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就看曹操能让其人守御襄阳,就足以说明问题。但是如果要是曹真也在襄阳的话,他和朱赞两人,那么马确实是会高看一眼,毕竟曹真不是一般般的将领,哪怕他如今还年轻,但是可当大任。至于说他加上朱赞,那么肯定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就是了。毕竟两人实在是太熟了,所以很多东西,就单说在配合上,那肯定就是很默契,这个必然。所以

    可少了曹真的襄阳,就凭朱赞一个,说实话,马认为他可挡不住己方大军。而如今是严颜要去带兵奇袭,对马来说,只要他把握住机会,那么基本上还是没有问题的。至少马和郭嘉都认为,如今的朱赞,最多知道己方刚拿下了江陵,也就是如此而已。他们不认为对方谨慎成那样儿,这个时候襄阳城就紧闭城门,一直不打开了。真要是那样儿的话,那算他

    捡着了。真是,说起来说好听的,朱赞要是这么做,那是谨慎小心,可要是不好听了,那就是胆小,而马和郭嘉可都不认为朱赞是这么个人。如果说曹真在这儿的话,基本上他能

    更小心点儿,可换成就只有朱赞一个,那确实,不好说。严颜是拿着自己主公的虎符,出了大帐,去点兵了。对于严颜办事儿,马和郭嘉还是很放心的。如今就得是期待着,朱赞还没有什么反应,那么只要他不被兖州军探马现,那襄阳,基本上就是己方的囊中之物了。

    看到严颜离开后,马对郭嘉一笑,“奉孝觉得。严颜此去,有几成把握?”当然是问有多少把握能夺取襄阳,毕竟襄阳对己方来说,确实是重要。说起来马之前确实是没有多想。可如今这么一想。曹操在司隶已经是占了不小的地盘,那么己方就占他们兖州军一个襄阳,说起来还是己方吃亏了。当然,论起地盘的大小来说,是己方吃亏了。可要真是算起来这对

    双方的重要性,己方可未必就吃亏多少。哪怕雒阳也是军事重镇,在司隶来说,确实不是什么小地方。就算是拿到天下来看,也是大城,可是雒阳当初被董卓给破坏不像样儿了,所以也真是,肯定是不如长安,这个必然。因此,马可没多去重视雒阳。但是对于长安,他

    却是不得不重视了。对于马来说,雒阳是可有可无,哪怕雒阳也许在象征的意义上,还是不小的。但是说起来,己方人马中,司隶本地人,才有多少?更多都是凉州还有益州,这两个地方的,也是马最早统治管辖的区域。所以将士们对于雒阳的态度。其实也不比马强多少。说起来如今连汉室都已经是到了微末的时候,连皇帝都被曹操给胁迫在许都了,所

    以别提什么雒阳有什么大意义。那是对他们汉室来说,也许还有点儿意义。可对于马来说,真没有什么意义。充其量也就是个坚城,如此而已,城池倒是不小,也有点儿人口,也就这样儿了。要不然,还能指望着什么。是,最为重要的,不过就是雒阳的地理位置,确实是交通要塞,这个谁都知道,也就是这样儿,其他的,真就没有什么了。所以你让马在雒

    阳丢了之后,就带兵或者让人带着大军去收复失地,说实话,那肯定是不现实的。别说他如今在江陵,就算是没有这事儿,他也未必会对雒阳有什么动作。最多派几个将领,带着一部分人马去,也就是这样儿,差不多就是这样儿吧。但是如今,显然是不行,这个也是没错。

    此时郭嘉听了自己主公所问,他也微微一笑,然后说道:“主公既然问了,那么依嘉来看,虽说兖州军探马不弱,但是严将军却是老成持重,而且更兼经验丰富,所以他们未必现得了我军。因此,只要他们探马不现,而朱赞有没有那么小心,那么我军当占据襄阳!”

    在郭嘉看来,己方虽说就去了一千人,可这一千人那可不是随随便便的一千人,那可不是普通的一千名士卒,而是精锐中的精锐,比一般般的士卒,不知道是高明出多少。因此,哪怕襄阳城内,兖州军也不少,可在己方奇袭的情况下,让己方进了城,那么他们可真是,防不住啊。只要严颜不出什么差错,基本上己方不用费太大力,就能让兖州军溃败,然后襄阳

    易主,这样儿就有了北上南阳的最近之路。听了郭嘉的话,马点头,显然,他也是这么个想法。真要算起来,自己觉得严颜此去,有八成的把握,能拿下襄阳,如此,这可算是大好事儿了。毕竟这不用自己动用大军,而且还用了那么短的时日内拿下了襄阳,不会太耽误

    北上南阳,追击刘备的任务,这当然是马乐于看到的。听完郭嘉所说,马和他是相视一笑,一切都尽在不言中了。这时候的严颜,却是已经点齐了人马,带兵离开了。这一幕却是让崔安给看到了。说起来崔安其他时候都在江陵城中,可就今日,他是刚从城外来,结果就看到严颜带兵走了。显然,他可不傻,对这些事儿是门儿清,所以心里清楚,这肯定是

    自己主公让他去干什么去了,可这事儿居然没叫上自己,他是赶紧到了城中。直接就奔向了州牧府。结果这个时候马和郭嘉还在闲聊这儿,崔安就直接进来了,在没有外人的情况下,崔安确实和马没什么太多客气的。哪怕是到了如今,也是那样儿。而对此,马确实是没觉得有什么。毕竟随着他这势力越来越大,凉州军的实力越来越强,他确实是不想让

    身边儿的人都那么疏远他。虽说皇帝都号称是孤家寡人。可显然,他是不想那样儿。不过还算好的就是,至少自己妻子儿女、母亲、崔安还有郭嘉他们这些个,倒是和自己还算是没

    那么疏远,这让他觉得,还是不错,所以自然对崔安没有什么意见了。而他看到了崔安进来后,马便是一笑,“福达,这有什么事儿如此着急?莫不是刘备汉军又来进攻了?”当然马这是玩笑。而且他还知道,估计八成就和之前严颜带兵离开有关,但是他还不能主动说,还得等着崔安说才行。果然,就听崔安说道:“俺说主公,奉孝,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

    儿没对俺说?”马和郭嘉一听,是对视了一眼,相视一笑之后,就听马笑着问道:“不知道福达你所说的。是什么意思?我和奉孝还能有什么隐瞒你的!”结果崔安一听,是摇了摇头,直接就说道:“不对,不对。主公你肯定有事儿瞒着俺了。就说刚才俺看到严颜带兵走了,他是干什么去了?肯定有战事,对不对?”马和郭嘉一听,心说果然,严颜带兵离

    开,是让他给看到了。可不是吗。严颜点兵,那是在城外,他带兵离开,可显然,崔安也是在城外看到了严颜。而这个时候,已经有士卒给马送来了之前严颜所用的虎符,他不可

    能去奇袭襄阳还带着这个东西,所以就让一个士卒给马送来了。至于说谁敢动自己主公的

    兵符?那纯粹是不想活了,所以士卒可没有其他的心思,直接就给马送来了。崔安眼尖,直接就看到了调兵的虎符,他这时候大声说道:“主公,你还有什么不承认的,这证据都有了!”马和郭嘉一听,都是摇头苦笑了一下,心说严颜倒是走了,可事儿却是让这个爹给看到了,自己还得和他解释。虽说崔安不喜攻城,那倒是不假,可如今去奇袭襄阳,自己可

    不敢保证他就一点儿兴趣儿都没有啊。不过马可也没想要去瞒着崔安,毕竟这事儿你就算是真去隐瞒了,那也只能是隐瞒得了一时,却怎么也瞒不住一世,这个是肯定的。就说你这个时候不说,可到时候己方路过襄阳,那不什么都知道了。而且只要严颜一露面,那么也是,崔安不是什么都知道了。这个时候他不知道,那是因为严颜早离开了,而就只有自己和

    郭嘉清楚。所以自己和郭嘉要是什么都不说的话,那么他崔安大爷也不知道什么。可最后,他终究是要知道的,所以马觉得告诉他也没什么大关系。而且也确实,他也没想着要隐瞒

    崔安,这个是肯定的。说起来在马的印象中,好像自己从来就没有隐瞒过崔安什么,反正自己的印象中是这样儿,也许自己给忘了,这也说不定。但是绝对是基本上没有这事儿就是了,所以此时马对崔安说道:“福达啊,其实是这样儿啊,之前我找奉孝然后最后让严颜点兵离开去了襄阳!”结果听马这么一说,崔安确实心里还有点儿遗憾,毕竟

    这严颜虽说也是去攻城了,但是攻城和攻城可不一样儿。说起来像马岱和甘宁那样儿,城门紧闭,他们带兵死战城下城上,那个可是崔安绝对不喜欢的,要让他带兵去攻城,那还不如杀了他来得痛快。可如今严颜可不是那么简单去攻城,而是带兵奇袭襄阳了,崔安可不傻,他自然是知道这里面不同的地方。至少要是朱赞没关城门呢,那么己方不是直接就杀进城去

    了?所以这个不就是他想要的,可是如今,自己是没有什么机会了!所以他是唉声叹气,就因为自己错失机会了。不过崔安倒是没想,显然不管是马还是郭嘉,本意都不是想让他

    去,所以才叫了严颜。要不然的话,怎么也能让他带兵,哪怕他可能没在城中,但是这个算什么事儿吗?但是崔安虽说是心里遗憾,也表露出来了,但是对于这个事儿,他这有算是来得快,去的也快。至少他没就揪着这个不放,去说马还有郭嘉什么。至少他对自己主公和郭嘉,还是没有什么意见的。所以崔安这头脑简单多了,也不都是坏事儿,毕竟越简单的

    人,才越幸福,这个是必然的。只有想东西越少的人,对他影响的东西,估计也就越小。

    而崔安,就是比较简单的人,相比之下,他比很多人都简单多了,这个确实,没有错。最后崔安是无奈地对自己主公说道:“主公,以后有这好事儿,可别忘了叫上俺啊!这事儿俺可不能落,不能落下啊!”马和郭嘉一听,又是一笑,显然崔安所想,确实是足够简单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