗的机会,结果兖州军就悲剧了。当朱赞知道凉州军来奇袭的时候,他第一反应就是不相信,毕竟据他所说,凉州军如今可还在江陵呢,怎么一下就跑到襄阳了?而且自己之前居然是不知道?这己方探马还不至于那样儿吧?可事实却由不得他不相信,毕竟后来士卒也说了,来

    的都是骑兵,看样儿也不多,千人左右,这个时候朱赞就清楚了,显然是凉州军来奇袭来了,兵贵神,这马让轻骑兵来的。结果他是赶紧上了上马,拿着兵器就奔向了城门口,

    不过他还是来晚了,兖州军城门还没来得及关上,人家凉州军就已经冲过来了。说起来兖州军已经算是尽力了,不过他们的对手更强,度更快,就是这样儿。要是换成江东军,也许这个时候他们已经是把城门都已经关好了,已经开始往城下放箭了,但是对上凉州军,他们这些都没用上,倒是让人家给冲了进来,在城内和他们展开了拼杀。朱赞来到城门口,这

    么一看,其实他还没到城门口的时候,就已经现了城门口的混战,而且还延伸到了更远更大的范围。他这个时候眼睛都已经红了,大喊道:“弟兄们莫慌,朱某到了!”毕竟将是兵之魂,如果说之前因为朱赞不在这儿,可以说兖州军确实是没有主心骨的话,那么这个时候,兖州军士卒一听到朱赞所喊,他们确实,是有不少人可都心安多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